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 英寸电视机是人手一个的标配?嗨镜到底想讲什么故事?

1000 英寸电视机是人手一个的标配?嗨镜到底想讲什么故事?

头戴设备最好的内容载体,到底是 VR 游戏和电影,还是传统的电影电视剧?这个问题一直是行业讨论的热点,王集森和他的团队选择了后者。

王集森是海鲸科技的 CEO,他们推出的产品「嗨镜」看起来和平常的 VR 头戴设备没有区别,但它实际上是一个专注在电影电视内容的头戴显示器,围绕的内容全是我们平时最熟悉的电影电视剧。

嗨镜.gif

在 VR 设备想尽办法要将画面包围在用户身边,营造出触手可及的内容时,嗨镜反其道行之,用电影院的黄金距离,将画面拉远,放在最适合的距离,目标是让你戴着它能连续看上两三个小时的电影。

正因为这样,当 2016 年 VR 受到追捧时,嗨镜没能成为风口上的一员,而当 VR 热潮散去,嗨镜又经常被误解成 VR 设备,在这令人哭笑不得的时代变化中,他们保持着自身的方向没有动摇,当 VR 的热潮褪去后,王集森和嗨镜似乎才迎来了一个更好的时代。

不做 VR 也是一种方向

从 2015 年嗨镜一代到之后的嗨镜二代,再到今年的大画,嗨镜一直想做每个人的随身影院,所以不但有了更出色的佩戴感,内容上还同时支持在线观看和 U 盘、TF 卡播放本地资源,在同类型产品当中,它在设计更加大众化的同时也将价格进一步降低。

作为一款看起来像 VR,实际上是主打「大屏娱乐」的「头戴电视」的产品,我非常好奇的是他们最开始选择切入的角度为何会是「电视」,而这些年的行业变化究竟又对嗨镜有什么样的影响?未来人们看电影追剧的方式究竟还会怎样改变?带着这些疑问,极客公园采访了嗨镜创始人王集森,也许从他的话里,我们能找到这些答案:

极客公园:最早我们并没有选择 VR 作为发展方向,当初是怎么考虑的?

王集森:头戴设备是一个新工具,但它上面会承载什么样的内容?我们认为它不一定会是 VR。VR 内容在现在看来还有点早,从体验、内容丰富度,还有用户熟悉程度上,习惯和培养都还没有到达一个可以爆发的阶段,所以我们就把用户习以为常的一些内容放在这上面进行呈现。

可能在某个时间点,VR 会慢慢成熟,但开始的时候其实是用户习惯的迁移,怎样让大家从老的娱乐方式迁移到新工具上,如果工具和内容都是新的,是不容易建立的,如果先是看电影追剧的话,那你只是给他们换了一个工具,这样她会更容易接受,他们会更容易用这样的产品。

极客公园:我们现在产品和 VR 是兼容的,但头戴显示器和 VR 设备之间设计、参数上是有差别的,这当中要怎样平衡?

王集森:这二者是会损伤一部分的,目前损伤的是 VR 这部分。

因为 VR 和传统视频的娱乐方式不一样。VR 是动态娱乐,而传统视频是静态娱乐,你看视频或者追剧,是在那儿待着不动的,所以能长时间看下去。但是 VR 需要交互,问题在于你使用起来时间不能太长,身体会累。所以我们要做静态娱乐,要看电影追剧,要保证大家能看四五个小时,这就可能损伤到 VR 方面的内容。

所以我们在光学上的处理,首先是怎样保证长时间不疲劳,成像不能离眼睛太近,要跟电影院一样能有宽荧幕,在电影院第一排坐着看也不舒服,所以我们把这个距离调远了,这样实际上对 VR 内容是有损伤的,VR 沉浸感实际上要求你离画面要近,要所有物品触手可及,这是第一个矛盾。

5_meitu_1.jpg

第二个矛盾在于 VR 需要的是一个全部包围感,画面做的很大,FOV 做很大,所以如果注重 VR 方面的内容,最后你看电影的画面看起来就是被包围,是不舒服的,那么我们就不能把画面做那么大。

极客公园:这些年大众和投资人对 VR 的态度,是不是对我们有很大影响?

