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今天的硅谷,赢者通吃成为了铁律

在今天的硅谷,赢者通吃成为了铁律

编者注:本文原载于《纽约客》杂志,作者通过一家硅谷互联网公司的失败,以小见大,提出了一个很具有说服力的观点:今天的硅谷已经成为了一个「赢者通吃」的世界。也许你不同意他的观点,但这篇文章仍然值得一读。

本文翻译自 《纽约客》,原文标题为「In Silicon Valley Now, It’s Almost Always Winner Takes All」(http://www.newyorker.com/tech/elements/in-silicon-valley-now-its-almost-always-winner-takes-all)。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在 2014 年 9 月,在投资完一家名为「Sidecar」的共享乘车公司之后,Richard Branson(理查德•查尔斯•尼古拉斯•布兰森爵士,生于 1950 年 7 月 18 日,是英国著名企业维珍集团的执行长。集团旗下包括:维珍航空、维珍铁路、维珍电讯、维珍可乐、维珍能源,连锁零售店维珍唱片行,以及维珍金融服务)宣布这个领域还只是处于「初级阶段;像其他一些商业模式一样,在为消费者提供良好服务这个方面,创新人员们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之后,他又补充道,他没有将自己的钱都投到一个「赢者占有一切」的市场当中去,他觉得,很多的共享乘车公司都能活下来并且发展壮大。然而昨天,就在 15 个月之后,Sidecar 的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 Sunil Paul 宣布这家公司要关门了。(最新消息,就在美国时间 1 月 19 号,Sidecar 正式被通用汽车公司收购了)

作为这家公司的创始人,要亲手关闭自己创建的公司,这种痛苦我们都能体会到。但是相比 Paul,我更想要将关注点放在 Branson 身上,这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总是能证明自己的眼光是正确的;而这次,他认为共享乘车并不是一个「赢者占有一切」的市场。Branson 的话在那些出售相似商品及服务的公司是正确的,比如带有包装的商品或是航空旅行服务之类的。可口可乐没有干掉百事,丰田也没能击败本田。

911c7872c8c64e8.jpg

然而,在今天的互联网世界,越来越多这样的格言都失效了在今天的硅谷,竞争开始趋向于出现一个垄断式的胜利者,而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共享乘车这个行业中,Uber 与 Lyft 之间的竞争如此令人瞩目的原因了。

Google 的例子

在我这二十年对硅谷的关注与写作中,我看到它所孕育的产品与市场历经过 3 个不同的阶段。

第一个就是,有一个或一群聪明人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产品、服务或是技术,在一段时期内,这个想法开始流行,后面会跟着几十个模仿者,风投也会进来推波助澜,而他们大部分都会死去。当尘埃落定,那里只会剩下不超过 3 个游戏的参与者,而他们之间的竞争会持续下去。

在 1998 年,当 Google 诞生的时候,在搜索这个竞争激烈的市场中已经诞生了一个领跑者:雅虎,它在当时已经确定了市场对网页目录式搜索的需求。而其他像 Infoseek、Lycos、Excite 等竞争者都被抛在了身后。因此,想要击败雅虎,你必须要在目录式搜索之外寻求新的途径。而这正是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所做的事,他们准确地判断到了互联网上的网页数量将会在规模、范围及领域上成倍增长,因此,他们需要一个新的、更快的、更简单的搜索引擎,这个引擎必须要和网页升级的速度一样快。而他们要让这个引擎超级快——当用户在查询后获得搜索结果的速度越快,用户就越想使用你的搜索。而对于我们的世界来说,从缓慢的拨号上网进化到宽带上网是一个非常棒的过程,当然,要想让这个过程成真,他们需要建立并拥有自己从网络到数据中心再到服务器的相关基础设施。

gettyimages-97614591.jpg

随着 Google 的成长,它的新式好用的搜索算法吸引着新的竞争者,比如说 Simpli、Dogpile、Northern Light 以及 Direct Hit。其中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竞争对手是 Powerset,它后来被微软收购了,最终成为了微软 Bing 搜索的核心组成部分。

回望过去,Google 的成功源于它诞生在宽带时代来临的风口浪尖,但它也与互联网中的一些新动态有关:许多的服务转变成了算法,拥有自己的基础设施成为了一个关键性的因素。那些基础设施——网络、存储器以及计算机——都允许 Google 用很便宜的方式抓取网络和排名结果。随着 Google 得到越来越多的资金,它的基础设施越来越好,这也让它提供搜索结果的速度越来越快,这个过程中,Google 为自己培养了众多的用户,他们通常都会在自己想要搜寻什么东西的时候自动打开 Google。越多的人使用 Google 搜索,Google 就会得到越来越多的数据,这反过来会让它更好用、更聪明、更快,并且最终更个性化。简而言之,随着 Google 变得越来越庞大,它也在变得越来越好,这反过来又让它变得更加庞大。它就成为了那个占有一切的赢家。

