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一季度财报:既要维稳增长,又在勒紧裤腰带

摘要

苦练内功,耐力长跑。

美团正在试图改善一直被投资者诟病的亏损过大状态,至少从这一季度的财报表现来看是这样的。

5 月 23 日,美团点评发布 2019 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收入为 191.73 亿元,同比增长 70.1%。同时,亏损大幅收窄,尤其是新兴业务亏损改善比较明显,经调整亏损率由去年的 8.7% 下降到了 5.4%。而经调整 EBITDA 这一季度更是转为正值。

大的牌面来看,美团收入保持了比较高速的增长步伐。2018 年,美团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曾经多次对外释放「冬天来了,需要修炼内功」的信号。这一份财务报表中的数字表现,则是过去一段时间里上市公司美团「展现理性」的结果。

         美团2019第一季度财报|美团公告


主营业务稳步增长

从占据公司最大板块的餐饮外卖分部的收入来看,由于交易金额增加、用户增长以及每名用户平均购买频率的曾航,餐饮外卖交易数量实现增加,由 2018 年同期的人民币 71 亿元增加 51.7% 至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的人民币 107 亿元。

去年 7 月,饿了么内部曾经定下拿下 50% 的市场份额的目标。但从美团拿出的这份财报来说,公司在餐饮外卖市场并没有被饿了么快速抢占市场份额的行动所击退。根据前几天阿里发布的财报显示,饿了么+口碑的组合从 2018 年第三季度到 2019 年第一季度,收入分别为人民币 50.21 亿、51.59 亿、52.66 亿,勉强保持着环比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口碑的商业化起步较晚,是在 2018 年 12 月才开始的。

财报发布后,美团点评 CFO 陈少晖在参加分析师电话会议时表示,从 2015 年至今,用户留存率维持在 60%,每年外卖点单数量为 45 次。陈少晖认为,美团的用户和商户的质量都高于竞争对手,「因为我们对于外卖行业更为了解,进入行业更早,并且投资更大,在 2015 年就开始建立自营的递送网络,不断优化我们的智能订单派送系统,这些都帮助我们吸引到更多对价格不敏感的用户。」

另一方面,此次财报将到店和酒店旅游业务放在一起核算。其中,酒店旅游业务一直是美团收入板块中表现最好的。根据极客公园了解,从 2018 年底开始,提升商户到店率是美团接下来一段时间的重要目标之一。

根据财报,这两块业务的增长表现尚可。第一季度,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交易金额由 2018 年同期的 403 亿元增长 15.1% 至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的 464 亿元,同时变现率由 7.8% 升至 9.7%,主要是由于在线营销服务收入的贡献增加。收入方面,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由 2018 年同期的 31 亿元增长 43.2% 至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的 45 亿元。


新零售和出行:节流收缩

至于囊括了美团打车、摩拜单车、机票火车票、新零售、餐饮 RMS、快驴餐饮供应链等业务的新业务板块,在上个季度曾经合计实现 450.3% 的高速增长。到这个季度,增速还在,收入由 2018 年同期的 11 亿元增加到 40 亿元。但美团也明显的做出了一系列调整和归置动作。

首先,新零售门店小象生鲜战线收缩。2017 年 7 月,北京开出第一家线下实体店「掌鱼生鲜」后不就,美团对「掌鱼生鲜」进行品牌升级,更名为「小象生鲜」,并向上海、无锡、常州等城市扩张。但到 2018 年,许多底线城市小象生鲜陆续传出关店消息。这一季度财报现实,美团正有计划的关闭这些城市的门店,专注改善北京其余两家店铺的购物体验及营运效率。

小象生鲜采用的是自营模式。此前,它的亮点之一是可以复用美团骑手资源,提供覆盖小象生鲜门店 3 公里范围的半小时送达业务。理想模式下,小象生鲜店的单量可以利用非高峰期骑手的空余时间,提升已有资源的运转效率。但从业务协同性来看,实现这种高效的难度不小。


美团的新零售生鲜店小象生鲜,正在放慢扩张步伐|视觉中国

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团放弃探索即时配送。5 月 6 日,美团正式发布了新品牌「美团配送」,同时也宣布升级配送开放平台,进军即时配送领域。针对便利店、传统商超、近场零售、写字楼等不同场景进行服务。美团高级副总裁兼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当时表示,美团配送的优势是拥有「超脑」即时配送系统以及无人配送车等智能装备,以提升配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不管客户是一天一个订单还是一千个订单,不管是生鲜还是药品,不管是 500 米还是 10 公里,我们的配送就像云计算一样,要做到『即需即用』。」

另一把「斧头」则砍向了出行。一方面,「财务大窟窿」摩拜单车的业务必须收缩。美团表示,共享单车暂时没有为公司带来足够的战略协同作用,以及证明其成本合理。为进一步减少美团共享单车服务亏损。为了进一步减少美团共享单车服务亏损,美团继续重组摩拜的海外业务。

另一方面,曾经生猛的打车业务也走上了一条「节流」路线。财报显示,截至 2019 年 3 月 31 日止三个月,美团大幅缩减了对网约车服务的补贴,从而有效改善了新业务及其他分部的利润率。今年 4 月起,美团也开始探索用「聚合模式」做出行,除了美团现有的出租车和网约车服务,用户可以在美团打车平台上使用曹操专车、首汽约车等服务。

省去运营、牌照等等麻烦事,平台模式显然是更轻、规模效应更好的尝试。但与合作伙伴的合作模式、责任划分也是绕不过去的工作。不过这至少表明,要做「food+platform」的美团并不打算放弃出行这块高毛利的「肥肉」。

单纯从 GMV 来看,美团增长的潜力大概率在于,通过品类、服务、品牌的扩展与深化,增加用户购买频次。但来自阿里的强战略导向布局依然是巨大的压力,红利消失也是不能否认的事实。

在王兴新年发给全体员工的邮件中,他曾经毫无讳言的表示:「在互联网上半场,基本功不太好,还可以靠红利、靠战略、靠资源带动快速发展;但到了下半场,基本功不过关,活下去都很难」,「美团需要通过苦练基本功,把它内化成为我们组织的能力。把基本功练扎实,我们就能赢 99% 的事情。」

到目前阶段,大致可以确定美团正在走上一条「求稳」的路子。


编辑:卧虫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