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没有男性的社区里她们怎么肆无忌惮地谈性

摘要

跟你聊数码产品没多大差别。

晚九点,近 6000 名女性打开手机上的 Yummy App,来到一个叫「24 款常用安全套的女用测评报告」的直播下。在接下来的一小时里,一位 id 为「 meagloria」的女性分享自己试用国内最主流安全套的体验。

「meagloria」先解释自己做这次直播的原因。「谈到避孕套,好像都是男人们的事,是男人们去购买是套在他们身上也是承载着他们的儿孙而一同丢弃」,她写道。

「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们,女性对不同种类的避孕套有什么不同感觉。」确实如此,尽管性是两个人的事,长久以来,无论是性用品还是性知识,很少专门从女性视角出发。

她将市面上常见的安全套分成 5 大类:超薄系列,螺纹凸点,热感凉感,加强润滑和持久延时。评价标准除了安全性(是否容易破、掉落,是否有储精囊)和感受外,她还关注一般只有女性才在意的细节,比如润滑度如何,气味好不好闻,甚至包装怎么样。

其中反差最大的是安全套厂商宣传的螺纹凸点功能,「meagloria」说「任何螺纹凸点对女生来说都是没有特别感觉」。对其中一款螺纹凸点产品,她形容为「感觉好像套了个手套似的」。这并非她一人经历,一位 id 为「遇见四月」的用户表示同意,她分享了自己的经历:所有螺纹浮点都可以去死,不但不爽还擦的阴道很痛…… 

这几千名女性中,有 270 个人提问或分享自己的体验。与女性在其它网站上关于性这个话题的讨论不同的是,在 Yummy 里,女性直白地谈论性,且乐于分享自己的私密经历。

在一个谈论性幻想的主题下,一位用户谈到自己曾经幻想过与父亲性交,并说自己因此羞愧得痛哭流涕。这个故事收到 6 个喜爱,一个人在下面留言安慰她。这名 id 为 Macarina 的用户说,「抱抱!…… 快告诉自己这都不是你的错!」

很难想象这样的内容如果发布在互联网上其他地方会收到怎样的评价。在随便一个女性照片下面都能找到人身攻击的情况下,这种内容会引来何种恶语?

赵静是 Yummy 创始人,这种能自在谈论性愉悦的气氛正是她想营造的,她希望女性在这里能有一种安全感。

Screen Shot 2016-02-29 at 9.37.55 AM.png(她们像一群安全套 nerd 一样讨论这件事)

不去否定她,和她站在一起

在国内女同性恋和女性主义圈子里,大家对她的另一个名字更熟悉——三木。22 岁那年,三木创办了国内第一本拉拉杂志《les+》,这份杂志被传递到中国所有省份城市,甚至没有通公路的县城。

《les+》帮助拉拉人群建立身份认同感。有读者给三木写信说自己拿着这本杂志向家人出柜,因为上面的信息,家人得以理解和认可她们。

其中,性站在所有问题的前线,同性恋者的性行为不被理解和接受,《les+》做的很多事都为了改变这种观念。然而欲望被压制、被诋毁并非拉拉群体的特例。事实是,中国大量女性都处于相同境地。大众性观念停留在生殖和单一取悦男性上,女性需求整体被忽略,很多女性羞于了解自己的身体,羞于谈论性。

去年,三木决定走出拉拉群体,面向更多女性,转变她们对性的认知和态度。

她从微信开始试验,用一个叫「小致」的微信号与用户交流,用户加「小致」为好友,可以私下给「小致」发信息,「小致」也会不定期在朋友圈里发状态与用户互动。

将近半年对「小致」的运营让三木发现,女人的性和感情互相交缠在一起,很难分清。这从用户的提问中就能看出,比如有人问,「我和 xx 上了床,为什么他现在不理我了?」这种问题很多。

尽管她知道当今中国女性缺乏性知识,还是为人们对性的无知程度和广度感到吃惊。至少有一半对小致的提问都是基本性知识,比如是否第一次性交不用带套,内射会不会怀孕等。

三木和其他几个人轮流扮演「小致」。她感觉自己像个神父一样,聆听别人最私密的经验、困惑和痛苦。

「小致」的头像是一个女王,看上去比较高冷,说话也多简短,但很真诚,对自己回答不了的内容会去找其他人解答。最重要的是,她不会去否定对方,而是和对方站在一起。

有一个女孩讲述自己偷偷玩跳蛋被男朋友撞见后,被骂是贱货的经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因为这个问题,她和男友关系非常糟糕,出现冷热暴力。这个女孩开始困惑,男友这样对待自己是否应该分手?她咨询了自己的闺蜜,闺蜜给出的答案是斩钉截铁的分。

