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 | 超多维 SuperD D1背后的产品思路和策略

采访 | 超多维 SuperD D1背后的产品思路和策略

2016 年 9 月 5 日,深圳超多维科技在北京举办发布会,推出「全显手机」SuperD D1, SuperD VR ZERO 头显以及概念性 VR 产品 SuperD VR ONE。

发布会后,超多维总裁许培桢,负责市场、销售和售后的苏法,以及负责超多 VR、美豆直播相关内容平台的刘宁接受了媒体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对大量 B 转到 C 的企业来说,都是强于产品,弱于营销。超多维科技除了今天特别有竞争力的价格之外,营销推广,品牌和渠道方面接下来会做什么样的事情?

 许培桢:

今天我们的主题,我们对整个市场宣布我们的品牌策略,品牌的 DNA,分别是科技、娱乐、探索,三个名词。

对我们来讲从 B2B 转型到 B2C,我们可以看到肯定有很有很多挑战,要用什么样的方式切入市场,为什么我们酝酿了 12 年决定在这个时间点切入到市场 C 端,我想我们标榜是一个创新,不光是在技术创新,产品创新,未来不管是营销手法,包括公司本身的管理和治理方面都有新的想法出来,应该说是我们骨子里的 DNA。

未来怎么样对市场做营销,3D 的产业,大家眼见为真,产品、技术、视效性的产品,让用户能真正感受到。我们在首发上面采取了线上的首发,也是希望透过线上结合我们的合作伙伴京东一起做众筹的活动,首发的活动。我们陆续还会针对线上线下的合作伙伴进行更多的合作。

问:现在 VR 市场硬件头盔这部分是趋于饱和的,为什么现在我们也会推出 VR 的头盔?Google 的 Operating System 平台有外围很快会推出,为什么我们不等到这个平台推出来适配我们的手机和头盔,这是手机厂商做 VR 大的趋势,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

许培桢:

我们为什么选择这个时间点?天时地利人和,酝酿了 12 年的技术,刚刚前面在会场上我谈到三个,尤其对于 VR 而言,虽然这两年我们看到发展非常迅速,对于超多维而言,不管是今天看到的 VR ZERO,适配我们 SuperD D1 的全显产品,还是 VR ONE,我们都有更独到不同的技术,包括在整个图形图像处理,光学影像上的处理,我们都有独特的技术去支撑这样的产品开发。

对于你刚才提到整个 Google 出来的 Operating System 平台,我认为跟我们技术尤其在硬件上的技术应该会是很好配合的。硬件的基础,在 VR ONE 上有两块,一个是在整个视觉、视效上呈现出来的光学上面的技术。另外一个是在整个渲染的技术,就是加了我们自己的那一块 VR 运动视觉芯片,让整个渲染的速度,都可以做到适当调试,这个部分跟 Operating System 没有太大的冲突,能够更好的结合。

问:我们还是以手机为主,这个头盔可能只是一个配件,功能很丰富。

 许培桢:

手机配件做出来去适配 D1,能显现出来它整体在整个全显手机概念这样的配套和做法。VR ONE 将会是我们真正认为在整个 VR 的领域里面可以在技术突破往上更上一层楼,这样的技术突破。

我认为从公司的发展方向,结合到我们技术的,这些技术不光是今天看到裸眼 3D,还包括后面其实还有很多黑科技,我们未来应该一个一个都遵循我们 B2C 的方向介绍给市场。

问:关于 VR 芯片是专门针对 VR 开发的吗?

刘宁:

我是这么看待这个市场,VR 到目前为止你说饱和,我觉得它离饱和差得非常之远,消费者对 VR 很有热情,但是依然到今天没有人敢说我自己做一个 VR 让绝大多数人满意,虽然大家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在这个领域。

其实到今天为止甚至我敢说到明年这个时候,再有人去进 VR 我说都没有问题,这里面可做的事情非常多,内容,技术,设备,传输,压缩,显示,甚至里面很小的技术环节都可以做很大的事情,这个空间这个产业再多人跳进来,更多人跳进来更晚都有很多的机会,只要你找准自己的方向,这个领域大有可为,今天只是说很多人把这个技术或者是名词用烂了。

