钉钉又在「钉」什么?

摘要

怎么能从钉子到膨胀螺栓?

不穷现在是钉钉的总裁,从他去年 10 月去钉钉,到现在已经 1 年时间了。

我和他的接触,始于今年 7 月,他参加了极客公园的《科技新风向》节目。当时我们有一个直播对话,他分享的观点,让我印象深刻,但我觉得他还有一些更深入的思考藏着没有说。


图|不穷参加极客公园的《科技新风向》节目

前些天,我又和他聊了聊钉钉接下来要「钉」什么,会重点关注什么?在他和我的交流中,其实已经提前透露了一些钉钉接下来的思路。今天刚好钉钉举办完他们的未来组织大会,我也终于可以在这个时候把他之前的一些思考发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重新理解管理

不穷觉得钉钉已经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用户量已经超过 5 亿,企业组织数也超过 1900 万了,遇到的情况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在 19 年之前比较重要的还是「在线化」,但谁也没想到,经过疫情的数字化加速,这个阶段钉钉迅速就走过去了。

在他看来,原来觉得在线化还要用几年,但现在社会却「两步并一步」直接面临着升级到两个数字化 —— 组织数字化和业务数字化。


图|钉钉未来组织大会现场


所以钉钉要「钉」的重点也随之有了一个挺大的变化,「以前我们钉的是一个人,比如老板钉员工。而今天我们其实钉的是作为企业数字化基因双螺旋的两个数字化 ,我们希望帮企业提升数字生产力,这是我们现在更关注的一件事情。」

在管理这件事上,钉钉现在更关注组织治理的问题。不穷认为以前的管理有很大的局限性,本质来说还只是一种被动式的管控「企业做信息化,以流程为中心,为了实现管控,让你不要犯错。」

在我看来,这种管控其实是牛顿力学视角的管理,给一个作用力,才能往前走;督促一下,才能保证好的工作。比较典型的就是,老板钉着员工来打卡,来考勤,甚至把它和员工考核相挂钩。这对管理者来说,员工的真实状态,有没有「摸鱼」,有没有努力,反而不能被刻画出来,成为了一个「黑箱」。

这种管控还存在的问题在于明显是在追求一种「不切实际」的确定性,因为在外界环境持续的剧烈变化之下,既定僵化的流程只能给企业缚上「镣铐」。

不穷认为数字时代的敏捷组织很重要一点就是「把人摆到正确的位置,并且对人的贡献有数字化的衡量,然后给足够的认可和回报」。在这个过程中,通过清晰的数据进行实时反馈和迭代,实现组织的数字化。很明显这通向于「组织治理」,两者的关联并不难让人理解,要实现好的组织治理,就需要将组织数字化作为前提条件。

数字化在全局上看,并不只是简单的一个手段,而是能够变成一个引擎和仪表盘去驱动和指引组织的治理和发展。这个时候,组织数字化核心「钉」的其实是在数字化时代企业的更有效的治理,它本质上也意味着从牛顿力学到量子力学管理视角这样的一个变化。

不穷上次和我交流提到:「真正的数字化,我的理解是企业的治理思想加上数字化的产品工具」。我理解他所谓的「组织治理」的思想背后,其实是一种量子力学视角的管理。不穷关注怎么通过一张表格把人说清楚,把管理往更细颗粒度、也更真实和精细化的状态去深入。在他看来,这样才能解决更大的问题。

而所谓的「数字化的产品工具」,其实是治理思想的依托。不穷在任职钉钉之前,是阿里集团的 CIO,做阿里内部企业管理与组织管理的数字化转型,也是他当时在阿里第一次提出了「组织数字化」建议。这样的经历,让他在钉钉的工作,也会带着之前沉淀下来的思想,有着不一样的视角。

比如,他在阿里集团牵头建设的阿里大脑,其实是重新定义了「企业数据」,基于业务和组织等视角,把工作行为进行数字化,通过资源盘点和效能分析,从而辅助决策。而在今天的大会上,我也看到了钉钉在组织数字化维度上发布的核心产品:人才盘点。

在阿里,「人才盘点」其实是马云当时最先提出来的。他觉得「我们公司越来越大,资产是桌子、椅子,每天盘一遍。为什么我们不对人盘一遍?人也只是集团的资产,所以每年要盘一下,就是要看一看,到底人有没有增值?」

很明显,人才盘点真正通向的是「人」作为企业最核心的生产力要素的资产管理。不穷谈到,人才盘点的所有数据,其实都来自于企业人财物的基础系统。这意味着,如果人才盘点想做好,本身就是一个精细且系统化的数据工程,甚至是要处理好和业务数字化「纠缠」般的关系。

人才盘点,只是钉钉推进的组织数字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但并不是全部,其他还包括着招聘、绩效 OKR 、工资条,考勤排班,我也观察到钉钉这次大会有相关产品发布出来。

在我看来,这一个个组织数字化的工具其实都通向于去清晰地描绘组织的「数字孪生体」,为实现组织全局优化奠定基础,「能够不但能看清优秀的人在哪里,甚至是把它摆到哪,而且能够看到组织与组织之间有没有重叠,有没有合作不顺畅。」

而之所以说是量子力学视角的管理,其实不只是通过精细化带来组织柔性与可迭代,还在于其「拥抱复杂性」,激发组织生产力。不穷曾经和我谈到「在做阿里信息化过程中发现,其实每个企业都有他自己定制化的需求,越大的企业越明显。甚至每个部门都不一样,每个 BG、每个 BU 都不一样,有很多差异化需求,你很难用一个标准模式。」

于是他尝试做了很多像低代码平台这样的工具,让企业和员工可以用这样的能力自己去优化业务流程。一定程度上来说,这也体现了组织数字化的价值,能够在未来让组织变得更加透明,释放每个个体的创造力。


重新理解文档

钉钉新的文档产品,似乎有点姗姗来迟,我也直言问他是不是受到了飞书的影响?

