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Google 和 Facebook 为什么要给员工开「大锅饭」?

摘要

没有评优,员工不高兴,全部评优,员工还不高兴。

远程办公期间,绩效怎么算?近日,Google 和 Facebook 都因为这件事被推上了风口浪尖。当然,更多的是来自内部员工的不满和质疑。 

据  The Information 报道,扎克伯格决定给 45000 名全职员工发放 1000 美元补助,不仅如此,取消 2020年上半年业绩考核,并且以Exceeds Expectation(超出预期)评级给每位员工发放绩效奖金。「小扎暖心了」,不少人在社交媒体这样说。不过还是有人吐槽,「最优秀员工的遗憾。」(Bummer for the top performer.)

Google 给出了截然不同的解决方案,决定推迟年中(2019年10月-2020年3月)考核,取而代之的是整年度(2019年10月-2020年9月)绩效考核。「Google 刚刚取消这半年的绩效和考核,实际上在削减支出,而另一边 Facebook 还在发钱。」两家硅谷巨头难免被拿出比较。

显然,他们的处理方式没能让所有员工满意。疫情当下,「活下去」或许不是硅谷巨头们的难题,在各种举措背后,企业原本的计划被疫情所打乱,如何更加平稳地过渡、安抚民心,实际对管理和组织提出了更高维度的要求。

 

一刀切,切出两个极端

「我知道这对于所有人都是一段艰难的时光,我希望你们能够挺过去,照顾好自己和家庭,同时确保我们能为全世界数十亿用户提供重要的社交和交流平台。」扎克伯格在内部信中说道。此前,Facebook 已经将远程办公时间顺延至 4 月 7 日,等到正式复工,上半年的考核期早已过半。

有员工在职场匿名社交软件 blind 上评论,远程办公有不可避免的现实问题,在家需要花时间照顾家人和孩子,没有办法完全投入工作中,Facebook 的处理方式至少让他们不会因为害怕达不成工作目标,有太大的心理负担。

Facebook 员工得知 Google 取消考核之后评论 | blind

The Information 作者 Alex Heath 在推特上表示,「据我所知,FB 在过去的 16 年中,从来没有这样做——给全部员工发放至少全额奖金。」有人表示,「这绝对是好迹象,让我始料未及。」这为 Facebook 赢得了不少好感,自从 2018 年剑桥分析事件以来,Facebook 的确开始失去内外部的信心。

在 Facebook 发出内部信的同天,119000 名 Google 员工邮箱也收到了一封邮件。据 Business Insider 报道,2019年10月-2020年9月年度,Google 将以12个月为周期评估,取而代之两个半年为周期的评估。2020年11月发布审核结果时,公司将提供两倍的晋升机会(考虑到是两个周期的结合),而晋升员工的工资将追溯到 8 月发放。

Google 在邮件中解释道,「这是基于我们想要把精力放在最重要、最关键的任务上。」因为许多员工参与到应对疫情的工作中,导致精力有限,在当前考核周期内无暇完成晋升评定的工作,「因此我们把考核推迟到 11 月,给他们更多的时间,也允许我们保持一贯的标准完成员工绩效考核。」

无论是积极博得员工信任、树立社会责任感的 Facebook,还是试图用一种更加公平的方式给员工打分的 Google,其实都采用了「一刀切」的方式,在这样的特殊时期,一刀切必然导致无法面面俱到,这也招致了员工的吐槽和不快。

 

只是因为差钱吗?

一位不愿具名的 Google 员工透露,按照以往的考核流程,两次考核结果分别在 5 月和 11 月开始实施。这期间省掉的支付给员工的涨薪,无疑是在疫情之下对现金流的缓冲。当然这种缓冲也是暂时的,据上述员工表示,对于 2020 年度的晋升员工, Google 将把涨薪从 8 月补齐,这意味着即便他们从 11 月开始调整级别和薪资,也能多拿到 3 个月的涨幅薪水。如果按照 Google 提供两倍晋升机会的说法,公司并不会因为这次调整而省下来多少钱。当然 Google 这样体量的公司出发点也不会如此。

但是这样的调整牵扯到员工层面,影响却是巨大的。上述员工称,「上半年的考核其实已经有结果了,现在等于把结果抹掉了。」

「没有评级,意味着没有晋升和奖金。」这是 blind 上众多员工最直接的反应。他们甚至开始「眼馋」隔壁的 Facebook,因为同是吃大锅饭,有得吃总比没得吃好,但是 Facebook「全员 EE」又是否是妥当的做法。 

「这样的考核评估基本上在告诉大家,没担心,放轻松,不用那么努力工作。」 

「如果我的很多同事直接被评超出预期,我甚至觉得我为之付出的公司是最差的公司。」 


Google 员工对 Facebook 的做法表示不认同 | blind

有人认为这为许多人的懒惰找了借口,对于那些兢兢业业,原本能够在上半年拿到更好评估的员工是不公平的,「我认为『至少 EE』而不是『全员EE』(才是合理的)」。

症结所在是该被奖励的员工得不到及时的兑现,这样的不满也充斥在 Google 内部。

「因为我的团队经历了两次重组,我在当前的职级上停滞了太长时间,我的考核结果是 superb。但是没有给我晋升,我在等待这次晋升,因为我想调整我所处的办公地点,我在苏黎世的感觉糟透了。我在这个考核周期内非常努力,述职准备也做了很久。他们依然会考核这个周期我的表现,只是把结果取消了。下一次有晋升的机会则是 7 个月后了。我只是想把这件事了结,我对这个决定非常不满,HR 主管也因为 HR 部门与员工之间日益紧张的关系而辞职。」blind 上有人说道。

寄期待于这次考核的员工不占少数,甚至有更加极端的评论,「员工为了述职准备了几个月,我打算让我丈夫离开 Google,待在这里不值得。」

「即便一些原本能在 5 月晋升的员工,在年终也被评了优,还是可惜的。他们少了 3 个月涨幅薪水,职级晋升也被推迟了半年。」上述员工解释道,「不过也并非全无益处,对于那些年中没有晋升的员工来说是一种鼓励和盼头,因为年终被评优秀的话,他们还是可以多拿到 3 个月奖励的。」

这或许只是特殊的疫情背景下,公司在管理上所面临的前所未有的挑战,从而引发出的两个「极端」案例。在这场对错难辩的「交战」里,有人羡慕,有人点赞,也有人不满。「不用努力工作就能拿 EE 的奖金,那我为什么要努力?」和「希望公司能给予足够的支持和理解,帮助我们渡过疫情。」对于两家公司来说,这都是一个需要小心平衡的问题,但是它们也在试图给所有员工一个趋于合理和满意的交代。 

在 blind 上,也有人鼓励换个角度思考这个问题:「扎克伯格在内部信中说,那些更加努力的人终将有回报。」「所以谁告诉你不会升职的,肯定会有的,停止抱怨,别为不工作找借口。」


责任编辑 宋德胜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本文由极客公园 GeekPark 原创发布,转载请发送邮件至 zhuanzai@geekpark.net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