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Board#5:苹果给华尔街的「说辞」;谷歌推广的 Chat 要颠覆 SMS;远离社交媒体一个月体验;特斯拉 1926 年预测智能手机……

摘要

TechBoard 是一个全球视野下,甄选每周重要科技评论的栏目。我们将以摘要的形式引入值得阅读的科技评论文章,并鼓励读者去阅读原文。这是 TechBoard 的第五期。

TechBoard 是一个全球视野下,甄选每周重要科技评论的栏目。我们将以摘要的形式引入值得阅读的科技评论文章,并鼓励读者去阅读原文。这是 TechBoard 的第五期,我们推荐了 Neil Cybart 分析出的苹果公司对华尔街的新「说辞」:资本配置; 谷歌在 Android 平台的通讯应用「且败且战」史,以及其要用 Chat 来修复 Android 平台信息应用混乱的举措;远离社交媒体,精简数字生活一个月的实验结果;谷歌新推出的「Talk To Books」,用📚来答疑解惑;特斯拉在 1926 年对智能手机的预言;未来在线教育和传统大学的融合趋势;Alan Kay 回忆乔布斯和 iPhone 诞生;Kara Swisher 对 Tim Cook 的采访以及回顾了乔布斯对用户数据和隐私的看法。

《苹果找到了给华尔街的「说辞」》

分析师们不断下调对 iPhone 销量的预期,按理说苹果公司的股价也应该随之下跌,但出乎意料的是,苹果股价跑赢市场,在历史最高点附近徘徊。从商业和金融角度分析苹果的科技作者 Neil Cybart 认为,苹果股票价格的弹性反映出该公司已经在华尔街找到了一套「说辞」,一套不以 iPhone 为中心,而是资本分配的「说辞」。

Neil 先解释了为什么华尔街偏爱,或者说需要公司给出一套「说辞」。以亚马逊和 Netflix 举例,亚马逊就说自己要给用户提供最好的零售体验,Netflix 则是自产自销高质量的娱乐内容,用户付费反哺内容。Neil 认为这就是公司给华尔街讲的故事,这套说辞就能让华尔街把看待公司的重点不完全放在利润上。但 Neil 认为,苹果一直以来就没有找到一套好说辞,华尔街只把它当作一家卖硬件的公司,参考其价值基本靠销售量数字。

早在两年前,苹果就想把服务收入甩到华尔街面前,告诉他们,「苹果生态圈比卖几件更重要」!但这套说辞的漏洞即在:苹果服务收入和硬件销售量成正相关。两年来,苹果通过其股价的良好表现,也逐渐找到了另一套说辞:资本配置。

(苹果近几年的股价与大盘对比)

Neil 认为资本配置将取代 iPhone 销售量和苹果生态圈成为应对华尔街的新说辞。围绕资本配置的三个核心是:第一,极好的现金流循环,苹果不靠规模而是「给最好的东西,收最高的价钱」使其近年来每年账上都能保持超过 600 亿美元的现金流去进行资本配置;第二,资本效益,苹果没有建立复杂的工厂网络,而是建立起第三方供应商网络,这使其可支配的现金流比 Alphabet、Facebook、Amazon 三家加起来都多;第三,股东红利,苹果不会乱花钱,而是通过回购和分红回馈股东,也加强对公司的控制。

苹果在给华尔街的说辞里暗含了可供支配的现金流比 iPhone 销售量更重要;要注意公司整体的策略而非单一的产品;苹果会不断反馈股东,你们放心吧。这套说辞围绕的是股东现在的资本如何创造未来良好的现金流,再回馈给股东。这,不就是华尔街最想听到的嘛。

那这套说辞华尔街认不认呢?Neil 以苹果股票表现、市值、企业价值来对比。他观察到,苹果企业价值的增长都来自于市场对其未来市值的良好预期,换句话说,投资者们已经在关注可供支配的现金流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华尔街就认了这套说辞,Neil 指出并不是每个投资者或市场都认可这一套。

(苹果近几年的股票表现、市值、企业价值)

