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的另一边:高福利背后的硅谷科技公司

天堂的另一边:高福利背后的硅谷科技公司

编者注:本文来自 The Economist,在大众都对硅谷科技公司为员工提供的高薪金、高福利众口称赞的时候,作者却提出了不同的观点。他认为这些「看上去很美」的东西也许对员工来说并不真的那么有利。不管您是否同意他的观点,这都是值得了解的多元想法。

本文翻译自 The Economist,原文标题为「The other side of paradise —— Glamorous tech startups can be brutal places for workers」(http://www.economist.com/news/business/21688390-glamorous-tech-startups-can-be-brutal-places-workers-other-side-paradise)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软件公司通常都被认为是「人才们」的天堂,这不仅仅是因为它们给员工的工资很高,也因为它们的各种福利都很不错。他们每天都能吃到由蓝带厨师(蓝带是全世界最著名的厨师培训学校之一)烹调的食物;他们可以在午休时躺在午睡舱中酣睡;如果精力充沛,他们也能去健身房锻炼或者是练瑜伽;除此之外,公司还为他们准备了干洗店让他们洗衣服、大巴车供他们上下班。

福利可能并不是真的福利

但事实的真相是这样的。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没有比员工的大脑更重要的资源了。而这些大脑之间的战斗正在变得像数字革命对商业世界的重新洗牌一样激烈。像 Google 或是 Facebook 这样的巨头对于研发和扩张的投入越来越大,以此,他们想要继续巩固自己在这个新经济时代的核心地位。Google 的员工数量在过去的 5 年增长了 157%,达到了 6 万人;比较小的创业公司也都在争先恐后地吸引人才,而传统制造商们也正在通过招募更多的程序员和技术天才来对行业的数字化做出回应。像通用汽车、福特、尼桑以及丰田这样的汽车厂商都在硅谷设立了研究中心。

因此,这已经成为了一个薪水与福利的竞赛。那几个最大的公司正在修建最豪华的总部:苹果的「太空飞船」由 Norman Foster 设计,占地达到了 26 万平方米;而 Google 的新办公室将会坐落在一个巨大的、半透明的穹顶之下。而其他一些公司则各出奇招:Netflix 为员工提供了「无限期」的假期;Facebook 为想要冷冻自己卵子的女员工提供了 2 万美元的补贴;Uber 和 Airbnb 则从 Google 挖走了几位顶级厨师。

apple-spaceship-campus.jpg

但是,作为一名软件开发者及工程师的职业生涯并不能给他们带来工作满意度的保证。在去年,有一项包含了 5000 名科技及非科技公司员工满意度的调查显示,其中许多人都觉得自己被疏远、不能完全发挥自己的才华以及对职业生涯感到困惑。只有 19% 的科技公司雇员认为自己干得很开心,也只有 17% 的科技公司雇员认为自己的价值在工作中得到了展现。在许多方面,他们甚至比非科技行业的人更加不满:在科技行业,有 36% 的员工认为自己有一个很清晰的职业规划,在商业与财经领域,这个数字是 50%;在科技行业,有 28% 的员工觉得自己了解公司的前景,在非科技行业,这个数字是 43%;有 47% 的科技行业从业人员认为自己和同事的关系不错,但在非科技行业,这个数字是 56%。

这些科技公司所提供的这些堪称奢侈的福利并不是出于他们内心的良善,相反,提供这些是因为他们想让员工的工作时间更长,这样做了之后,员工们就不用花时间在买午餐或是干系衣物这样的日常事务当中了。就像南加大商学院的 Gerald Ledford 所说的那样,他们用「金手铐」将员工们绑在了办公桌边。此外,其中的一些福利还是空中楼阁:「拥有尽可能多的假期」在事实上也许意味着「尽可能少的休假,能休多少就看你的胆量了」。而其中甚至可能有些不太友好的意味:也许让女性冷冻卵子最终成为了他们的期望?

在精英的舞台背后,牺牲的是普通人

事实上,科技行业是冷血精英们的舞台。「一个伟大车工的工资是一个普通车工工资的好几倍」,比尔•盖茨曾经这样说道,「但一个伟大程序员的工资可能是一个普通程序员工资的一万倍!」最有才华的员工可以向老板们坐地起价。Google 曾经向一位明星工程师提供了价值 350 万的股票以防止他叛逃到 Facebook;而 Facebook 也花了 10 亿美元收购 Instagram,主要也是为了雇佣那 13 名员工。然而在商业世界中,大部分的人还只是「不错」而称不上「伟大」,但相比能得到股份的明星员工们,这些一般的劳动者只能归于默默无闻。

911c7872c8c64e8.jpg

在这个无情的精英行业中,顶层却是由残酷所聚集的财富。如果你选择错了公司,那天赋和努力再多都于事无补。比如,如果你在乘车共享行业选择了 Sidecar 而非 Uber 或 Lyft,那你再努力也没用。此外,科技界的创业公司通常会用股权来吸引人才,为了让公司能上市,他们每天都累得像狗一样。然而,这些公司经常会使用多种不同的股权等级,比如他们会为内部人员保留最大的份额,而雇员们通常只有最普通的那种,这些股份很容易就失去了价值。特别的是,创业公司现在会为后期投资者提供能让他们拿回自己钱的保证,如果能再有后续的融资或是最终上市,那这些公司会以比当初更低的价格评估他们的股份。当企业需要做出这样的保证时,他们通常会用发行额外的股份来确保这个举措能够实施,这样就会稀释其他普通员工的股份。

这种失望的情绪正在逐渐蔓延。一连串的创业公司,比如 Square 及 New Relic,都在上市后以相当大的折扣卖掉了他们的股份。而另一些公司则在放弃上市之后以折扣价买入了很多股份:电子商务公司 Gilt Groupe 把自己用 2.5 亿美元卖给了 Hudson's Bay,而它早期融资时的估值是 10 亿美元。风险投资家 Michael Moritz 将其称之为「独角兽们的次贷危机(subprime unicorns)」,而企业家 James Clark 则将其称之为「独角尸(unicorpses)」。如果这是另一次的科技泡沫,那受伤最深的会是这些员工。

科技产业为那些少数的幸运儿提供了不可思议般的丰厚回报:世界上 40 岁以下的亿万富翁一半都出自于科技行业。而它也为数以千计的人们提供了非常好的生活:他们能得到大笔的钱去让科幻变成现实。但是,这个产业也充斥着失望的情绪:无休止的工作与微薄的回报,重塑世界的梦想最终变成了一份份艰难而又没有安全感的工作。



文章头图来自 The Economist

硅谷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