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救援》作者:航天技术发展缓慢因为我们没有目标了

《火星救援》作者:航天技术发展缓慢因为我们没有目标了

采访 / 视频 李索菲 周恒星  编辑/纪云

《火星救援》作者安迪·威尔是一位「太空宅男」,沉迷于相对论、轨道力学和载人飞船,从 15 岁起就被美国国家实验室聘为软件工程师。同时,他又一直有个作家梦,从小读阿西莫夫、阿瑟·克拉克这些经典科幻大师的作品长大。

一开始,他把《火星救援》的章节贴到个人博客上,读者很喜欢,但看起来很麻烦,于是写邮件希望能整在一起放 Kindle 上,他这么做了,Kindle 有一个最低价格的限制,0.99 美元,于是这本书在 Kindle 上卖 0.99。没想到一放上去就备受欢迎,成为 Kindle 上最受欢迎的科幻作品之一。出版商兰登书屋看上这本书,买了版权,之后又被好莱坞看上,《火星救援》被拍成电影。

现在安迪·威尔·威尔辞了程序员工作,专心在家写书。极客公园找到他,跟他聊了聊从程序员到作家的经历,科幻对科技发展的影响,和他对创业的看法。


极客公园:介绍一下你自己吧。

安迪·威尔:我一直就是一个宇宙狂人,从小到大都是,一直都是宇宙以及载人飞行的粉丝,甚至无人飞行。

极客公园:怎么想到要创作这本书?

安迪·威尔:我坐在家里想,我们要如何完成一次载人去火星的任务呢?使用真实的科技,现有的科技,如何把宇航员运送过去?他们在火星表面要做什么?他们怎么返回?

所以我开始构思任务计划,开始想需要何种技术手段。然后我开始想如果出了差错他们该怎么办?如果这个坏了他们该怎么办?如果那个坏了他们该怎么办?如果两样东西同时坏了他们该怎么办?

但不能让宇航员们去死啊,火星任务需要考虑可能出的技术故障,我感觉这些故障可以组成一个很好的故事。所以我就创造了一个倒霉的主角,让他痛苦得经历这一切问题。

中国在航天上做很多新的尝试

极客公园:在你的作品里,为何是中国最后成为了拯救者?

安迪·威尔:有好些原因。

首先中国正在做的宇航事业很新,很激动人心。相对而言俄罗斯已经做了很久,欧洲人也在这方面进行了很久,但中国在做很多新的尝试,并且中国在把宇航员送到太空中,而不仅仅是探测仪,所以中国比欧洲在这方面领先。

另外一点是,我不觉得俄罗斯在尝试新的东西,他们只是在批量生产密封舱而已。美国也没有在做载人航天的项目,但是中国人在做,他们也在做登月项目,中国在做令人兴奋的事情。

还有,令我感到不解的是为什么 NASA 和中国没有合作?NASA 与俄罗斯和欧洲国家都有合作,我们在冷战时期就和前苏联有(航天)合作项目。这不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和中国合作呢?我希望我们可以有合作,这些就是我觉得中国元素很酷的原因。

极客公园:希望中国未来跟 NASA 真的有合作。不过两国航天体系处事方式还挺不一样的。我们发现 NASA 就比较公开,据你所知是为什么?

安迪·威尔:美国的航空航天计划从一开始就与宣传紧密相关,我们希望展示我们可以击败俄罗斯,美国航空航天项目的整个意识形态就是要告诉所有人我们在做什么,去卖弄我们都做了些什么,这基本就是这件事情的意义。

NASA 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慢慢成长起来的,向所有人展示所有完成的事情。NASA 是一个公开的组织,所以所有 NASA 发明的东西都会让公众知道。比如要是发明了一个火箭推进器, 你可以自主生产它,并且收取费用,这一点问题都没有。没有谁拥有它们,这些都是公共资源。也许这与美国骄傲的情绪有关,我们对自己的太空计划非常自豪,我们对于航天项目以及登月感到自豪。

我对中国不公开自己的航天计划不是很理解,他们在做一些振奋人心的事情, 这些事情与大家息息相关,并且能让中国很有面子,为什么不呢?全世界对此都很感兴趣,我知道中国国家航天局有登月计划,我在想他们会直播吗?我会通宵熬夜看的,我会在半夜盯着电视,看宇航员在月球上行走。我希望到时候中国国家航天局会与大家分享。

极客公园:NASA 在推动你的书上做了很多,NASA 为何喜欢你的书?