「小致」在听到这个倾诉后,先宽慰她女性用玩具满足自己的欲望完全没错,也与男性自尊没有关系。「我也许没有办法为你做出最终决定,但还是希望能帮你理清思路」,「小致」对她说,并从男友为何排斥自己使用玩具和使用玩具非常正常两个方向剖析这件事。

一般来说,对男性而言,追求性能力像义务一般,所以要粗要长要久要让女性高潮,所以出现了各种壮阳药和治疗阳痿的男科医院,如果女性用玩具获得愉悦,对男性来说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否定。「小致」鼓励对方,如果理解了男性的这种心理,其实可以通过各种方法缓解男友的恐惧。

Screen Shot 2016-02-29 at 9.47.41 AM.png

不管对方问了什么问题,「小致」不会去否定对方,而是和对方站在一起。

各种问得多了,三木开始在 Yummy 微信公众账号上发文章统一回答这些问题。加上之前她做拉拉社区的经验,Yummy 还向这方面的专业人士约稿。

公众号的好处很多,但局限也很明显:内容生产方式决定了内容产量的有限性,进而影响到能覆盖人群的大小;同时,在微信的严格管理下,谈性的公众号很容易被封禁。(Yummy 曾多次被封)

去年底,Yummy App 的 iOS 版本上线。这是一个用户之间能交互的社区,它与「小致」或 Yummy 公众号的不同之处在于,在这里无法保证别人不对其他人做出恶意评价和攻击。

在女性开头谈性上,这是很要命的事。

为什么目前社区里没有男性很重要

三木最近很苦恼。不像有的社区声称不让男性进入,其实并没有在产品上加以限制,三木是真的想将男性阻挡在外。

目前 Yummy 采用的办法是用户上传自己和身份证照片的合影,以此判断性别。但 Yummy 还是收到很多奇奇怪怪的照片,有的人发来群照,有的人发来一看就是网红的照片。

现在她在考虑要不要让用户上传一段语音,但似乎这样也能作弊。她还在继续苦恼。

男性混进来,这是她眼里 Yummy 面临的一大挑战。「男性进来后就纯粹想约 p」,她解释。这不是激进的性别态度,而是基于现状得出的结论。

Yummy 里的女性,因为在谈性时极为坦白,这容易被男性认为是容易约上的表现。跟其他社区比起来,Yummy 中又确实有很多喜欢约、经常约的女性,这让男性更想在 Yummy 里约。

女性并非这么想。女性主义者喜欢用的一个说法是,「我的短裙并不是一种邀请」。无论一位女性如何肆无忌惮地谈论性,或是喜欢约 p,并不代表一个人可以一上去就约,这是一种骚扰。这种情况是三木最害怕的。她希望营造一个尊重女性的氛围,而不是将女性作为吸引男性的工具。

这与此前的众多社区有本质不同。在这些社区里,女性的存在是为了吸引男性。比如曾经被黑客攻击的全球最大婚外情网站 Ashley Madison,这家网站 90% 到 95 的用户都是男性,其上还充斥了大量虚假女性账户。另一家全球知名成人约会网站 Adult Friend Finder 也被黑客攻击,在被泄露的 2.7 万个用户中,男女比例为 16:1。我没有找到可靠的国内类似产品的性别比例,三木称一个她了解到的数据为 36:1。

投资人也不理解这点。「一开始见投资人时,有的投资人无法理解一个社区怎么可以没有男的,一个有资源的空间怎么可以没有男的,甚至建议我们找很多嫩模来吸引男性」,三木回忆。对于这种反应,她只能无奈地一笑而过。「你很难去改变普遍中国直男癌的现状」,她说。

在目前大众性观念和性别观念里,能真正平等对待女性、尊重女性的男性并不多。「主要是 App 里如果有男性来约炮,对分享隐私的女性来说,那就是灾难性的体验。」三木说,她欢迎男性在其它渠道,比如微信公众号、知乎、微博等地方关注 Yummy 的内容。

