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么让 Twitter 陷入了今天的窘境?

究竟是什么让 Twitter 陷入了今天的窘境?

编者注:本文作者 Joshua Topolsky 是科技媒体界的大腕,他是权威媒体 The Verge 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另一家媒体 Vox Media 的联合创始人。作为长期观察各大科技公司的专业人士,Joshua Topolsky 对于 Twiitter 目前所面临的颓势有自己的看法,其中的观点颇有见解。

 本文翻译自 The New Yorker,原文标题为「The End of Twitter」http://www.newyorker.com/tech/elements/the-end-of-twitter),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在不久之前,我和我认识的许多人都认为,Twitter 绝不仅仅只是另一个社交网络而已。我也许曾经说过,Twitter 更像是一个工具,一个基础性的服务,它有存在的必要。你能在这个由 140 个字节组成的信息流中发现当下最重要、最关键以及最发人深省的故事。

信息大,但却嘈杂不堪

在 2013 年 4 月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期间,用户们被牢牢吸引在了 Twitter 的信息流当中,他们突然间获悉了那些血腥而又真实的内容,他们知道出事了。Twitter 为他们提供了未经编辑、未经撰写的内容,通过这些警方的扫描仪、目击者的报告以及那些由「公民记者们」提供的具有颗粒感的图像,全世界都知道发生了什么。这些信息的展示都很原始,但却言简意赅。

first-tweet.png

然而 Twitter 的败像在那时就已经出现了。对于产品设计的改变让人们很难跟上针对单一事件的对话或叙述。对于信息来源缺乏严格的确认让信息变得可疑并且令人迷惑。此外,更令人担忧的是骚扰和辱骂的不断滋生,比如臭名昭著的「游戏门(Gamergate)」社区,Twitter 的用户不得不面对这个由充满仇恨且敌视女性人士精心组成的社区所带来的大量仇视性语言与威胁。然而 Twitter 似乎并没有完全做好处理这些暴力的准备,他们缺乏足够的工具去中断或平息这些暴力事件,即使是被认证的名人们也无法得到保护。在 2014 年 8 月,著名歌星 Robin Williams 的女儿 Zelda 就因为屡受恶毒的攻击而退出了 Twitter。

1409767571-GamerGate.png

当然,变得嘈杂不堪当然不是 Twitter 今天所具有的唯一问题,它只是这家失去了方向(或者更严重地说,从未有过方向)的公司所逐渐暴露的症状之一。在经历了一个动荡且犹豫不决的夏天之后——在去年夏天,公司 CEO Dick Costolo 宣布辞职——Twitter 再次任命其联合创始人、硅谷神童 Jack Dorcey 成为新任 CEO,并且暗示这也许是 Twitter 在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找到它的方向。

这个方向必须要快点出现。在由 Dorcey 的回归所产生的为期一年的延伸效应中,Twitter 的活跃用户仅仅增长了 11 个百分点。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其在美国本土的业务渗透:在 2015 年的前三季度,它的活跃用户数完全没有变化。Facebook 早已通过其数量级的增长超越了 Twitter,然而它也仅仅是 Twitter 的敌人之一,InstagramWhatsApp 甚至是微信都比 Twitter 拥有更多的个人用户,现在连 Snapchat 都赶上来了。

29e3fdb.jpg

在 Facebook 的案例中,这家公司充分展示了其对于产品本身以及对用户体验的长久重视。虽然扎克伯格的帝国在早期曾经在用户隐私方面有不少问题,但在过去的 5 年当中,Facebook 已经统治并且定义了「社交」这个概念。如果用户在 Facebook 上被辱骂了,那他能够得到相应的处理;如果有人想要发动争吵或是入侵的行动,那他会收到各式各样的回应。你也许不会同意扎克伯格「单一身份」的概念,但是事实是,人们不得不用他们的真实姓名去注册,以此他们才能在 Facebook 上获得一个更加安全的网络空间。至于 Facebook 在移动端和广告业务上的行动更不必说,他们配得上「优雅」这个词,这让他们能够在移动广告这个领域获取巨额利益。根据相关资料,他们在最新季度比去年同期收入增长了 51%。