就在这篇文章发布至今不到四天,苹果股价暴跌 7%,原因可能是分析师下调了对 iPhone X 销量预期,还有其最大的供应商之一台积电惨淡的财报。虽然现实并没有「出乎意料」,但不妨用一种新的视角,来思考苹果在做什么,华尔街要看什么。

延伸阅读:TechBoard#3  趋势展望:《苹果计划自 2020 年起在 Mac 上用自制芯片取代英特尔》

《Chat 是谷歌去修复 Android 平台信息应用混乱的下一套方案》

Android 系统没有一个像 iMessage 一样「趁手」的原生即时通信/短信应用,一直是该平台的一个痛点。不是谷歌不在意,而是十年来的尝试都是无疾而终。这次谷歌想玩票大的,用「富通讯解决方案」(Universal Profile for 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来代替传统的 SMS,它们称这个项目为 Chat。作为代价,前年刚在谷歌 I/O 大会上亮相的 Allo 项目已经暂停开发。而这次谷歌是否还是在重蹈覆辙,亦或是彻底的一次革新呢?

The Verge 这篇深度报道从介绍 Chat 开始写起,Chat 不同于之前谷歌开发的聊天应用,谷歌将把 Chat 融入到 Android Messages 里,就像已有的 Google Assistant 一样。作者称其更像是一组能加进大多数 Android 手机聊天应用中的新功能。它的服务由运营商而非谷歌提供,这也使得它与已有的 SMS 一样,不会进行端到端的加密(不同于部分地区的 iMessage),并且会遵循相同的合法拦截规则。至于 Chat 何时上线,就要看运营商的了。而这篇文章的重点也更多地放在了谷歌近十年在通讯软件上的开发史。

iOS 有一款通讯应用 iMessage,Android 则有四款:对标 Slack 的企业级应用 Hangouts;主打智能助手的 Allo;目前最成功的视频聊天应用 Duo 和原生自带的 Android Messages。而谷歌的路线也很明确,不再开发消费者级通讯应用了,有特性就塞到 Android Messages 里。但为什么谷歌要放弃曾经看来前程光明的 Allo,甚至放弃开发独立的通讯应用呢?

作者认为 Allo 输在了获取用户上。iMessage 内置;WhatsApp 和手机号绑定且不用付短信费;Facebook Messenger 建立在 Facebook 上,调用方便。而 Allo 不仅付费,还必须通讯双方都安装才能使用,因此两年来 Allo 的安装量也不过 5000 万(全球 Android 用户超过 20 亿),WhatsApp 和 Facebook Messanger 的安装量则是 10 亿+。这使得谷歌不得不重新审视开发路径,因此它们回到了「原点」,内置的 Android Messages,但换一种玩法。

新「玩法」即是富通讯(RCS),它功能强大、跨越运营商限制、方便调用且免费,但它不加密,这对谷歌来说可能是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如果谷歌选择了 RCS,那苹果也可能不得不支持 RCS,文章中即提到了谷歌曾和运营商们去跟苹果讨论是否要支持 RCS。谷歌放弃了「框定」消息应用,而是决定接受一套「玩法」,怎么玩则取决于用户,这似乎就是 Android 能占下全球八成以上的市场份额的原因之一。但「新玩法」也没那么好制定,谷歌接下来还需要对 50 多家运营商和近十几家制造商进行监管,以及处理运营商、用户、谷歌自己,这三方的信任关系。

(截至2018年4月,支持RCS Universal Profile的公司。)

延伸阅读:富通讯(Rich Communication Services)介绍

科技媒体老兵「莫博士」发 Twitter 表示了此事的看法:「要旨:谷歌建了一套不安全的、被和政府一窝的运营商控制的通讯系统,还就在这个公众前所未有的担心数据隐私和窃取的时刻。」


远离社交媒体,精简数字生活一个月是怎样一种体验?