事实上,Yummy 曾经找过两位男主播,一位分享「男朋友不行怎么办」,另一位分享如何「打造枕边加藤鹰」,这些男性来到 Yummy 可以引导女性怎么想,毕竟聊的是两性问题。更多这种男性的参与还需要时间。

女性是真正的主角

Yummy 还是一个很早期的产品,但我发现它代表了一类新兴女性社区。比如女性内衣社区「解放杯」,雅痞女青年生活方式社区「玲珑」。

与此前很多女性社区不同的是,这些社区的核心真正是女性。

于困困是玲珑创始人,她发现在玲珑刚出现时,所谓的女性垂直社区讨论的多是婆媳关系、妇科病和买买买,还有大量女性希望有个地方能聊一点文艺的东西,聊聊周末闲暇生活,聊聊眼界更开阔的话题。聊这些不是为了取悦男人,或为家庭服务,纯粹就是自我里里外外的提升。她将这些女性的需求总结为「秀外惠中」。

女性内衣是一个很典型物件。目前大多数男性以大胸为美,所以市场上内衣多为厚款,为了让女性胸部显得更大,乳沟更为明显。与此同时有一个惊人的事实,国内 80% 的女性穿着不合适的胸罩,这影响到女性乳房健康。

「解放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便是对内衣进行科普,提供测量尺码的方式,推荐各种类型的内衣,让女性穿上合适的胸罩。胸部大小并非唯一审美标准,「解放杯」格外喜欢推荐适合胸部小的女性穿的内衣,并宣扬小胸也很性感的审美。

这些不同社区不仅在话题上有重合,观念也惊人地相似。玲珑有一期很受欢迎的沙龙便讨论女性不穿胸罩的问题,「解放杯」的年度派对压轴环节是甩掉胸罩。

它们背后是正在增加的、不一样的女性群体。随着女性收入的增加,越来越多女性变得更加独立,并不将自己的价值依附于男性身上,也快速摆脱男性对女性审美的桎梏,建立女性自己的审美标准和价值观。性、内衣是首先出现的领域,生活方式的各方面紧跟其上。

于困困将此与中国中产阶级的崛起联系在一起,她敏锐地感觉到女性中产化的速度快于男性。「15 年初,14 年底的时候出现了一些『中国男性追不上中国女性这样的讨论』」她说,「在讨论城市生态下,女性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是不是已经出现了和男性的不同?」

Yummy 和「解放杯」对男性的不欢迎,是否也因为男性在这方面的观念与女性太过不同,甚至会造成冲突?

Screen Shot 2016-02-29 at 9.55.01 AM.png于困困说玲珑是这样一个地方:给她们舞台,还要装修的很美,台下要有人鼓掌;既理解她们,又不干预她们。

不一样的消费者

在正式或非正式的场合,不止一次听人表达「女性的钱最好赚」这个观点。在商业世界中,女性是消费者,而且是最容易被迷惑、最冲动的消费者。

看看双 11 期间的段子吧。那些广为流行的各种如何防止女性刷爆男性信用卡的笑话背后有真实的社会心理,女性是不理性消费的败家形象。

事情已经在变化。在玲珑的一个沙龙中,珑主讨论了女性买买买背后的情感动机。有人喜欢买水晶,有人喜欢买高跟鞋,有人喜欢买植物……一位喜欢买包的用户留言说,「包治百病是我的座右铭。开心时买包,不高兴也买包,包对我来说是有治愈功效的。买包这个习惯是出于我对包包(宝宝)们,以及致力于用心设计好看包包的设计师们的尊重。」

这些女性社区已经不自觉地顺应这种变化。去年圣诞节和新年期间,Yummy 在微店中推出一个双旦套装,里面是一个女用跳弹。跟其他地方卖的跳弹不同的是,这个套装包装精美,里面还有以故事的形式写作的针对不同用户的玩法——新手怎么玩,高阶用户怎么玩。100 款套装在 1 周内全部售出,购买者基本都是女性。

对比一下春水堂的数据:65% 的用户是男性,卖出去的产品里 80% 用户女性。在情趣用品消费这件事上,当女性开始公开、自在地谈性时,一群不一样的消费者正在出现。

(极客公园记者杨雪对本文亦有贡献)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