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晓明:数字化时代 一个人就是一家公司

摘要

数字化时代,「动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张鹏、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B站UP主 老蒋巨靠谱

「支付宝的改版,我们已经酝酿两年了。」

三个月前,改版后的支付宝第一次和广大用户见面,被很多老用户吐槽说丑,但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淡定回复,「年轻人很喜欢,因为 logo 的颜色更亮了。」

在胡晓明的计划中,支付宝的「310 改版」本来该再等两个月,年初疫情的「变量」,让团队意识到时间的紧迫性。因为疫情的发展,中国乃至全球人们生活的数字化进程,都被按下了加速键,而这正是目标「数字化生活开放平台」的支付宝所需的「东风」。

健康码帮助人们更好的复工复产,消费券则鼓励人们回归线下,帮扶餐饮和零售小店。在数字化生活浪潮当中,「动起来」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在极客公园和 B 站共同举办的 Rebuild 2020 大会上,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与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张鹏、B 站知名 UP 主老蒋巨靠谱,共同探讨了在数字化逐渐成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时候,人们该如何顺应大势。同时也为当下迷茫的年轻人指出,在数字化浪潮中,真正的机会到底在哪里。

以下为 Rebuild 2020 大会精彩实录

张鹏:前段时间支付宝进行了改版,logo 的颜色也变了,很多用户表示不适应,你们怎么看?

胡晓明:支付宝 logo 改版团队讨论两年了,想让自己更年轻一点。就像一件衣服穿了 15 年,有些旧了,想把衣服变得更鲜亮一点。所以我们最后决定,改,3 月 10 日就发布。改版之后,不少支付宝老用户不喜欢,但年轻人挺喜欢,因为颜色更亮。

张鹏:这次疫情对线下零售的影响有多大?

胡晓明:疫情到现在,超市这个行业是在提升的。因为大家都居家了,会在社区附近超市购物,所以这个行业在提升。

我特别感动的是,当疫情趋缓,线下小店开始营业的时候,让消费者去线下消费还是很难的,

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支付宝开发了一个产品叫打赏,消费者在社区店消费完,用支付宝支付的时候,有机会给这家小店打个赏。

支付宝支付后的打赏页面|蚂蚁集团

一开始我们担心让顾客多花钱,他们不愿意。结果发现很多消费者在付了两块钱以后,会加上一毛钱,后面还留一句话,感谢这些小店的坚守。这些文字我们会推送到小店的店主那里。店主也害怕,这么多人开始来,万一有些风险呢?我们就希望消费者去感谢为他们所提供服务的小店店主们。这些店主们也收到了这些鼓励,他们不在乎这一两毛钱,在乎的是周边的人对他们的信任和激励。

张鹏:3 月份支付宝将目标升级成数字化生活开放平台,据说是提前作出的改变,为什么?

胡晓明:我是年初接手蚂蚁集团 CEO 的,原来的计划是 5 月才公布支付宝整体的升级。这次疫情给我们带来非常大的思想上的冲击。我们看到各行各业对数字化需求是迫切的,城市管理者希望通过健康码,通过复工码,通过企业码来防控疫情,推动复工复产,推动城市的数字化。支付宝有这么多会员,我们有基础工具,有流量,要不要为小微企业提供数字化升级的能力?

所以我们联动饿了么、口碑一起来做数字化升级,帮助社区店实行线上线下的联动运营,因为那时候大部分消费者订单是从线上过来的。看到这些需求,我们就做了一个决定,就在 3 月 10 日开始正式对外发布。

张鹏:这次的数字化生活和之前的 O2O 有什么区别?

胡晓明:O2O 是从线上到线下这样一个过程,线上下单,线下取货,是一个流量的互动机制。但这次数字化升级完全不同,我们要把小店的商品、供应链和金融服务需求搬到线上。

疫情发生以来,网商银行给小店投放了大约六千多亿元贷款。小店原来没有融资渠道,疫情期间收入下降了,怎么持续运营?我们分析这些小店经营数据,给他们提前贷款。供应链方面,阿里巴巴还有一个叫零售通,帮小店进行供应链的数字改造,让小店进到更多货。

老蒋:这个行为会不会给支付宝树立很多敌人,因为把很多竞争对手的事情给做了?

胡晓明:我们的定义是做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支付宝不可能把这些工作全做完。但我们是一家会员集聚的平台,所有的会员通过支付宝平台寻求相应的服务,所以我们跟饿了么、口碑联动。未来会跟越来越多其他的零售企业一起合作。

张鹏:非阿里系的也一起?

胡晓明:对,这些都是我们的供应商和客户。我们希望消费者在一个入口享受更多的服务,让一家小店可以全链路做生意。

张鹏:数字化生活,对于普通消费者意味什么?

