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里工作一周,是什么体验?

摘要

听起来很新奇,但是「元宇宙搬砖」目前还不现实。

因为近几个月的疫情封控,让不少居家隔离的人们表示,非常怀念公司的办公室,以至于恢复线下办公时,甚至要自拍发朋友圈。

但人们最擅长的就是「叶公好龙」,如果给人们一台 VR 头显,让人们在和自己办公室一模一样的虚拟环境办公,他们会有什么表现?

最近剑桥大学和微软研究院合作了一个研究项目,找来 20 位受试者,在虚拟现实环境进行办公,并将其效率和现实环境中的产出作对比——结果并不乐观。

研究人员发现,测试者在 VR 环境中的生产力更低,同时人们感到更焦虑,对 VR 设备本身也颇有微词。

令人焦虑地「VR  搬砖」

这次「VR 工作」研究组织者来自剑桥、科堡大学,以及微软研究院。研究人员找来 11 名男性和 7 名女性受试者,让他们尝试在虚拟环境中,进行为期一周的工作实验。

VR 测试环境和现实环境对比|Mixed news

为了让 VR 测试环境和真实环境贴近,团队使用了流行的 Meta Quest 2 VR 头显,并在虚拟环境中设置了一个类似曲面屏的虚拟屏幕,同时使用头显的 see-through 功能,让受试者可以看到现实中的物理键盘进行输入;在现实环境中,则是一台 PC,配一台真实的曲面屏幕。

受试者在 VR 中看到的画面|Mixed news

一半受试者使用 VR 环境进行办公,另一半则在物理环境办公,半天后双方进行「场地交换」。

在测试开始前,以及每工作 2 小时后,受试者会接受问卷调研,获得他们对工作量、生产力以及身心感受的反馈。

一周之后,团队得出实验结果,不论是从工作量、系统可用性、工作产出还是挫败感来说,VR 环境的成绩都比物理环境要低。同时,在 VR 中工作带来的挫败感更大,更容易产生不适和焦虑,更不用提视觉疲劳要比物理环境大得多。

代表 VR 环境的红线在工作量和挫败感中高于代表现实的绿线,在系统可用性和产出上则相反|科堡大学

细分来看,受试者产生焦虑的原因是,无法感知物理世界中他人的存在。而生产力降低,受试者反馈是因为头显的分辨率低,对于键盘的追踪有问题。另外,头显贴在脸上感觉不舒适,令人不快。

不过,实验结果倒也不全是负面消息,至少有一半的受试者表示,VR 环境带来的「孤立感」,能让自己更专心面对任务,避免了周围的干扰。

「VR 搬砖」是伪命题

研究人员的目的可以理解,不过对于这个结果,首先可能要为 VR 说句公道话,虽然 Quest 2 已经是当下体验最佳的 VR 设备,并且研究人员也尽量将虚拟和现实环境做到统一。但是显然,目前的 VR 头显并不能真正还原物理世界。

几天前,Meta 公布了目前团队在 VR 头显显示系统方面的进展,为了实现提高分辨率、焦点变换、畸变矫正和高动态范围,等一系列让 VR 图像更接近现实的尝试,团队不得不打造了 4 套不同的头显原型机,最重的需要双手扛着像景区望远镜一样观看。

不要说实现扎克伯格描述的「视觉图灵测试」——让用户无法分辨 VR 和现实,即便让 VR 头显实现当下手机或者电脑屏幕的显示效果,依然难如登天。

扎克伯格近期展示 Meta 研究的 几款 VR 头显原型机|Meta

糟糕的显示效果,加上现在 VR 头显依然较重且透气性不好,戴上一会儿就会产生不适非常正常。

这些硬件方面的不足,显然是导致这次剑桥大学测试结果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硬件因素,「VR 办公」令人难以接受的一个根本原因在于,这可能根本是个伪命题——当有人说,现在有个神器能让你身临其境地进入到另一个空间时,究竟什么样的人会首选公司办公室?在现实生活中「搬砖」还不够吗?

虽然以 Meta 为代表的科技公司,不断推出了针对办公场景的 VR 工具,例如开会,远程协作等。但都难以证明,对于一心想尝试新奇体验的 VR 用户来说,和同事的 Avatar 半身像聊业务,会比在太空中激战或者拿着光剑乱砍更有意义。

因为,至少现在,能说服人们忍着闷热和眩晕尝试 VR 头显的,还是刺激的游戏体验,而非填充 Excel 表格。

头图来源:techtarg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具有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