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飞书林婵闭门茶聊的 1.5 个小时

摘要

先进的生产力工具、而非成熟的制度,才是对企业组织方式的有效升级。

古典互联网过去的十年,人们以为不会再出现什么让人惊艳的工具类产品。但,它们还是出现了。突然爆发的新冠疫情,让协作类产品顺时代而「红」。Notion 在过去一年市值超过 100 亿美金,Slack 被 Salesforce 收购;而国内的飞书,一款极大地展示字节跳动产品思想的「作品」,甚至在问世 3 年多的时间内,成为了先进组织和传统互联网公司的分水岭。

12 月 17 日,前沿社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暨冬季会晤期间,携 17 位创业者与飞书首席商业官林婵进行了将近一个半小时的闭门茶聊,探讨了飞书背后的许多产品故事和组织思考。

林婵,2014 年初加入字节跳动,是从字节一线员工成长起来的管理者之一。在她看来,字节跳动是一家「长」在飞书上的公司,这款从开始员工自用、到走向外部逐步商业化的协作办公产品,让信息充分的流转起来,帮助拥有复杂性业务的公司提升了管理和沟通的效率。

在这次闭门茶聊中我们也发现,如今拥有了更多开放性和多元性的飞书,也更像一个生态的 iOS 系统,可以让更多不同类型的企业能够自行选择使用方式,以适应自身的组织模式,更大程度地传递出自身的文化和制度。

前沿社本次与飞书的闭门茶聊为创业者、企业家之间的学习交流,并不对外开放。但我们也整理了一些现场讨论的精华内容进行发布,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01 飞书的诞生和「长」飞书上的字节

• 2016 年底时,字节公司已经有了几千人,还在规划海外等新的事情。后来,我们逐渐发现当时在使用的协作工具无法支撑起如此复杂性的业务,又在市面上找了一圈都没有比较满意的产品,既能配合业务发展需求,还要做好部门之间的各种协同,同时还要兼顾多处办公地点、不同语言的沟通等等。于是我们决定自研。

• 2016 年底决定自研,2017 年初开始招人,但当时也面临了很大的挑战:不仅要和别的公司竞争人才,跟公司内部也要「抢」好的工程师、产品经理——今日头条处于巅峰期、抖音正在起步、海外业务也在拓展中,字节跳动研发团队大部分都在北京,所以我们就想到了技术人才和创业氛围也都很出色的深圳。

• 但是否要把研发基地放在深圳,我们也曾有过顾虑,毕竟主要决策者和团队 leader 都在北京,可能还是会有些不方便。但后来大家还是决定「以人才为主」,研发人才在哪就在哪招人;毕竟我们本来就是要做一个能满足异地办公的协作系统,那干脆就让团队自己先异地起来、看看都有哪些困难和挑战,把这些问题都克服了、协作系统才能真正做起来。所以下好这个决心,深圳的研发基地很快就建起来了。

• 现在,飞书在武汉、上海、杭州、北京、成都等多个城市都有了研发团队,也不再受限于地理和时区。

• 比如在疫情期间,许多海外业务的同事都是线上入职,彼此完全没有见过面。如果没有飞书,字节在管理和沟通方面的效率不会这么高,它大大帮助和加速了字节的组织融合。可以说,字节跳动是一家「长」在飞书上的公司。

飞书首席商业官林婵 | 图:前沿社


02 开放的产品才能真正好用

• 飞书从字节跳动内部一款好用的协同办公产品,到成为一个独立的业务单元,这种转变背后也体现着我们的一些思考。首先字节是有着「追求极致」的公司文化,也重视生产力工具,这就推动着大家想要找到一款能达到我们使用满意度至少 80 分的产品,如果没有现成的、那我们就自己创造一个。然后飞书出来以后,我们看到它能够很好的支撑起字节这么复杂的业务和组织,那么比字节体量小一些的、其他类型的公司应该也能支持好,至少有一部分的公司肯定能够用起来。

• 所以在产品设计之初,我们就想好了飞书肯定要对外商业化,而不仅仅是一个面向字节跳动内部的 IT 系统。真正好用的产品必须要通过市场的检验,我们把很多通用性的功能做在办公套件里,把个性化的功能放在开放平台,让用户来自行选择。

• 比如文档、表格这种类 Office 套件就是「飞书协同办公」的核心基础,其他如 OKR、HR 人事、项目管理等系统会接入第三方。产品的边界原则是:如果市面上有优秀的或者我们不擅长做的,那就用外部这些优秀的;如果没有很优秀的或者它不能很好满足我们使用要求、而我们又能做好的,那就会选择自己开发。我们更想把飞书打造成一个 iOS 系统,可以链接更多的第三方优秀工具、有更多打通的 API 合作。就像用户可以选择使用 iOS 系统自带的苹果地图,也可以选择非原生的高德地图,飞书都是开放的。