王集森:肯定是有影响的。山寨产品做事的方法就是赚快钱,它就是公版公模,光学、体验上都没有精细的改进,所以用户用完之后就觉得没有兴趣再尝试第二次了。

刚开始我们做这个产品时,选的不是 VR 方向,但那时候 VR 很热,投资人和媒体看到之后,觉得我们不是 VR,会瞧不起这个产品,我们觉得挺受打击。虽然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技术实现难度比 VR 来说还要困难,但大家更多是不理解。

去年 VR 又冷掉了,很多人不了解,看到我们产品形态,又觉得我们这是 VR,是有些尴尬。但是我们自己实际上一直没有变过,从第一代「观影进化论」到现在我们一直都是这个方向。所以虽然形态上我们和 VR 眼镜很像,但光学视野、屏幕、底层处理还有上层都是不一样的。

极客公园:不谈 VR,你觉得 AR 会是好的载体吗?

王集森:我们也在尝试 AR 方面,它容易和现实场景产生互动,也可以很容易开放和封闭,你需要看电影的时候可以封闭起来,只要稍微把光做一些遮挡,在需要的时候又可以像 HoloLens 一样去互动。所以 AR 也会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用新方法找到用户痛点

产品迭代两年多,嗨镜在内容生态上都出了独特的路线,产品细节也不断成熟。为了找到用户在娱乐方式迁移中的痛点,嗨镜不断改进呈现的样子。在王集森看来,每个人都需要一个用起来很爽的「头戴电视」,它会变得和我们的眼镜一样轻巧方便,易于操作,这个目标终究会被实现。

极客公园:以前人们并没有这个需求,现在怎么做能让他们喜欢这个产品?

我们现在在做的是把它做成一台互联网电视,在互联网电视上能看的那些内容,我们都是可以看的,而且各大平台 TV 版的软件,你都能在应用商店上下载和使用。实际上我们叫「头戴电视」就是这个概念,在兼容性上我们是做过处理的,其他产品时没有做过这个的。

不论是光学设计、分辨率、屏幕选择、软件系统、内容集成我们都是围绕互联网电视来做的,虽然形态上看起来和 VR 设备相似,但资源是和互联网电视一样多的,不存在内容匮乏的问题。而且你可以自己从电脑上拷资源下来,不管是插 U 盘还是 TF 卡,都能进行播放,我们也支持 4K,支持蓝光,支持 3D 和 VR 方面的视频内容,所以理论上来说我们比电视能做到的更多。

屏幕快照 2017-06-28 15.27.34.png

所以用户本来追剧看电影用手机或者电视,到了我们平台依然能看得到,只不过你换了一个工具而已,然后屏幕变大了,体验升级了,这种使用习惯就能迁移过来。

极客公园:发热怎样控制?续航多久?用户的使用频率如何?

王集森:我们这个产品一直是分体设计,发热集中在遥控器上,所以显示器这部分并不会有多热,续航能连续使用 4、5 小时。

使用频率上,从上一代产品的数据来看,目前周活能达到百分之三十多,月活能达到百分之七八十,这一代新产品还在众筹,结果可以继续观察。

极客公园:会考虑在游戏方面做一些事情吗?

王集森:我们目前聚焦的是视频内容,游戏方面不会过多投入,虽然我们也可以展现游戏内容,但还是先把视频内容做好。产业开始的时候就想要一个通用的设备是不太现实的。手机最开始也只能打电话发短信,后来才慢慢加上了各种功能。

极客公园:大家对价格还是比较敏感的,未来有可能更便宜吗?

王集森:未来肯定会越来越便宜的,但一个行业刚开始的时候,不要期待他的产品价很低。如果一开始把价格做很低那一定是把行业都带走了,大家不了解这个产品时,你先给他们一个很差的产品,那么他们第一印象就会很差,对行业就有伤害。

智能手机也是一样,一开始很贵,小米卡在一个行业要普及的点上,它率先把低价这件事情做了。但现在,这个东西还没到那个时间点上,你要是硬要把价格做很低,是没有办法做好的。

从小众迈向大众的娱乐方式

确立「大屏娱乐」目标的嗨镜,在视觉呈现上做了很多努力,二代产品曾经在 0.7 英寸的屏幕尺寸上,达到高达 3147 的 PPI,而今年的新品「大画」上,采用了更新的 4K 屏,嗨镜在宣传时说这是一块「1000 英寸的屏幕」,虽然听上去夸张,但展现的效果,确实完全不同于手机或者电视的震撼,这也是王集森有把握能把它推向更广阔人群的基础。

极客公园:它会不会只是小众用户的需求?

