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国的年轻人走进 ChinaJoy,圣地亚哥已经结束了一场全民狂欢

当中国的年轻人走进 ChinaJoy,圣地亚哥已经结束了一场全民狂欢

1970 年 3 月 21 日,一个来自底特律的中年人在圣地亚哥办了一场只有一天的小型的漫展,总共吸引了 100 多名观众。可能他未曾想到,那个当初只是供小部分人交流爱好的展会到如今已经发展成了一年一度的、世界漫画爱好者的狂欢盛世。

2016 年的圣地亚哥国际动漫展(San Diego International Comic-Con,以下简称 SDCC) 在美国当地时间 7 月 21 日至 7 月 24 日如期举行。作为与日本 Comic Market 齐名的世界两大漫展之一,SDCC 每年都会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家公司和十几万名观众前往。

除了是漫画尤其是美漫爱好者狂欢的盛会,SDCC 也越来越受到衍生行业的厂商的青睐。虽然被称作漫展,但是这些年来,越来越多的电视、电影公司会在 SDCC 上为即将播出的电视剧及上映的电影做宣传。因此每年的漫展上也会汇聚众多明星及其他们背后的英雄们。

作为一个不合格的漫迷,我参加了 2016 年的 SDCC。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从未感觉自己离虚拟世界如此接近。眼前是形形色色的面具,但却没有让我丢失应有的现实感。

排队入场时,可以看到巨大的展示牌上写着:Not everyone's suited for the real world。这大概阐释了整个漫展的精髓吧,除了现实生活,这里还有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01_meitu_1.jpg

入场的路上,我就遇到了不少 coser,怪兽大学「爸爸」正与一对双胞胎合影;爸爸带着女儿 Bonnie(《疯狂动物城》中的主角兔子)来到了漫展,最传神的是她手中的胡萝卜录音笔。

2.pic_hd_meitu_2.jpg

正在接受采访的两位公主,身上的衣服是自己亲手制作的,耗时两个月。这就是热爱吧。

04_meitu_3.jpg

入场,炫耀一下我的入场胸卡,据说是要提前很久才申请得到。

DSC00966.jpg

接着,梦想中的虚拟世界就像我涌来了!没有年龄与国界,对于所有的动漫爱好者来说,这里即将展开的是一场同类的见面盛典,一场狂野派对以及一个那些别处买不到的好货的交易市场。

当然,对于忠于某个角色或一本漫画的粉丝们来说,他们想要的也许没有过分的多:他们只想与他们热爱的那个故事,展开一场让人难忘的经历。

DSC00913.jpgDSC00926.jpg《Walking Dead》剧组展台,跪着的这排是蜡像。

DSC00928.jpgDSC00951.jpgDSC00962.jpg萌萌的一家三口,现场真是很多萌娃一脸不知道再干嘛的被爸妈给 Cos 了。比如下图:

DSC00916.jpg04_meitu_3_meitu_4.jpg04_meitu_3_meitu_4_meitu_5.jpg总觉得劳拉姐姐这张很神似

DSC00987.jpgDSC01011.jpg这真是一场不分年龄、种族和性别的狂欢

DSC01049.jpg

据我的现场观察,Star Wars 里的 coser 最多,Marvel 漫画里的各种角色也是大热门,除此以外,大热的《自杀小队》也是众多人追捧的 cos 对象。《权力的游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受欢迎,在我错过一个龙妈之后,就再也没有找到太多戏中角色的身影。只在最后遇到了两位野人,激动了进行了熊抱,以及合影。

1.pic_hd.jpg

目之所及,人山人海。

屏幕快照 2016-07-30 01.02.11.png

Marvel 在自己的展台处推出了美国队长的铜像。

两大漫画巨头 Marvel 和 DC 可谓诚意满满,他们分别送上了粉丝最关心的最新电影的预告片和相关信息。

漫威影业一共发布了 5 部影片的最新消息。即将于年底上映的《奇异博士》的预告片中,「卷福」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饰演奇异博士一路从外科医生升到了大魔法师。其余如《美队》衍生影片《黑豹》、《蜘蛛侠:归来》以及「锤哥」主演的《雷神 3:诸神黄昏》、《银河护卫队 2》,都计划或刚开始拍摄。

DC 漫画和华纳兄弟联手带来了包括《神奇女侠》、《乐高大电影:蝙蝠侠》,以及即将于 8 月 5 日在北美上映的《X 特遣队》(自杀小队)的最新预告片。

除了在展厅里逛,SDCC 最大的看点就是参加不同影片/厂商推出的 panel。比如,《生活大爆炸》和《权力的游戏》剧组都到达了现场。Stan Lee 也在一个 panel 中露面并做了演讲。遗憾地是,许多 panel 是同时进行,且需要提前排队的。至于我,因为工作缘故错过了大部分 panel,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近距离目睹了 Stan Lee 的真容。

sdcc-selfie-143914-1280x0.pngtumblr_nrcwztz2jC1u5825co1_1280.jpg(图片来自网络)

对于漫迷来说,看展中的重中之重就是购买一些外边买不到的好玩意儿了吧。当一个大叔激动的告诉我《守望先锋》的纪念品仅此一天开售不要错过时……我依然没有时间排队。

DSC00939.jpg

中国 coser 的面孔并不多。黄山作为乐视会员的嘉宾来到了现场,他原计划扮演《盗墓笔记》中的张起灵入场,但遗憾地是,所有的装备都被扣留在了机场。

3_meitu_4.jpg

黄山也是第一次来到 SDCC。会后我与他交流了感想。我最大的感触是,SDCC 是给所有人提供了一个表达热爱、狂欢的机会。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躺在婴儿车里的 baby 和年过半百的爷爷奶奶;他们不同肤色,但可能爱着同一个角色;有一家人穿着不同的服装,有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也将自己盛装打扮。

对于美国人来说,漫画与现实世界并没有那么明显的「次元」区分,在虚拟世界里,大家都是爱好者,没有人会将他人看做异类。

黄山作为二次元产业多年的从业者,向我解释了他的想法:「美国的漫展里为何有一家人出现,因为《美国队长》是三几年的漫画,爷爷小时候就在看,现在孙子还在看。这是一个时间与文化沉淀必然的过程。打破次元壁这种说法并不存在。二次元是所有的商业体系里,不可能绕过的一环。我们只是需要时间。也许是十到十五年,中国很快,所有的不理解、价值观上的壁垒都会烟消云散。当文化上的壁垒被打破之后,像 SDCC 一样规模的漫展,在中国很快就看得到。」

「二次元群体的形成是基于一种共同的审美,在中国,这种审美共同体正在扩大」,黄山补充。而我,竟一直误认为二次元群体形成的基础是共同的价值观。黄山纠正我,价值观往往是民族性的,审美才是一个群体独有的。

真正的死忠粉应该已经在 SSDC 的官方 Facebook 与 Twitter 上了解到了足够的信息。因此我并没有在这样一个体验文章中阐述过多感想以及提供足够信息,正如我开头所言,我这样一个不合格的漫迷在这样一场盛会面前简直土爆了。但即便这样,我依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由他人感染我的激情与发自内心的快乐。由此,我也更加坚信,真正良性循环的二次元生态绝不是 Showgirl 的个人表演与观众纷纷举起相机的「朝拜」。

题图来自 Google

DCMarvelSDCC圣地亚哥漫展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