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找到了自己的「小小元宇宙」

摘要

《元梦之星》会给腾讯游戏带来哪些新的可能?

作者 | 连冉
编辑 | 郑玄
春节回老家肩负起了给亲戚带娃的任务,这两天陪刚上初中的表弟玩游戏,我玩了几天腾讯的《元梦之星》。
这款游戏刚出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不过因为平常工作太忙,加上不是派对游戏的死忠,所以没在第一时间下载体验。不过对于这款游戏后续的进展我倒是一直有在关注:上线后持续位列免费榜前三(首月 28 天位于免费榜第一)、30 天超 8000 万注册用户、还有大家喜闻乐见的「猪鹅口水战」的八卦……
虽然吃了瓜,但我也就当成是腾讯在派对游戏这个新热赛道的又一次下场。国内游戏大厂竞争看的多了,看起来这也就是当年吃鸡大战的翻版——此前派对游戏在国内不温不火,直到《糖豆人》通过 STEAM 在国内火了,这两年国内厂商也纷纷推出了同类游戏,比如网易的《蛋仔派对》、莉莉丝的《生活派对》、鹰角网络的《泡姆泡姆》、独立游戏工作室 Recreate Games 的《猛兽派对》等……腾讯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不过一些产业信号表明,腾讯做《元梦之星》并非仅仅为了追求短期的热门游戏收益,而是在背后有着对游戏+社交的探索性尝试。比如在运营上,腾讯并不太急于商业化,而是走了类似大 DAU 游戏的商业模式,通过销售皮肤和月卡等虚拟商品来实现收益。
此外据电厂报道,在腾讯年会上,马化腾形容《元梦之星》不只是一款游戏,还有「偏社交」的成分,并称「这本身就是我们的大本营阵地,肯定要全力以赴,而且要求所有业务结合,探索共同发展。」
玩了《元梦之星》之后,我有了更强烈的体感:今天大部分游戏都是通过给玩家带来竞技、数值成长、集卡等游戏性的要素爽点来吸引用户,而元梦里与朋友社交本身带来的情绪价值对用户有更大的吸引力。就像前几天我们几个同事在编辑部里一起下飞行棋,以及明后天要和亲戚朋友一起打麻将一样,这些轻竞技、重休闲、以用户交互为核心的游戏内容,反而更能成为感情连接的桥梁。
一些小细节也能看出游戏的运营团队充分意识到了这点,包括春节期间推出的一些合家欢主题的运营活动,以及近日上线的 QQ/微信好友「扫码一起玩」功能,来方便玩家更快捷地拉上亲朋好友一起玩——都在表明这款游戏在尝试塑造一个新的社交场景,而不只是做一个让玩家到线上消遣的手游。
这也引发了我更多的思考。最近几年,随着元宇宙、游戏化社交的兴起,公园关注了很多在这个领域探索尝试的企业,包括腾讯自身也曾在元宇宙等赛道有过诸多尝试。而《元梦之星》的推出,一定程度上是这家游戏+社交行业巨头,对这个问题给出的一个新的答案。

