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书第一场发布会之前,我和谢欣聊了聊

摘要

不同的时代之下,企业或组织创造价值的环境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最近飞书请我去参加他们的发布会,说是他们诞生以来第一次发布会。

我觉得很诧异,因为这个产品极客公园已经用了快一年了,我周围有不少公司也在用飞书,怎么到这个时候才正式亮相?

能看出来飞书这一年获得了不少头部企业的认可,各行业知名公司的高管和时下大家所熟悉的罗永浩、papi 酱、庞博等都会到场。一个 B 端产品的发布会凭什么吸引这些公众人物呢?

当然我最感兴趣的还有一点,刚开始用飞书的时候,我一度比飞书的团队还要兴奋。当时我觉得,飞书这个产品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字节跳动对「释放人的创造力和自驱力」这种世界观的结构化封装。但是当时不管字节跳动或者飞书的高管,都坚决不愿意去给自己下定义。所以选择在这时开这场发布会,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决定要讲清楚飞书背后的世界观了?

在发布会之前,我找到一个机会去和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聊了聊。我觉得聊的过程中,其实还是看到了飞书之前没有被展现出来的东西,也和大家共享一下。

努力做费劲的事

张鹏:你们说要开发布会的时候我才意识到,这是飞书真正意义上第一次发布会。产品上线一年多第一次「亮相」,这个决策是怎么做的,背后逻辑是什么?

谢欣:做飞书对于字节跳动来说是一个全新的领域。和市场上同行不太一样的是,同行都是瞄准市场的需求去做,飞书刚开始要从字节跳动本身出发,满足公司内部需求。早期字节跳动内部已经用得很好了,但对于它能否对外满足客户需求,尤其和字节跳动业态差别比较大的公司,我们心里没有把握。所以我们一直在测试,找客户来尝试,直到觉得这个产品能够符合我们心中的基础品质,客户用了能达到我们的预期,才准备正式对外讲。

张鹏:飞书刚开始是有字节跳动企业文化加持的,现在要兼容更多企业,是因为发现它有普适性了吗?

谢欣:虽然初期较长时间飞书都只在内部使用,但我们从打造产品的时候就考虑对外。

这个产品里面有一些地方能体现字节跳动的文化,但我们尽可能把产品本身做到普适。有一些功能是很普适的,我们就把它做进去;仅仅是字节跳动才能用得上的功能,我们会把它作为一个应用放在产品里。

飞书一开始就考虑做一个大家都能用的东西,但也并没有普适到几乎所有企业。因为我发现有些公司的差异性确实比较大,在几年之内我们还是会有一些聚焦。

张鹏:这个聚焦怎么定义?

谢欣:字节跳动是一家什么风格的公司呢?是一家特别努力、一直往前奔跑的公司,我们总是致力于把公司发展得更好,让公司业务能够大踏步地前进。我们发现在当前这个阶段,越是向这样的企业介绍飞书的时候,他们越喜欢。

之前很多人问飞书适合哪个行业,我也拿不准,就说做移动互联网的,后来发现有些和移动互联网根本不搭、传统行业的公司也用得很好。其实不是跟行业相关,而是和这种感觉契合。

飞书本身只是一个工具型产品,但我们总是追求不同的方法让企业的工作效率变得更高。它不太来自于外部,而是一种内生的想法。我们自己在追寻更理想的工作方式,当前大家看到的飞书更多是一个提升效率的产品,但我们发现它一定程度上在帮助组织变革。

我们的一家客户,上下级比较分明,开会的时候老板问大家有没有其他的想法,没有人说话。我给他介绍过飞阅会(有关飞阅会的介绍可以看我之前的文章),他反馈用飞阅会之后,虽然大家还是不说话,但是会写在文档上,这个东西居然帮助他们做了一定程度上的组织变革。

张鹏:你们追求企业工作效率变高的根本动力是什么?

谢欣:市场上的机会主要有两类,一种是解决痛点,解决就能卖钱,这种产品非常多。还有一种是由于技术、社会环境的变化出现新的机会,你抓住新的机会做出新的可能性,当然很多复杂产品是两类融合的。飞书也是融合的产品,但是相对于其它产品,他们大部分都在满足第一点。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去思考第二点。

第二点不是企业给我们提的需求,就像之前我宣传飞阅会,从来没有 CEO 跟我说,他们开会的效率不高,能不能帮他们提升一下。因为大家已经对这些不好的东西习以为常了,没想过可以提升,我们就很愿意去思考这个东西有没有可能变化。

张鹏:所以其实飞书给了这些公司在生产利益层面上进一步迭代的空间,在这里面愿意拥抱变化的公司,通过这个变化去变得更好。在这个层面上,飞书和其他公司形成了共振。

谢欣:没错。我很喜欢跟团队说一句话,大家觉得天天老做一样的事情很无聊,我说不是这份工作让你重复,是你一直在用重复的方法做事。一个事情如果反复发生,你就应该迭代提升,让它变得越来越好。

变得更好这事挺难的,特别费劲,但是有一帮企业很努力地去做这些事情,包括换工具,变革企业的组织管理,因为努力去做很费劲的事,最后企业越做越好。这也是一个正向回报。

从「流水线」到「神经元」

张鹏:这些年协同办公的演进还是挺快的,从你的角度观察,演进的过程是怎么样的,接下来什么会是它的核心要点?

