垄断、隐私和安全,Facebook 聊天平台整合计划的「三宗罪」

摘要

扎克伯格为 Facebook 的 15 岁生日准备好了礼物,计划合并旗下三大社交产品 WhatsApp、Instagram 和 Messenger 的聊天功能,意图打破 Facebook 旗下社交平台之间的障碍。

1 月 30 日,Facebook 盘后股价疯涨 12%,一扫阴霾。

股价变动发生 Facebook 发布 2018 年 Q4 和年度财报之后。财报显示,Facebook 年度总收入和利润均达到创纪录水平。截至 2018 年 12 月,日活跃用户平均约 15.2 亿,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9%;在月活跃用户方面,2018 年 12 月平均月活用户 23.2 亿,较去年同期增长了 9%;其中,在广告营收方面,2018 全年 Facebook 广告营收占据了全年总营收的 90% 以上,并且与 2017 年相比提升了 38%。


据 Facebook 统计,公司旗下四款主要应用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和 Messenger 拥有大约 27 亿月活用户,且其中至少 20 亿人每天都会使用其中至少一款服务。在 Facebook 应用面对重重质疑仍然能够完成收入上的增长之后,扎克伯格不再强调其核心地位,转而突出他称之为 Family of apps 的应用矩阵。

现在,扎克伯格萌生了一个从根本上改变现状的方法——整合三大平台的通讯服务。


像 iMessage 一样,比 iMessage 更好

据《纽约时报》1 月 25 日报道,扎克伯格计划整合旗下 Facebook、Instagram、WhatsApp 三款社交网络的通讯服务,届时,尽管用户仍将通过各自独立的 app 交流,在三款软件的底层数据打通之后,用户可以实现跨平台的聊天和交流。在四季度财报的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表示:这一计划「可能要到 2020 年及以后才能完成。」

《纽约时报》称,扎克伯格的这一整合计划引发了外界对其反垄断、隐私和安全等方面的担忧。2018 年 Facebook 深陷隐私丑闻,整年负面消息不断。由剑桥分析公司丑闻所引发的对 Facebook 保护用户数据隐私不力的质疑,以及接二连三的用户数据泄漏事件,使得这家社交巨头在用户中的信任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战。

图片来源:The Verge

如何保住超过 20 亿的月活跃用户的隐私问题成了重中之重。团队内部首先要面对的就是用户数据会如何在不同服务之间共享。三款应用中最注重隐私的 WhatsApp,目前只需要新用户提供电话号码即可注册,但 Facebook 和 Facebook Messenger 都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扎克伯格的设想是结合 Messenger、WhatsApp 和 Instagram 三者,通过打通三个即时消息产品的底层数据,帮助用户实现跨平台的聊天和交流。Facebook 计划采用「端到端」的加密会话形式,在让用户使用更多功能的前提下保证隐私性、安全性和稳定性。

目前,该计划还处于早期阶段,预计在 2020 年才能完成,完成计划需要数千名 Facebook 员工对 WhatsApp,Instagram 和 Facebook 的进行重新调整。


留住用户,赚更多钱

消除隐私问题的不利影响只是扎克伯格整合计划的第一步,扎克伯格希望通过整合这些应用程序来提高社交网络的效率,获得更多的新用户及商业利润。

许多分析师看好扎克伯格的这一计划,认为它让用户无需转向其他外部服务,在接受和分享资讯上更加便捷和高效率。BTIG 分析师理查德•格林菲尔德(Richard Greenfield)表示:「在我看来这似乎是非常合乎逻辑的一步,在一场争夺用户时间和关注度的战争中,你要尽可能长时间地留住消费者。」在计划完成后,Facebook 或许会收获一些原本使用苹果和谷歌等竞争对手产品的用户。

图片来源:NYT

再者,即使目前 WhatsApp 在月活跃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 Facebook,但收入方面却远远比不上后者。据知情人士称,眼下扎克伯格还没有想好 Facebook 将如何从整合计划中获利。不过他们表示,整合可能会带来新的广告形式或其他可以收费的 Facebook 服务。目前来说,这几款软件各有优势,Facebook Messenger 主打美国市场,WhatsApp 主打欧洲市场,Instagram 拥有庞大的图片用户共享群体,如果将这几款软件后台进行联通,对于 Facebook 和其他社交软件 app 来说影响十分巨大。

