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达用一款图片 app 重返中国市场,这次他们想通过数码照片打印挣钱

柯达用一款图片 app 重返中国市场,这次他们想通过数码照片打印挣钱

摄影数码化成就了不少公司,比如苹果,也让一些公司黯然失色,最知名的莫过于伊斯曼柯达(Eastman Kodak)。

自柯达于 2012 年 1 月申请破产保护后,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太多关于这家公司的新闻,以至于很多人都觉得柯达品牌已经不复存在。

但是,「破产保护」和「破产」在法律上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美国,当一个公司面临破产时,可以援引破产法第十一章来申请破产保护。公司在申请破产保护后的 120 天内有权提出融资和重组等方案,使企业尚有机会可以继续营运。

2013 年 8 月,伊斯曼柯达公司已经完成重组,获准脱离破产保护。

重组之后,「柯达」仍在前行

这家公司总部位于纽约州西部罗切斯特城的企业,在其巅峰时期共有 14.5 万名员工,其重组最困难的任务之一正是处理庞大的养老金开销。为解决这一问题,柯达将个人影像和文档影像业务出售给英国柯达退休金计划(KPP) 。

将这些业务卖出去、完成重组之后,伊斯曼柯达大幅缩小规模,成为一家专注于商业影像和包装材料印刷的公司。

kodak.jpg

而英国柯达退休金计划于 2013 年 9 月 3 日完成对伊士曼柯达公司旗下文档影像和个性化影像业务的收购,创立了新公司「柯达乐芮」(Kodak Alaris),并被授权使用伊斯曼柯达的商标。

geograph-3920433-by-Martin-Addison-800x420.jpg

「柯达乐芮现在是一间全新的、完全独立运作的公司。」柯达乐芮消费影像业务总裁兼总经理妮可·宗荣(Nicki Zongrone)在专访中告诉极客公园。

妮可·宗荣女士于 1997 年——2011 年期间在伊斯曼柯达任职,官至全球总经理和副总裁,主要负责消费者业务、零售系统、家庭打印以及数码影像系统。她于 2012 年离开伊斯曼柯达加入私募股权公司,两年后受邀加入柯达乐芮,再次负责消费影像业务。

kodak 01.jpg

(柯达乐芮消费影像业务总裁兼总经理妮可·宗荣)

从胶卷到数码,不变的是「柯达一刻」

妮可·宗荣向极客公园介绍道:「柯达乐芮现在业务有 4 块,分别是图文影像、消费影像、传统银盐胶卷和相纸、人工智能管理数据解决方案。」

这其中,和我们最贴近的是消费影像业务。妮可·宗荣表示:「我们在消费影像业务上投入了很多,Kodak Moments 是我们努力的结晶。A Kodak Moment(柯达一刻)的品牌口号凝固在好几代消费者脑海中,因此 app 沿用了这个文案。」

KODAK.jpg

Kodak Moments app 由两个主要功能组成:图片社交和照片打印。打开 Kodak Moments,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图片信息流。乍一看有点像图片社交软件 Instagram,但 Kodak Moments 整体使用感受更加文艺。

图片 1.png

首先,Kodak Moments 鼓励用户在分享照片时为其配上文字,软件提示也侧重引导用户说出「这张照片最能触动你的部分」。

IMG_0847.PNG

其次,Kodak Moments 在版面设计上更加注重图片和文字配合的美感,没有任何多余的元素,只呈现用户分享出来的图片和文字。而用户的评论隐藏了起来,只有点进评论区才能看到。

这就好像以前人们将胶卷冲印成照片,然后在背后记录下拍摄这张照片的特殊时刻。

kodak moments 02.jpg

(左边是 Kodak Moments,右侧为 Instagram)

从整体气质上来说,Instagram 像场热闹的狂欢派对,用户把炫耀自己生活的照片传上去,打上标签,然后期望着某个异国账号来点赞。而 Kodak Moments 像个小型家庭聚会,人们分享重要时刻拍摄的照片,然后记录下内心的感受,让家人、朋友共享此刻的情绪。

在此后版本更新中,Kodak Moments 将加入「好友圈」功能,你可以选择只有指定好友才能看到你发布的照片。这进一步加强了 app 强关系(家人、朋友)社交的属性。

