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9 级台阶与 99 道发卡弯,F1 车手与路虎的约定

摘要

马斯克用电动汽车不断的刷新着汽车的加速度,但这也许不应该成为人们极度重视的维度,「挑战基因」带来的惊喜也许会更有趣。

海拔 1500 米的天门山路发夹弯林立,山见的云雾或浓或淡,一会隐没了山峰,一会又现出山路。

这条山路长 11.3 公里,蜿蜒 99 弯,险峻山路的尽头是著名的自然奇观天门洞,通往洞门有一段 999 级的石阶路,它被当地人称为「天梯」,路口石壁上还刻着清代知县俞良模的题诗:「莫谓山高空仰止,此中真有上天梯」。

这个被称为「湘西第一神山」的天门山除了接待「上天梯」的游客之外,翼装飞行、高山索道钢绳行走、轮滑速降等等「挑战项目」逐渐成为了这里的新亮点,而最近这条山路和天梯,又变成为了一条新的「魔鬼赛道」。

「我的工作是测试车辆能否完成挑战,但这是我遇到难度最高的一次,我没有十足的把握。」Phil Jones 说,他是这次挑战体验的负责人。

而远处,爬到了天梯顶端的董荷斌已经有点疲惫,他深呼出一口气,向 999 级台阶下望去,「这和我原来的挑战截然不同。」他说。

天门山路多达 99 处的弯角与发夹弯难不倒董荷斌。从 F1 史上首个华裔车手,到参加 WEC(世界耐力锦标赛)等名赛,再到 Formula E 捷豹车队签约车手,董荷斌在各项国际顶级赛事中积累了丰富经验。

最难的是在于这 999 级台阶的攀登,落差约 150 米,最大坡度达 45 度角。董荷斌和路虎要做的事情是:以最快的时间,完成这 99 道弯与 999 级台阶的挑战。而他的搭档是这台路虎最新的也是第一款插电式混动车,路虎新款揽胜运动版插电式混合动力车型 P400e。

面对这样的艰难挑战的不仅是董荷斌,对路虎新款揽运 P400e 这台车同样是一个挑战。作为路虎的第一款混动车,电力为路虎带来了很好的辅助,让这台仅搭载了 2.0 升的四缸发动机拥有综合最大功率输出的 404 马力,百公里加速时间仅需 6.7 秒,甚至还有 51 公里的纯电续航。

对于这次挑战来说,这些却都不是优势。关键在于电机拥有非常好的低扭矩的特性,这为路虎的这次「攀登」带来了更多的保障,同时电机能够更稳定和更精准的输出一个转矩,从而使得搭配路虎的「全地形反馈适应系统」能够有更快速灵敏的响应,这也许就是它成为这次挑战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这次挑战,除了过多的使用全地形反馈适应系统之外,他的车没有为这次活动做其他改装。

「请务必小心」,「攀登」开始之前对讲机里传来这样的提醒。山见的云雾时浓时淡,变幻的景色这时候却成为了挑战的难点,除了成为视觉困扰,云雾还影响着阶梯的湿度,很有可能引起打滑等因素。

在此之前,路虎更是专门进行了一些严苛的测试,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场景来模拟现场环境,但到了现场,大家的心里依然不踏实。

当然,在「攀登」时巨大的倾角也让董荷斌几乎难以看清「道路」,更多的视野则只能看到远处的天门洞。所以除了开启了路虎的「全地形反馈适应系统」,路虎前置摄像头也被开启,以保证能够看清道路。这不完全是个疯狂的挑战,车辆下有钢丝绳做保护,车手及景区都有完善的安全保护。

最终在团团云雾之中,路虎出现在了山顶,计时停止。「我全身还在颤抖,我从未有过这样的紧张刺激感。」董荷斌说。

「中国天门山挑战——22 分 41 秒」这行数字留在了许多成绩之间:美国派克峰挑战——12 分 35 秒;沙特阿拉伯鲁卜哈利沙漠——10 小时 22 分 03 秒;瑞士雪朗峰速降挑战——21 分 36 秒。

这一系列挑战被称为「全球挑战」 ,这次中国天门山挑战不仅仅是董荷斌和路虎一次约定。

当马斯克用电动汽车在不断的刷新着零到百公里每小时的加速时间时,汽车的加速度成为了人们更重视的单一维度,而「全球挑战」为我们带来了更多维度的考量,更重要的是这种「挑战基因」带来的惊喜。

注:这并不完全是个疯狂的挑战,虽然挑战的难度依旧很大,但是车辆车手及景区都有完善的安全保护。

(编辑:卧虫)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