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图吴欣鸿:自拍不再是女生专属

美图吴欣鸿:自拍不再是女生专属

注:以下内容根据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与美图公司创始人吴欣鸿在 GIF2016 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年度商业变量论坛」上的对话整理而成。


张鹏:说到自拍这个事,以前我们觉得就是好玩。美图做的就是自拍,这么多人因为你们去自拍,你怎么看自拍这个事?

吴欣鸿:自拍已经从以前非常小众的行为变成现在全民行为,每个人都自拍过。2013 年「自拍」作为关键词入选到牛津词典,说明不单单在中国、在亚洲,在全球自拍也是非常流行的事情。现在自拍变成社交网络的主要内容,成为很多人表达和记录的方式,我觉得这个在这几年变化非常明显。

张鹏:这个很有意思,自拍成了一种形态的内容。

吴欣鸿:我们跟艾瑞一起做过一个调研,几千份问卷里发现社交平台上有 61% 的话题因为自拍照引起,比如我们跟朋友聊天是在自拍照下,有人发了自拍照,大家会评价、沟通、点赞,把自己贴出来是很好的引发话题的办法。

自拍不再是女生专属

张鹏:自拍里,男女比例是什么样的?

吴欣鸿:我们有个产品叫美颜相机,一开始美颜相机用户中女性占百分之九十几,几乎都是女生在用,但现在美颜相机中女性用户只剩百分七十几了,其他百分之二十多都是男性。因为现在男生也希望自己更帅一点,也要分享朋友圈,用美颜相机这种工具一秒钟就可以变美,不需要做几分钟的图片处理,很方便。

张鹏:我发现身边大家自拍发朋友圈都要先修图,不修图都不能往朋友圈传了,是这样吗?

吴欣鸿:是的,但我们也观察到一个趋势,以前修图这件事要花很多时间,比如在美图秀秀中修一张图要半小时,有了手机版后只要 3 分钟,美颜相机则把这个时间缩短到 1 秒钟。变美是个永恒需求,只不过从现在的本地处理转移到云端,更多由计算机对每个用户做非常个性化的修饰。

张鹏:看来修饰很重要,因为把自己修得好看后就比较自信,更愿意把照片发出来使之成为内容,从而引发讨论。

吴欣鸿:确实是的。一方面自拍随着移动网络爆发成为主流,还有一个是随着智能手机的爆发成为主流,经常自拍的人在一年或两年后变得自信很多,他变美变帅了,这是潜移默化的心理影响。每一张自拍都在告诉自己:原来长得还可以,有很正能量的心理暗示。

张鹏:你觉得自己因为自拍变帅了吗?

吴欣鸿:我现在也没有多帅,但是如果你看我 2001 年的照片,那时候的状态比现在看起来老多了,真是蛮惊人的。

我想纠正一下,在座有很多男生,很多人觉得自拍是很娘炮的事,但美国总统和很多人都在用自拍记录生活,所以自拍不再是女生专属,而是一个能让自己和朋友产生互动的内容。

下一波红利在 00 后

张鹏:你们从美化到自拍、到对美丽有很强影响力的公司,从 PC 端到移动端,这中间有哪些关键时刻?

吴欣鸿:关键点应该有三个。

第一,最关键的是九零后用户的爆发。最早追溯到 2007 年,我当时做了一款产品叫「火星文」,当时用户有很多是九零后,我们从用户群里看到了他们对个性化的狂热追求,火星文是文字的个性化。当时我们通过一些数据,比如百度指数发现对图片的个性化需求还没有被满足,所以我们才做了美图秀秀。因为美图秀秀 08 年创立的,到现在已经有八九年时间了,在八九年过程里面九零后用户从刚开始,到现在成为社交的主流,这是个非常大的趋势,我们享受了九零后用户爆发的红利。

第二点,我们享受智能手机爆发的红利,前置摄像头质量不断加强。

第三点,社交网络的爆发。美图以前做了非常多运营、推广,但我们看到无论是 QQ 空间还是微博、微信都足以覆盖几个亿的用户,所以我们把其他推广停掉了,完全拥抱社交网络。

张鹏:下一波红利在哪里?

吴欣鸿:现在零零后用户已经起来了。我们有个产品叫美拍,是短视频社区。美拍里面零零后用户的比例不是最大的,因为最大的还是八零九零后,但他们的活跃度是最高的。我们看到一个数据,无论是他分享、浏览视频,还是点赞、评论等互动数据都远高于八零九零后,是八零九零后的 4-6 倍,而且创造很多全网爆红的话题。如果说从 2007 年到 2015 年是九零后用户爆发的时代,从 2015 年有个变化,就是零零后大家可以去关注了,因为这也是一个很大的红利。

张鹏:其实在某种层面也对应你刚才说的,就是每一代人都会更自信,零零后对社交会更感兴趣、更关心,对自己也更自信,会做很多参与分享,所以这也是个红利。

你们走过这几个关键时刻,公司产品对应的用户量大概是什么样子?

