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IS 用苹果、谷歌、Telegram 干坏事,这些公司该怎么办?

ISIS 用苹果、谷歌、Telegram 干坏事,这些公司该怎么办?

巴黎恐怖袭击后,法国警方在事发地之一巴达廊 (Bataclan) 音乐厅外的垃圾桶里找到一部手机,发现它属于犯罪分子。尽管外界还不知道这部手机使用的是 iOS 还是 Android 系统,关于苹果和谷歌这两家科技公司是否应该配合警方调查的争论已经展开。

美国反恐部门认为像苹果和谷歌这样的科技公司应该给执法部门提供「后门」,这样他们可以接入这些公司的后台,能更方便地找出恐怖分子。不少人支持这种做法,一家叫《纽约每日新闻》的网站在社论中要求苹果和谷歌公司的两位 CEO Tim Cook 和 Eric Schmidt 注意这件事,文章写,「正因为他们设计了这样的产品让政府永远无法获取信息,甚至是关乎生命的信息」。在现在 iOS 和 Android 的安全设置下,警察无法打开手机,更别提去提取数据了。

无论苹果还是谷歌两家公司都表示无法实现这种要求。去年 Cook 在一次演讲中专门谈到苹果对加密手段的看法,他说,「针对任何产品和服务,我们永远不会为任何国家的任何政府机构提供后门。我们从来没有让其他人接入我们的服务器,也永远不会。」

Cook 说提供后门的加密技术破坏了加密技术的根本,他举了个例子,如果你把钥匙藏在垫子下给警察用,小偷也能找到它。犯罪分子正在穷尽一切技术攻击人们的账户,如果他们知道有一把钥匙被藏起来了,没有找到他们是不会罢休的。(关于隐私和加密问题,去年 Cook 作了一次非常精彩的演讲,有兴趣可以去这里看

另一款采用加密技术的即时聊天应用 Telegram 也被 ISIS 用来沟通和做宣传。Telegram 联合创始人 Pavel Durov 之前就知道这件事,他在一次媒体采访中说,「我认为,最终我们的隐私权比我们对像恐怖袭击这种坏事发生的恐惧要更重要」,他补充说,如果不用他的 App,ISIS 也会使用其它平台。

事实正如此,根据英文媒体报道,ISIS 使用的平台包括 WhatsApp, Kik 这些市面上的即时聊天工具,他们甚至使用 PS4。即便已有的商业加密平台都把自己的钥匙交给政府,ISIS 还能自己开发一款,他们并不缺高超的技术人员。

支持给执法部门留后门的言论强调隐私和安全间的交易,他们认为用户交出一部分隐私能获得更大安全。反对的观点用两年前的「棱镜门」事件举例,政府并不只使用这种能力针对犯罪份子,而对准普通人。更可怕的是,随着大数据技术的发展,政府有可能可以监控所有人的行为并做出预测。

隐私这件事的特点是,一旦撕开一个口子就很难再补上。如果追溯「棱镜门」事件的起源,可以一直到 911 事件。那次恐怖袭击后,美国政府机构所拥有的权力大幅增强,尤其在掌控用户隐私方面。十多年过去,结果是这种权力无止境扩张。「棱镜门」事件让很多人变得多疑:爱德华·斯诺登揭发出来的事实已经如此骇人,在那些看不到的地方还隐藏着什么?

即便用户愿意交换,这也不是一个好生意。根据 BuzzFeed 的报道,在袭击发生之前法国政府就已经收到来自情报机构的警告,指出会有来自以色列和苏丹的恐怖袭击的可能性。911 事件的调查也发现,事发之前就有 FBI 探员报告会有恐怖袭击,她的声音没有被重视。这些事实都一再证明,即便政府能获取这些信息,也不能有效阻止恐怖事件的发生。

争论会一直持续下去,本质回到一个问题:我们应该为了惩罚坏人而牺牲掉对好人的保护吗?这个争论在互联网历史中从不陌生。关于暗网(The Darknet)的争论就是其中之一。暗网一开始为政府机构设计,保护他们沟通的隐私性,但却被同时被好人和坏人利用,Darkode、Silk Road 都是用它干坏事的网站。政府只能想办法抓到这些网站背后的人,却不能破坏暗网本身。

57 岁的 Paul Syverson 当初创造了这个加密的世界,他说自己一开始就知道坏人也会用它,不过,他说,「我们的目标是当诚实的人需要保护自己时,他们能有东西用。」

(图片来自海洛创意)

巴黎隐私谷歌苹果ISIS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