我们曾在 TechBoard #1 中推荐过《社交媒体「名不副实」》,文章作者 Cal Newport 鼓励「数字极简化的生话」,他曾在去年年底邀请了一批读者参与了名为「数字生活断舍离」(Digital Declutter)的实验。实验要求很简单:今年一月,参与者要剥离掉生活中「可有可无」的数字元素,尤其是社交媒体。在三十一天后,参与者必须从无到有,重新选择能回归到自己生活中的数字元素。因为 Cal 要求要严格遵守实验要求,他预期会有 40-50 人来报名,但结果有超过 1600 人来申请参与实验,甚至都引发了《纽约时报》的报道。

实验结束后,Cal 陆陆续续读完了参与者的反馈报告,他得出一个结论:「当从简单的数字干扰中解脱后,参与者们能把全部的自由时间用在更积极的行动上。」Cal 举出了几个参与者的反馈:一名工程师意识到自己在「不重要且无用」的社交媒体上浪费了多少时间,在强制戒断社交媒体后,他重拾了下国际象棋的老爱好以及成了一名乐高狂人;一名曾是画家的瑜伽教练想了想「是发个动态好还是重拾画笔好」?一个月内她申请了三个艺术展,并且已经被批准;有许多博士后称在学业外找到了真正能放松的爱好;公务员把订阅的数字版《华尔街日报》换成了纸质版,他觉得最轻松的是不用被标题党骗进去又不可自拔地点了又点了……

总之,就 Cal 列出的反馈来看,断舍离社交媒体的参与者们,纷纷把时间投入到了家庭、锻炼、新老爱好、读书等各个方面。Cal 指出,参与者们都没有在戒断后感到「怅然若失」,而是直接把过去刷刷刷的时间拿来做有益身心健康或个人成长的事。

其实重要的是,看清人类期待社交媒体的效用和它实际带来的效果之间的差别。比如人们期待社交媒体的娱乐性,但许多参与者重拾旧趣也很开心。人们期待社交媒体能连接亲友,但点块玻璃给个「👍」真的比打个电话,亲自陪陪家人更好吗?人们期待从社交媒体上获取新鲜资讯,但从参与者的反馈来看,纸媒更能让他们从碎片新闻中理清想法,而暂缓不到一天也能避免「泥沙俱下」的新闻,更多地参与者则直接摒弃新闻,读书去了。

「FOMO」(Fear of missing out 害怕错过)的现象越来越普遍,Cal 在文末称人们已经发展出了对数字消费内容的「损失厌恶」心理,但损失厌恶告诫我们的正是「能抛则抛」,不要为了避免损失而投入更多。Cal 认为这场实验能教导我们的,是不要把好处一碗水端平,而是专注于最有效用的行为,剔除那些同类效益但低效用的行为,不要试图去做一切可能是好的事,不要让 FOMO 主导你的生活。

延伸阅读:纽约时报对此次实验的报道《一个远离在线成瘾、对抗再点一下的呼吁》

新器:为什么不问问谷歌图书呢?

Google 从一个公司名称延伸到了一个动词,那在 Google 发明前,人们是如何答疑解惑的呢?多半是从书中吧。

Google 从 2004 年开始寻求与图书馆和出版商合作,大量扫描图书,欲打造世界上最大的数字图书馆。而在上周,未来学家库兹韦尔在和 TED 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的对话中引出了 Google 在做的一个结合图书和搜索的新项目——「Talk to Books」。Talk to Books 是一个 AI 驱动的搜索引擎,它的搜索库是 Google Books 里十万卷书中的每一句话。你可以问它「什么是爱」这类形而上的问题,或是「为什么图灵测试很重要」这类复杂的「大问题」,抑或是「多吃纤维有利于减重吗」这类生活问题。如果从搜索引擎的角度来看,它的反馈并不能称得上精准。但这似乎也就是该项目的特性之一,你能知道写近代道德哲学史的施尼温德是如何解释「爱」;无需看完 Google 首页给出的几十篇论文,从中找到图灵测试很重要的「蛛丝马迹」;各家营养著作中给出的「食用纤维建议」…… 这或许就是该项目名为「Talk to Books」而非「Ask Books」的原因吧。


库兹韦尔称该项目并不旨在成为一个搜索引擎,更多的是让 AI 能理解自然语义,「语义搜索的关键是理解问题含义而非选出关键词」。值得一提的是,库兹韦尔本人一生研究的课题之一就是如何训练电脑像个人一样去阅读和翻译。去年他在 Google 的团队还在 Gmail 中开发了一个新特性「Smart Reply」:在你打开邮件时根据邮件内容自动生成快捷回复。他认为「Talks To Books」对探寻和延伸个人想法很有帮助,而这种形式和反馈结果通常也很有趣。

延伸阅读:为什么你不问问谷歌图书呢?