谢欣:如果只说工具品类,早期是每一个独立的产品,比如说邮件、文档。后来沟通产品从邮件变成了 IM(即时通讯),创作方面从 Word、Excel 发展到 Google Docs 这种在线的协同产品。现在是到了融合的趋势,因为大家在工作的时候是为了满足一个具体的业务目标,而不是为了写一个表格、发一句话。中国人本来就习惯于用这种大而全功能的 App,所以在这种事情上反而是中国走在更前。

还有一点,要基于不是满足客户痛点而创造新的可能性。拿创作工具举例,以前是把纸质的东西往电脑上搬,本质上它和纸质的东西没什么区别。但未来的趋势应该更多发挥电子设备的特性,没必要把它还原到纸上。

张鹏:这种不可还原的现象很有意思,可以理解为数字化这件事在改变「工作流」,要诞生「数字化原生」的工作方法。

谢欣:是的,观点和想法没有什么复杂的东西,但如何做到要一点点实现。在做飞书的时候,我们觉得不管什么理论,首先是理应把它的实际效果做到很好,如果花了很大努力做一个产品,对公司的效率帮助不明显,我们有一种浪费生命的感觉。

其实飞书团队有一点理想主义,我们会为了用户体验花很多时间去打磨,而这些是传统 to B 厂商所不怎么关心的东西,因为用户体验往往不是企业购买决策的决定性因素,所以很多使用飞书的企业有一个特点:从管理层到员工都比较喜欢。

因为员工没有购买软件的决定权,所以大部分做协同办公软件的企业觉得能把软件销售出去就可以。但是我们觉得不够,应该让普通员工,尤其是那些每天使用飞书的人也喜欢,所以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做这些事情。可能对销售没有什么帮助,但是它应该做,也许这些事情做了很久之后,会让整个软件行业慢慢变得更理想。

没有一点理想主义,就不可能推出一款对于整个行业带来颠覆性影响的产品,我觉得我们是可以做到的。在字节跳动和飞书很多客户里边,虽然是公司的决策人员决定用飞书,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员工也很喜欢用这个软件。

张鹏:我觉得以后老板们会关注员工在更好的体验下提升效率,解放创造力是个趋势。工业时代的企业往往是「流水线型」的,但现在信息时代的企业越来越多是「神经元型」的,后者更依赖员工的生产力和创造力解放。

谢欣:从「流水线」到「神经元」这个定义我很认同。如果我们看社会发展,工业化时代最有价值的东西是流水线。但是时代演进到现在,很多人是靠思考工作的,这种情况下怎么让它得到一个好的产出呢?其实说不太清楚。但有一点,我们希望他的工作状态要愉悦一点,产出大概率就是好的。

张鹏:现在企业或者组织创造价值的环境跟工业时代,我觉得有根本性的变化。你们又在里面把组织的流程颗粒度拆解到了个体工作流,这是很有意思。

谢欣:本质上我们觉得到现在这个时代,尤其进化到了企业要靠更多的人发挥他们聪明才智的时候,我们能做的其实是创造一个好用的工具去激发他。

让组织变革更先进

张鹏:我看这次发布会还有好多大家很熟悉的公众人物参与,比如罗永浩、papi 酱、庞博,这是什么原因?

谢欣:邀请这些人不是要他们站台,是因为他们用上飞书了。我发现有的时候大家觉得一个东西好,就愿意去主动分享,这是一个蛮好的感觉,很多其他公司的高管会主动帮我们宣传飞书。

张鹏:它不只是在销售导向带来额外收益,反而是好产品带来的口碑效应。

谢欣:对,我记得网上有一个采访乔布斯的视频,问他为什么不做 B 端的产品。乔布斯说只要把 C 端产品做好了,大家都愿意买,而 B 端决策产品和使用产品的,可能不是一个人,做起来比较复杂。我觉得这两边都要照顾,既让决策的人觉得好,同时又让使用的人愿意用。

张鹏:如果现在去总结对飞书的定义,你会怎么用最简单的方式让别人理解飞书?

谢欣:飞书的定义随着时间不断演变。我们最早是基于提升沟通的目标,然后提升创作,合起来就成为了协同办公软件。我们希望它能够变为下一代的企业协作平台,即一个组织的基础工作平台,对组织、对个人都能够提升效率,而且大家都很喜欢用。

张鹏:你接下来对飞书有什么期待?

谢欣:除了帮助更多客户之外,我们希望能更深入到这些客户里,通过工具和我们共同思考,进而助力他们把企业做得更好。飞书团队很愿意更深地思考一些东西,通过共同的思考帮助企业的组织变革,追求卓越的企业能变得更卓越。

有一些工具到企业内部署、培训完,这事就结束了,我们希望大家用飞书只是一个新思考的开始,大家基于这个工具来构建新的东西。这里的构建既包括他们一些已有的东西放在我们的平台上,也包括工作方法和理念上的思考。

所以我觉得如果有更多企业因此能够和我们一起变革的更先进,这个是非常有价值的事情,也是我们在追求的理想情况。

张鹏:感谢谢欣和我聊了这么多飞书背后的事情,也很高兴看到飞书正在一点点「破圈」。我听说 11 月 18 日的「飞书未来无限大会」会让大家看到飞书很多功能上的更新升级,我还是很期待的。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