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最有价值的快递员在哪儿?

中国最有价值的快递员在哪儿?

中国最有价值的快递员在哪儿呢?

过去我想到这个问题,脑子第一反应是我们每天都会接触到的城市快递员,这群人穿梭在城市的高楼大厦中,在小区里,在居民楼间,上上下下数不清的楼层,把东西送到我们这些生活在钢筋水泥里面的人,他们很辛苦,同时,离我们也很近。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也有这样一群快递员,他们一个人一天要往返一二百公里,有时候可能就是为了去送几件快递。在不同的村镇间,他们知道收货的人此时是在地里干活,还是正在海上打渔,他们不但是快递员,更像是联系城市和农村的神经系统,也许,你对他们了解并不多,但或许,这群人才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快递员,他们名字叫农村快递员。

年轻人离开,他们成了互联网的神经末梢

农村快递员的工作和城市里截然不同,他们不单单是快递员,更像是将农村人带到互联网世界的「摆渡人」。

为什么这么说呢?想一想在城市,快递员把东西送到你手上,这件事就结束了,你可能随手关门就已经忘记这个快递员长什么样子了。但在农村,大量年轻人外出打工,留下的多是老人就是儿童,快递员们或许会是每天都要见到的「熟面孔」,即便不买东西,这些快递员也都是大家的邻里乡亲,他们不但是快递员,也是从城市到农村的信息传播者。

来自世界银行的资料显示,从农村到城市的人口迁移过程中,与子女一起居住的老年人比例,从 1991 年的 70%,到 2006 年下降到了 40%,越来越多的老人在村子里留守、耕种或者照顾年幼的孩子。在农村生活的老人,了解外接信息的渠道并不像我们这样方便,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是最为重要的通道,正因为这样,年轻的快递员们成了传递信息的神经末梢。

屏幕快照 2017-04-09 19.14.33.png

预测到 2030 农村人口老年人比例会进一步增加

中国现在有 2.5 亿左右的流动人口,在他们背后,无法流动到城市的老人或者孩子数量是巨大的。这群人距离城市很远,距离年轻人也很遥远(不论空间还是观念),生活方式依然很传统,网上购物对他们来说,其实意味着子女时不时在网上买点东西回来。

所以,这些快递员就好像是「传达室工作人员」一样,他们不单单是把东西送到手上,有时候还会捎带上几句话。这些话,是在外打工的子女想要说给留守老人的,对他们来说,微信上千言万语,抵不上一句当面说出来的话,而快递员就是配合默契的信使。

在北京延庆区,京东共有 5 个配送站,而永宁古镇这一个站点覆盖的范围是大约 900 平方公里,采访的时候我了解到,这个站点包括站长一共 6 位快递员。他们要覆盖到周围 9-10 个镇子,在村镇间送快递其实是很要琢磨的事情,不但路线规划需要仔细考虑,而且因为收件地址不像城里那样明确,所以快递员就依靠的是一些经验和「土办法」。

0328永宁-16.JPG

在镇上标志建筑下等待的快递师傅

「有时候的地址就是一个村子的某个建筑物,也有可能就在哪一家小饭馆旁边。」方站长说。掌握到什么时间点这些人会在哪儿是一个技巧,比如不到饭点的话,用户可能在田间地头干活,到了饭点才会在家,所以送货得「掐着点儿来」。有时候收货人是邻里乡亲,见面还会寒暄几句,这并不是城市快递员和收货人那样直接的关系。

当然,技术变革也能改变一些不方便的地方,过去的土办法也正在慢慢改变,以京东下单为例,大家现在已经能通过手机看到快递员的当前位置,这是根据他们身上的 GPS 定位得到的,所以如果村民想要找到这些快递员,不用打电话,看看地图上的信息也能估摸出来。

0328永宁-03.JPG

在手机端可以看到快递员的定位

农村快递的时间热度也和城里不太一样。方站长告诉我,城里快递员最忙的月份往往是「618」或者「双 11」,农村却不一样,过年时候才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这个时候年轻人陆陆续续回到家里,家家户户都忙着置办年货,从网上买东西成了最方便的选择。

「有时候快递员一天开车要跑三百多公里,早上八九点出发,到晚上九十点钟回来」,大年三十的白天都还是要送快递的,传统的米面油和紧跟时代的 3C 数码,过年都很受欢迎,不单单是价格会比村镇上的店铺价要低,更重要的是速度很快,尤其是自营的货,48 小时一般都能送达。在距离城镇较远的村子,赶一次集花费的时间和精力,要比网上买东西来得多,而且网上退换货也很方便。

