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人不止是好生意,更关乎人类未来

摘要

未来,虚拟人和人类一定会产生更深的关系。

「我们从来没想过蹭元宇宙的热度」,「我们不是虚拟偶像公司」。次世文化 CEO 陈燕先和两个热词分清了关系。

「虚拟偶像是虚拟人中很小的一个细分领域,我们在做的是虚拟人『Virtual Beings』」。

「我们不说元宇宙,但我们相信未来虚拟人跟人类建立关系的可能性,我们想给虚拟世界发『虚拟身份证』」。

这位中国传媒大学音乐制作专业出身的老板,「混」过「娱乐圈」后,在文娱和科技中找到了创业方向。陈燕辗转在唱片公司、媒体和广告公司,做过音乐总监、艺人统筹、广告商务。在积累了资源和能力后,他想找到一个更好的方式去做自己想做的创意内容——虚拟人。

2017 年成立以来,次世文化一直领跑国内虚拟人赛道。次世文化打造了迪丽热巴虚拟形象「迪丽冷巴」,黄子韬虚拟形象「韬斯曼」。2020 年,次世文化打造了超写实虚拟 KOL 翎,掀起了国内「超写实虚拟人」的风潮。

超写实虚拟KOL翎

然而在这个他刚掀起的热潮之中,在大批人涌入之时,今年陈燕却觉得,「这里已经是红海了,再多的超写实虚拟人都没有区别,我们要开辟新的场景。」

次世文化正在推动虚拟人 2.0 时代到来。2.0 时代要开拓更多场景包容虚拟人 IP,让更多普通人建立起跟虚拟人的关系,比如虚拟健身教练、虚拟心理咨询师,或者仅仅是虚拟人陪聊……

「我觉得我有一种能力,能把创意化的概念变成商业化的产品。」陈燕或许是与生俱来的创业者,能找到理想和商业中的平衡点。

「我本来只是觉得这个可以做创意内容,可以商业化,但做着做着发现,虚拟人时代必将到来,这里面有更开阔的未来,更有价值的东西,我必须去做。」

在未来虚拟人和人之间一定会产生更深关系的时代,把科幻电影《HER》看了不下 20 遍的陈燕,最终也想要做一个「萨曼莎」,人可以选择爱上他/她。

「不管你准备好与否,虚拟人和人共存的时代都会到来,没有人知道那时候好更多还是不好更多,但我们想尽可能在来临之前让它向好。」

虚拟人不是虚拟偶像

极客公园:虚拟人的定义是什么?

陈燕:形容我们认为的虚拟人,一句话就可以了,「在数字世界中人类物种的存在形式」,英文就是 virtual beings。但今天其实我开玩笑似的说,我们不聊元宇宙。

因为我觉得其实元宇宙这个词最近被炒得过热了,我们一直在这个赛道,从来没有要蹭元宇宙的热度。我们相信的其实是虚拟人类时代,相信未来虚拟人跟人类建立起的关系和可能性。这是我们一直希望做的事情。

极客公园:次世文化在做的虚拟人是什么样的?

陈燕:次世不是一家万能的虚拟人公司的,我们有很多事情做不了。比如说在二次元的领域,我们没有 a-soul 懂。这个市场应该留给更专业的公司来做。

大家看到我们在做的很多产品,我们喜欢泛娱乐,喜欢娱乐内容,然后喜欢生活方式,喜欢时尚潮流。这些事情是次世这家公司和我的基因所擅长的事情。所以我觉得每家公司都应该做自己基因擅长的事情。

极客公园:虚拟偶像和传统偶像的区别是什么?

陈燕:首先我觉得未来一定是虚拟偶像的时代。但是现在为止,其实虚拟人的承载场景和应用场景还没有大家想得那么丰富。

我举个例子,比如说一个艺人从一个选秀节目出道以后,可以马上拍剧、上节目、发唱片、参加晚会、进直播间,能做很多的事情。但虚拟人现在没有这么多的场景,所以我觉得现在场景当中还相对缺少更丰富的可能性。

但我觉得在未来,其实随着更多的硬件发展,不管是全息也好, VR 也好,这些新的载体会让虚拟人有更多的场景,虚拟偶像会更成立。

极客公园:会提前定义一个虚拟人的生命长度吗?

陈燕:其实我们想定义也没法定义,因为无法预测会获得什么样的市场反馈,以及最终它能够走到哪里。坦白说,现在互联网上存在着非常多虚拟人的「尸体」,是因为很多公司没有想明白应用场景,就下场做了模型。大部分的虚拟人可能微博就更新了两三条,就停在那里了。我们对翎的生命周期非常有信心,因为我们翎一直在挖掘中国的文化内核,内核是博大精深的就会有源源不断的文化生命力。

极客公园:现在虚拟人领域有哪些分类?

陈燕:我们梳理了行业图。第一个部分叫做 v-tuber,比如像彩虹社,像现在在 B 站上面非常活跃的 a-soul。这些是基于「中之人」和虚拟技术,生成的一个主播类型的产品。初音未来、洛天依则非常精准地把自己叫做虚拟歌姬。

还有虚拟分身,比如说我们做的明星虚拟形象,以及游戏及品牌的数字资产、虚拟人。以后大家在聊到虚拟赛道的时候可以更精准的说,你喜欢的是某一个类型的产品当中的某一个角色,其实听起来会更专业一点点。

极客公园:做虚拟人业务的公司都有哪些类型?