算法、基础设施与数据之间的紧密循环

这个在算法、基础设施以及数据之间的循环是强有力的。再加上我们称之为「网络效应」的东西,你会看到虚拟世界中的垄断在一夜之间就出现了。「网络效应」会发生,通常是因为使用人数使得某项产品或服务的价值上升。电话服务、eBay 以及 Skype 都是很好的例子。有 Skype 账号的人越多,你能在 Skype 上找到的人也就越多,从而就会用更多的人加入进来。

在网络时代的早期,增长受到许多速度和成本的限制,比如昂贵的电话安装费、容易崩溃的电脑以及不能运行的浏览器... 而智能手机的发展从本质上改变了这一切。Facebook 可能是历史上从网络效应中受益最多的一个例子了,它在过去的 7 年中由 2 亿用户增加到了 12 亿,这正是因为手机成为了我们最基本的上网工具。

但网络效应并不是 Facebook 在社交网络领域建立垄断的唯一一个因素,在过去的 10 年中,它努力开发新的数据中心、雇佣了越来越多的工程师、并且让自己的动态消息与强大的算法结合在了一起。我们越使用它,它就能得到越多的数据,而它反过来就越能控制我们的注意力。现在,Facebook 在全球有超过 10 亿用户,它已经知道了如何让自己成为一个吸引人们在移动端上网的因素。如同 Google 一样,这个在算法、基础设施、资金以及数据之间的循环也让 Facebook 成为了一个赢者通吃的公司。在社交领域,第二名的 Twitter 离它的距离还非常非常远。

facebook_brands.jpg

而目前,Uber 也已经建立了这种在算法、基础设施与数据之间的紧密循环。在 2014 年 6 月,我曾经指出,Google 和 Uber 并没有很大的差别,宽带是 Google 的立命之本,对于 Uber 来说则是智能手机。如果说,提供即时搜索结果是 Google 的目标;那 Uber 的目标就是去减少出行当中的困难,比如你打开 App 的时间、预定车辆的时间等到。你到达目的地的时间越短,你就越来越想不起来 Lyft 或 Flywheel 这样的其他竞争者。到目前为止,Uber 的发展已经很快了,而这也是人们从未考虑过 Sidecar 的原因。

Uber 也从 Facebook 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融到足够多的资金,然后将它们作为你的竞争优势。因为 Uber 已经从投资人手里拿到了 120 亿美金,全世界的市场都能被 Uber 所覆盖。街上的 Uber 司机越多,就有越多的人想要使用 Uber;他们来接我们的时间越短,我们就越能忘掉其他的出行模式;我们更多地使用 Uber,我们就会给它提供更多的数据,然后他们就可以调整他们的算法去优化出行路线。现在,你开始理解外卖盒快递都已经成为了 Uber 最近在试验的方向。曾经这是一个为了参加 party 的人们打豪车的 App,但现在,它想要重新想象我们所有的交通方式。

同时,Amazon 已经不再把注意力放在在线零售上了,留下其他人去争夺仅存的一点市场;即使是在今天,微软也控制着企业的办公生产力;而在智能手机爆发 8 年以来,Google 的 Android 和苹果的 Ios 还是两个统治性的存在;即使是在芯片领域,Intel 仍然独领风骚;在公有云领域,Amazon 和微软 Azure 瓜分了市场,Google 的 G.C.E. 和他们两个差了很远。当然,竞争相对激烈的市场不是没有,比如说移动支付,Square、PayPal、Apple Pay、Android Pay、Samsung Pay 以及 Walmart Pay 都势均力敌。但是,如果让我去打赌的话,我仍然认为它最终会成为一个两三家公司之间的战争。

也许这也就是 Sidecar 最终在共享乘车这个领域失败的部分原因。我们已经看到了 RidePal 像 Leap Transit 这类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并且我们还会继续在交通变革的路上看到更多类似的失败。Google、Favebook 以及有可能的 Uber,它们都证明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道理:在这个连通的时代,数据、基础设施以及算法都给了这些公司们一个独一无二的优势。恕我直言,Branson,这就是一个赢者通吃的世界。



文章头图来自 The New Yorker

硅谷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