胡晓明:2005 年韩国的仁川发布消息,说要打造一个数字化的城市,十五年过去了,大家去韩国会发现,韩国的数字化一定不如中国。今天,不论是深圳、杭州还是上海,消费者可以通过一部手机享受所有服务。其实我们都是被消费者推动着,我相信未来所有商业体都是连接的。

每个人生活方式都在发生改变,有些人对吃东西特别在行,完全可以做美食博主。有些人对颜色的搭配,对旅游很擅长,可以为另外一方有需求的人提供在线的服务,我相信五年以后会有更多的新行业诞生。

老蒋如果要做一个独立的媒体,要消耗多少资源?老蒋是一个内容产生者,可以和 B 站上这么多年轻人交流分享,B 站慢慢变成了基础设施。今天的支付宝也是一个基础设施。

蚂蚁集团CEO 胡晓明、极客公园创始人兼总裁 张鹏、B 站知名 UP主 老蒋巨靠谱

张鹏:数字化生活会不会淘汰某些行业或者人群?

胡晓明:作为蚂蚁集团管理者,每天会看大量市场数据。疫情之后,经济在恢复,但没有大家想的那么快。有些小店生意增长 20%,也有一些小店倒闭了,除了大环境因素,我们分析有几种原因。

很多小店不是不想改变,而是不知道怎么转型,有些感觉困难,没有信心,就放弃了。还有一些,在面对数字化转型的时候,开始转了但有点慢,过程当中信心不足,慢慢也放弃了。数字化升级过程有一个结构调整。有些店增长 20%,一定会有一些店下降 20%。

疫情发生以后,大家都愿意在线消费。如果你适应消费者需求,转在线消费就有机会;如果还是蹲守原来的方式,仅仅在线下提供服务,不尝试线上,一定会有很大挑战。平台应当为这些线下小店的转型提供帮助。

张鹏:这次疫情,有的老年人不会用智能手机,不能用健康码,出行遇到了问题。

老蒋:老年人在互联网时代失去的更多是信息获取的渠道,但他们现在也看短视频,这方面算是适应了。但因为疫情的关系,不会用智能手机,他们可能连出门这种基本权利都无法得到保障了。

孙权:社会在转型过程中,确实有一些人会跟不上,但也有很多(老年)人跟得上。我举一个例子,从疫情前到现在,支付宝的会员新增中,55 岁以上的老年人占了非常大的比例——他们是被数字化浪潮推着的。

很多中老年人特别喜欢领消费券,原来他们不会在支付宝领消费券。现在领 20 块,50 块的消费券,就可以在菜市场用。支付宝数据显示,消费券最早在一个城市里使用,是凌晨四点。那是老年人坐公交,去市场买菜了。

         视障用户用支付宝乘坐地铁|蚂蚁集团

我们平台上有 30 万视障用户,每天用滑屏听声音的方式用支付宝。他们本来用纸币也不方便,现在完全可以在线享受这些服务。所以没有绝对的公平,但我们通过技术,让更多人享受到公平的服务方式,这是支付宝的改变之一。

数字化升级带来的正向作用一定是主流的,但还是会存在一些弱势人群,像支付,有些老年人确实没办法用智能手机,他还得用纸币、钢蹦,要不要得到尊重?我想这是一个社会系统工程,我们需要一起来尊重和帮助这些老年人。

年轻人的出路到底在哪


老蒋:2005 年、2006 毕业大学生能够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崛起时进入 BAT 等大公司,现在门对年轻人来说已经越来越小了,他们还有机会参与到伟大公司的建立吗?

胡晓明:当年加入支付宝,没想到蚂蚁集团会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当时支付宝很小,只有 30 多个人。当年 BAT 出现的时候,谁会想到后面会出现字节跳动、出现像微信这样的产品,或者后来的这些优秀的互联网公司?所有人都认为 BAT 在前面,我们没机会。

西湖论剑|阿里集团

当年新浪、搜狐、网易门户网站的时代,BAT 一样很沮丧。当时我们做西湖论剑,马云把金庸拉过来,张朝阳、丁磊这样的金庸迷才过来。

张鹏:主要是看金庸面子。

胡晓明:对,不是看马云面子。慢慢的 BAT 开始发展起来,后面有更多的优秀的公司逐渐出现,在竞争中推动着行业的发展。

我们也整天提心吊胆,作为支付宝的总裁、蚂蚁集团 CEO,我也会担心技术踏空,担心被彻底颠覆,都在担心。

所以,我不认为今天门越关越小,如果你自己认为它关的越来越小,那就越来越小。但如果你乐观的去看这个世界,并且寻求做出改变,这个门永远在。所以我现在不断的鼓励年轻人承担更大的责任,我们用机制去发现他、鼓励他、推动他,年轻人也在积极响应这些变化。

对于年轻人来说,机会都存在,无非你是不是行动。如果你愿意行动,哪怕加入一家小公司,或者跟几个同学一起创业,我相信随着时间积累也会越来越好的。

老蒋:很多年轻人就是不喜欢上班,选择做自由职业者的也会越来越多,支付宝能为他们提供怎样的帮助?