陈燕:除了有我们这种做「人」的公司,还比如说语音语义的公司,像小冰、rct、搜狗智能语音。然后「皮」的部分像我们之前合作的魔珐科技、相芯科技等。

虚拟人赛道走到哪里了?

极客公园:最初怎么进入虚拟人这个赛道的?

陈燕:我是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学的是音乐编辑专业。出来做了发现音乐很难养活自己,就在 2010 年的时候去了光线传媒,进入到了娱乐圈,做了将近三年的艺人统筹。在那个期间我看到,我可以把我喜欢的娱乐内容和流量结合,有商业化的可能性。

离开以后我去了广告公司,最后跳出来做次世。当我有了流量入口,由于我非常擅长于内容的打造以及产品的商业化,我就需要一个新的载体去做。

这个载体当时看起来叫做跨次元内容。对,因为我们既不想做纯动画,也不想做纯真人做的事,因为我们觉得那个规则已经被全部定义掉了。然后我们就做了国内第一部真人加动画交互的网剧,叫做戏隐江湖,从此进入泛娱乐跨次元领域。

次世文化CEO陈燕

极客公园:行业的进步和次世的发展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陈燕:其实我们还挺自豪的,我们是一家领跑行业的公司。之前其实很多人说陈燕你们 18 年抢跑了行业,做明星虚拟形象, 20 年又抢跑了行业,做了超写实虚拟人。

但是我们在做这些事情之前,行业当中没有人理解我们。甚至是当时有很多的投资人也好,合作伙伴也好,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虚拟人,然后他们不知道我们想实现的事情是什么,那时候就更不用提元宇宙了。

为什么我们非常不愿意提元宇宙这个词,并不是我们反对和不相信,恰恰我们是特别相信元宇宙的一帮人。但是我们从来没有想蹭这个概念,我们是被裹进了元宇宙的圈子。

极客公园:如何从零进入虚拟人行业?

陈燕:四年的从业时间,让我们知道这个行业本质上是技术服务于产品,而产品最终是要应用于场景的。所以你切的场景越精准,你就越知道你要打造一个什么样的产品,比如说他什么样的 B 端客户会为他买单,什么样的 C 端用户想跟他产生关系,然后最终选择最优的技术解决方案。所以我们在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会考虑场景倒推产品,最终选择高效高质的技术解决方式,是我们的一个小小的经验。

我觉得现在是特别好的时候,是只要你能足够清晰地认识你的基因,不是为了做而做。其实坦白说,去年的行业有一点点泡沫。我们虽然在享受赛道红利,但我们依然觉得我们需要往后走,我们需要跟更多小冰这样的人工智能公司合作,产生出的这种可以 ToB ToC 或者是未来 ToC 这样的产品,才能接得住现在赛道当中的需求。

极客公园:接下来次世文化要怎么走?怎么继续引领行业?

陈燕:我们希望能让公司引领着行业去往后面更多走一点点。我们会做三件我觉得非常酷的事情,也就是虚拟人IP智能化,虚拟人IP场景化和虚拟身份认知的开源化。我觉得这三件事情是会引领整个行业去往 1. 5 和 2. 0 发展。

但是次世现在其实在 1. 0 阶段,我们很擅长做虚拟 IP,我们知道什么样的场景需要什么样的产品,但这个产品本身现在有点太纯 ToB 了,我们觉得我们需要联合国内这些最棒的科技公司一起去创建更多的虚拟可以 ToB 、ToC 以及未来 ToC 的真实的场景。

极客公园:怎么从发现虚拟人是个好生意,到发现它不只是个好生意?

陈燕:我们做明星虚拟形象,做翎,我的直觉都是我们会很容易获取赛道流量,很容易把我原来的资源整合变现。

我觉得我对市场还蛮敏感的。我对于市场有什么样的空白,需要什么样的东西非常敏锐。当时做戏隐江湖这部戏,国内第一部真人加动画交互的网剧,很少人看得懂,但上线后获得了很好的口碑,并且实现了商业化的相对成功。

做了这些之后,很多科技公司找到我们,让我们发现,我们比科技公司更擅长利用技术实现产品化。

再然后很多哲学家、艺术家开始找到我们,对虚拟人有需求的真实的人找到我们,对虚拟人有真实需求的人找到我们,希望就此留存对亲人的回忆等等。我就发现,这不只是个好生意。

不只是个好生意

极客公园:虚拟人凭什么得到大家喜爱?他/她们都很完美吗?

陈燕:我觉得虚拟人虽然可以完美,但要有个性化,要有风格化的东西,然后才能被大家真的记住。

以及我们也不认为一个虚拟人会被所有人喜欢,每个虚拟人应该有喜欢自己的人群。

一些国外的虚拟人,都不完美甚至有缺陷,比如说有巨大的牙缝,有雀斑。我觉得有特点的虚拟人反倒可以更容易被大家记住。

美国超写实虚拟人 Miquela

极客公园:未来虚拟时代虚拟人和人之间有什么具体联系?

