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了一场 VR 电影节,却依然不知何时才能看一部真正的 VR 电影

我参加了一场 VR 电影节,却依然不知何时才能看一部真正的 VR 电影

12 月 6 日,我参加了一场 VR 电影节。

场馆内的摆设让它看上去更像一个大型游戏厅:一排陈列的液晶电视,每个电视前摆放一把椅子,人们在电视前排队,等着带上那个看上去笨重但充满新鲜感的「头盔」,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开始观看《星际穿越》或者《复仇者联盟》中的片段。

DSC00038.jpg

更确切地说,不是「观看」,而是「体验」。

不同于传统的电影节,这场以「电影×VR」为主题的电影节,全场只有《复仇者联盟》、《小门神》、《星际穿越》、《环太平洋》、《火星救援》几部影片的 VR 片段、VR 动画短片《Henry》片段和一些 VR 游戏的片段。吸引观众的主角不是这些几分钟的影像,而是那些在市场上还难以接触到的 VR 设备——Oculus Rift、Gear VR 以及 HTC Vive。用户坐在电视机前,带上这些设备,然后便能够进入到影片中的世界。

这是一种真正难以言喻的感觉,没有带上 VR 设备看一场电影的人,可能很难从我的语言中体会到「看一场 VR 电影是怎样一种体验」。当你戴上 VR 设备走进虚拟世界,一切都变得触手可及的时候,会发现其它表现形式都很苍白。

用户现场试玩VR设备3.jpg

把 HTC Vive 称作现场最具实力的设备并不为过。我戴上 HTC Vive 后体验了一个修理废旧的机器人的小游戏。头上的设备让我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太空实验室中,旁边的储物柜、大门、实验器材都触手可及。当我通过手柄把侧门打开时,一个拥有机械四肢、球型身体、硕大眼睛的机器人出现在我眼前。它坏了,东倒西歪的朝我走过来,我当然知道它是虚拟的,但当它靠近我的时候,我还是下意识后退了几步,并叫出声来。

DSC00043.jpg

画面、形象、声音和控器手柄传来的振动的组合,让人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虚拟现实给电影带来更多可能。

毋庸置疑,VR 技术给人带来的沉浸式体验让「身临电影或游戏其境」变成可能,VR 的到来改变了人们看电影的方式,让传统的「观看」电影变得更具「交互性」。

简单来说,根据 VR 设备的不同,体验电影的方式大概可以分为三种:一种就是戴上眼镜看到的,只是类似把一个巨幕电影放在眼前;第二种才是沉浸式的,观众被动接受信息,只是体验感更好了;最后一种才是交互式的。目前来说,第二种方式更被需要也容易实现一些。

相比普通的看电影和玩游戏,带上 VR 眼镜之后的体验就能够让你打破那一小块屏幕的边界,真正走进一个虚拟现实的世界中去。你可以看到天上的落雪,脚下的地面,前方的城堡,背后的深渊。没有别的选择,你只能与前方那条正在喷火的龙展开搏斗。在 VR 的世界里,一切变得触手可及,如梦如幻。

这场 VR 电影节的主办方格瓦拉电影希望能够通过一场讨论区解答「一部真正的 VR 电影什么时候可以面世」这个问题。CEO 刘勇希望通过电影和科技两个行业从业者的探讨,让观众知晓 VR 电影进展到哪里,下一步的革新将发生在哪里。

DSC00041.jpg

但这个问题也许暂时无解。现实告诉我们,要想走进电影院看一场 VR 电影,可能还需要再等几年。

拍摄一部虚拟现实电影和普通电影之间的差距,可以用电影拍摄手法和写作手法之间的差距来形容。从镜头、语言、剧本到导演、剧组的设置,虚拟现实电影和普通电影之间完全不能通用。一部 VR 电影的拍摄,需要一种全新的艺术手法。

技术还不是横亘在人们对 VR 电影的期待与现实之间的最大障碍。相比 VR 技术,从业者们更想知道如何才能顺利完成一部 VR 电影的拍摄。

虚拟现实从二维到三维的空间升级,很适合还原或者重现一个世界。因为是沉浸式体验,传统电影中镜头语言引导观众观看的法则在这里就不适用了,观看一部 VR 电影更多的需要观众自己的选择和探索。

VR 电影相当于取消了导演的视角,包括镜头的概念也可能消失了,所以首要解决的是视角问题,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VR 电影中只存在一个场景,一个场景里可能有几个自由度:视线的自由度、移动的自由度和交互的自由度。三个自由度可以变换出无穷的可能性,这些可能性的边界如何界定?在这样的前提下,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引导观众的世界?VR 电影是不是不需要剧本?一个观众「被扔到」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是不是像游戏一样,需要有一些提前训练的关卡,让他去熟悉移动视线、移动身体这样一些交互的方式?

这是著名科幻作家、Noitom 品牌副总裁陈楸帆提出的问题,但没人能给出确切的答案,而每一个问题都会延伸出无穷无尽小的问题。正因为如此,VR 电影的拍摄还没有形成统一的、规则性的语言表达,目前所谓的「VR 电影」事实上也只是 5-10 分钟的体验片段。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总裁王中磊先生也坦承,目前看来,VR 还只是电影营销的一个手段,「我认为 VR 可能在很大的一个程度上是帮助电影的讲解者来更深刻地跟观众之间有互动。并不是说每一个电影都需要变成观众自己的视角,那就是另外一门艺术了。」

参与了《星际穿越》虚拟现实短片制作的 TVR 时光机 CEO 方相原认为,「未来虚拟现实电影可能会加入一些交互的东西。我个人认为游戏就是交互性比较强的,电影有可能和游戏高度融合,最后会诞生一种新的方式,又有游戏的感觉,又有电影的感觉。」

对于电影产业来说,VR 是它面临的一个全新媒介。我们可以用一些新的语法、新的工具来探索一种全新叙事的可能性;也可以把 VR 当成一种技术手段,去丰富电影的表达和观看方式。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心怀期待,等着虚拟现实世界的到来吧。

栏目二维码
小门神陈楸帆王中磊电影HTC ViveOculus RiftV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