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恩达对话刘慈欣:人工智能的未来 20 年会怎样?

吴恩达对话刘慈欣:人工智能的未来 20 年会怎样?

今年 4 月 1 日,百度公司启动「凡尔纳计划」,该项目集合科学家与科幻作家的共同智慧,探讨研究人工智能在未来的应用。百度已经邀请了包括刘慈欣在内的国内外未来学及科幻领域的多位顶级研究者。凡尔纳计划的初衷是通过结合百度的尖端技术与科幻作家让科技更具想象力,将曾经只存在于科幻作品中的那些美好未来幻想变成现实。之所以命名为「凡尔纳计划」,意在向「世界科幻小说之父」儒勒•凡尔纳致敬。这位 19 世纪最富盛名的法国科幻作家创作了《海底两万里》《地心游记》《月球旅行》等大量优秀科幻作品,而小说中描述的潜水艇、直升机、霓虹灯、导弹、坦克等科技产品,如今都已经成为现实。

该计划首批成员包括:吴恩达、刘慈欣、David Brin、刘宇昆、陈楸帆、姚海军等科学家和著名科幻作家,他们将和和百度科学家联手,在人工智能、语音识别、基因工程等尖端领域展开全面合作。

20160328204820846.jpg

近日,「凡尔纳计划」邀请了百度首席科学家吴恩达和著名的科幻作家刘慈欣一起,就「人工智能」这个话题展开了一场对话。让我们来看看这两位来自不同领域的精英人士都对这个问题有什么看法吧。(对话有删改)


人工智能与人的大脑关系不大

主持人:首先我想向吴先生请教,就是以你所知,你作为现在世界上最前沿的人工智能专家,你认为人工智能可以为人类带来什么价值?

吴:我希望我们在未来的十年二十年,能用人工智能带来一个更好的社会。我觉得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现在已经带给人类非常大的价值,未来这个价值会不停的增加。现在有很多工作,都是需要一个人每天做差不多一样的东西,如果可以用电脑来把它变成自动的,比如说如果我们能做到无人驾驶汽车,这会为人类提供一个非常有价值的服务,更方便,更安全。如果可以用电脑来把它变成自动的,那人就可以用自己的时间来做更有意思的东西。

刘:我想问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问题,这是我一直很困惑的一个问题。我们研究人类大脑的脑科学,远远落后于计算机的科学,它还处于一种很原始很初级的状况。我就是想问吴老师,我们能不能在完全不理解人的大脑如何产生智能的情况下,就凭着机器,用计算机来产生出人工智能?

吴: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觉得现在人工智能价值非常大,不过也有一点炒作,所以很多人开始比较难理解人工智能跟人的大脑是有什么关系的。人工智能是一个巨大的神经网络,不过其实这些神经网络跟人脑的关系是非常非常少的,

刘:但是我还有一个疑惑就是说,我们看看飞机发展的历史,好像莱特兄弟发明第一架飞机的时候,他好像对于鸟飞行的这个原理似乎不是很清楚,至少他这个飞机飞行的方式,完全不是模仿鸟类,它还是完全是一个固定翼的。

吴:现在我们的人工智能还没有做到成功,所以这事有一点难讲。不过我觉得很有可能的是,我们做人工智能是不太需要理解人脑是怎么做的。

我们低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

吴:未来人工智能对社会有什么影响?或者人工智能的未来是怎么样?你觉得我们应该怎么样把人工智能的发展和未来的影响解释到社会中去?

刘:我作为一个写科幻的作者的感觉,我从比较科幻的角度去审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我觉得我们现在低估了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我们现在谈到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影响,都是一些很具体的影响,比如说我们有更智能的驾驶,我们家里面可能有机器人的保姆,改变我们的生活,还有机器人的 Personality,个性化的教育。但是我觉得真正的人工智能一旦全面发展起来,它对人类社会的改变可能是很深层的。人工智能的发展,它开始可能会代替一部分人的工作,到最后的话,很可能他把 90% 甚至更高的人类的工作全部代替。

主持人:那会不会当我们在失去一些职业的可能性的时候,又涌现出了一些新的职业,比如说网红啊,这些职业以前没有嘛,现在就有,对吧?

吴:我觉得我们现在的社会,如果你有能力,你能懂做事,你的机会还是非常多的。不过,虽然现在人工智能的价值已经非常大了,但它真实可以做的事其实是非常少的。

主持人:比如说我觉得,人工智能可能在对于分析某一些股票的走势方面,预测它的走势,包括更加有效的运用资金方面,也许是一个很大的突破,这样的话呢,会不会就出现一个情况,这个情况就是,将来在股票市场里面,分成两种人,有人工智能帮助的股民,和没有人工智能帮助的股民,他们完全是两个阵营的人,这边的人是负责收钱的,这一部分的人只负责捐钱,

吴: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探索怎么样可以用人工智能来做股票,来赚钱。这些人做的工作,大多数都需要保密。但我觉得人工智能可以改变我们人类的生活方式、我们怎么样办事,我觉得那种价值是比只是赚钱的价值更大。

主持人:说到关于人工智能呢我们也知道,全世界很多的最顶级的科技公司,都纷纷的投入很多资源,我也很想向吴先生请教,就是你们正在做什么事情?