回到过去:特斯拉在 1926 年就预言了智能手机

天才发明家尼古拉·特斯拉曾在 1926 年接受了《Collier》杂志的采访,那时虽然他已经进入了自己事业的黄昏期,他还是做出了许多惊为天人的预测。比如电力飞机、全球气温变化以及「智能手机」。

特斯拉认为,当全球都进入无线状态时,就集合成了一个巨型大脑。我们将能无视物理距离进行即时通讯,通过电视和电话我们可以看到、听到对方(也就是现在的视频通话),而不同于已有的电话,这是那种一个人可以放到口袋里的设备。我们将能见证特殊的事件,比如总统就职仪式、体育比赛、地震现场……就仿佛就在现场一样(现在的 YouTube 和直播)。特斯拉认为,当无线传输商业化、规模化后,不只是声音,动态影像也可以实时传输。到那时,我们再看当时的「打点电报系统」,就像看老式蒸汽火车和电动火车一样(像是马斯克的公司已造出来的电动汽车和在造的超级高铁)。

对未来科技发明的设想外,特斯拉还在采访中表达了他对两性平等甚至妇权社会的构想,他还预测到 2100 年,优生学将成为普遍共识。虽然现在特斯拉对社会的预测难以说言中,但就科技而言,实在太过超先了。

但他不是一个人,上面的那幅漫画并不是特斯拉所著,而是出于 1919 年 W·K·Haselden 发表在某报纸上的作品。就无线电话的预测,最早可见于 1914 年 L·Frank Baum 的《绿野仙踪》。

写到这里不禁想起 TechBoard#2 中的推荐的文章《我们忘了去发明的那些改变未来的技术》,当然这里也是后见之明了。

延伸阅读:特斯拉对 2100 年优生学成为社会普遍共识的预测 

趋势展望:《未来大学看起来就像未来的零售业》

网络公开课从 2012 年兴起至今凉了嘛?目前看来还没有,至少在中国,它已经被套上了知识经济的外衣活得越来越「好」了。但正儿八经的网络在线课程的现状又是怎样的呢?尽管没有实现刚兴起时「取代传统大学」的雄心,但这种教育形式已经深入人心,并且让人们重新思考高等教育在未来的可能性。《大西洋月刊》这篇文章即认为,未来的大学将会像电子商务一样,线上线下二者融合。

网络课程它没有取代传统的大学课堂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物理距离,就像网络聊天相较于面对面促膝长谈,势必会减损信息一样。因此现在产生了一股「在线课程进校园」的融合潮流,就像线上零售商纷纷开始在线下开门店一样。
文章中以提供网络课程学位的 2U 举例,该公司和 WeWork 合作,让 2U 平台的学生可以参加乔治敦、南加州大学的项目,在 WeWork 提供的地点来讨论、研究和考试。在几年前,佐治亚理工大学推出了计算机科学在线硕士学位,在没有要求的前提下,参与该项目的大学生开始在家乡附近大学里学习和参与活动,甚至部分学生跑到亚特兰大去参加毕业典礼。
在 2014 年,斯坦福的 d.school 开启了一个项目,要求本科生重新思考 2025 年大学教育的形态,其中一个结论就是围绕终身教育和非校园经验设计出来的 Open Loop University:允许学生在任何时候完成总计 6 年的学业。比如你可以先学习两年然后就去工作,工作几年再回来继续或者换到另一个专业完成剩下四年的学业。

这种融合不是因为线上线下的矛盾,而是跳脱出大学教育的一种教育视角。去年佛罗里达大学 5.6 万本科生中 75% 的学生参与过在线课程,该大学管理者称已经取消了再建五所教学楼的计划。而在上世纪 70 年代,施乐公司也曾在华盛顿郊区建立了一个专门培养企业人才的校园。前施乐全球教育负责人 John Leutner 表示,这种方式既节省了外保培训人才的资金,又能让员工按照自己的时间和进度学习,提高员工的留存度。
随着全球经济的不断升级,对劳动力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当终身教育的理念深入人心之时,高等教育势必会打破大学校园的几面围墙。

Q&A:Alan Kay 和乔布斯在 2007 iPhone 发布时聊的什么?