他和我说,其实互联网文档已经存在很多年了。钉钉在 19 年的未来组织大会,已经发布了文档,同样源于借鉴了 Notion,甚至是早于飞书。然而在两年之后,钉钉抽调大量骨干人员的去做教育行业的数字化和防疫,在有限的人力下,文档产品并没有投注过多的精力。

而之所以现在又来投入文档,把文档做得更好,也的确是因为环境的变化,让钉钉看到了文档产品的更大价值。他认为,文档这个事情,从根上讲,大家其实都是从 notion「取经」,然后选择了各自不同路径,钉钉也找到了一条有自己特色的道路。

我好奇不穷说的「特色道路」具体指是什么,他谈到了「未来文档」的概念。他认为「未来组织要配套未来文档」,看起来,钉钉有更大的「野心」,想要重新定义文档。而如果让我概括钉钉眼中的未来文档,我觉得有这样两个特点:

首先是超级链接。不穷给我介绍,未来文档能够插入一切,所有互联网的数字化资产都可以集中聚集。只要能看得到的东西,理论上都应该进入到文档,它不是一个传统意义的 word,而是和一个网页一样,什么都可以插入。他谈到「我们现在这个文档可以插入二三十种不同的互联网的数字化的元素,很多办公的业务系统的组件都可以插进来,未来的话,你的聊天群甚至是审批流都可以插入。」


图|钉钉文档能够插入的要素

在他看来,未来文档一定是跟项目、业务、视频会议是连接在一起的,应该是「活」的,不是孤立存在的时候。文档随时可以互相操作,能够被多项链接。飞书提的是双向链接,它只能连接一层,我们可以连两层,这个文档引用了谁,谁又引用了谁,就往下转两层。另外,不穷还给我演示了钉闪会,文档如何有机结合到会议中,我看到这个产品,也在这次大会中发布了。

其次是小颗粒化,不穷认为,未来文档它每一行都是一个元素。管理颗粒度不是以一篇文章为单位的,而是把文档里面任何一个元素都作为管理单元。换句话说,可以引用一个文档里面的某一行。他强调「现阶段来讲,钉钉正将此作为一个非常清晰的策略和产品去实践。」

在不穷关于文档思考背后,还藏着新的世界观,在业务数字化之下,「所有钉钉上的工作都能以事情为中心聚集起来」。将工作小颗粒化,通过超级连接,最大限度提高效率,让业务运转越来越润滑。而为了实现这个,钉钉将 Teambition 的项目管理能力深度融入到了钉钉。他给我描绘这样的画面:「你点开一个钉钉项目,这时候你会看到跟项目有关的所有的群知识库文档以及项目过程。」

在我看来,业务在交互的过程中,其实本质是数据传递的过程。我问不穷,从数据流的视角来看,业务的数字化阶段是怎么样的?他告诉我,首先要保证数据是活的,能够流动;流动完了以后,你要保证流动背后的连接要建立起来,在此之后,才能实现精准的治理,进而做出正确的管理决策。

他专门向我强调了数据可流动在业务数字化中的价值,钉钉已经可以把 CRM 系统跟公司后台财务系统进行连接。以前老板让员工要两边都录入数据,一个订单数据要录两遍,现在一遍就行了,这解决数据不一致的问题,让数据真正「活」起来,让数据既没有误差,也没有时差。

但一个非常普遍的情况,很多公司数据都留在各个子系统,乃至业务部门中,变成了数据孤岛,数据作为生产力要素的价值并没有得到充分释放。而企业的数字化是行业数字化的基础,后者才是钉钉最终想要到,他之前和提及,企业的数字化一定是「齐头并进」,上下游共同进行,单个企业的数字化只会形成「数字孤岛」。

我觉得,钉钉在业务数字化上其实是在谋求成为「新生产力工具」。而如果让我归纳和总结钉钉在业务数字化上要「钉」的事情,我觉得就是以上提到的三个关键词:小颗粒化、超级链接和数据可流动。


从「钉子」到「膨胀螺栓」

我形容在不穷的思路下,钉钉看起来要越来越像一个膨胀螺栓了。它不只是钉进去,也要固得很稳,甚至是和客户融为一体。不穷挺认同这个观点,还说了一个很有趣的细节,钉钉在给客户作部署的时候,UI 设计也是可以定制化的。

而膨胀螺栓能够如此有力,在于有组织数字化和业务数字化这两个「推进桨」,并且它们是有机结合在一起的,人在事中,事在人中,反而能引爆更大的能量。

我觉得还在于一种不同的理解世界的方式。钉钉面对世界似乎更愿意选择「后退」一些,将自己的价值观和对世界的理解,藏在事情后面,更加专注于「工具属性」。

这在不穷的思考方式也有所映射,他有点「反最佳实践」,他不止一次和我说,没有最佳实践,只有最适合的。你听不到他说,阿里是钉钉的最佳实践。他和我强调,别人的制度全部搬过去是没用的。只有看清楚企业真实的情况,再去搭建适合企业的治理模型,并根据环境变化做出及时的调整,这样的组织才更有生命力。

每个时代都有属于自己的议题,每个人和企业也在选择自己的方式去回答。我觉得钉钉面临的议题的是:全社会都开始数字化转型的时候,作为生产关系的组织数字化该如何进行?

我问不穷「对你来说,更值得解决和兴奋的问题是什么?」他觉得,能够在对整个商业社会全面数字化上找到钉钉的价值,这种普惠,是很大的成就感。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