与竞争对手相比定位不清

与此同时,一系列平庸的产品更新(比如 Twitter 大力宣传却最终令人困惑的 Moments)、停滞不前的用户群、以及大量的高管流失都让人们怀疑 Twitter 能否作为企业生存下去。在过去的几周时间内,这家公司又失去了他们的媒体副总裁、产品副总裁(跑去了 Instagram)、他们正在增长中的视频服务 Vine 的负责人、工程副总裁、以及人力资源方面的负责人。最终不出所料,这家公司的股价在过去的三个月中下跌了 50%。

twitter-jack-dorsey-entrepreneurs.jpg

但我们应该担心 Twitter 的不是它的股价。(根据《今日美国》的报道,鉴于其现金储备情况,它可以在目前的亏损状态下继续运行 412 年)我们应该担心 Twitter 的是它的「不切实际」,而且有越来越多的数据表明,这家公司仍然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如果说 Twitter 的即时动态是它的立身之本(事实上它就是),那在未来,我们不难看到 Instagram、Facebook、 Snapchat、甚至是 Peach 这样的后来者都会在实时新闻方面有所突破,到时候,他们还能消除 Twitter 狭隘、嘈杂以及变幻无常的观点等弱点。看看现实吧,Kevin Weil,这个为 Twitter 的产品负责人跳槽去了 Instagram,我们自然有理由去设想,Instagram 的服务有可能突变或是分裂成一个更快速、更加社交的平台,你也许能在上面分享链接甚至是进行对话。而且,对于很多用户来说——尤其是年轻用户,根据最近的一个调查,Snapchat 已经是他们最重要的使用终端了。总结一下,我们生活在一个不断升级的时代,成长在互联网环境下的年轻世代最为薄情不过了:他们会一拥而上地爱上某个东西,直到激情退却;然后,他们会彻底将它抛弃。

不幸的是,在市场上,Twitter 的服务是如此的令人困惑与难以定位,你很难清晰地判断它的存在。Facebook 也许会添加一些它不错的特点;而 Messenger 可能会提供相似但却更加一致的用户体验,因为它所能够覆盖的面积更广。这个趋势对于生活在媒体世界的我们每个人来说都足够明显:人们正在用更有价值且交易频繁的「内容」填充着他们的服务,就像你现在正在阅读的东西一样。社交媒体是一个规模化的游戏,或者说是一个产品的战争,但不幸的是,Twitter 在这两个游戏中都输了。

twitter-650x350.jpg

对于 Twitter 来说,虽然他们在某些方面还有一些优势,但有些被改变了,有些则被画蛇添足。最近有消息称,Twitter 最具代表性且最受欢迎的功能——140 字符的限制——将会在未来变成是 1 万个!通过这个变化,Twitter 想在众多讲故事的平台中同时赢得简洁和丰富这两个战场。然而,这是一个完全违背了用户意愿的行为,并且极具风险:简洁才是这个社交平台区别于他人不多的特点之一。

Twitter 究竟如何理解自己?

当然,这一切并不意味着希望全无。Twitter 还拥有数以亿计的用户群,他们仍然在 Twitter 的服务中找到了巨大的价值。让这个产品矗立至今的核心观点并未消失,虽然它们已经有一些模糊不清了。对于 Twitter 来说,它的特点与实力仍然存在,即:能让你迅速了解多重思想的短期信息爆炸力。而这也是他们最重要的资产。这家公司只需要找到向更多用户正确展示这个能力的办法,并且将用户的价值告诉广告商与合作伙伴们。这不是一个容易完成的挑战,但 Twitter 必须要鼓起勇气来面对。

在 2011 年,Jack Dorcey 告诉他的用户们,当人们询问 Twitter 是什么的时候,「我们并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而这是 OK 的。」当他这样说的时候,他是从积极的角度出发的:Twitter 就是你所理解的那个样子

5年过去了,真正要面对的问题似乎变成了:Twitter 究竟如何理解自己?

Twitt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