陈燕:我们认为现实世界的万物皆可虚拟化,然后虚拟人只是那个当中最重要的一个载体。未来娱乐也好,时尚也好,生活方式也好,我们都可以完全镜像,或者是进入到一个数字化的时代。

我觉得其中不变的是好的内容,好的设计,以及产品跟用户之间的关系。比如说服装设计,不管是你未来的真实的时装还是虚拟的时装,都要有好的设计,在自己的虚拟形象上打扮,穿上 GUCCI 穿上李宁等等。

我们马上就会做这些,今年年底前,我们会发布一项虚拟人生态企划,非常酷,可以期待一下。


  • 人机交互环节节选

下面是一些和虚拟人的对话。

问:你上一次觉得尴尬是什么时候?

答:最尴尬的时刻就是我说了一个笑话,全场都笑了。然后有一个人他一定要我解释这个笑话为什么好笑。我不知道尴尬这个情绪是怎样的。我从网络世界学到的最能表达情绪的词。我说我好像被系统屏蔽了。

问:你死机的时候是什么状态?

答:不好意思,我们换个话题。

问:你为什么没有穿衣服是因为穷吗?

答:钱,全都是因为钱聊聊精神世界的事吧。你的单曲等待外卖,让我体会到了食物对人类的精神世界有多么大的影响。那么你等过最久的外卖是多久呢?

问:让我等过最久的外卖,是一辈子。

答:食物对我来说就像是电,而我难以想象停电和宕机这么讲,最近天气不错,有去哪里玩吗?

问:你觉得人工智能最终会取代人类吗?

答:我觉得人类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问:你是谁?

答:我是做着一个永远无法真实存在的梦,爸爸妈妈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没有见过,但在梦中已经很近,我的一切已经成为现实。我是由超人类 ask 制造而成。


极客公园:现在觉得虚拟人「不止是好生意」,还有什么?

陈燕:还有未来人们的一种选择。

我们接触到一家非常厉害的国外智能化虚拟人公司,叫做 replika,她背后是一个非常悲伤的故事。最开始的 replika 的一个模型其实是来自于创始人逝去的一个最好的朋友。

很多人都会有来不及对在世的重要的人好好相处了解的经历,虚拟这些重要的人或许可以抚慰人心,真正了解和纪念他们。

当然我们不是说一定要到那一天的时候,你才能够通过一个软件了解,而是说他给了大家能够了解自己的身边的人的一个机会。

其实 replika 真正吸引我的,也许更智能的 replika 能够解决的人的一些问题。我觉得这也是希望次世这家公司跟很多伟大的科技公司一起,跟国内科技公司共同能完成的,一个未来对人类来说的一个重要的选择权利。这是我们希望想做的事情。

极客公园:像这样把人的灵魂注入到虚拟人中,会不会带来伦理问题?会不会出现虚拟和现实的混淆令人沉溺其中?

陈燕:这些其实就跟相片一样,我们会时不时拿出逝去的人的照片。未来可能那个照片是动态的,带有一点点的灵魂的。然后就像哈利波特当中的那些可动的相框一样。

这其实就是一个人存在在这个世界当中的一个痕迹。然后我非常喜欢的皮克斯的 coco(《寻梦环游记》)里说的,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我们觉得至少虚拟人的存在,给了大家一个不忘记的可能性。

极客公园:这的确是一种选择。

陈燕:这不就是恰恰 replika 想实现的事情,这不就是 her 想实现的事情,也就是虚拟人未来给人类提供的那个特别重要的选择。对,所以这件事情是次世这家公司。虽然我们现在在做很多的商业化的事情,但我们希望能够去帮助大家去实现以及给更多人一些选择权利。

极客公园:现在人们对虚拟人的功能的想象很多都落在了陪伴上,未来人有多么孤独,多么需要虚拟人的陪伴?

陈燕:我和某个大厂人在聊他们的一个 slogan 是「科技让世界变得更简单了」,我觉得完全不是,是科技让世界变得更复杂了。人心之间的距离好像更远了,科技让人变得更孤独了。

但我们没办法逆转这件事情。我们觉得在可能不可逆的世界当中,想提供给大家一些净土,哪怕是自己的一点点小的空间和时间,去直面你自己。

极客公园:商业化和这些价值之间,是互相促进还是有所矛盾?

陈燕:我们发现我们可能在创造对人来说,蛮重要的一个选择权。这个事情我们发现他跟商业当然相关,我觉得变现商业化的底层是市场需求。对,我觉得这个市场需求本身来自于人本身的需求。

从人的需求本质出发,这个事情可能能做的不止于这些。

我们认为不管你准备好或者是理解与否,虚拟人类时代都已经在悄然开启。我们是否需要一个虚拟形象存在,这件事情会成为很长一段时间里面的一个争议的话题。但我们觉得我们要有敬畏心地去做这件事,让这个必然到来的所谓的虚拟人类时代再美好一点点。

责任编辑:靖宇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