我们希望兢兢业业跟我们技术的领域做出一些事情,这是我们的一些看法。回头来说刚才你提到的 Google,今天来看 Google 在中国还是会有很大的一些问题,且不说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实际上任何一个硬件厂商都不会放弃自己的生产,尤其是 VR 的角度来讲今天我们看所有在中国市场的硬件厂商都在做,而且我觉得 VR 这个技术或者这个领域是很有可能由这个产品的生态,由自己的内容平台和硬件做出来一个小的平台或者一个大平台,这是很有机会的。我想这对每一个厂商都一样,不仅仅是看今天手机已经被 Google,被苹果这两家主要的品牌占领。除此之外大家知道我要再做硬件一定要占领消费者入口,占领生态环境,这是很重要的,中国厂商已经吸取到了足够的经验教训,应该怎么去做。

第三个问题是芯片的问题,其实我们公司是多年积累的公司,我们也已经有芯片在里面。我们的整个技术体系涵盖了光的设计,材料,工艺,软件,芯片,以及互联网等等,比较全,这是我们的技术特点和优势,综合性能够去把一项技术或者一个产品做好,这是我们一个特点。芯片在其中承担了很重要一个任务,它解决 VR 或者 3D 显示一些通用类芯片不能涵盖,涵盖不够有效率的问题,这是我们所擅长的。所以我们主要处理这个部分。

问:裸眼 3D 并不陌生,之前 LG,夏普都推出了相应的手机,当时市场反响并不是那么好,您觉得造成当时的情况原因是什么?现在咱们超多维进入裸眼 3D 的手机,有什么优势?从今天手机性价比来说还是 1000 左右的市场,竞争非常激烈,小米,魅族都是主打这个市场,咱们有哪些竞争力?

苏法:

其实从一个大的产业范围内来看,像你刚才讲的 3D 的本身不是一个新的东西,但是像我们主持人今天所熟悉的新朋友一样,消费者对 3D 有一定了解,但是这个了解很浅,过去十几年当中不管是其他的厂商,前面铺路这些人,其实在 3D 这条路上都是一个探索的过程,要想让 3D 市场成熟起来不是一个单位的技术门类或者技术体系就能够完全支撑得住。

在那样一个大的市场环境下很难通过一方的力量去做整个产业的推动,但是如果你从一个大的时间拉长了以后去看,这个时间拉长以后随着它的延长其实很多在产业上的一些成熟度就会变得更好,比如说你刚才提到那几个厂商,在那样的环境下很简单,比如说屏幕的显示精度,制作工艺良率,或者是说在内容丰富程度上,其实都有一定的局限性。

在这样一个大的局限性下如果你想给用户一个比较完好的体验,其实还是不太容易,在这个过程中超多维所做的事情其实不仅仅是我们技术体系架构的完整,其实我们还是想让我们整个产业链完整,所以你今天会看到我们戈总,许总在讲的过程当中,八年是技术的积累,两年我们是在产业端的整合和积累,最后两年在市场推进和研究方面做更深入的储备,为我们技术再往上跨越,相当于我们在产业端做了很深入的铺垫。

同时我们也看到它的壁垒,比如说内容的部分,刘总更多看 3D/VR 内容如何更加丰富,我们是想让消费者最终用户拿到我们的产品看到的东西不是一个简单的硬件的储备,或者只是体验到一个冷冰冰的技术,它里边有很多是通过内容的呈现一个完整的体系给他看的。所以,你在真正给用户去呈现的时候只有更便捷,更便利,今天再往后走大方向条件成熟的时候我们自身的储备才会发挥更好,今天这个时间点刚好是一个契合点。

问:和小米,魅族千元手机相比有什么竞争力?

苏法:

今天你看到我们的价格,刚才我们场里面很多记者朋友,业界的朋友,都说你们定了一个极为惊叹的价格,他们原来以为我们可能会定相对比较稍微高一点的价格,因为从他们业界评估的角度这个是完全可行的,也是能够接受的。

但是,反过来我们今天超多维为什么定了这样一个价格,其实我们的想法非常简单,我们是想让消费者能够尽可能很顺畅接受一个价格心理承受能力的前提下,最好最大幅度接受到我们的产品,他能体验到这样的技术,我们是真正想让我们这项技术推广起来,而不仅仅是卖一支手机或者是我们只做一个 D1,那个不是我们今天终极的想法,只是我们迈出的第一步,如果今天市场上我们能够把 3D 这样一个产业做大,无论是谁进来做这样一个产业我们都是欢迎的。