「打印照片」是柯达的老本行,也是 Kodak Moments 最具品牌特色、明显区别于 Instagram 的部分。

App 底栏的一级入口处设有「打印机」和「商店」,分别对应 Kodak Moments 提供的两种打印照片方式:一种是在柯达的 Kiosk 自助打印商店打印,另一种是直接通过手机选购打印商品,然后在家等着送货上门。在中国,消费者更习惯称第二种形式为 O2O。

kodak moments 04.jpg

在「商店」里面,Kodak Moments 提供了多种选择。用户既可以打印单张照片,也能订购更高级的个性化产品:礼品、照片书以及拼贴画。

kodak moments 06.jpg

这些个性化打印产品正是 Kodak Moments 收入来源。妮可·宗荣明确表示:「柯达乐芮不会在 Kodak Moments 的图片信息流中加入广告,我们依靠用户打印照片盈利。」

在中国消费者市场重建柯达品牌的声望

「Kodak Moments 自 2015 年下半年推出至今,在全球已经有将近 400 万的下载量,以及 81 万的月度活跃用户。」妮可·宗荣告诉极客公园。而在中国市场,Kodak Moments 才刚刚开始。

「在 app 登陆中国之前,我们曾经对消费者做过抽样调查。调查结果显示,66% 被访者想要打印单张照片,71% 被访者愿意购买更高级的影像产品,如照片书和拼贴画。」妮可·宗荣说道。

事实上,中国一直是伊斯曼柯达的重要市场。1994 年,柯达快速彩色冲印店进入中国市场并迅速扩张。至 2003 年,近 8000 家柯达冲印店布满了国内大小城市的主要街区。中国市场成为伊斯曼柯达的利润之源。

可惜的是,错失数码化转型良机之后,柯达在中国消费者市场的存在感也越来越弱。继承了伊斯曼柯达消费影像业务的柯达乐芮,正在中国消费者市场重建柯达的品牌声望。

柯达乐芮对中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体验在产品上,是 Kodak Moments 对中文的完美支持,也是对照片打印 O2O 模式的侧重推广。

Kodak Moments 第一种打印方式所依赖的 Kiosk 自助打印点在中国还非常少。「Kiosk 自助打印在中国还未成熟,需要有渠道的合作伙伴,一起建立适合中国的服务以及商业模式。」妮可·宗荣告知极客公园。 

而智能手机在中国非常普遍,基于移动互联网的 O2O 模式也很成熟。因此,Kodak Moments 现在中国市场主要推广送货上门模式。照片打印的定价也尽可能接地气,一张 6 寸(10x15cm)的照片打印出来只需 1 元,照片书和礼品的价格最低只要 48 元。

诚然,Kodak Moments 的中国版 app 现在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比如,已发布图片没有重新编辑按钮,也不能直接打印出来(打印照片必须在本地相册里选择)。而且,这个 app 的中国用户还不够多,你在上面找不到家人、朋友一起互动。

面对这些问题,妮可·宗荣表示:「我们计划每两周更新一次 app,很快就会加入重新编辑、已发布照片直接打印以及通讯录导入好友的功能。服务器也会进行升级,app 运行速度将变得更快。此外,Kodak Moments 还将加入图像识别和自动组合功能,App 会挑选出好看的照片,自动组合成拼贴画,推荐给用户。」

Kodak Moments 甚至也加入了双十一打折阵营,所有打印商品均以六折销售。

IMG_0870.PNG

在专访的尾声,妮可·宗荣不止一次问极客公园:「你们有什么建议给柯达乐芮吗?我们非常希望倾听本土消费者的声音。」显然,柯达乐芮对中国市场的态度十分谨慎和谦虚,毕竟柯达品牌对于如今的中国市场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外来者,Kodak Moments 在中国也不乏本土竞争对手,比如更早进行在线打印业务的网易印象派。

面对挑剔且善变的中国消费者和反应迅速的本土竞争者,柯达乐芮深知,自己需要拿出更多柯达品牌之外的东西来。

(编辑:Rubberso)

Kodak Moments柯达乐芮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