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鹏上市花絮:一个亲吻与五年前的同一首歌

摘要

五年前的时候极客公园在问:新造车运动到底要造什么样的车?

今天小鹏上市,难得一见的是羞涩的何小鹏的一个轻吻。

一个「直男」难得的浪漫 | 现场拍摄

而在上市仪式合照环节结束后,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依旧带来「个人弹唱」,这家公司更感性的一面难得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上市仪式结束后,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带来一个「个人弹唱」而这个相似的场景,曾经出现在极客公园五年前的「鹏友说」舞台上。

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在极客公园五年前带来的「个人弹唱」| 极客公园录制

当时,小鹏汽车目前正在极客公园的极客加速计划进行定向私募。他们希望拿出非常优惠价格的股权,找到有志和他们一起打造出「年轻人喜爱的互联网汽车」的专业人士,以投资人的身份结盟,一起探索和分享成果。

而在之后与夏珩的「鹏友说」访谈中,极客公园张鹏说「能创业造车的人,我相信你的内心总是会有一些独特的力量,叛逆的因素」,于是我们为夏珩准备了一把吉他。夏珩不像很多其他造车人一样善于侃侃而谈,他带给我们的感觉总是那个朴实的理工男形象。但当他拿起吉他的时候,我们仿佛看到了他内心的那股力量。

当时还是作为 UC 联合创始人何小鹏和 YY 创始人李学凌,这两位互联网新贵都还是小鹏汽车团队的天使投资人,而且据了解还有不少互联网大佬也参与其中。这群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似乎认定了新造车运动将成为下一波浪潮,更准确地说,电动智能汽车将成为这波浪潮中的绝对主力。 

2b37e0644f89f10750b7fb8a7118fdb3.JPGUC 联合创始人 何小鹏 与小鹏汽车

0ca3bed8398f38a363c60bab216cb1a2.JPGYY 创始人 李学凌 与小鹏汽车

五年前,极客公园曾问到,新造车运动到底要造什么样的车?真正智能的车该长成什么样?我们也一起回顾一下当年对于小鹏汽车的「解读」。

WechatIMG52.jpeg

以下摘取自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总裁夏珩五年前在极客公园鹏友说的演讲:

实际上我们知道现在中国的汽车产能过盛已经非常严重了,至少能够超过四千万辆,但是每年卖出去的是两千多万辆。所以要想卖出去就要造一个不一样的车。

首先我们不能再造什么车。第一个我觉得不需要再去造一辆新的燃油汽车了,燃油汽车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我们去切入既没有意义,也没有什么大的能力胜算。此外呢,互联网的很多科技产品现在都是用电能作为能源,在交通运输领域,包括高铁,包括很多的新的运输产品都已经以电力作为主要的驱动能源了。从能源的供给侧来说,我也相信随着核能、太阳能等一些新能源的陆续增加,有分布式这种特殊的电能也像我们互联网信号一样,它是更利于整个能源系统的优化和配置的。

所以我们觉得未来的车肯定是电力驱动的,新造车运动应该要做电动汽车。

第二,我觉得即使我们再做电动汽车,如果造一辆传统的电动汽车也是没有意义的。大量公司现在都把燃油汽车的发动机和变速箱掏出来,然后换上电机和电池,最多配置一块中控大屏,觉得这就是新一代的汽车了。我们觉得不可能,为什么呢?就好比我们以前看到的触屏手机和智能手机的区别一样。1997 年的时候 IBM 和诺基亚已经分别推出了他们的触屏手机,那么为什么一直到 2007 年当苹果推出了带着触屏功能的第一款 iPhone 手机以后,智能手机产品才真正的走入千家万户呢?因为它不光是考虑一个触屏的技术和功能,在他们背后有大量的不一样的交互,不一样的生态应用还有不一样的能力。

所以,我们新造的这个车一定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电动车,它必须有更多的能力,更多不一样的交互,更多不一样的体验。

第三,我们是不是需要像传统汽车公司那样再用传统的方法去造这样一辆车呢?没有意义,也没有必要。我们一定要用新的方法,新的流程,最最重要的流程是用新的基因和文化融成的团队去做这样的车。

实际上小鹏汽车把最初的关于我们对未来汽车、互联网汽车的很多观点,跟汽车行业的同仁分享过。有些人就说真有趣,真有意思,那我赶紧来参与你们吧。结果睡了一觉起来了,又说你该不会在忽悠我吧?他说我想了一下,在我以前的公司,把我的流程对了一下,把我做事的方法对了一下,发现根本不知道怎么推动,走不通。

所以,实际上在做一个新的产品的时候,虽然基因文化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却往往成为你能不能把这个产品做到极致,做到不一样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因素。

45ae5e2d2c8b669fd3d9266f19ccd9d0.jpeg

最后,小鹏汽车想做一个什么样的车?

