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创新,智能手机疯狂十年背后的环保债

失控的创新,智能手机疯狂十年背后的环保债

过去十年,智能手机绝对是这个星球上发展最快也最蓬勃的行业,而手机对人类生存的影响可能远不止眼前……

智能手机的大量生产和快速更新换代在为科技行业带来可观利润的同时,地球环境和设备生产国家也承担了巨大的环境压力。尽管手机在功能上取得了重大创新,但手机制造业现有的线性生产模式仍具有缺陷。制造商和电信服务商依靠消费者频繁更换新手机来运作商业模式,忽视了手机从生产到遗弃造成的长远影响。

昨天在北京,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发布报告《失控的创新:智能手机十年全球影响》,总结过去十年智能手机生产带来的环境影响,并对苹果、三星、华为、联想等全球主要手机品牌部分移动设备进行了有害物质剔除、回收材料使用等多方面评估。

绿色和平组织希望以此为契机,呼吁手机制造商建立由可再生资源支撑、更清洁、更创新的闭环循环生产模式。

一面是资源枯竭,一面是电子垃圾堆成山

过去 10 年间,全球共生产超过 70 亿部智能手机。同期,手机销售量逐年飙升。2007 年,全球手机销售量约为 1.2 亿部,2016 年则超过 14 亿部。预计到 2020 年,全球约有 70% 的人拥有智能手机。销量高速增长的背后,78% 来自现有智能手机用户更换新手机。智能手机在改变人类生活方式、提高便利程度的同时,也对资源环境产生了重大影响。

屏幕快照 2017-02-28 上午11.15.54.png

智能手机在生产制造过程中,需要用到铝、钴、黄金等超过 60 种矿物材料,过度开采将会导致这些资源消耗殆尽。例如,用于生产屏幕的铟 (In),在现有开采速度下,14 年内就会枯竭。自 2007 年起,共计约有 968 太瓦时(1 太瓦时=10^9 千瓦时)的电力用于制造智能手机,几乎相当于印度 2014 一年的用电量。

屏幕快照 2017-02-28 上午11.16.28_meitu_1.jpg

为了估算智能手机生产过程的耗电量,本图表中的数据采用 Apple iPhone (iPhone 3G - iPhone 5s) 所呈报的产品层级数据,且使用 2007 至 2013 年最高的内存配置,2014 至 2016 年的生命周期分析估计则采用 Sony Z5。在将 CO2e 数据转换为 kWh 时,使用了全球发电的标准碳排放密度值 528gCO2/kWh。

同时,如果不对废弃手机进行有效回收利用,将产生越来越的电子垃圾。2014 年,智能手机等小型 IT 设备共产生了 300 万吨电子垃圾,只有不到 16% 通过正规渠道回收,剩下的大多进入垃圾填埋场、焚化炉,或出口到危险的私有拆解处理厂,威胁环境和当地居民的身体健康。

也就在昨天,绿色和平西班牙志愿者在 MWC 三星发布会现场举起横幅——「再利用,再循环,请反思」,要求三星回收利用存有起火隐患的 Galaxy Note 7 手机,并公开召回手机的处理计划。

绿色和西班牙志愿者在MWC现场抗议,要求三星公开召回手机处理计划.jpg

在评估智能手机生产带来环境影响的同时,绿色和平组织还根据华为、联想、苹果几大品牌的公开信息,从四个方面对部分智能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进行了评估。(详见下表)

评估表.jpg

参评的中国手机品牌中,华为和联想虽然比 OPPO、vivo、小米在剔除有毒有害物质方面表现更进步,但由于均未完全淘汰 PVC、BFR 等有害物质,只能算部分达标。OPPO、vivo、小米三大品牌对应的环境信息全为空白,无法通过公开渠道找到。

无疑,智能手机行业作为因手机消费而快速增长获得巨大利润的行业,应当承担起相应的社会责任。

四个评判纬度:

(1)品牌对产品中 5 种优先关注有害物质的剔除。这 5 种优先关注有害物质是聚氯乙烯(PVC)、溴化阻燃剂(BFR)、铍及其化合物、锑及其化合物、邻苯二甲酸酯;

(2)使用回收/翻新材料以及品牌对于使用回收材料百分比的公开信息。此处未针对包装材料中回收材料的使用情况评分 (包括纸张);

(3)产品电池的更换难易程度。此项评估是由 iFixit 根据相应产品的电池更换难易度做出。电池的更换难易度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产品使用寿命是否可以有效延长;

(4)产品供应链温室气体(GHG)排放的信息是否公开披露,是否设定温室气体减排目标。

对于有害物质剔除评估的具体解释:

● Acer 手机的某些机型不含 PVC 和 BFR(配件除外);

● Fairphone 是「主动避免」使用其他 BFR(除了 RoHS 1 的规范之外) 和邻苯二甲酸酯;没有关于铍及其化合物,或锑及其化合物的使用信息;

● 华为宣布自 2016 年起开始限制 5 组优先关注物质的使用,但至今只有 Mate S 和 Mate 8 未使用该项物质;

● 联想未完全淘汰 PVC 和 BFR,其他几类化学物质仅要求供货商申报使用;

对于回收材料使用评估的具体解释:

● Acer 部分产品含有消费后塑料再生料(PCR),但未有 PCR 占塑料使用总量的百分比;

● 多数 Apple 产品中含有消费后塑料再生料(PCR),但未有 PCR 占塑料使用总量的百分比;Apple 部分产品优先使用废品铝;

● 联想自 2005 年开始公布使用再生塑料的总量,但未有 PCR 占塑料使用总量的百分比;联想正通过使用一些 IT 报废设备回收的消费后塑料再生料(PCR)闭合塑料循环;

● LGE 自 2015 年开始公布使用再生塑料的总量, 但未有 PCR 占塑料使用总量的百分比;

● 多数 Sony 的产品含有再生塑料,但未有 PCR 占塑料使用总量的百分比。

在上面的评估显示中,各大手机品牌相对应的环境信息虽各有不同,但总体表现较差,没有一个品牌在四个方面全部满足要求。

中国品牌中,华为虽已发布声明对 5 种优先关注的有害物质进行剔除,但仅限于 Mate S 和 Mate 8 个别产品型号;联想未完全淘汰 PVC 和 BFR,其中国网站与美国网站相比,亦缺少相关环境信息及更新;OPPO、vivo、小米三大品牌对应的环境信息全为空白,无法通过公开渠道找到。

或许相比挖空心思降低成本和研发新技术,智能手机制造商也应该回头正视一下生产模式的革新。尝试把制造手机对地球和消费者产生的环境影响考虑在内,通过回收材料、减缓替换、消除有毒有害化学物质、使用可再生能源等方式,建立一个由可再生资源支撑、更清洁、更创新的闭环循环生产模式。

也许手机行业的发展的确成了无数人无数产业的狂欢,但这场狂欢过后,依然需要我们自己埋单。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