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的“社会价值”?为何说只是一场商人的算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的创业公司,时不时要提一下自己的社会价值。

        例如,两会期间,互联网上就出来一种高论,认为互联网的“下半场”,社会价值将成为主旋律。并且以美团点评为例,说这家公司的社会价值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科技创新带动全行业发展、为上游供给侧创造效率价值、为下游需求侧创造消费溢出价值。

        这些话本不足为奇,放在不少中国互联网公司身上好像也适用。唯独以美团点评为例,让人有些转不过弯来。

赚钱更重要

        王兴跟他的许多福建老乡一样,他首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赚钱永远排在第一位。创办校内网之后3年,他将其卖给了陈一舟(也是一个资本运作高手)的千橡集团。饭否网发生意外,也不是因为他真的有多渴望让人发出声音。创办团购网站美团,更不是他多有理想,要为人类的商业模式探索新的可能性。而是因为做这个似乎好赚钱,美团之前,已经有不少团购网站出现,有些创业者的小日子,过得真的比较滋润。

        无论是所谓“九败一胜”,还是“互联网下半场”理论,都透着一股狠劲,前者意为“打不死的小强”,后者好像在说:美团点评要“清场”了。王兴也毫不掩饰对胜利的渴望,但对一家融资无数轮,还在持续烧钱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没有什么比赚钱更重要了。这是残酷的现实,不容回避。

繁荣的表象

        不是说老想着赚钱,就不能体现社会价值。只是这句话,实在寡淡无味。任何一家公司,只要依法纳税,守法经营,都体现出某种程度的社会价值。你可以说微软的产品,通过科技创业带动了全行业发展(人人都用Windows操作系统),淘宝网为上游供给侧创造了效率价值,苹果应用商店为下游需求侧创造了消费溢出价值。

        “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这是在谈论世俗权力与精神权力的关系问题。对一家公司来说,也要“让企业的归企业,社会的归社会”。恰恰这一点,王兴及其领导的美团点评存在很大欠缺。

        2016年3·15,北京出台《北京市网络食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试行)》。经过一年治理,北京地区网络店铺信息公示率有较大提升,但仍然存在着个别无证餐饮,暴露出网络订餐平台依然存在把关不严问题。

        美团网上标称“万洲烤鱼”、“泽鑫元饭馆”的2家店铺,执法人员按其公示的经营地址现场检查时发现,该餐饮店的许可证已过期失效。标称“莲泽舫素食(劲松店)”、“为你自选比萨外卖店”的2家店铺,执法人员对其按其公示的经营地址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两店铺都没有取得食品经营许可资质。

        美团网上标称“茶大爷安贞店”和“天天老张烧烤铜锅涮肉”,两家店铺未公示许可信息,执法人员按照其公示的地点进行现场检查,没能找到上述店铺;标称“梦之零食买”的店铺,该单位的线下实体因经营去年已经被食品药品监管部门依法取缔。

        同样的混乱,还出现在酒店预订上。上周,南方都市报便曝光了美团“房源代理关系”的错综复杂。由于缺乏与国内外较大的预订平台的合作,美团上的房源多来自于第三方代理商,不少用户在退订上陷入了扯皮拉锯战。

        而当我们回归到外卖,既然是以餐饮O2O为主要业务的平台型互联网企业,首先要保证入口食品的安全。但那么多无照经营和许可证过期失效,很难让人相信平台本身已经尽到核实的义务。实际上,一家违法店铺开张,即便招了不少人干活,也是在创造违法就业。另外,从店铺审核松弛,以及最近的四处扩张来看,美团点评表现出强烈地推高自身估值的意愿。

不过是商人

        合并大众点评之后,让美团有足够的实力和动力,从小商家那里攫取尽可能多的收益。但在美团上做餐饮生意的创业者,不少人都想着如何摆脱美团,因为抽成实在太厉害,他们承受不起了。

        最近,澎湃新闻便曝光了美团在商家入驻流程上的“垄断式霸王条款”,商家如果在平台的选择上“脚踏两条船”,便会被调高营业额的返点甚至遭到下架。对于报道,美团的回应是“正在核查”。

        实际上,大家只看到繁荣的表象,没有看到平台成长背后,是成千上万人失去工作或降低薪酬。对一家公司来说,其社会价值首先是遵纪守法,主动纳税,然后才谈得上改变或影响他人的生活。现在虽然饿了么、百度外卖、美团外卖的外卖小哥还经常在一个餐馆外等待领餐,到了行业整合那一天,他们中有些人一定会失去工作。

        真有那么一天,作为一名商人,王兴也不会感到歉意,而是会大刀阔整改。所以,还是“让企业的归企业,社会的归社会吧”。

来源:中国网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