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FM:电台明星杀不死

荔枝FM:电台明星杀不死

「摇滚不是为了赚钱也不是为了出风头,这是个严肃的行业,我们是有使命的,出色的表演才是最重要的,一场出色的表演可以改变世界。」——电影《摇滚校园》

对于荔枝FM 的创始人&CEO 赖奕龙而言,「播客」行业也是如此。

伴随着 2015 全年数字音乐与在线音频行业的烧钱和骂战,荔枝FM(以下简称「荔枝」)的确是一个异常独特的存在:不烧钱砸版权、没有开不完的发布会,甚至未接入任何一家广告平台,荔枝却用两年的时间完成了用户数和主播数的指数级增长。

在版权大战愈演愈烈的声音市场,头部内容的聚合的确能带来大量流量,但同时也面临着沦为视频和文字补充媒介的尴尬命运。

谁都明白内容的价值,但内容却不应该渠道化。在赖奕龙眼中,荔枝上的「播客」不能简单地划为 PGC 或 UGC,他更希望用一种「自产自销」的模式来实现声音价值的最大化。

而就在本月,摩登天空也将「糖蒜广播」、「坏蛋调频」和「迷失音乐」等著名播客整合为了国内最大的独立播客集群。

除了版权和收购,更加细分的声音价值也让「播客」和荔枝FM 在这一片腥红的市场赢得了独立的发展空间。

3 个月 100 万微信用户是如何获取的?

最早荔枝的版本并非如今的 App 形态,在两年前微信公众号还并未像如今这样泛滥时,荔枝就选择将微信作为初始产品的试验田。

「那时候公众号刚出来,大多数都是媒体在做,而我们把他当做一个 App,花了很多精力进行开发。」

赖奕龙告诉极客公园,荔枝团队精选了当时市场上最活跃的 500 个播客,并用近一个月的时间谈下了其中的 300 家,让他们将自己播客的内容放在荔枝的微信上进行展示。

「当时只有苹果上才能听 Podcast,一听说微信上也能听,(播主们)还都挺激动的。」

在荔枝当时的微信版本中,用户既能输入「坏蛋调频」来收听某一具体的节目,也能通过数字「1」的键入来进行随机收听。

彼时收听不便、各自形成信息孤岛的播客群体第一次形成了集群似的展示,而众多知名播客在节目里的推荐也使荔枝的公众号得以迅速传播。

Snip20151222_5.png

但真正爆点的来临还在于对技术和形式的利用。几乎是在微信底部菜单和 HTML 5 兴起的同时,荔枝就迅速作出了跟进。而在 2013 年「五一」期间通过发送数字的随机收听带来的用户增长甚至直接让荔枝的服务器出现了宕机。

这一批 3 个月内形成的 100 万微信用户也成为了荔枝FM 应用的种子用户,两年后,这个数字超过了 8000 万。

技术如何推动文艺团队?

「在荔枝,随便找一个员工都能给你弹上一段(曲子)。」

与荔枝FM 平台上节目调性一致的是,荔枝的员工也都保持着类似的文艺气质。但意料之外的是,这家逾 200 人的公司的大部分员工都集中于技术和产品岗位。

当然,文艺和技术也不是站在绝对对立面的,对于细腻情感与细致体验的追求二者有着一致的目标趋同性。

正如罗永浩和他的锤子手机讲明白的一个道理:为什么苹果 800 万像素的摄像头比国产手机一千多万的像素成像效果更好?因为硬件参数之外还需要软件调试,同样的原理也适用于话筒。

「和摄像头相比,话筒更容易被忽视,所以很多手机的话筒都很糟糕,苹果手机好一些,但是安卓机的话筒真是千差万别。」

荔枝FM 的工作人员告诉极客公园,荔枝提供了最长 60 分钟的单个音频录制时间。录制过程中还可以进行背景音乐和配乐的添加,并让背景音随着主播说话的声音而自动淡入淡出。

