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 360 之父:可穿戴设备未来的机遇在哪里?

Moto 360 之父:可穿戴设备未来的机遇在哪里?

谷歌产品副总裁 Lior Ron 的经历堪称神奇。他最早出道于以色列军事情报局,也就是传奇的“阿曼”组织,他是该组织情报信息系统的技术负责人,经常要和以色列总理,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彻夜开会;后来在2005年来到硅谷,先是在雅虎搜索部门短暂工作一段时间,但很快出来创业;公司在半年后被谷歌收购,于是 Lior 加入了谷歌,开始了长达十年的产品之旅,这期间成长为谷歌乃至整个硅谷最顶级的产品人。

在谷歌,Lior 负责过数个产品的开发。他是 Google Map 的产品负责人,在5年时间把这款产品从1000万用户发展到10亿用户。2011年,谷歌以125亿美元的天价收购了摩托罗拉的移动部门,其后 Lior 加入摩托罗拉,往返于芝加哥和硅谷,将摩托罗拉的硬件优势和安卓系统深度整合,是 Moto X 和其它主要产品的主要负责人。其后 Lior 又领导了摩托罗拉的智能手表团队,并于2014年9月正式发布了 Moto 360 智能手表。 这款产品造型设计优美,软件和硬件都属上乘,一经推出便完爆市面上的其它智能可穿戴设备,很多人对于智能可穿戴设备真正产生兴趣就是源自这款产品,说它是智能手表的里程碑并不为过。 

下文是根据 Lior 不久前接受极客公园的一次访谈整理而成。他将在下周第一次来到中国,登上极客公园的舞台,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现场传授他的产品心得。

 可穿戴设备的未来 

未来有两个趋势是很有意思的,一点是看时尚与科技是如何融合的,第二点是看沟通方式和可穿戴设备是如何互相影响的。现在还是冰山一角的阶段,这一切才刚刚开始。

首先要把产品做的很美很时尚。作为产品经理,我自己和我的团队在Moto 360的设计初期就立志做一块手表,而不是一块智能手表,我们要创造一件看起来很时尚的产品。我带着我们的手表的时候,别人看到了会问我“咦?这块手表挺漂亮啊。”他们不会问我“你这块智能手表哎,它能做什么吗?”这就是我的目标。人们购买这类产品的初衷很多时候是因为这些产品告诉周围的人他是一个怎样的人。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根据喜好买不同的衣服,鞋子。你选择在身上穿什么,就是在和周围的传达一个信息。一个关于一个你是一个怎样的人的信息。我们都会与我们穿戴的产品做交流。这应该是我面对可穿戴设备的未来感到最激动的一件事情。现在显示技术已经成熟,过去根本不可能有现在的效果。圆形表盘显示已经很常见。当技术已经成熟了,我们就可以把产品做的越来越好看。我是个体育迷,所以我会用手表看体育比赛结果。我也喜欢用它来查看我的运动情况,比如每天走了几步,我运动后一些运动类的应用也会告诉我我的运动数据。还有一些很好看的手表屏幕,我也喜欢用。中国团队开发的 Ticwear 我也很喜欢

motorola_moto_360_4.jpg 

现在还有很多的时尚品牌看中了智能穿戴,加入进来,告诉消费者他们的想法和设计。有他们的加入有两个好处。第一,他们有做漂亮产品的传统,目标是生产一个时尚产品而不是一个科技产品。第二,他们的加入,会带来品牌效应。有时候人们买东西就是会看品牌。比如我手上的这块 Mote 360,打上科技公司的Logo和打上Cartier的Logo,人们的购买欲就会完全不同。我当然也很欣赏我们自己,以及三星等公司之前做的产品,只是,当你不把自己想象成一个极客。你进入了一家店,你想要买一支表,大多数人不会想要买一个消费电子类品牌的手表。你也许想要买一只 GUCCI 或者 MICHEAL KORS 的手表。品牌的效应还是很大的。我想这会是下一代可穿戴产品的方向,科技与时尚的融合。我觉得苹果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公司,因为它即有科技产品的特征,同时也具有一定的品牌效应。苹果在把消费者往这个方向引,当你进去苹果商店购物的时候,他们的门店不像是一个卖消费电子产品的,而更像一个时尚品牌店。另外很令我骄傲的一件事情是 Moto 360 手表在Bloomingdale 商场也有售了(美国最大的百货商场之一),我想它是摩托罗拉历史上第一个在 Bloomingdale 有售的产品,我也相信它是 Bloomingdale 有售的第一个智能手表。 

