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机器人要在吓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为什么机器人要在吓人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最近,一个名叫 Sopia 的机械姬成了极客们最爱的表情素材,总要见缝插针也要用一下,请自由搭配文字。

f779977526.gif

084e341268.gif

这位汉森机器人(Hanson Robotics Sopia)家族的新成员——Sophia 女士,擅长颜艺,能做出 62 种表情,脖子里都是戏,理论上比一些面瘫流的明星更会演。然而,当她似乎正经又似乎玩笑地说出「我要把人类通通毁灭」时,我竟然没有觉得有什么恐怖的,毕竟那张脸里有一半是奥黛丽·赫本(另一半是 CEO Hanson 的妻子。)

并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样原谅美女的任性,在 Youtube,该视频的评论里几乎都是在骂这个机器人「太特么瘆人了」。其实对于 Sopia 的挑衅,人类大可不必放在心上,她的对话能力还处于照本宣科的阶段。这家成立于 2003 年的汉森机器人公司,想制造出比人类更聪明的仿真机器人,他们拥有专利仿生皮肤材料「frubber」。

去年 4 月,汉森机器人在香港环球资源电子展上展出过一个男性机器人——Han。在与人类的互动中,Han 全程礼貌地与记者保持目光的接触,并且能够识别出对方的表情,作出友善的表情回应。Han 的「皮肤」下有 40 个动作点,能让它能作出非常细微流畅的表情,令人印象深刻。

即使是这样一台礼貌友好谦逊的机器人,同样在 Youtube 上收获了一堆「又蠢又吓人」之类的评论。这也太奇怪了,对前不久赢了李世石四盘围棋的人工智能 AlphaGo,人类都没有舍得如此大规模地「泼脏水」,你让 Sophia 和娘娘比一个翻白眼?只能说人类对尚不如自己的仿真机器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这也不奇怪,1970 年,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政弘,就提出的一个「恐怖谷」(Uncanny Valley)假设:

  1. 和四四方方的电脑比起来,人类更愿意接受与自己造型相似的机器人,越相似就越受欢迎;
  2. 但当相似程度接近一个临界点时,人类就会对它们的存在感到恐惧不安;
  3. 当仿生机器人与人类的相似度,超越这个「点」,变得极度相似时,人类对它们的看法又会转为正面。

uncanny-valley_500_392_80.jpg

所以这些活灵活现的高仿真机器人,在人类眼中和僵尸没有什么区别,毕竟破绽太明显……头盖骨下还露着电线。

其实,汉森机器人在 2006 年就已经做出很逼真的机器人了,那是一个爱因斯坦的头部,连接在一个韩国制造的机械身躯中,可以在房间中转圈,手臂也可以摆动。可能因为这张脸看着就充满智慧,也可能是皮肤松弛皱纹太多,这位爱因斯坦的动作表情几乎没有任何破绽。

ht_einstein3_061103_ssh.jpg

8402671759_44bf6402d6.jpg

从褶皱丛生的爱因斯坦,到婴儿脸的 Diego-San,到中年男人 Han,再到美女 Sophia,这些年汉森机器人家族的新成员皮肤越来越紧致,表情越来越丰富,同时伴随而来的骂声也越来越多,这大概这就是在恐怖谷底冲刺吧。

不免心疼这些机器人设计师,吃力不讨好。有 AlphaGo 下棋,有 Siri 陪聊,作为有身躯的机器人,好好卖萌当苦力不就可以了吗,为什么非要一颦一笑都要和人类如此相似呢?

2.pic.jpg

日本机器人的脸型都很唯美,表情也比较矜持,比如这位 Asuna 小姐,会眨眼,会微笑,但眼神不会和你对视。

按照汉森的想法,在不久的将来,Sophia 这样的机器人会跻身于人潮之中,和人类一样学习,工作,甚至成家,它们从事酒店前台接待,博物馆讲解员,陪伴老人,教育和医疗培训等工作——一个机器人社区正在浮现出来。

尤其是在医疗方面,机器人是不知疲倦的护理工人,它们可以接待病人,问询身体状况,更重要的是它们不会弄错药物。仿真机器人可以帮助患自闭症的儿童,通过眼神接触的练习,耐心地陪他们玩牌类游戏,提升他们的社交和认知技巧。

未来仿真机器人可能还要担任起执行安乐死的任务,替代人类医护人员,让他们免于遭受道德伦理方面的困境。另一方面对死者而言,在临死前看到这么玉树临风、娇俏可人的仿真机器人,也比纯粹让机器来执行来得更人道吧。

5.pic.jpg

没办法,我们人类骨子里就是天生喜欢比自己强大的东西,比如钱,爱情,人工智能,以及绝美的容颜——为了这个,暂时受受惊吓算什么。


PS: 希望未来的我不会因为这篇文章里混用了他/她/它而被赏金猎人 KO......

仿真机器人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