很多友商在做这个事情,从我个人角度来看应该是说大家如果做硬件,大家就认真去做硬件,你要是想创新你就真的把创新的东西拿出来,你是改良还是你要优化要界定清楚,不应该去蒙蔽消费者,你从一个硬件本身的竞争,军备竞赛那只能说是改良和优化,4 核变 8 核,变 16 核,大屏,甚至于我 8K,那对消费者来说你只是告诉他我尽可能优化了我的设备,我觉得是可以接受的,但如果你告诉消费者这就是创新是不能接受的,创新是一定有新东西新技术,对于我们超多维人来说,这么多年我们做的事情,为什么今天我们做手机做硬件,另外一个想法是我们真的要把什么是创新告诉消费者,让消费者来评判,这也是我们背后的一些想法。

问:我注意到刚才说价格的问题,定得比较便宜一点,我比较感兴趣在这个内容方面有没有以后是付费还是什么样的发展?另外,畅想一下裸眼 3D,有没有可能实现多人一起观看?

许培桢:

实现多人观看还是有它一定的挑战,今天我们为各位呈现出来的还是以单人跟踪的方式呈现出来,尤其是在适合于个人使用的装置上面,不管是手机还是软件,包括电脑,因为在整个电视需要更多是多人,因为毕竟它的场景不一样,我们在家里面看电视一般都是跟我们的亲朋好友一起观赏,如果要做到跟踪的技术它必须要实现到透过多人跟踪的方式去做到,不同的位置里面,像我们今天 3 个人坐着看电视,如何适配每个人的角度做到渲染还是有些挑战,我们现在还在针对这一块做研究。

 至于刚刚你提到的,在超多 VR 的内容,我们集成很多的内容,在这个平台上面来去提供更多给我们用户在整个体验上的感受。我们是以目前完全免费的方式呈现给市场,提供这方面的。当然未来我们在内容上面,不光是超多 VR,包括美豆,今天也看到很多视频,我们也建构了未来在超多 VR 理念的构思,未来我们不管是针对购物,甚至旅游,能集成在 3D、VR 这样一个领域里面提供更多的内容服务,我想这是我们的未来。

刘宁:

我们提供的叫全显手机,大家可以看到「自由你视界」,我们不是过分强调你今天看的是 2D,3D,还是 VR,用户就是以自由的方式呈现出来,或者我更愿意戴上 VR ZERO 去享受沉浸式的体验,自由享受。不去区分你是 2D,3D,还是 VR,这是我们想提供的一个理念,针对我们的用户,从未来技术的发展是无止境的,我们为什么这款手机跟踪式只能一个人看,我的手机基本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单人观看,手机今天飞速的发展跟个人便携式的市场定位有很大的关系。

从技术发展来讲,未来什么时候可以看到多人的,其实这个命题提出来之后,我们回答大家的往往是另外一个答案,可能在若干年之后我们的整个显示技术,智能硬件的设备是完全抛弃了传统的东西,可能已经进入到大家看到的 VR 的视界,就不存在所谓多人观看,每个人站在自己的视角,VR 是用户的观看视角,而不是导演的观看视角。

所以,从未来的显示技术发展有更广阔的畅想,并不是就某一个技术未来发展的方向,从整个产业,智能硬件发展来看,几年之后我们可能已经不需要用传统的手机了。

问:现在智能手机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市场需求却日益饱和了,我们为什么这个时候进入手机行业?您的资料里面看到您在诺基亚有 15 年的工作经验,而这个有关系吗?

许培桢:

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认为在整个手机当然现在我认为它应该是一个回归到正常循环这样的阶段,我们可以看到这几年来手机大规模的成长,其实是我们讲到是更新换代的市场,从过往不管是功能机进入到智能机,智能机进入到 3G,4G 的时代,这是因为用户对于它的体验要求越来越高,不管是对于整个互联网,尤其在移动互联网上的需求,今天有提到我们认为手机已经成为一个娱乐中心了,在这个娱乐中心的概念之下,不管用户对于内容的要求,包括它的传输速度的要求,都是越来越高。如何解决这一块?不管是迭代更新,不管今天是 4G,未来到 5G,这样的流速实际都是用户未来会要求越来越高这样的选择。

所以,今天虽然我们看到国内的市场在手机,尤其在智能终端上趋于没有像前几年的成长那么快,我认为它是刚需的产业,今天我们用手机习惯了它不太可能被淘汰掉,淘汰掉可能就是昙花一现,大家去追逐另外一个新的技术,它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上一部分,用户在使用一定的年限后,他一定会去做迭代更新,如何去追求更好的服务,更好的技术,包括创新内容,这都是应该我们指日可待,用户换机的时候一定会去追求当时最新,最流行的产品,这是我们冀希望于未来在这个迭代更新的过程里面,用户也可以把超多维 D1 全显的手机成为他选择的一部分。

