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Y 背后:一场草根的狂欢

YY 背后:一场草根的狂欢

2012 年 11 月 21 日,欢聚时代(Nasdaq:YY,以下简称 YY)登录美国纳斯达克,一时之间,众人皆惊,因为在上市之前,几乎只有很少的人才知道这是一家可以上市的公司, 一直以来,这家公司都太过低调了。

而且与其他互联网产品首先惠及一线城市白领人群不同的是,YY 的发展轨迹也是特殊的「农村包围城市」,既先用朴素的产品逻辑迅速的占领最广大的草根人群,再用逐渐积累的呼声和可怕的数据反向吸引一众精英人士的关注。

YY 创始人李学凌曾经这样描述自己的产品世界观:「我一直觉得挑剔的高富帅们都是互联网的旁观者,只有一款产品真正满足草根需求的时候,才会一触即爆、水到渠成。」

2016 年 8 月,时任欢聚时代副总裁的陈洲代替李学凌接任了欢聚时代首席执行官的重任。

近日,这位新近的 CEO 也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媒体面前,似乎是要一改 YY 往日低调的气质。

然而当我问起,现在的 YY 是否依然是过去那个服务草根的 YY 时,陈洲的回答却和李学凌如出一辙。

「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更加草根的互联网,不能因为我们的创业者在一线城市,我们的媒体也在一线城市,就认为整个中国都和我们一样了。服务草根没什么不好,中国最广大的人口不都是草根吗?」

是的,不要小看草根的力量,2016 年,YY 仅凭直播就获得了超过 15 亿元的净利润,在其他平台还在忧心盈利的时候,YY 却一直都保持了良好的现金流。

而在这个老牌直播平台的背后,一场草根的狂欢才正要拉开序幕。

4e1d8f60980739cbabc24e83fbb484f0.jpeg

极客公园:过去的一年,移动端直播为什么会那么的火爆?

陈洲:我觉得这个原因很简单,近几年移动互联网带来了大量的技术变革,智能手机为人们提供了大量的不同于以往的各式各样的传感器,比如说,前置摄像头的出现对于整个社会心理学的发展来说就是一个重大的节点,我不知道你们之前是否有看到希拉里八年前和八年后的两张照片的对比,八年前所有人是拿着镜头对着她,八年后大家却将镜头调转向了自己,这意味着过去的八年,人们在心理层面甚至是文化层面上确实发生了很深的变革,而这个变革在未来会产生大量的创业经济。

11.jpg

其实 YY 在 2014 年就已经推出过一版移动端的直播平台了,只不过在当时受限于设备的性能和网络的状况,整个移动端的发展势头并不是特别猛。而在 2015 年到 2016 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条件才算是初步具备,因为那时我们的智能手机才开始大面积的铺开,才有了所谓了高清前置摄像头和美颜功能,再然后,随着 4G 的铺开,大家才能够真的拿着移动设备随时随地的直播。移动端的发展是有一个窗口期的,我们过早的跳入导致吃了一些亏,但还好,后期再次进入的也不算太晚,我们在 2016 年 2 月份上线的 ME 直播就主打的是移动端市场。

极客公园:前置摄像头引起的人们心理层面的改变,是否说明技术的发展可以帮助人们挖掘一些深层次的需求?

陈洲:我不认为技术会带来新的需求,我一直相信阳光之下没有新的需求,所有的需求从有人类的那一天就已经在那了,只不过随着技术的发展人类会尝试用新技术所带来的新手段重新去满足这些需求,以前我们会通过写信来沟通,后来我们通过电话和短信,再后来我们又有了微信和直播,其实所有的这些都是在满足交流和沟通的需要。

为什么直播会火?直播所体现的其实是人的一个基本需求,就是需要热闹,一个人久了是很孤独的,而直播是所有的产品里面最热闹的一种载体,互联网上有很多交友产品,但是只有直播才可以带来随便去哪里想有人立刻就有人的感觉,而其他的聊天软件,你还要先踏出第一步问一句「在吗」,而对方还不一定会不会立刻回复你。

过去 PC 互联网平台上的主播其实有点像 DJ,他是负责维护这个场子的热度,大家都是来找热闹的,可是到了移动互联网的时候,出现了前置摄像头,也发生了一种自我意识的觉醒,其实就跟我们在朋友圈里面晒照片等别人点赞的行为是差不多的,大家会想去直播其实也是想让自己获得一种由外界承认的自我满足。

所以我们会发现,在移动互联网的平台上,即使不加筛选,高质量男女的比例也很高,因为这些漂亮的男女其实也需要一个热闹的平台去获得大量的正反馈来满足自己的自恋心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那些观看直播的人,他除了可以消除自己的孤独感,也透过这种方式接触了一些以前他可能接触不到的优质男女。

极客公园:在 YY 上,什么样的主播更容易火。

陈洲:据我的观察,在 YY,漂亮又有亲和力的女性艺人在前期往往比较容易存活,但后期如果再想往第一梯队发展就比较困难。YY 上粉丝最多的其实都是男主播,他们也许不是很帅,但往往都具备才艺和很深厚的生活功底,也就是说他能够源源不绝的为观众带来大量的新鲜的给人以启发和共鸣的东西,这会让他的生命力变的非常长。

极客公园:比如 MC 天佑?