还有一点很值得注意,我发现在货架上既有摆放「生活用品」「服饰」的地方,也有「奢侈品」这样听起来和农村不怎么沾边的品类。方站长说「村里人买的东西五花八门,以往是买衣服、日用品,现在生鲜和奢侈品也有人买,数码 3C 什么的也都有。尤其生鲜,有些饭馆买菜和水果,我们也经常送,都要掐着时间去。」在年轻一辈渐渐从老人手上接管世界的时候,这种趋势必然会越来越明显。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信客」

快递员们开的车也五花八门,有小面包、摩托车,也有小轿车。因为大多是当地人,所以不但熟悉当地的地理信息,同时也最常接触互联网,小轿车虽然拉的不像摩托车那样多,但胜在跑得快,闲暇时这些快递员也会打开手机看看快手之类的视频消遣。

0328永宁-04.JPG

闲聊时,他们说起农村人网上购物,大部分都选择货到付款的形式,依旧沿袭了「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习惯,很多人买了衣服,都要当面拆开看看尺码和款式是不是和网上看到的一样,满意之后才会选择收货,要不然就当面退回。「每天我们身上总是备了很多零钱,有时候他们一时半会身上没那么多现金我们也会吧快递给他们,下次见面再补上,在农村这样的事情很常见。」其中一个这么说。

这些人平日里风里来雨里去,虽然任务和城市中的快递员相同,但区别于城市快递员的单调和惯性,他们往往兼任「联络员」的职责,一个人负责一方村镇,村镇上的人都能认识他,大家也能通过他来了解村子发生的事情,从而建立起一种村民和「消息通」之间的关系。方站长说有一次他替一个生病住院的同时跑快递,去那片区域送货时,大家看到他都很关心那个生病的快递员情况怎么样,这大概就是和城市的区别。

这让我想起了「信客」这种非常古老的职业,古时候交通没有现在这样发达,信客们风餐露宿,把来自城镇的消息带到偏远的山村,然后再把乡村的消息带到城里,成为连接农村和城市的神经末梢。

尽管随着移动互联网技术的不断普及与延伸,人们现在获取和交流信息成本已经非常低,即便是在农村,人们也能够使用微信、QQ 这样的通讯软件来相互联系。但是快递员们,他们开始传递远方和家乡之间的消息,这不仅仅是送快递,伴随着越来越普遍的网上购物潮流,农村快递员们,在年轻人离开村子的环境中,他们成了村民们重要的合作伙伴,而这种转变,正在成为当下中国值得注意的事。

到农村,这里才是下半场

不论京东或是淘宝,都不止一次强调了农村电商对未来的重要性,从 2010 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来看,我国农村人口占比仍然达到 50.32% 之多,尽管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推进,这一数值会逐渐降低,但可以预见的是,「互联网+农村」的组合在未来具有相当大的想象空间,关于这一点,刘强东在 2016 年京东内部会议上曾说一段自己的思考:

中国有一个很大的产品区域倒挂,越富有的地方,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反而越低;越贫穷的地方,产品和服务的价格反而越高。同样一件衣服、同样一个电子产品,西藏比北京要贵很多。

农村基础设施条件薄弱,网络普及率低,物流不畅。农民以贩卖农作物为生,农村的销售基本在线下完成,渠道非常有限。很多时候,农产品卖不出去,甚至烂在田间地头,这不仅浪费了生产资源,也降低了农民的收入。

所以,从物流着手,京东能够在农村发挥自身的优势,依靠自建的物流体系,京东目前的县级服务中心达到 1700 多家。而不论是无人机,或者无人车,一切都是为了找到最适合于农村地区的物流运输通道,而在未来,这将会成为农民们尝试将农产品向外输出的绿色通道。

尽管目前农村地区网购因为距离的问题,收发货时间长,运费相对贵,但在不远的将来,物流的完善将会大大改变这种情况。渠道扁平化的同时打通物流,村民们不光可以买到更好的商品,也能让自己的产品更好卖出去,这个过程将会是互相促进的。

农村电商正冲击着传统乡村经济形态,从数码家电再到日用品,从食品到奢侈品,年轻人的购买方式正在深刻影响着农村,这片中国最为广阔的领域,会被培育成为新的热土。

参考资料:

中国农村老年人口的养老保障:挑战与前景

国家卫生计生委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

农村电商京东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