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消灭了伴手礼?

是谁消灭了伴手礼?

我背着一个包,没有拖箱子,来到了鼓浪屿。

上一次来到鼓浪屿是前年,那时我还是个单纯幼稚又充满热情的游客。为了在过年之前给全家的亲戚和身边的朋友都带上厦门特色或鼓浪屿独有的伴手礼,我推着两个 27 寸的箱子上了岛。

鼓浪屿上有很多「必须」要买的名声在外的「特产」,比如馅饼、茶叶和牛轧糖,也有很多传统且知名的品牌,比如「黄胜记」和「新四海」,还有很多「文艺青年」耳熟能详见到会欲罢不能的品牌,比如「赵小姐的店」、「张三疯欧式奶茶铺」和「陈罐西式茶货铺」。因为它们的存在,没有人能空着手离开。

IMG_1724_meitu_6.jpg永远有人在排队买着什么的鼓浪屿

两年多前的鼓浪屿,「新四海」刚刚在龙头路的关键位置开了自己的旗舰店。那可能是整座岛上最大的一间铺子了,馅饼堆得像山一样高,出厂的纸箱子排在门口让人迈不开步子。你经常能在店里听到「十盒」、「一箱」这样的叫喊,虽然不用担心某一款产品脱销,但收银台的队伍总让人绝望。

那时这些有名的店像玩跳跳棋一样间隔分布在各处,你很容易走两步就看见一家,你也就一定忍不住会想进去看看。他们就像香港街头的金店一样,一家又一家,不断的挑战着你承受能力的极限。

IMG_1721_meitu_3.jpg「赵小姐的店」可能是鼓浪屿上最有名的伴手礼品牌

上一次离开鼓浪屿这座岛的时候,我的两个箱子塞满了各种馅饼和茶叶。事实上更丢人的是,在搭乘摆渡轮船到达对岸之后我又在中山路买了几大包牛轧糖。同行的朋友里有社交需求比较大的,就在赵小姐的店里做了一个整箱「批发」的傻瓜。

这个元旦我又来到了鼓浪屿,却只买了一盒馅饼自己在岛上三天吃完,因为走进每一家店都能看到「XXX 元包邮」、「扫描二维码进入淘宝店铺」。

IMG_1719_meitu_1.jpg「扫一扫二维码,进入官方淘宝店」

新四海关掉了自己最大的那一间店铺,它的「旗舰店」甚至不在龙头路上。以前走两步就随处可见的新四海一下子消失了,我一度以为他们是不是因为名字「老气」所以和这个「文艺」的岛格格不入。但我想错了,新四海的官方淘宝店信誉已经达到了一个金冠,好评的数量正在接近一百万。

IMG_1723_meitu_5.jpg这里原本是岛上最大的一间伴手礼店铺

赵小姐的店、BabyCat 这些也大抵相当,只是店铺信誉和规模不同。赵小姐的淘宝店在 2011 年注册,但是官方微博是从 2013 年开始宣传它的。这个可能是鼓浪屿上最有名的伴手礼品牌,如今你只要今天下单,明天他们就会通过申通或者顺丰发货了。同样 15 元一盒的馅饼,同样的外观和味道,官方直营让亲自去鼓浪屿的理由又少了一个。

Snip20160103_19.png赵小姐的淘宝店信誉达到五皇冠

电商的魔力到底有多神奇呢?举一个小例子,赵小姐的淘宝店现在在做张三疯奶茶的代购。赵小姐拿到了张三疯的官方授权,现在每个单品每个月能卖出几百件。奶茶需要现做现喝,所以张三疯的店门口依然常年排队。但周边的其它食品不一样,它们完全可以在网上售卖。张三疯自己还没有官方的淘宝店,相信很快会有的吧。

IMG_1722_meitu_4.jpg仍然需要排队的张三疯

新四海们停止了在鼓浪屿疯狂开店,店铺就留给了一些「新人」。现在的鼓浪屿又有了一些「新人」在坚持着快速扩张,尽力让自己的店铺随处可见。「苏小糖」可能是现在鼓浪屿上店铺最多的品牌了,而在几年以前,鼓浪屿上还见不到它的身影。

「赵小姐」们渐渐发现,在你已经路人皆知的时候,一间显眼位置租金高昂的实体店可能和一个巨幅二维码的作用差不多。电商给了他们从未有过的效率,也给了游客本应拥有的轻松。但像「苏小糖」和「第七铺」这些还不那么有名的牌子,刚好可以拿下铺子大力地推。

IMG_1720_meitu_2.jpg已经在鼓浪屿随处可见的「苏小糖」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多数人似乎再也不用从鼓浪屿拖一箱子伴手礼回去了。我唯一能想到需要亲自背一盒的原因是,它身上有鼓浪屿的原味。奇怪的是,我也不知道是应该感谢还是讨厌这个电商的年代。

最后,说一个有意思的事。

鼓浪屿被电商带进了一个新的时代,但鼓浪屿本身是被电商抛弃的。我想买一台 iPhone 6s 过节,于是我准备在京东上下单,试着填写地址的时候发现可以选择「鼓浪屿」。第二天在我满心期待并感慨京东自建物流体验之好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您好我是京东送货员,我们京东是没办法送到鼓浪屿岛上的,所以您需要下午过来厦门这边,我们约个时间地点给您送过去。」

旅游电商鼓浪屿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