第四季度财报显示,Facebook 的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了 30%,达到 169 亿美元,利润增长 61%,达到 69 亿美元。虽然 Facebook 因为投入资金解决隐私问题而使营收速度放缓,但此次的财报发布的数字也显然超出了市场预期,在财报表现上,Facebook 让投资人松了一口气。

但另外一边,一次又一次的信任危机之后,在并购 Instagram 和 WhatsApp 时宣称将放任平台独立发展的扎克伯格,也再一次地在公众的关注中出尔反尔。


「朝三暮四」

好坏则是相对的,扎克伯格寻求变局的同时,遭到了创始人离职的尴尬以及来自外界的批评。

早在收购 WhatsApp 和 Instagram 时,扎克伯格就曾向二者承诺可以拥有充分的自主权。当扎克伯格收购 Instagram 时,他曾在公开发表的声明中称:「我们需要保持 Instagram 的自有优势和独有的功能,而不是将所有内容简单的集成到 Facebook 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WhatsApp 和 Instagram 自那时以来发展迅猛,促使扎克伯格改变了思路。扎克伯格如今认为,Facebook 的 Family of Apps 会从这次的整合计划中长期受益。事实上,扎克伯格萌生这一想法已经有几个月的时间,但直到 2018 年底,他才开始正式向员工表达这一想法。

图片来源:Mashable

整合计划也引起了 Facebook 内部的纷争。2018 年 4 月,WhatsApp 的创始人 Jan Koum 离开 Facebook。2018 年 9 月,Instagram 的联合创始人 Kevin Systrom 和 Mike Krieger 突然离开了公司。被收购企业的创始人们离去都出于同样的原因:当 Facebook 在 2014 年以 190 亿美元收购 WhatsApp 时,Jan Koum 公开谈论用户隐私,并说,「如果与 Facebook 合作意味着我们必须改变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就不会这样做。」据知情人士透露,由于扎克伯格的计划,有几名 WhatsApp 员工已离职或计划离职。

整合计划也遭到了来自加州民主党人、众议员罗·康纳以反垄断为由的反对。如果将三个应用程序整合,难免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他在 Twitter 上发文称,「想象一下吧,如果 Facebook 不得不与 Instagram、WhatsApp 竞争,现在这世界将会有多不一样。」而让用户从使用谷歌和苹果的通讯软件到完全使用 Facebook 旗下的软件,这本身就是扎克伯格关于整合意图的一部分,因此扎克伯格并不怕被扣上「垄断」的帽子。

在 1 月 30 日的与投资者的电话会议中,扎克伯格称此举对用户带来利益,因为人们希望有「快速,私密,可靠」的消息传递应用程序。扎克伯格还提供了一些关于用户为什么需要综合服务的例子,他举例有人在 Facebook 上使用市场功能的尴尬案例,但随后又跳到 WhatsApp 进行消息传递。

目前,扎克伯格对整合计划的详细信息透露得很少,但是 Facebook 的工作重点依然可能是以打击虚假信息、投入资金和人力解决隐私问题来消除投资者对三个软件整合之后带来的疑虑。关于整合计划,扎克伯格表示「我们正在思考的整合,我们真的很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我们还需要弄清楚更多。」

据一位 WhatsApp 员工分析,「整合计划」可为公司带来的潜在新用户总数相对较少,情况不容乐观。其实将 26 亿用户整合到一起并不是件易事,背后有很多亟待解决的麻烦:在产品理念上的导致内部分歧,用户对隐私问题的担忧导致对将三个软件整合这件事并不买账。这些种种麻烦,扎克伯格似乎任重道远。在将来三个软件整合,那扎克伯格的每一个决定则必须更加慎之又慎,因为那时候的 Facebook 才是真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参考:

Zuckerberg Plans to Integrate WhatsApp, Instagram and Facebook Messenger

Zuckerberg is breaking promises to Instagram and WhatsApp. Be concerned.

Instagram's Co-Founders to Step Down From Company

Facebook's combined messaging system won't arrive this year

Facebook's Profits and Revenue Climb as It Gains More Users

题图: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宋德胜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