过去的经历,我觉得在手机产业那么多年也看到手机本身从最早的功能机发展到今天,我觉得其实这整个所谓的移动互联网的概念,其实已经谈了非常久,不是说在近几年才开始在谈一个概念,我记得早在 2000 年的时候这样的概念已经冲击在手机产业里面,但是为什么一直在 2000 年的时候没有发展起来,它还是有它的局限性,不管是在技术,不管是在整个速度,刚刚讲的哪怕是在内容服务端都还没有办法在那个时间点满足用户的需求,所以我认为水到渠成,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已经发展到非常成熟的阶段,也是我们认为超多维选择这个时间点切入到 to C 端,尤其在手机这个产业,恰恰是一个最好的时间。

问:我们的市场目标怎么样,第一款手机,后期的布局在高端上有吗?

 许培桢:

在决定要做 to C,切入到手机产业,肯定今天我们发表的是第一款产品,未来我们对于我们的产品布局,我想在未来尤其希望在未来时间里面还可以给大家带来更多的经验。作为一个创新的企业,我们不满足于一款手机来去满足我们在创新上面所谓的坚持,我们肯定在未来的产品里面会继续将我们心里所想的,所构思的一些技术,不管是大家今天要用最流行的一句话,(黑科技),陆陆续续把它呈现出来给实现,超多维的 DNA 就是科技、娱乐,探索,如何将这三个词真正融合在一块,让用户真正体验我们所要展现出去的所谓的态度或者是我们的真诚,以这个为出发点,我们不追求今天看到在科技产业里面所看到很多不管是迭代上面,利用迭代的方式讲创新,我们讲创新的时候是真正如何能做到给我们的市场,给我们用户有不同的体验和经验,这样的创新。

 问:第一款手机卖到多少台算是达到我们的预期?或者是一炮打响。

许培桢:

一炮打响,其实我对于数字来讲,我没有一个太大的所谓的数字可以提供给你,不管是百万级,千万级,可能我们还不到那样的地步。今天要做第一台产品,最重要的是如何把我们的技术结合我们的产品推广出去,我们坚持要走 to C 这条路,它是永续发展,继续发展的一条路。毕竟从 to B 转型到 to C,我们公司内部调整,与过往有所区别和不同。所以我相信在很快不久的未来,我们还会再见面,因为我们陆陆续续会把更多新的产品透过类似像今天这样的一个发布会,或者是任何其他形式方式来去呈现在市场的面前。

问:3D BOX 的产品布局怎样?

许培桢:

我认为 3D BOX 是一个全新的概念,不光是技术,设计,产品本身诉求点也是独树一帜,国外看不到这样的产品。我们除了在国内销售,其实我们针对很多东南亚的市场也开始初步接触有关裸眼 3D 这样概念的产品,对 3D BOX,还是 SuperD D1 全显手机都是,海外也是未来我们发展的课目标之一。

问:梦工厂,美豆之外我们还有哪些内容的合作伙伴,内容方面做了怎样的规划,合作,投资,还是共同研发?

刘宁:

内容这一块,我们目前有几个方向,第一块是 3D+VR 的视频内容,包括 3D 电影,主要是一些大片,许总会上也讲了《阿凡达》之后到 2015 年大家能够在影院看到的 3D 大片我们差不多都有。大家对 VR 的热情,我们跟 VR 国际国内一些内容制作的厂商都有一些合作,希望大家透过这样的平台更多聚合 VR 的内容,包括短视频,有剧情的,3D 的这样的一些 VR 视频,除此之外还有游戏,游戏也是我们非常强的一个特色,我们有一个技术可以将目前大家普通玩的手机游戏直接转化成 3D 游戏或者 VR 游戏,我们这个技术可以让这个厂商零成本,进入 VR 或者 3D 的产业,游戏厂商对我们来讲合作热情非常之高,我们现在目前有超过 300 款游戏,每周都有更新,游戏厂商都是非常乐意跟我们合作。

从更长远角度来看,我们也希望跟更多的游戏厂商,内容制作厂商合作,我们自己也会涉猎到一些内容制作领域。

问:这次推出来一个 3D Glass 的产品,为什么推出这个?

许培桢:

VR 头盔,只是在这个概念技术下我们用了不同的技术形成,为了要把它的体积做得更轻薄短小,实现了我们技术的理论,来去把这样的产品做出来,实际它就是一个 VR 头盔。

问:使用场景和头盔有什么区别?