第一,我们要具备一些新的能力。我相信电动汽车除了能够满足我们日益严苛的环保政策,平衡国家的能源战略之外,它在价值体验下,在交互上有一个非常不一样的地方。比如说它的操作非常简洁,就像电子产品一样,不用那么多换档,拨档。电动车先天有非常好的加速体验,这个只是一个基础。

第二,我们要加入大量的「能力」。首先就是自动驾驶的能力,我们觉得未来自动驾驶和汽车的结合将给汽车带来非常大的改变。作为一个市场上的新玩家,小鹏汽车还是比较谨慎的,从低速的自动驾驶切入,因为我们觉得低速的自动驾驶相对于高速的自动驾驶在安全上的把握性更大,同时在城市里我们发现包括低速的堵车、寻车位难等问题,可以用低速的更极致的自动驾驶来得到解决。

第三,我们想想很多科技类的东西怎么能够和我们的车结合起来。把摄像头和汽车结合能够延伸出什么样的不一样的功能?我们用摄像头拍照,用摄像头视频,同时怎样把视频进行更多社交化的连接,甚至和我们的一些共享用车,安保怎么结合起来?再比如,我们用很多互联网的产品,科技产品都发现,升级是大家的刚需,但是汽车能不能升级呢?除了软件升级硬件能不能升级呢?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模块化的开发,使得用户以后有了更高的性能需求和更多的功能需求的时候,也能很方便的进行更新和替换,也就是硬件升级。

db2b05e0f9d2772ebb089c79b3468249.jpg

我们觉得如果你能够有更加细节和精确的一些视觉信息提供给驾驶者的话,他开起车来的安全感会更强,没有任何盲区。现在汽车的倒车影像,还有各种环视影像,其实还是有很多的盲区盲点的。但是小鹏汽车通过这七个摄象头,能够让你实现驾驭概念全透明驾驶,就是你清清楚楚的看到你车外所有的状况。此外,我们有些摄象头用于做自动驾驶的开发,但是有些摄象头用于一些娱乐、互联网、社交相关的功能,但是这些还在研发阶段。

我们这辆车有七个摄象头,很有可能是摄象头最多的一辆 SUV。整个摄象头是通过我们全车的影象控制系统来统筹进行控制的,做这么多摄象头的灵感来自于哪儿呢?首先来自游艇。游艇的前后左右有各种局域的视频,在驾驶的时候只要看屏幕大概就知道所有的变化。其次,我以前做坦克的科研,坦克里面也是用大屏来看整个车各个角度的影像。

我们用的是特斯拉开源的技术。从这里我们学到了什么?第一个最基础的就是它的三电一屏的技术。这些开源专利,和它在中国、台湾、加州的相对开放的供应商体系,能够让我们有一个相对低的门槛进入汽车领域。

第二,更重要的是它的迭代开发思想。刚才你也提到了我们买了好几辆特斯拉,其实我们只拆了两个,我们在研究不同时期的特斯拉版本,发现它一直有一个一脉相承的一些迭代的思想和思路,我们觉得形成我们快速迭代的能力比起我们本阶段的迭代结果更重要。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它为什么改这里,因为它的整个传感器的布局为什么是这样布局的,它怎样能够模块化设计达到持续的升级等等,就是它这个迭代的开发的思路对我们学汽车的这些人来说还是挺新鲜,而且挺有收获,我觉得主要是从技术上来说。

最后,我们希望用「务实、开放、叛逆」的「南派造车」理念,不盲目颠覆,而是将造车流程和互联网快速迭代进行紧密结合,踏实的真正打造一辆智能的电动汽车。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zhuanzai@geekpark.n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