01

《元梦之星》,

绝不只是凑派对游戏的热闹

这款产品的很多体验细节表明:元梦不只是一款派对游戏,腾讯希望将其打造成一个游戏+社交的新平台。
《元梦之星》可以理解成搭建了一个游戏大厅,每名玩家进入之后可以建立一个自己的 AVATAR(游戏化身)。里面主要有排位、休闲两种模式,以及家园等玩法。排位模式是让 32 位玩家匹配经典模式的游戏,玩家要控制小人玩几场类似于闯关综艺的小游戏,每轮会淘汰差不多 1/4 的玩家,直到决出最后的冠军。
休闲模式也有两种类型,一类是官方做的多人匹配玩法,比如类似战术竞技的《突围梦幻岛》,还有经典枪战、躲猫猫、狼人杀等,玩家可以单人或者组队参加;另一类是 UGC 自制地图,玩家可以自制或者玩其他一些创作者制作的游戏地图,里面既有自己闯关的地图,也有和其他玩家竞技的游戏。
从游戏诞生的第一天,满足社交需求就是一部分用户的原生动力,从最早的几个人下棋打牌玩桌游,到主机游戏几个人拿手柄对战联机,再到网游、页游、手游的诞生,游戏的世代变化让人们可以与更多的人、在更远的空间、以更低的门槛,玩越来越好玩的游戏满足社交需求。
但过去的游戏有个问题:人在游戏里往往扮演着某个特定的角色,玩的时候会有代入感甚至沉浸其中。但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游戏角色很难成为人在网络世界真正的「社交化身」,所以游戏只是满足社交,并不是一个真正的社交产品,很难在游戏里沉淀社交关系链。
而《元梦之星》这样的产品与传统的游戏有着本质的不同,首先,它是一个游戏的集合平台,里面有各式玩法的游戏。除了上面提到的经典排位和休闲模式,还有支持多人社交的家园模式,玩家可以邀请好友参观庭院,看视频和听音乐,春节版本也推出了经典「种田」玩法,让玩家可以在节日氛围里体验模拟经营的乐趣。
在《元梦之星》中,玩家的化身(AVATAR)星宝扮演着至关重要的角色,它不仅是玩家在游戏世界中的化身,更是连接玩家与游戏内容的桥梁。通过赛季积分系统等机制,玩家与自己的化身之间的联系被不断强化,使得玩家能够更深入地投入到虚拟世界的体验中。
这种设计让游戏不仅仅是一种娱乐方式,更成为了一种社交媒介,让玩家在享受游戏的同时,也能在虚拟空间中建立和维护真实的社交关系。在这里,玩家不仅仅是在玩游戏,更是在与朋友和家人共同创造和分享快乐,如此一来,玩家能够在游戏中找到更多归属感,建立更持久的社交联系。
此外,从商业化和一些运营的细节上也能看出腾讯对这款产品的定位不只是游戏。
比如《元梦之星》的付费模式,腾讯展现了相对克制的商业化策略,充值付费本身不会影响游戏竞技表现,更多用来购买游戏时装、表情、家园装扮等装饰用的产品。这点类似《王者荣耀》、《和平精英》。
同时,上线至今,《元梦之星》已经迭代更新了 3 个大版本,每个版本都很重视玩法上的推陈出新,地图编辑器等功能也在迭代优化,同时还有不少免费皮肤活动,总之福利很到位。

商城页面|图片来源:《元梦之星》

在一些运营活动上,官方也在尝试加强社交。除了「扫码一起玩」功能,在春节期间,《元梦之星》上线了不少充满年味儿的活动,包括烟花秀,新春集福、限时红包雨等活动。

与绝味鸭脖的联动|图片来源:《元梦之星》

「新年瑞一下!」|图片来源:《元梦之星》

此外,元梦推出联名营销的方式也与很多手游的硬广或者植入模式有所不同。比如与瑞幸咖啡、来伊份、海底捞、绝味等品牌的合作,《元梦之星》推出了以这些品牌为主题建筑的游戏地图,如「新年瑞一下!」和「来伊份零食吃吃吧」,以及海底捞蹦迪版地图和海底捞游泳版地图。
在春节期间的活动安排充分体现了对社交属性的重视。游戏设计的一系列互动活动,如舞龙、飞龙自拍、剪纸艺术等,都在鼓励玩家拉朋友一起玩,设计创造一些难忘的游戏时刻,在虚拟世界里的真实社交也就建立了。

「驭龙飞行」|图片来源:元梦之星

此外,游戏还提供了「造梦空间」地图编辑器等创意工具,让玩家能够自由创作和分享自己的游戏灵感。除了一些游戏大神创作的高质量地图,与朋友一起玩自己做的简陋但充满回忆的游戏地图,也是熟人之间架起社交的一部分。

02

腾讯的小小元宇宙?