 许培桢:

很多今天 VR 的铺垫是为了更长远的 AR 的发展,我们认为今天我们所做的一些技术上面的突破,今天 VR 上面可以把这个产品做得更轻薄,对于下一个时代不管是 AR 的产品,我们也尝试用 VR ONE 技术来做我们未来在 VR 领域发展的技术。

问:现在目前手机市场比较新的硬件,每当一个市场出现一个新的硬件两种反映,一是这个东西火了,二是市场接受度一般,咱们的产品如果火了,未来会怎么样?如果咱们产品不尽人意,未来咱们又会有怎样的布局?或者是策略。

苏法:

我是负责市场销售,售后这一块,我们做过这样的讨论,有一些我觉得是不能够背离的,就是我们超多维人所坚守的一些东西,这 12 年来大家可想而知,搞技术的人不可能一帆风顺,我们跟几乎全世界大部分的大厂商全都有过深入的合作,大家可以设想在这样一个合作当中也不见得是一帆风顺,我们碰到过很多问题,人也是甚至于有离开又回来,回来又离开,超多维人是没有放弃过,所以大家看到今天我们的技术,把这个技术转化为产品给大家看。

从我们的角度来讲,我们反而更希望更多的业界同仁来去客观看待这样一个技术,同时给它更多的关注和推广,我们在跟我们自己的合作伙伴去谈,跟友商去谈同样抱着一样的心态,这个产业应该做大,我们应该让消费者看到更新的东西,这个其实是我们应该把它做得更完善的,至于说是不是一定是超多维自己做出来的,很坦诚讲其实我们并没有这么狭隘去看,如果今天有更多的厂商跟我们一起来去推进这件事情,其实我们是很欢迎的,那也可以跟大家透露其实我们至少全球范围内十大品牌前 15 都接触过,很多大咖跟我们聊的时候,这个技术绝对是成熟的,非常好,只要某某某它做,以我的生产能力,一个月到一个半月我就 OK,从我们的角度我们看的反而是中国人怎么去看待自己的自主研发的技术,为什么我们不能够在这样一条路上,大家合起心力来让消费者体验到它。

从商业战略角度考虑是对的,超多维人我们自己来做这个产品我们的想法也是很简单,当然我们期望它推广得更快更好,其实这个我们都设想过,当然我们也不会放弃,刚才许总说得稍稍含蓄了一点,我做销售做市场可以这样讲,超多维人今天切入手机市场绝对不是说一时的头热,或者是我们在技术储备的时候仅仅有一支手机就切入到这个红海市场里,不会的。刚才许总已经暗示说今年晚些或者是明年年初我们几条系统,希望不是单一的推进,有友商,合作伙伴的合作,我们已经深思熟虑相当长的一条路,我们希望把这些更新的技术能够更快速让消费者看到,这才是我们真实的想法。

许培桢:

用一句话来去诠释,我们讲过一句话,关关难过关关过,12 年来一个小公司从小到大也没有多大,但是跟我们在对接的很多供应链和产业链,很多的合作伙伴比我们大几十倍,几百倍都有,如何去说服这些产业链的合作伙伴,如何让他们真的相信我们的技术,如何让他们愿意付出,调整它的供应链和生产线为我们做出我们的器件,这里面有很多不同的挑战,但是也这样过来了。

对于 to C 的发展我们面对的挑战是消费者,面对市场的考验,这是我们知道有这样一个状况,我们如何接下来在产品上的要求,不管是质量,视效,所有的体验上能做到符合甚至超过用户这边的预期,我想这是我们未来也必须要去坚持的,也会坚持。

问:超多维科技目前是否有落地消费者产品,如果有用户反馈怎么样?

许培桢:

我们现在有落地的产品就是我们之前去年底,今年初的一款产品,3D BOX,它是为了迎合整个 IOS,苹果用户的需求,我们打造出来的智能硬件产品,我们在展示厅里面也有展示出来,等一下可以去看一下。

其实,这个理念当初只是为了我们如何做一个智能硬件出来去搭配 IOS,配合我们在那个时候建立起来的 3D Store,现在我们叫超多 VR,把 IOS 的产品,像苹果手机一样可以当做一个遥控器去操控我们 3D BOX,同样玩游戏的时候可以横屏过来操控里面的游戏内容,这个概念刚刚我提到我们现在切入到很多苹果的专卖店,希望能搭配着苹果的产品一起去做销售。

超多维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