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机接口」耳机开始预订,这是不是噱头?

摘要

马斯克的侵入式 BCI 需要开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处在实验阶段,但基于 EGG 的 BCI,已经开始探路消费市场了。

说到脑机接口(BCI),马斯克这个名字是避不开的,他名下的 Neuralink 一有新动作,BCI 相关话题就会热闹起来。去年,Neuralink 给实验猪的大脑表层植入银币大小的芯片,然后将猪的大脑运动无线传输到电脑上观察。今年,他们在猴子的手臂和手植入了同一枚芯片,猴子因此能够用意念控制光标移动,接住游戏里移动的「乒乓球」。

这些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人们对 BCI 的「第一印象」:脑机接口得在人身上打孔。但 Neuralink 这种要揭开头皮,移除颅骨再进行闭合的做法,是相对激进的技术。BCI 目前更落地的仍然是非侵入式的方案。

而今天要介绍这款 BCI 耳机,也因为不用在人头上打孔,看起来很不「脑机接口」。甚至,普通得让人怀疑是不是噱头产品。


塞了 16 个脑电极的「普通耳机」

一家叫 Neurable 的波士顿小公司,最近在众筹网站 Indiegogo 上架了他们设计的「脑机接口」耳机。

这款耳机看起来,就是一款普通无线头戴式耳机。拆开耳罩处的织物才明白,Neurable 在两边的耳罩里各植入了 8 个脑电图(EGG)传感器。据介绍,当你戴上耳机,它就会一直探测你大脑的活动状态。

有意思的是,这款耳机叫 Enten(在西班牙语里,是「理解」的意思)。那么,Enten 如何通过 EGG 电极「理解」用户呢?

戴上耳机,它会把人的脑电图传输到手机上,当数据积累到可被分析的时候,系统会告知你在一天里,什么时候最容易分心,哪些时段工作效率最高。

根据 Neurable 的研究,人每天能集中注意力的时间只有可怜的两小时又五十三分钟,而且每当你走神,平均就得花 11 分钟重新聚精会神。但现实生活里的干扰实在是太多,手机里的一个弹窗、突然响起的电话、宠物随性的叫唤……这些都可能让你在专注的轨道上「撞车」。

Enten 通过传感器检测到你在全神贯注的时候,会直接把手机通知静音,同时耳机上的灯条会亮起,提示你身边的家人、同事你正处「勿扰模式」。另外,耳机如果检测到你在专注,会自动调节降噪强度,抵挡扰人的噪音。如果 Enten 检测到你频繁分心,也会提示你停下来休息。

这款耳机还会根据你的脑电波,推荐「专注」歌单,也会记录你在什么流派和曲风的歌曲下更容易集中精力,随着使用次数的增多,推荐会更加精准。

既然是「脑机接口」耳机,动动脑子就能切歌、暂停播放也得满足。传感器会捕捉像眨眼或点头这些微小动作来执行控制动作。

目前,Enten 还在 Indiegogo 上接受预订,定价 399 美元(约 2500 元),预订价 199 美元,最晚明年 5 月交货。


非侵入式 BCI 开始探路消费市场

去年开始肆虐的新冠疫情,至今还没完全消退。疫情重塑了不少人的办公方式,他们被动地体验了远程办公。而现在,他们想在选择办公模式上有更多的自主权。

根据 Slack 举办的 Future Forum 公布的数据来看,只有 12% 的脑力工作者希望回到办公室,72% 的人则选择混合远程办公模式。硅谷的主流舆论也都是上班模式不必完全变回朝九晚五的坐班状态。这时候,「拯救注意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成为刚需了。

Neurable 这家公司也选择在这个时候,利用 BCI 技术做一款让用户每天都使用的产品。

Neurable 成立于 2015 年,目前共拿到了 900 万美元的融资。2017 年,公司因为将 VR 头显「魔改」成配备了 6 个电极的脑机头盔,而受业界关注。

Neurable 做了一个叫《觉醒》的 VR 游戏,在这个密室逃脱游戏里,你只能用意念解谜,比如看向地板上的球体,然后用大脑发出一个捡起的命令,把球撞到镜子上,得到密码,再靠意念输入这些数字输入,给门开锁,成功逃离。

创始人 Ramses Alcaide 提出了这个应用的难点:虽然传感器可以从头骨外部读取脑电活动,但是将信号与噪声分开很困难。Alcaide 利用了算法,当人专注地盯着一个东西的时候,脑信号比较容易识别,算法能学习人的行为,把这种特定的信号记住,就有可能能应用。

现在,Alcaide 表示,Enten 耳机里用到的传感器未来可能会内置到 AR 眼镜的镜腿里,或者 VR 头显的一边,但就现在,做到耳机里是更现实的选择。


技术和伦理,都是横在 BCI 面前的大山

马斯克创办 Neuralink 时,公司愿景是利用脑机接口技术的进步,使得人们能够用思想远程控制手机或计算机,并为患有神经疾病的人们提供帮助;终极目标是实现心灵感应,并让人类的思想永久保存下来。

但就在今年 5 月 1 月,Neuralink 的联合创始人 Max Hodak 宣布已于几周前离开了公司,这和马斯克演示「猴子打游戏」的时间重叠在了一起。这不由得让 Neuralink 陷入「信任危机」。Hodak 的离职是因为商业原因,还是看不到技术的应用前景,目前不得而知。

神经伦理学家 Anna Wexler 在医学新闻网站 StatNews 上发出了警示:「在这个神经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一些私营企业在 YouTube 上的视频演示有技术乐观主义的色彩,还有对人们尚未看到的遥远未来不切实际的承诺。」Wexler 说道,「他们提供的数据非常稀少。」

马斯克的侵入式 BCI 需要开颅,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将处在实验阶段,但基于 EGG 的 BCI 公司,目前已经开始探索商业落地了。

比如,由华人韩璧丞于 2015 年成立的脑机接口公司 BrainCo。但这家公司的头环产品却引来不小的争议。2019 年 9 月,《华尔街日报》记者走进浙江金华的一所学校,采访在教学中使用的脑机接口头环的学生、老师和家长。

这款头环就是 BrainCo 的消费级产品,它能够检测学生上课的专注力集中水平,还能将学生的注意力分数直接发送给老师。头环配有三个电极,两个在耳后,一个在前额。头环上的指示灯会显示不同颜色,红色表示「忘我」,专注力很高,橙色代表「集中」,蓝色是「放松」,即表示学生走神了。

面对舆论所说的「脑机控制」,韩璧丞回应澎湃,「头环产品是用来帮助学生养成高效学习习惯的。用于自我训练,不是用于监视,监视是没有市场的。用于监控是网络误读」。

由此可见,脑机接口产品即便跨过了技术难关,也还有伦理这座大山的阻碍。即便是 Enten 这么一款贴在头皮上的日常耳机,也有消费者提出:「连接耳机的 app 收集完我的数据,会分享给谁?」


图片来源:Neurable

责任编辑:靖宇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添加极客君(ID:geekparker)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