其次我认为可穿戴设备可以成为一个沟通工具。 

有关可穿戴设备会影响人类的沟通有两种论点。研究显示我们每天的频繁沟通有百分之六十的的情况下都是很简短的。第一种论点是可穿戴设备在频繁的日常沟通中会给我省很多的时间,一些简短的沟通,可穿戴设备可以更快速的搞定,使我们更加关注身边的人。沟通的最核心内容就是“减小阻力”,让事情变得更简单。现在的沟通方式对我而言还是阻力重重的。比如我要和我的太太做个沟通,这类很亲密的人,你们每天都要联系好多次。也就是问一些“你好吗?”之类的问题。为了发一条打出来只需要两秒钟的“你好吗?”,我需要把手伸进口袋里,解锁,打开我的应用。这些动作会花掉我十秒钟的时间, 也就是我为了这两秒钟的沟通浪费了十秒钟。这很荒谬,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当我们消除了这些“阻力”我们就能更多更轻松的交流了。这一定会发生的。 

另一种论点是,它会让人们更加分心,更加多的使用它沟通。比如,我可以去用只有表情的应用沟通,发一个表情,我的沟通就完成了。阻力少了,我也许就会更多的发信息。我认为发信息这件事和可穿戴设备是密不可分,互相影响的。可穿戴设备是没有键盘的,然而如何在没有键盘的情况下发信息呢,这就变成了很有趣的一件事。 

当今社会人们的社交习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沟通时间越来越碎片化。 我们从书籍到博客到社交网站到 Twitter,现在到了发表情沟通。令我感到时分振奋的是未来的沟通方式会变成什么样子。我们现在的沟通速度不是几分中,几秒,可以是立即发生的,这就会是最前沿的沟通方式的未来。 

实际上我很喜欢微信这个产品,可惜我周围的朋友没有什么人使用。我曾经也有参与一些社交应用的开发,我的一位朋友是ICQ的创始人。我知道它曾经也在中国很红。然而很多类似的软件都可以做的还可以,同时它们可能停止继续打破常规了。张小龙很成功的想象了一个社交应用如何可以引入那么多的用户使用场景:游戏,小商户,商业,支付,等等。困难的是在已经存在的模式下突破,很难不去介意已经存在的限制,而去大胆畅想未来,我认为张小龙在这件事情上做的很棒。 

从谷歌到摩托罗拉 

我认为我们的存在最终都能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世界。我希望用一个接一个的产品来改变世界。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好的时代,产品和技术可以真正的有意义的改变世界。我很幸运,参与到了谷歌地图的发布。一开始我们只有两个国家的地图,美国和英国。一千万用户。当我离开谷歌地图时,有110个国家的地图和10亿用户。地图是很多服务的基础,如果没有地图,就没有Uber,没有城市规划和地产网站服务。没地图什么都做不了。我非常骄傲我参与了这个产品的开发和发布。几个工程师就有很大的能量。他们充满激情,然后去完成这件事情。 谷歌地图API也是我发布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人黑客袭击了谷歌地图然后发布了API。谷歌当时并没有发布API的计划,然而当他们发现了这件事情,他们觉得“为什么不呢?”这证明了谷歌是一个伟大的公司。 

三年前谷歌买了摩托罗拉,Larry Page 拜托我加入摩托罗拉。我答应了。我在那里很开心,同事都很棒。在摩托给了我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完全不同的经验,让我学会到了硬件产品制造领域的很多东西,也给了我一个放下一切阻力和限制,创造一个硬件产品的机会。这个过程是很艰辛的,一点一点尝试出来。在手机的方面,我们也努力在做个性化的产品。因为还是回到我的那个论点。人们穿戴什么,使用什么,都是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方式。摩托罗拉生产了第一个使用木材/竹子做背板的手机。在手机上融合这类材料是很复杂的。首先要找到不会开裂的材料,然后加工使它不会划坏,腐坏,还要够薄,最后还得找一片可持续发展的林地。这都花了我们不少时间和精力。 

motorola-office.jpg

Moto 360的开发过程一波三折。当我们刚刚开始启动这个项目,很多事情都不靠谱。没有圆形的表面,也没有高质量的显示技术,有很多技术的限制。然而当时,我完全没有去顾及这些。想得太多,会让自己裹足不前。后来我们又做了尝试,增大显示屏幕的面积,然而还没有做到圆形显示屏。我们用了三年的尝试和实践才有了现在的版本。我觉得接受“完全没有限制的思维方式”是很宝贵的。只要是对用户有用的,我们就需要尽力达成。

