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匹兹堡,Uber 用 5 个月让自己变得「背信弃义」

在匹兹堡,Uber 用 5 个月让自己变得「背信弃义」

Uber 的野心正在像一个发酵中的面团一样膨胀开来。从共享出行到自动驾驶汽车,它们甚至将目光又投向了「飞行汽车」。本周,它们招来了为 NASA 工作了 30 年的研究工程师 Mark Moore,任命其为 Uber 飞行工程部门的负责人。

但就像政治书上所说的那样,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对 Uber 来说,它们最近的日子可不好过,除了因为特朗普的移民新政持续抗议,并且 Travis Kalanick 还准备退出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之外,它们还从这个月开始退出了台湾市场,还和西雅图市因为司机工会化的问题打起了官司。

但最让 Uber 感到头痛的也许来自匹兹堡(Pittsburgh)。在几乎无条件地支持 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一年多之后,双方的蜜月期似乎走到了尽头,「我们的谈判差不多,但我始终没见到来自 Uber 的太多诚意,我需要看到它们对我们本地社区的更多兴趣」,匹兹堡市市长 Bill Peduto 说道。

06MachineShop.jpg

                   (Uber 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 的内部场景)

从 2015 年开始,Uber 就开始和位于匹兹堡的卡内基梅隆大学展开了合作,之后还特地成立了 Advanced Technologies Group 这个专门研究自动驾驶技术的组织。在去年 9 月,匹兹堡将自己的道路开放给了 Uber,允许其进行载有真人的自动驾驶汽车测试。在去年 Uber 因为未得到允许就上路测试而被宾夕法尼亚州政府罚款 1.14 亿美元的时候,匹兹堡市甚至还公开对 Uber 表示了支持,「我们为在匹兹堡建立了我们的自主研发中心感到自豪,匹兹堡市一直欢迎和支持创新」,Uber 的发言人在当时如是说道。

当然,对于匹兹堡这座城市来说,它们也不是「活雷锋」,这样大方地支持 Uber 自然有他们意图。想成为「智能城市」也许是其中一个原因,如果能赢得 2016 年美国交通部举办的「智能城市挑战赛」,匹兹堡市将会获得 5000 万美元的奖金!这当然需要 Uber 这样企业的支持,因为它的最大的竞争对手可能是和 Google 展开合作的奥斯汀市。

Cj-iy5oXEAQOYit.jpg

                              (匹兹堡市市长 Bill Peduto)

2016 年 5 月,市长 Peduto 要求 Uber 花费 2500 万美元建设从卡内基梅隆大学到附近的新交通路线,并在那里测试自动驾驶汽车。然而,Uber 不仅拒绝了匹兹堡市的这个要求,而且更令人发指地列举了多项对匹兹堡市的要求,其中包括了:

  • 在非特殊情况下可行驶在公交车道上;
  • 在某些特殊困难路段为自动驾驶汽车设立专用车道;
  • 设定自动驾驶汽车的指定接送点;
  • 改进在某些交叉路口的信号标志,以帮助自动驾驶汽车更好行动;
  • 安装可以被自动驾驶汽车使用的 DSRC 信号(专用短程通信技术,可以实现在特定小区域内(通常为数十米)对高速运动下的移动目标的识别和双向通信);
  • 在特定街道上设立自行车道,这除了能促进自行车的使用之外,还会为自动驾驶汽车带来更简单和安全的行驶环境;
  • 可以在非特殊情况下使用市政停车场;
  • 为自动驾驶汽车路线设立「优先除雪」的级别

uber pittsburgh.jpg即使你不是匹兹堡市的市民,我相信大概也没有人会同意这份堪称「丧权辱国」的内容。很快 Peduto 就在当天做出了回应:

我认为这些完全不可行,非自动驾驶汽车车主们肯定会不满的,而且人们肯定不赞同让一个私人企业优先占用公共资源。给私人企业这种诸如「除雪优先」的特权也会让我失去市长的位置,而你们也无法回馈给公众任何东西。

最终,这种没有诚意合作关系导致了「双输」的局面。

匹兹堡市没能获得「智能城市」的殊荣,俄亥俄州的 Columbus 夺得了这一称号。而 Uber 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也在匹兹堡陷入了泥淖,当纽约的出租车司机们上周开始了名为「deleteUber」的行动之后,匹兹堡市也加入了这项运动,市长 Peduto 直接表示对 Uber「非常失望」。2 月 4 号,抗议者们来到匹兹堡市内的 Advanced Technologies Center(高级技术中心),认为它们和工人们的合作是「单向的」。

pittsburgh_uber_protest.jpg

                           (愤怒的匹兹堡抗议市民们)

事实似乎有些令人感到疑惑,仅仅在 4、5 个月之前,Uber 还和匹兹堡这座城市处在蜜月期,Peduto 在 9 月的时候还对外媒 Quartz 表示:Uber 能为其提供很多好处,比如提供可以帮助其改善智能交通的数据、为老年人和残疾乘客提供优化服务,如果 Uber 将其可能的汽车制造产业移到匹兹堡来,还能增加就业。

然而现在,双方已经撕破脸了。在匹兹堡市看来,Uber 为匹兹堡的整个社区做过最大的贡献似乎就是为妇女收容所捐赠了 1 万美金。而 Uber 也觉得自己在匹兹堡获得的支持不够。

这似乎又让我们思考一个问题:企业和一个它所依赖的本地社区之间的关系该是如何?

当我们谈起西雅图,似乎想起的总是微软、波音和星巴克,匹兹堡也许没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于是它们想获得更多实际上的利益。但也许在 Uber 看来,自己在美国那么多城市里选择了匹兹堡,这反而是匹兹堡的荣耀。于是,这种意识上的分歧让二者渐行渐远。

但对 Uber 来说,如果在已经失去了中国大陆和台湾市场之后,还如此倨傲地对待自己亲密的合作伙伴,恐怕就真不是一个好兆头了。

Ub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