安迪·威尔:NASA 对我的书非常支持,我感到很惊讶。我认为他们喜欢我的书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它准确得描写了一个火星之旅。NASA 喜欢是因为这本书起到了教育大众宇宙空间旅行是什么样子的作用。

我也认为本书给了 NASA 一个正面的形象,NASA 被描写成了一正面角色,是解决问题的人,他们为此愿意贡献出生命,我确实认为他们是这样一批人,所以我确定他们喜欢这些内容。

并且,他们认为这部作品会让公众对航天项目以及登陆火星计划更加感兴趣。

航天技术发展缓慢因为我们没有目标了

极客公园:NASA 在很努力的做宣传,包括支持你的书。然而不可否认的是我们发现美国现在的航天发展远远不如六十年代?你认为原因是什么?

安迪·威尔:美国现在的航天研究陷入了糟糕的境况,航天飞船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飞行器,它很危险,也许是人类建造过最危险的飞行器,它没有中断系统。

NASA 和空军暗地里有合作,然而之后,空军开始做自己的发射了,航天飞船就变成了负债。我们需要替换它,然而我们之后就再没有研发出它的替代品,航天飞船就该退役了。所以我们现在就完全没有载人航天项目了。

我们在研究欧莱恩密闭太空舱,那会是把美国人再送上太空的方法,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只能搭俄罗斯的顺风车了,这对国家是一件丢人的事。

空间科技研究的进展放缓,其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完成了我们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我们希望登月,我们做到了。所以接下来怎样?我们要去火星吗?OK 啊,但那要花好多钱,很难证明我们要登陆火星的合理性。

当美国还有其他很多帮助人的项目需要启动,那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对此的答案是,我们需要在其他星球有稳定数量的人类居住。因为那样我们这个物种就可以被「备份」。做了二十五年的程序员,我知道备份数据的重要性。现在人类都在地球表面或者在低轨道,总有一丝灭绝的危险,在我们找到另一个可以居住的星球之前 。

极客公园:聊了很多宏观大问题,让我们来聊聊你个人的体会吧,你聊到你做了二十五年的代码工程师,工程师背景对你写火星救援有帮助吗?

安迪·威尔:我认为工程师对于解决单个问题非常在行,以及解决问题的方法。比如我希望得到这样一个解,然而我如何从目前的情况达到我想要的目的呢?路径是什么?

我认为工程师很擅长思考这类的问题,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从事工程师工作的原因。我的整本书《火星救援》在说的就是这件事情,都是在说如何解决问题这件事。有一个工程问题,他便去找一个工程解决方案,以上主线不断重复,这对我而言是很令人兴奋的事情,是我爱做的事。

科幻作品是很多创新首先出现的地方

极客公园:《火星救援》里使用的一系列科学方法和解决方案让人感叹科学技术的力量。但是影视文学作品毕竟是艺术作品问题,你认为科幻作品在实质上对科技进步有帮助吗?

安迪·威尔:有。首先,科幻作品是很多创新首先出现的地方,不能说是创新想法,可以说是最后的产品。比如科幻作者阿瑟·克拉克说,我们可以把一个人造卫星放入轨道,并用它来做通讯,所以那是点子的来历。

然而更重要的是,好的科幻作品会增强公众对科学的兴趣。当公众对于科学的兴趣增强了,科学教育就会被提升。当科学教育变得更好的时候,又会有更多的人对科学感兴趣。更多人会在科学界有所成就,并把它当成一个很不错的职业方向,就会有更多的科学家出现,更多的科学家意味着更好的科学环境。

极客公园:辞掉程序员的工作来专门写作,对这个转变你有什么体会?你更喜欢写书还是写代码?

安迪·威尔:挺有意思的是,我真的很喜欢做一个写代码的人,我很喜欢做一个程序员。

当我辞职的时候,并没有觉得那很棒。是的,我要去追求我的(写作)梦想了,但我喜爱我的工作、老板和同事,那是一份好工作。

我并不确定我更喜欢的是哪一个,我辞掉我的程序员工作的时候已经做了二十五年了,我很擅长我做的事情,我在行业内得到尊重,我解决问题起来驾轻就熟,现在我是一名作家,然而我才是刚刚开始。我回到了初学者的状态,我回到了小人物的状态。

虽然我因为《火星救援》被人熟知,我依然需要证明我自己。所以我也不知道,这很有趣。我怀念做程序员是因为会有非常清晰的目标,比如,你需要写一个可以完成某个目的的程序,当你完成了,你的工作就结束了。他们给你一系列固定的功能需求,你做出来就好了。当你是个作家的时候,就得编出来一些东西,努力写一个故事,尽量写得不要太糟。

极客公园:你生活在硅谷,也一直做程序员,周围很多朋友创业吧。你有考虑过创业吗?

安迪·威尔:有过一点点吧,我做白日梦的时候想过 。我曾有过建立软件公司的想法,也许有一天我希望做点自己的事,然而我并没有很认真考虑这个问题。我一直是一个喜欢打工的人,给公司做程序员的工作,收入稳定,也不用担心运作公司的事。

火星救援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