在摩托我有了全新的体验,让我看到两家公司的区别。我认为文化的产生来自于基本需求。你创建一种公司文化去完成那个公司的使命。谷歌是软件起家的,文化是较放松的,节奏很快,要各种试错,很多创新是自下而上的然而摩托罗拉靠硬件起家,很多的执行是自上而下的,那是因为在摩托罗拉,犯错的成本很高,在硬件生产中,弄错了一点点,成本就很大。而在谷歌所在软件行业,错了也许就去改一行代码就解决问题了,或者下周再出个新版。在谷歌,一个产品经理会提前半年做产品计划,而在摩托罗拉,需要提前一年半到两年做计划。我需要想象两年以后市场的情况。并预测我要生产多少产品。然而这两个公司也有像的地方。第一,这两个公司共有的是一种工程师文化。第二,这两家公司都很关注消费者。消费者第一的观念也是两个公司都有的文化。当我从做软件到硬件这跳跃的确很大。然而共性却是多为消费者考虑。因为不论是软件,还是硬件。令消费者满意才是终极目标。这两个公司的文化有不同,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我在摩托罗拉的工作很愉快,也学了很多。然而当联想买了摩托罗拉,Larry 又叫我回来。这很难拒绝。我是一个热爱产品的人,我希望为很多消费者做产品。谷歌是一个达成这件事情的很好平台。首先,谷歌是个有远见的公司,它可以想到五年十年以后的事情,第二它也有这样的资源和人去完成这件事。我希望可以用我自己的能力,在谷歌这个好的平台上去为消费者做更好的产品。 

物联网和中国优势 

我想你们都了解,现在在中国发生了多少这类的创新,很多优秀的硬件企业在深圳出现。我认为现在出现了很多消费类的创新方向。比如 DJI 就做的很好。我们谈到“物联网”。的确是这样啊,现在把物品连接到互联网的成本这么小。未来你会有很多不同的终端需要交互,你的手机,电视,汽车等都会互联。

每天的生活小事相关的物品都已经连接到了互联网,比如你的牙刷。高露洁出了一款产品,你刷牙后,你通过看你的手机应用,就可以看到你哪里没有刷到,再补刷就好了。即使你不看手机,里面还有电动马达把你引导到你没刷到的地方。另一个例子是垃圾桶,我记得巴塞罗那已经做到了把垃圾桶连接到云端,政府就可以知道垃圾桶里都丢了哪些垃圾,这可以帮助他们更有效率的做资源回收工作,他们还会知道哪些垃圾桶快满了,他们就可以去收垃圾了。这很令我振奋。 

我认为小米是一家有特点的公司。小米的交互和设计有和苹果借鉴的地方,它也依然很有自己的特点。我喜欢小米建立自己生态链的方式。他们很快的建立了有自己特色的生态链。他们不是所有事情都自己做。苹果的方式是一切东西都自己做,谷歌的方式是与合作方保持一种比较松散的关系。而小米的模式是以上两种的融合,将其他的独立公司包容在他们的生态链中。

另外我不觉得中国公司都是抄袭者,很多中国公司的商业模式还是很有特色的。我很欣喜的是在中国看到了很多实验性的尝试。有四个要素令中国变的特别有意思。第一,中国很多人在做各类尝试与科技创新,这很棒。第二,他们不怕失败,愿意接受挑战。 第三,进入中国市场的成本低,在中国做产品原型的成本很低,这是个机会。第四,中国的市场很大。所以综合以上四个方面,中国是一个很棒的科技创新的土壤。随着这一轮的科技创新,我们逐渐看到消费电子类的大公司从中国产生,并且也在世界范围内知名。因为他们满足了一些消费者自己也没有想到过的需求。我觉得DJI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这样得例子。如果你问我们周围这些人你知道什么中国消费产品品牌,他们应该会说联想,DJI,小米,一加。我喜欢这些产品的原因是为它们没有抄袭,他们以自己的方式在创新。


NOTICE : 谷歌产品副总裁 Lior Ron将于1月16日登陆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现场传授产品心得。

Lior-Ron.jpg

GIF 2016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