现场许多创业者已经是飞书的用户,大家也借机探讨了「当一家公司选择了飞书,究竟意味着什么」| 图:前沿社

03 让信息找到人,而不是人找信息

• 我们一直也在问自己,飞书到底解决了什么问题,为什么这些用户会选择深度使用飞书?我认为一个关键可能就是信息的流转,或者说知识的流转。

• 比如飞书的搜索功能,是将全部信息打通的:当我搜索「张楠」的时候,排在第一名的结果会是跟我关系最密切的飞书总裁张楠,第二名是和我之前沟通频繁的抖音 CEO 张楠,之后才是字节跳动内部 60 多位同名同姓的「张楠」;如果我在文档模块里搜索,结果又会基于时间排序,把最近跟我一起合作过的文档排在靠前的位置。这个大搜功能其实复用了今日头条和抖音的推荐算法。

• 比如智能服务台功能,能够让信息被高效的利用。管理员把标准文本输入到服务台里,员工遇到问题提问、服务台就会给出答案。这样就节省了很多职能岗位的工作时间,像 HR、行政、财务、IT 就不用每天再回答重复的问题了,可以有更多精力去解决更复杂和更有挑战的事情。

• 比如飞书文档功能,加快了员工之间的信息流转,也让沟通变得更高效。以前十几个人协作,就会生成出十几个版本的 Word 或者 PPT,既要花时间核对信息、也很容易搞乱。有了飞书在线文档、表格,所有人同时操作同一个文档,终版全都发生在「一张纸」上。

• 再比如我们和外部生态的融合,差旅使用的是携程商旅系统,员工从飞书的开放平台进入差旅系统去预定机票、酒店之后,就会自动把相关的时间段 book 到飞书日历里,哪些时段忙碌、空闲一目了然。

• 飞书的产品原理和今日头条、抖音类似,很多底层逻辑也相通,都是无时无刻不在思考怎么让用户无缝地获取信息、主动把信息提供给用户,让信息找到人,而不是让人去找信息。只不过飞书做的是企业内部的信息分发。

• 也是因为飞书的一些功能设计,天然让信息更加透明、让沟通更简单,实际也对公司的组织有了改善,打破了部门墙。在这一点上,越是传统企业感受越深。

前沿社与飞书闭门交流现场 | 图:前沿社

04 工具建立在文化和制度之上

• 在线协同办公产品不会有一套完美的解决方案,很多时候要和公司的文化、制度相互结合:公司倡导什么样的文化,用什么样的制度管理以及用什么样的工具,这三者缺一不可。

• 字节跳动想了很多办法弥补在线协同的不足。比如人们在线下沟通时能够通过表情、语气传递情绪,我们就要求大家线上开会时尽量都打开摄像头;即使人在外面、很嘈杂的环境里,只要发言也必须打开摄像头。「Camera Up」就是字节一项硬性的会议制度。

• 还有文化上我们倡导「坦诚清晰」,这也是字节的核心价值观之一。比如说话时简明扼要,直接说问题,别讲正确的废话。所以我们用飞书文档开会(飞阅会),召集开会的人先把议题整理好、列举清楚,然后大家集体默读,如果对某件事没有疑义、没有问题,那就不用讨论了,快速达成共识。这就是刚说的工具建立在文化和制度之上。

•  字节跳动的文化里,下级是可以「怼」上级的。比如老板制定的 OKR 员工觉得不合理,就可以 challenge 你为什么要写这个 O,它有存在的必要吗?

•  团队在线协作时能够保持彼此的契约精神,背后实际是对文化和价值的认同,而不是单纯因为用了一款好用的协作工具。

•  飞书今年的 Slogan 是「先进团队,先用飞书」,这句话很大程度是我们根据那些已经用上飞书的客户们的共同点,梳理提炼出来的画像。他们大概有两类:一是科技、互联网的创业公司,人数规模不一定多大,但都是知识密集型的脑力劳动者,对知识的管理、信息的流转、对工具的追求比较极致,比如小米、理想。还有一类是在偏传统的行业里求创新、求领先的企业,他们的组织尤其是一把手和高管在很积极的思考未来,他们也很重视工具的先进性,比如华润、物美。所以并不是飞书定义了谁是先进团队,而是这些先进的用户们先选择了飞书,我们把这句话总结了出来。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具有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