王集森:我们认为它一定会是很大众的需求。但你要用一个发展眼光去看,在现在这样的环境下,用户看到这个形态会误解(它是 VR 设备),而其实用户戴着它看电影电视剧的习惯还没被培养出来,所以我们只能从用户发展的角度去分析这件事情。

从视频娱乐来看,视频一定是要看大屏的,现在工具里,手机肯定不是大屏,电视虽然是大屏,但似乎不够,房子的大小是有限的,而且电视屏幕的物理空间是有限的。但一个头戴式设备,它的屏幕可以是无限的。所以如果要看大屏,最合理的解决方式,其实不是电视,这是一个结论。

VCG41629585762.jpg

(电视机的屏幕尺寸是有限的)

第二,人是孤独的,每个人的兴趣爱好是不一样的。在欣赏、娱乐的时候其实不是那种「大家一起娱乐吧」这种,你听音乐没有可能两个人听完全一样的音乐,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听的,看视频其实也是一样的。两口子都看不到一块儿去,所以娱乐的事是一个人的事。

我们认为,头戴显示器,它一定是可以解决(上面)这个事情的,也许现在大家还不太容易接受,但在未来,它的设计一定可以迭代到一个很爽的状态,它可能会很轻,不像现在这个样子,所以我们现在一代代往前推进去做这样的事情。

我们也在想,怎样让它更易用,从把它拿起来到你看到电影,这个操作步骤要越来越少,可能现在我是十个动作,未来就是五个动作,三个动作,到动作很少的时候,易用性就很高了。

但你看现在,我们首先是要往大屏方面做,这个产业现在专门给这种头戴显示器做的屏幕很少,一个 1.5 寸或者 1 寸的屏幕,要求分辨率很高,就得去定制,如果我们的光学能够再进步,未来戴上它就像戴眼镜一样很无感,很轻松,使用步骤又很少,那慢慢就会被大众所接受。

至于说有人想要带上眼镜还能看到外面的情况,还想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影,我们也可以用它来解决。我们可以给它加上一个摄像头,或者加入画中画,甚至我们也可以尝试在 AR 这方面。所以你想要看到外面也可以很容易。

极客公园:现在有没有新的尝试让它能更容易进入到生活当中吗?

王集森:我们参与了一个项目,是共享影院,借助我们的设备,去实现自助式的租用。比如可以在一些人流密集的地方,机场、火车站、学校这些场所做租用,比如北京车站放一个,上海车站放一个,那京沪线就可以覆盖了。我们一直在挖掘这样一些场景,来打发人们的无聊。

IMG_0111.JPG

再比如高铁。坐高铁时可能要坐 5、6 个小时,很无聊,上车之前也没有提前把一些电影什么提前下好,玩手机还怕手机没电这些事,很多人就开始在车上睡觉。这时候我塞给你一个这样的产品,上面已经有了内容资源,就能让你打发时间。

给一些无所事事的场景下提供一个可以娱乐的工具,而且还是私密的,这会是一个新的方式。高铁、飞机、医院都是满足这样的需求,现在大家坐高铁可能一年至少一两次,那一个火车站每天几百趟,一趟几百人次的量,这是很巨大的,我们现在已经在深圳的某段高铁开始试运营了,前期投入了几百台设备。可能你不会买,但你在特定的这些场景下和时间段需要这产品。

结尾

记得小时候坐火车,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出现,经常会看到有人拿着 MP3 或者 MP4 在火车上出租,在那个时代,人们看视频、听音乐的方式还很简单,虽然要在只有 3.5 寸大小的屏幕上看那些画质糟糕的电影电视剧,却也不失为一种打发时间的方式。

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我们出门再也不用带着 MP4 或者平板电脑了,手机无疑是我们生活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但当更大屏幕和更便携体验成为一种矛盾,越来越多的优质视频内容如何找到更合理的载体呈现,则成了新的问题。嗨镜用三年时间,在 VR 火热和低潮的时代浪潮中,寻找到一种更温和,也更接近我们生活的路径,这也许会成为我们未来生活的一部分,正像王集森所说:

「我们其实把它当成电视来看就好了,它就是娱乐大屏,希望大家更容易理解这个产品。」(编辑:Rubberso)

VR头戴显示器嗨镜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