吴欣鸿:我们主要有美图秀秀、美颜相机等产品,加起来覆盖智能手机已经超过 9 亿台了,每月活跃用户是 2.8 亿,每天活跃用户是 5300 万左右。其中美颜相机每天有将近 8000 万的启动次数,那个是非常高的。

张鹏:基本启动了就得拍一张。

吴欣鸿:对,不只拍一张,很多用户都是拍十几张,然后挑一张。甚至我们看到非常奇葩的用户拍了 100 多张选一张,每个月美颜相机产生将近 40 亿张自拍照,所有这些数据都是在移动端。

GIF0117美图mark2.png

在公司经常有一种在夜店的错觉

张鹏:我非常感兴趣你们公司是什么样的文化。你说你以前不是个爱自拍的人,公司要理解这群爱自拍的人的需求,所以内部是什么样的?

吴欣鸿:我们公司比较年轻,平均年龄 24 岁,活跃的主要是九零后同事。我们公司女生比例很高,以前女生多于男生,但现在差不多 4:6。大家比较嗨,因为我们有很多像自拍、美拍这种偏娱乐的产品,所以在公司是各种玩。

新同事加入了经常会被吓到,因为我们是开放的办公空间空间,突然很嗨,也不知道在嗨什么,大家不会怕吵到别人。在公司经常有一种在夜店的错觉,我们有拍了一些病毒传播视频,里面讲到公司。

张鹏:你们公司很嗨,每天活跃度这么高,你能不能回忆一下,哪些东西你觉得做对了,是最骄傲和欣慰的?

吴欣鸿:我不太用「骄傲」这个词,因为我危机感还蛮强的。从产品上来讲,我们做得比较对的地方是贴近用户、拥抱趋势,因为用户一直在变,从我们刚刚说的最早的九零后到现在零零后的爆发。

用户以前可能是半年一年才有行为的变化,现在非常快,可能每个月每周都在变,所以你得一直跟随他们才能跟得上。第二个是拥抱趋势。在公司我们有一个七天调 DEMO 的文化,任何牛的点子看能不能 7 天做成 DEMO,然后放到用户中去验证。以前我们非常完美主义,担心产品很 low、看起来不完整,但我们现在完全不担心这些,就去试错呗。

张鹏:那你自己的变化呢?

吴欣鸿:我最大的变化是两点。第一,从完美主义者到现在的反完美主义者,我以前是学油画的,内心其实非常追求自我完美。刚刚分享的 7 天 DEMO,我已经完全不在乎产品是否粗糙了,快速通过用户的使用数据来验证是最好的。第二,我以前是纯屌丝,01 年时候特别老、特别胖,现在有提升了,所以可能是一个从屌丝到网红的变化。

张鹏:网红的感觉怎么样?

吴欣鸿:觉得有些时候蛮刺激的,比如前不久美拍测试直播功能,我美发的时候直播了一下,结果有 600 多条留言,300 个观众,以及有 3 万多个点赞。所以虽然说我有点抗拒这种,但还蛮刺激的,所以现在还在调整。

全民直播是下一个趋势

张鹏:人们对美的需求在不断变化,你们对这方面有没有什么观察?

吴欣鸿:审美最大的趋势是从日系到欧美风,先说女生对影像的审美很多受到日本影响,因为以前日本动漫美少女战士,尖下巴、大眼睛,所以日本十几二十年前大头贴把人的皮肤磨得特别假,像塑料一样,中国乃至亚洲很多以这个为美。现在大家受到欧美真实自然的熏陶,大家慢慢觉得那个才是更高级的美。当然,我们也有义务引领这样的潮流,让大家更多接受真实自然。

张鹏:你们这个公司真的是有意思,还能判断出审美的转变。

吴欣鸿:这个也包括用户的变化,以前我们看日本动漫或者日剧长大,现在零零后很多小朋友他们更多是看欧美的作品,包括像韩国它是受欧美的影响更多一些。所以本身这也是一个用户群的变化带来的这种审美变化。

张鹏:美图自己接下来还想做些什么?

吴欣鸿:美图未来是两条线,一条是从图片到视频的延伸,因为最早美图秀秀是做美颜,以后我们会做美拍,因为视频比图片更流行,短视频是在 2014、2015 年爆发,而图片是在 08、09 年就爆发了,这是一个阶段性的更替。

说到视频,说一下趋势,一个是直播,很快就会到全民直播,所以我们会做这方面的尝试;还有对人的重视,以前的视频以内容为主,大家抢这个版权,视频 2.0 时代以人为主,人成为 IP,以后更多是抢人。

第二条线,如何让虚拟的美走到现实中,就是把虚拟和现实结合。像美图秀秀或者美颜相机、美拍是把照片变美,但用户在现实中还是那样,我们现在也在做一些尝试,希望未来有机会真的能够把用户真的在现实中变美。

比如现在我们在做把用户变美的智能硬件,比如面膜伴侣,它可以通过振动、加热或者发出奇怪的光线帮助把精华更好的吸收,包括痩身产品,这些是能跟智能硬件结合的,未来跟美容美妆行业的一些结合也是大有可为。

美拍吴欣鸿美图秀秀自拍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