此问源于 Flickr 上的一张摄于 2007 年 iPhone 发布会之后 Alan Kay 和乔布斯两人对视交谈的时刻。

Alan Kay 本人在上周亲自回答了这个问题,从他俩 1979 年相识到 2007 年照片拍摄的时刻。

他俩初次相遇是在乔布斯 1979 年去参观施乐公司,当时 Alan Kay 还在施乐公司做电脑开发。而后 Alan Kay 提到了 Lisa 和 Mac 的开发背景;Alan Kay 在雅达利崩溃后受乔布斯之邀加入苹果……到 1984 年,Alan Kay 在接受采访时被问到了关于当年推出的 Macintosh 的看法,他说道「Mac 是第一台好到能被评判的个人电脑。」

Alan Kay 认为乔布斯邀请他去 2007 iPhone 发布会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乔布斯认为自己做出了 Dynabook,这个 Alan 于 1968 年所提出的电子书、一台可以带着跑的电脑的概念。还有乔布斯「知行合一」了 Alan Kay 的那句著名的话:「真的认真对待软件的人,应该去制造自己的硬件」。

而照片拍摄的当时当刻,Alan Kay 回忆到,那时乔布斯把 iPhone 放到 Alan Kay 手上,对他说「Alan,它好到能被评判了吗?」而 Alan Kay 则手比了个 iPad 的大小并回复道「Steve,做个这么大的你就将统治世界了。」

Alan Kay 回忆称他在 iPhone 推出前几分钟的时候就意识到苹果肯定已经造出了 iPad/Dynabook 样式的设备,优先发布 iPhone 则是一个市场和时机下必然的决定。


声音:Kara Swisher 采访 Tim Cook

著名科技记者,Recode 联合创始人 Kara Swisher 和 MSNBC 的 Chris Hayes 在苹果春季教育发布会后采访了 Tim Cook。从这场苹果发布会独特且鲜明的教育主题聊到 Tim Cook 对隐私、Facebook 数据泄露事件、亚马逊、DACA、特朗普的引税、移民等政策的看法。

之后的许多报道乃至延续至今的争论的来源都是源于这次采访中 Cook 表达的一些观点。(TechBoard#4 「观点碰撞:扎克伯格、库克、John Gruber」中曾有部分摘录)

从这次采访中,我们既可以看出 Tim Cook 沿袭了乔布斯对苹果公司价值观的立场(采访中还播放了乔布斯在十几年前对用户数据隐私的看法,乔布斯认为要让用户清楚且坚定的交出个人数据,而收集数据方也要坦诚的交代数据的用途。);也能看出 Cook 作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第一大公司 CEO「坚定」价值观在当下政治形势下「圆滑」的一面。因此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看他说了什么,而是要看他做了什么。在乔布斯后的苹果公司到底创造了什么、固守了什么、放弃了什么、得到了什么,这些问题就交由听者来思考吧。

延伸观看:乔布斯在 2010 年接受莫博士 Walter Mossberg 和 Kara Swisher 采访中谈到他关于隐私的看法:「我们对待隐私非常严肃,比如我们非常担心手机的定位,我们担心因为我们的手机会让某个 14 岁的孩子被跟踪或者发生可怕的事儿。所以我们是这么做的,在任何 App 要求定位前,我们不会要求开发方弹出提示,因为他们可能不会遵守这个规定,我们自己来弹出提示,告诉用户「这个应用想定你的位置,你同不同意?」我们会做很多的要求,来让用户理解这些 Apps 是要拿你的个人数据干什么……隐私条约意味着要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让人们知道他们签的是什么,我是乐观主义者,我觉得人们都很聪明,有的人想和其他人分享他们的数据,请去问他,每次都去问他,一直问他直到他不胜其扰让你不要问了,让他们清楚地知道你要拿他的数据干什么。我们就是这么想的。」

编辑:克里斯

题图:W·K·Haselden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