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率地讲,这是罗永浩第五次来了

摘要

是的没错,一个月后的极客公园 GIF 大会将会又一次迎来罗永浩。

是的没错,一个月后的极客公园 GIF 大会将会又一次迎来罗永浩——至此之前,他已经来了四次了,在极客公园的舞台上露面、演讲、逗笑和分享。

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一样,我们无法预知老罗又会给我们带来一场怎样的「相声」,这份悬念只能等到 1 月大会的现场去揭晓了。

可来了这么多次,老罗每一次都遵守着一个相声演员的自我修养,如果回顾一下过去老罗在极客公园曾经留下的「遗憾与骄傲」,或许你会就此不禁对他发问:「每一次来这,你真的就没有后悔过吗?」

极客公园是不是引老罗上钩的一条「贼船」?我们先来具体回顾细数一下,那些年老罗在极客公园现场留下的画面和故事。

第一次

2014 年 6 月,也就是两年前,极客公园园长跟锤子科技「产品经理兼 CEO」罗永浩进行过一次深入的访谈。

那是极客公园和老罗的第一次正式碰面,有个挺有意思的小插曲。我们发现老罗的名片上,英文名印着的是「John Romero」——这个名字同名于约翰·罗梅洛,一位在 90 年代游戏界堪称高山仰止的明星级制作人。

约翰·罗梅洛性格偏执自傲,习惯在媒体前大放厥词,最后因个人判断失误,导致公司管理的支离破碎,在同级市场销量达到百千万级时,以惨淡的 4 万游戏销量唏嘘收场。当时知乎上的网友在一个回答中将约翰·罗梅洛与老罗比对,被老罗看见了,老罗给出的回复是:「正好当时没有英文名字,所以干脆就这么叫了。^_^」

提到这个的时候,他脸上还是那熟悉的罗永浩式表情,「淡然、抿嘴、笑」。

4025988f481577c7179919f862713ee1.jpg

第一次的会面,除了谈起对质疑声的看法之外,罗永浩还以「产品经理」「创业者」两个身份谈到了产品经理应该具备的职责素养和原则,还有就是作为创业者 CEO 的他有怎样的初心,以及做锤子 T1 时的策略和定价原则。

如今再看经历了坚果、T2、M1 的老罗,和两年前侃侃而谈、自信坦然的他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在当年那一次访谈的最后,罗永浩还告诉极客公园,他计划在实现稳定盈利之后将研发中心迁往美国,现在距离访谈的 2014 年 6 月已经过去了 2 年半,今天又刚好是特朗普会见硅谷高新技术产业园创业代表的日子,不知这个计划是否还弥留在老罗内心深处,或许只能等到午夜梦回之时辗转反侧,忆起当年话了。

第二次

老罗第二次来是 2015 年的 1 月,不过我们迎来的不是罗永浩的脱口秀专场,而是一次与极客公园园长张鹏的「对口相声」

bcc5252a1f4b390ca2dc383637d7993d.jpg


不同于老罗一个人在台上站着,在 2015 年极客公园 GIF 大会的现场,他们两人坐下来聊天,老罗显然更加放松了一些,以至于「天生骄傲」更加展露无遗。

刚刚上台一句「我们行走江湖靠的是用户体验,不是口才。」然后全场掌声爆笑——即使老罗大大的身躯坐在了一个小小的沙发里,也可以感受到无法安放的灵魂,一切全靠那一张名嘴释放。

当我们问起全场多少人用过锤子手机,1/5 的人举起手。老罗说道,「在座没用锤子手机的朋友们,你们不知道你们错过的是什么。但是,你们还很年轻,所以跟我们一样都有机会。」然后又是一串笑声回荡在空中。

在这次的「对口相声」中,还有一个值得玩味的小细节,老罗觉得多数情况下调研是没用的,「乔布斯也从来不做调研,多数情况下都没有指导价值。锤子在设定用户体验时,依靠的是前期我们对目标用户的精准定位,以及产品经理们对需求的洞察力。」

20161018_202649_450.jpg

回到今年锤子科技发布的 M1 和 M1L 的「新颜色」咖啡金,老罗在发布会上坦然说道,「我们有时候也有很多跟起初想法相违背的东西,这两年,金色手机在我们国家销量总量中超过 80%,如果是这么的受欢迎,我们也希望在金色上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深刻且复杂的问题……」

然而老罗在这次的 M1 和 M1L 上没有给用户带来黑色,市场大数据也起了很大的影响作用。市场显示结果出来的结果是,黑色远没有金色好卖。

第三次

这是罗永浩第二次站在极客公园 GIF 大会的舞台上,第三次与极客公园亲密接触,时间是在 2016 年的 1 月。

这次的露面,距离锤子第一款手机 T1 发布将近两年了,人们在这两年时间里不厌其烦地问着老罗这样一个问题:「你一个国产厂商,手机凭什么卖那么贵?」老罗再也受不了了,他打算跟这个世界好好聊聊「性价比」。

老罗说到手机市场,「一个好消息是中国的智能机市场基本上不增长了」,这对他来说是特别大的好消息,也意味着再做一些便宜的、廉价的、粗糙的东西的市场空间进一步缩小,而追求品质、追求者差异化的厂商日子会好过。

723f723698d5b415e10b4c05cf39d5b6.jpg

「所谓的互联网手机终归是一场泡沫。因为我们卖一两千块钱的东西在完全没有利润之后,这个终归是行不通的。」

但老罗猜对了后半部分,却说错了前半句。2016 年的手机市场大家集体「回归线下」,三四五线城市的消费升级来临,存量市场的需求大涨,锤子坚守的互联网阵地也因此遇到了更大的压力。

第四次

还是 2016 年,老罗一共来了两次。除了 1 月 GIF 大会的单人脱口秀之外,在 7 月 16 日下午,极客公园主办的奇点创新者峰会的主会场内,他又坐在了台上。只是这一次的沙发相比 2015 年与张鹏对谈的那次,大了许多。老罗也是胖不不少,打趣说这都是「过劳胖」。

0041ff1c9962bea057c13c32810bf541.jpg

这次与张鹏的对谈中,创业依然维艰,这其中的细节他并未如之前一样过多提及。

老罗反思自己过去面对无关评论者的挑衅,劳力又伤神。他说道,「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我已经是武林中人,你是不会武术的人,我不能欺负你。这位先生您好,你冷静一点,别伤到自己。」——现场的老罗,变得柔软了起来。

而在这一次对谈中,他还被迫聊起了自己的竞争对手雷军,言语中竟有了更多的惺惺相惜。他承认并告诉大家,「从米 4 开始,小米其实是投入了很大的诚意,是非常用心地去做一个好的产品。米 4 的不锈钢边框是非常难做的东西。但是小米的努力,貌似并没有得到社会公众的回应和认可,大家还是不加了解的、轻浮的去评价。」

在随后 10 月发布的 M1 和 M1L 上,我们才知道原来老罗自己也悄悄做了个「非常难做的」不锈钢版本。

这一次

2017.1.13-1.15,北京 751D·PARK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我们第五次迎来老罗。

但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GIF 2016 的舞台上,老罗开场重叹一口气,然后说:「我希望,如果有来生,我可以不再做演讲,这是我最大的心愿。」

所以,今年还来,也许是因为锤子还没有走到成功。明年的锤子科技究竟怎样才能走上人生巅峰呢?评论里给出你的建议吧。挺急的,在线等。

(编辑:小猴子sunny)

微信底部二维码购票嘉宾海报-罗永浩.jpg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