孙权: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创新会越来越多。我们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会有越来越多的个性化的创新者会出现。所以支付宝也在研发各项功能,比如在线签合同,我们现在用区块链提供在线签合同,现在一天一千多万单。万一发生经济纠纷,这份区块链上的合同可以作为法律证据。在线的社保、医保我们也可以开始办理。

对现在的人们来说,一个人就是一家公司。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大学就在创业,或者大学毕业就创业,他们为什么必须要依赖一个大平台,大公司?只要有想法、创意,你就是一家公司,也为周边的人,或者是兴趣相同的人提供更好的服务,这些现象一定会越来越普遍。

蚂蚁集团 CEO 胡晓明

老蒋:年轻人对于花呗又爱又恨,有些没有收入的年轻人,还因为超前消费落下一身债务,对于这个情况你怎么看?

胡晓明:花呗对于拉动整个中国的消费内需推动挺大的,核心问题是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变了,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和支付宝的客户,现在全部在网上消费,在这个消费过程中需要信用服务。

中国本身是一个高储蓄的国家,但很多年轻人希望适当做一些提前消费。在我们平台,大量的年轻人同时使用花呗和余额宝,花呗有一个月免息期,他们可以把自己的钱放在余额宝攒收益,这已经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但是从金融角度来说,我非常认同你的观点,金融机构应该用更加中性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做金融的时候必须把恰当的产品给到恰当的人,防止过度金融。以花呗为例,最小额度的授信 100 块钱,对大学生,我们基本上不提供高额度的服务,它就是一个简单的临时性的金融工具。

老蒋:你觉得算法可以很完美的判断。

胡晓明:我们完全可以判断,第一,谁是合适的人可以用花呗。第二,给用户一个恰当的额度。

老蒋:你觉得超前花费还没达到过度化。

胡晓明:中国人最大的信贷是房产,房产构成了家庭消费信贷的 80% 到 90%。第二是汽车,日常的吃喝玩乐在信贷中比例非常小。如果我们的负债过载,我认为是房贷的原因。能让自己再吃的和用的好一点,加上一定的旅游消费、医疗消费、教育消费,对改善一个人的生活品质有很大好处。

后疫情时代,中国公司如何国际化

张鹏:由于疫情和政治因素,之前的全球化似乎出现了倒退,你怎么看?

胡晓明:之前在阿里云做总裁时,我也在积极推动阿里云的全球化,今天蚂蚁集团也在推动全球化。全球化的核心不单是商业,中国是最大的市场,如果仅仅想要商业化的话,在中国市场做好就可以了,但我们为什么还要全球化?

相比于其他国家的公司,中国公司全球化是最难的,不论是我们的文字,还是因为带上中国两个字,在全球化当中或多或少会遇到很大的挑战。

中国的数字经济是领先全球的,比如这次疫情中国的移动支付,要比欧美用信用卡或者现金安全。所以这次中国疫情防控中,移动支付做了一些贡献,因为这是基础设施。

我们内心希望中国公司向欧美的公司学习,承担一些全球化的责任,希望把我们的移动支付能力、数字化能力、云计算能力能够推广到亚洲,让他们也能享受到数字化服务。很多原来在中国生活过支付宝用户,回到意大利或者西班牙,在社交媒体上对我们隔空说话说不适应了,他们特别希望支付宝到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去,这是我们的机会,也是我们的责任。

所以,我自己的观点是全球化在当前一定是遇到挑战的,但这改变不了我们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和帮助小微的初心,我们会坚定地走全球化这条路。

老蒋:支付宝在东南亚发展的很快,我认为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出境游,疫情影响了旅游,支付宝在这些市场新的推动力是什么?

胡晓明:对支付宝来说,我们现在向 10 个国家和地区输送技术,谋求的不是商业利益最大化。

我们希望和当地的合作伙伴一起做事,蚂蚁集团输送技术、人才、方法论。支付宝在印度、菲律宾、孟加拉等地区的合作伙伴 Paytm、GCash、bKash 等已经是最大的支付服务商和金融科技公司。

老蒋:会不会出现这些东南亚本土的企业发展起来,最后把中国公司挤出当地市场?

胡晓明:在印度、泰国、菲律宾市场,不光有中国公司,也有美国公司。但中国公司的身段更软一点,并且我们的数字化经验更足,我们同样都在面对竞争。当然还有一些本地公司,这些本地公司有可能是华人做的。慢慢也会在一个国家出现两到三家主导市场的公司。

对支付宝来说,我还是认为行动总比不行动好,未来有本地化的公司能更好的为这个国家提供服务,而没用我们,我们也会感到很好。因为我们做这件事情的初心就是为了「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让过去享受不到数字化的群体能够搭上这趟快车,这个国家的数字化的生活服务得到满足了,我们的目标也就达到了。


本文首发于极客公园,转载请联系极客君微信geekparker 或 zhuanzai@geekpark.n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