新形态的游戏和社交融合的产品,这里面蕴含了巨大的商业价值。过去几年腾讯一直在寻找社交和游戏这两大支柱业务的新突破,《元梦之星》无疑带来了一些新的可能性。
极客公园去年曾报道过 Weplay,这款主打语音社交和休闲游戏的社交应用在 2022 年下半年迅速崛起,成为出海收入增长最快的产品之一。
这个在海外大获成功的平台,从产品本身来看,也就是游戏化社交的思路——有一个自己的平台,链接各种各样的小游戏,然后给用户一个化身,商业模式主要是靠游戏皮肤等的售卖,其营收和用户却从 2022 年底开始一路走高,成为仅次 TT、Bigo 的国内最大的几个出海平台之一。
尽管它并没有依赖于当时热门的 Web 3、ChatGPT 等概念,也没有大规模的投放买流,但通过独特的运营策略和产品特性,在竞争激烈的语聊社交市场中脱颖而出。
这当中的关键离不开以下两点:社交与游戏的结合,以及社交关系的沉淀。首先,Weplay 将语音社交和休闲游戏相结合,提供了一个平台,让用户可以在游戏的同时进行社交互动。这种模式在中东等地区尤其受欢迎,用户愿意为虚拟装扮和社交互动付费。而通过虚拟角色、婚姻系统等社交功能,鼓励用户在游戏中建立和维护社交关系,这有助于提高用户粘性和活跃度。
这两点也正是腾讯《元梦之星》的能发挥的优势所在。QQ 和微信为《元梦之星》带来了广大的用户基础,以及重要的社交关系链。而《元梦之星》本身通过游戏和化身又进一步加强了用户在虚拟世界的社交能力和存在感,这对腾讯在社交领域长出新芽也有反哺意义。
事实上,腾讯已经开始尝试将更多产品和服务体系引入到《元梦之星》,比如在家园系统里,QQ 音乐、腾讯视频等产品在去年下半年的测试阶段就已经被引入。玩家可以在里面和朋友一起看剧、听歌,会员系统也已经打通。在这样一个游戏空间里一起听歌、看视频,也解决了过去流媒体平台弱社交的痛点,这种打通本身也给腾讯的产品和服务体系带来了更多的社交可能性。

网友讨论元梦之星「看电视」功能|图片来源:抖音

此外,《元梦之星》也给腾讯游戏带来了更多的可能性。游戏之于腾讯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多年来,游戏始终是腾讯营收的中坚力量之一。财报显示,2023 年三季度腾讯游戏业务收入为 460 亿元,同比增长 7%,从营收占比来看,三季度腾讯游戏业务收入比重仍维持在 30% 左右。
《元梦之星》作为腾讯在社交+游戏领域的最新力作,不仅在上线初期就展现出了强劲的市场表现,更在春节期间通过一系列精心策划的活动和与知名品牌的跨界合作,进一步拓展其市场影响力,从长期来看,随着《元梦之星》的持续发展,这款游戏不仅可以为腾讯带来新的用户增长点,也有望为公司在游戏业务上的持续增长提供新的动力。
过去几年来,移动互联网社交的红利接近消失,游戏本身也受大环境等因素影响,更重要的是,年营收上千亿美元的腾讯需要真正找到游戏、社交、娱乐这些基石业务的创新突破点,这也是为什么以马化腾为首的腾讯管理层会是最早提出元宇宙(全息互联网)的国内互联网公司。
但对下一个时代的探索,方向其实充满了未知。100 个人口中的元宇宙可能有 101 个,甚至元宇宙这个名词也经历了拟真、VR/AR、XR、空间计算等不同的叫法。腾讯早年也尝试了很多,也做过 VR 社交产品,但目前更多是探索阶段。
归根结底,今天元宇宙距离《头号玩家》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一个通用到把全人类的所有需求装进去的第二空间还要很多年。
不论苹果、腾讯还是 Meta 都不可能一步跨越这些本质是技术和计算的鸿沟,但在通往最终态之前,这些企业需要思考的是小步快跑,尽可能的用现有的技术和更前沿的创新理念,创造出有价值的产品和应用。
社交是腾讯的「大本营阵地」,而《元梦之星》则是腾讯在这一大本营之内的对社交与游戏融合的一次重要创新。这款游戏构建了一个充满活力的「小小元宇宙」,通过将社交元素与各种游戏玩法进行巧妙融合,打造出一个虚拟的社交空间与丰富的游戏平台。
在这里,玩家不仅可以享受到丰富的游戏体验,更可以与好友一起互动、沟通,建立起真实的社交关系。随着这一「小小元宇宙」的不断扩展,腾讯或许能够在未来创造出更多新篇章。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具有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