吴:人工智能的发展非常快,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做的事也增加的非常快,那我觉得在这个世界里,最重要的就不只是能做事,也需要理解什么事是应该做的,我们可以用语音讲话跟电脑用语音交互,会跟真人讲话一样自然,这会完全改变我们跟机器交互的办法。我觉得自动驾驶对人也有非常大的价值,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有很多不同的领域,比如说医疗、教育、金融,都会可以用技术来完全改变。

主持人:你这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很多人都说科学家和科技工作者在努力在实现着一些梦想,但是这个梦想是什么呢?这就需要另外一些人来提出。

吴:对啊,那对是的。所以我觉得我是非常尊重有想象力的人,可以帮我们梦想未来应该做什么。

主持人:我问一个极致的问题,说因为现在有很多的方向可以去突破,人工智能,如果只能选择一个方向, 把你的人工智能的理念和资源,投入到一个方向上去,你会放到什么方向?

现在我用我自己最多的时间是做两件事,一件就是有关语音的工作,语音识别,语音合成工作。第二就是自动驾驶。这两种都会改变人类的工作的 nature。 同时我觉得医疗和教育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目前还不必担心人工智能「变坏」

主持人: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它会不会在电脑或者我们广义上的 Internet 这个平台上,涌现出一种类似于像生命这样的东西?

吴:其实我觉得人工智能,有一个我们以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就是,人有 Intelligence(智能),也有 Consciousness(意识);人工智能现在是有 Intelligence 是智能,不过没有 Consciousness(意识),我们在历史上没有见过这种东西。可能未来我们可能会得到一个技术的突破,让电脑也得到这个 Consciousness(意识)。

刘:那么会不会它在拥有了自我意识之后,对我们会是一种威胁呢?

吴:其实觉得电脑得到自我意识,这种技术还是那么远,所以我现在还是不太担心,那可能是一百年后,也可能是一千年后,当然我们也需要培养这些电脑变成好的电脑。

主持人:你说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话题,就说现在很多人都在讨论,将来的人工智能会不会变成是一堆坏的人工智能,甚至是对人类产生某种的威胁?我个人的观点呢,我恰好认为,虽然它也许自己将来会自我生长,自我会进化,但是它最开始的时候,仍然是人所创造的。就像一个,后来有了自我意识的小孩子,在这之前其实也是父母教育的结果,所以有什么样的父母,就会有什么样的孩子。如果你是对自己人心里的善有充分自信的话,也许你就会对未来人工智能的善良,保持了某种的充分的希望,我大致是有这样的一个态度。

刘:首先我觉得声明我是一个乐观主义者,而且是一个很彻底的乐观主义者,但是我的乐观不在你说的对人性的善上面的乐观,我对它我完全不抱任何希望,而且说是把人的善投射到包括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上,我也完全不抱希望。但是为什么我还抱有乐观的态度呢?我的乐观是从另一个角度,不同的渠道来产生的,就是还回到人工智能的话题上,首先我认为像吴老师说的,人工智能离那个威胁到人类、具有自我意识、同时又有足够高的智能,还是个很遥远的事情。防范强人工智能对人类造成威胁,有多种多样的方法,有很多的措施,包括把最终的电源掌握在我们手里,那再高的人工智能一断电什么也不是了对吧。其实从我们的生物界看来,我们人类的智能远远高于蚂蚁,也远远高于苍蝇,我们早就想消灭苍蝇了,但我们现在是没有办法去消灭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去统治它。

吴:其实我觉得你刚才讲了一件事,是很有意思的,就是人工智能的智能是跟人类智能是不一样的,给你一个例子,我们做了很多那些无人驾驶的工作,那么我觉得电脑可以安全地驾(驶)汽车,不过电脑驾(驶)汽车的方法是跟人类驾(驶)汽车的方法,我觉得是不会一样的。不过呢,我们这个自动驾驶不会喝酒后驾车,也不会有一(边)驾车,一(边)发短信的 distracted(分心)问题,所以我觉得未来的自动驾驶会比人类驾驶,可能我觉得会更安全。

畅想未来的人工智能

主持人: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十五年和二十年,人类在技术上巨大的变化,那么如果你们站在二十年之后,或者十五年到二十年之后来看待的话,你会希望对现在的人有什么建议?

吴:社会改变的这么快,我觉得我们整个国家的年轻人,希望你们每个人都会继续努力,继续不断的学习,因为这对你的生命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而且对你的好处也是非常大。

主持人:刘先生你呢?

刘:我觉得既然我们是谈人工智能吧,我们就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说一下,我觉得现在培养孩子应该尽量培养他,着重培养他拥有那些机器拥有不了的能力。

主持人:比如?

刘:比如创新能力,想象力等等。

主持人:刚才我其实问过您这个问题,但是我还是想再明确跟大家分享一下,在你能分享,你的权力范围之内,就是百度未来的五年它的方向,把人工智能方向放在哪几个方向上面?

吴:其实我觉得在百度,现在我们有非常非常多的人工智能的项目,其实我们的团队已经是做了非常好,有做很多有关语音识别或者图片识别,也有做有关那些无人驾驶、有关医疗的工作,项目真的是非常多,那么哪一个项目会未来变成最大的,那还是比较难讲,我觉得真的是有很多项目是有非常大的潜力,

主持人:在你看来人工智能将来在美国市场的发展趋势和在中国市场上发展趋势,会不一样吗?还是说其实会走向一样。

吴:我觉得人工智能的技术现在有一些地方是中国比较领先,其实百度比美国做的比较快,就是使用那些超级计算机 Super computer 来做这些巨大的神经网络,我觉得有好几件事是百度先做的,然后呢,美国的公司看到我们做了以后,还是慢慢的跟着我们。

百度人工智能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