陈洲:对,MC 天佑是 YY 上很典型也很成功的一位男艺人。

922127ebfbf4c005839408b73c759728.jpg(图为 YY 主播 MC天佑)

极客公园:有一些评论说,像 MC 天佑这样的艺人难登大雅之堂,您是怎么认为的?

我不认为 MC 天佑的东西就一定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你去看他喊的东西其实是和大家的生活有连接的,某种程度上你甚至可以把它类比作八十年代的摇滚,他代表了这个社会一部分人真实的呐喊,代表了这个社会对某些事情真实的愤怒和真实的宣泄。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我们也都觉得玩摇滚的是流氓,但现在摇滚不也变成大众能够接受的艺术了吗?

我觉得艺术就是这样的,艺术首先是来源于生活,但一旦经过大艺术家的提炼进入到殿堂里去之后,就会失去很大一部分受众。我不知道你是否留意过,芭蕾,交响乐,声乐这些其实都是很高的艺术形式,可是广大的人民群众只有一小部分人会欣赏,更多的时候艺术要回到人们感同身受的内容上去。

只不过艺术当然还是需要高于生活的,不然的话,太过生活本源的东西还是有点粗糙,也终归会有些让人不那么舒服的东西。现在天佑在 YY 上已经走到很高的境界了,我认为已经快要到了他能够登堂入室的时候了,等到那个时候,自有那些所谓的有艺术底蕴的真正的艺术家介入,他的呐喊可能不再会那么粗鄙,但还是会保留那些最本真的对社会的呐喊和抗议。

极客公园:过去,很多人评价 YY 是一家服务草根的公司,现在,YY 还是这样一家公司吗?

这个问题特别有意思。其实中国大量的人口都在三四线城市,中国最广大的人口不都是草根吗?不能因为我们创业者在一线城市,我们的记者在一线城市,媒体在一线城市,就认为整个中国都和我们一样了,不是这样的,我们大量的人就在那,我告诉你其实如果按城市和地域统计 YY 的用户,北上广深的用户是最多的,我不知道北京的如何,我在广州,我们那里有大量的城中村,精英群体即使在一线城市也是很少,北京也一样。

很多人觉得移动互联网的用户是在往上走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有这个判断,我觉得用户第一是没有怎么上去的,因为事实上移动互联网的普及率在三四线城市比 PC 互联网在三四线城市的普及率还要高,如果用这个眼光看的话,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更草根的互联网,你可以想象一下,对于很多乡镇人士来说,他们没有电脑,只有手机,移动互联网就是他们唯一与世界连接的窗口。我们在扩大了所谓的一二线城市的用户规模的时候,同时也扩充了三四五线城市的用户规模。

创业者不能太好高骛远,精英阶层其实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多。

极客公园:您认为直播这个行业现在快要到洗牌阶段了吗?

一定是快要到了的,其实直播这个行业并不能真的支撑一千家企业,潮水退去是正常的,但这不证明这个行业就不行了,我经常习惯把行业分成两种,一种是有马太效应的,一种是没有马太效应的,有马太效应的行业最后也许剩下三五家,而没有马太效应的行业最后剩下三五十家也是有可能的。但直播很明显是一个具有马太效应的行业。

而留下来的这三五家也不是说就能高枕无忧了,关于直播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没人做,比如说社交直播,其实在 YY 开创的这种一对多的直播模式下面是很难进行社交的,一个人面对一万个粉丝的时候要怎么社交呢,除了打赏比较多的人,其他的人主播都是不认识的,这就像明星开演唱会一样,这不叫社交,我们应该去寻找一种新的直播模式,它一定是适应社交的。

其次,关于直播和技术的结合也还有很多没有做到的地方,简单的说直播企业其实就是一个骑在摄像头上面维生的企业,而我们倒过来看一下摄像头的发展,iphone7 出了双摄像头,行业里也有人正在做 VR,AR 摄像头,而无人机它最大的应用场景其实就是拿来搭载摄像头,还有在眼镜上搭载的摄像头,有关摄像头的技术其实一直在发展,和直播相关的技术也在不断的发展,后面的机会还有很多,不要轻易的就说到了下半场。

直播欢聚时代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