与此同时,荔枝还在混音和降噪上做了许多技术优化,这也使得移动端的录音效果可以和专业麦克风录制再剪辑的效果相当。

「第一是自动降噪,第二是回声控制,第三是声音美化。这三项技术保证我们所录出来的声音都能达到较高的水准。」

赖奕龙告诉极客公园,通过荔枝FM 应用进行在线录制的播主超过了播主总数的 98%。

1.jpg荔枝FM CEO 赖奕龙

播客录制门槛的门槛降低了,但如何让优质的内容进行更好的展示才是一个内容平台应该思考的核心。而比起文字内容易于甄别的推荐,基于声音内容的好坏要更加难以界定。

为此,荔枝通过「完播率」、「复播率」和 「长期黏性」三个维度来确定一个节目质量的好坏。

「可能有些节目只有几百个听众,但它们的每期节目都有近半数的听众收听并且能够听完整期和后续收听,这就说明了这期节目的质量肯定不会差。」

赖奕龙透露,在未来一年荔枝也会更加专注于通过技术的手段让更好的内容得到最佳的展示。

「电台明星杀不死」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英国乐队 The Buggles 的一首 Video Killed the Radio Star(录像/电视杀死电台明星)曾红极一时,但在赖奕龙眼里,电台和播客永远不会过时。

「最初我们在微信上做的时候,整个市场只有 2000 多个播客,而现在光荔枝上公开注册的播客就超过了 150 万,只不过两年的时间就增长了近 750 倍。」

与其他竞品不同的是,荔枝没有选择一条堆砌内容的道路。正如同他们的 slogan——「人人都是播客」那样,荔枝一直将主要的精力集中于对内容生产端(播主)的服务上而不是用户的服务上。

赖奕龙告诉极客公园,收购大量的内容的确会在短期内带来大量的用户,但荔枝想做的是一个能够「自产自销」的内容循环与消费体系。

11.jpg

一方面,通过降低录制门槛和其他服务的提供,荔枝将众多的播主引入到平台内进行优质内容创作;而另一方面,整个平台优质内容的提升又能促进各播客听众的自发传播形成新一轮的传播。

基于这样的原创和自发体系,荔枝也少了很多版权上的压力。而除了各平台均有的认证和分成等福利,荔枝也会渐渐参与到主播的专业化发行中。

「荔枝会让优秀的主播和音乐人用专业的设备进行录制,还有专业的制作人参与到他们作品的制作中,最终我们会帮助他们进行商业化发行,让更好的内容得到更好的展示和变现。」

赖奕龙认为,播客所承载的内容只是声音众多维度中的一种,而荔枝想做的是基于人与声音关系层面的声音价值输出。

在传统的音乐与电台模式中,听众与创作者本身的关系是疏离的,但人和内容之间的认同联系是密切的。「播客」文化所倡导的情感体验会让主播和听众维持一个良性纽带。

「他们可能素未谋面,但听众的认同感却非常强。你听郭德纲的相声可能很难产生其他的情感外延,但听大内密谈却会为他们的情怀音箱买单。这些都是情感的价值。」

为此,赖奕龙向极客公园透露,明年荔枝可能会在硬件上做更多的尝试来解决主播们内容生产的问题,比如在声音输入上的人头录音以及输出上的 3D 耳机都可能是荔枝明年新的产品方向。

正如开篇所言,温和并独立的荔枝FM 虽然鲜有广告和收购,但「电台明星杀不死」似的执念却让他们将「播客」这个看似小众概念所承载的声音价值愈发被放大。在版权、收购和同行之间的相互诋毁久不消停的今天,我们也不该为现有内容的积累而放弃掉未来内容的价值。

「I heard you on the wireless back in fifty two, lying awake intent at tuning in on you. If I was young it didn't stop you coming through.」

五二年我在电波里听见你的声音,仰卧无眠只为等到你。若我依然年轻,没有什么能止住你向我而来。


江湖边/摄影

赖奕龙电台播客荔枝FM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