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公司的设计元老说:苹果正在摧毁设计!

苹果公司的设计元老说:苹果正在摧毁设计!

编者注:本文节选自 Co.Design,原文标题为「How Apple Is Giving Design A Bad Name」(http://www.fastcodesign.com/3053406/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随着一系列产品所取得的巨大成功,苹果的设计——不管是在软件还是硬件领域——都已成为了各大科技公司竞相学习的榜样。然而,与大家众口一致的称赞不同,本文的两位作者,写了苹果第一个人机交互指南的 Bruce Tognazzini,和 1993 年到 1996 年期间在苹果担任用户体验设计师的 Don Norman,对苹果现在的设计进行了尖锐批评,甚至认为苹果正在摧毁设计。


曾几何时,苹果的产品设计以容易使用、容易理解而著称。苹果堪称是图形用户界面的冠军,在上面,它总是能发现你可能要进行的行为,你能清晰地找到实施这个行为的方法,你能接收到清晰的实施该行为后的反馈,而且如果结果不如你意,你还有办法反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现在,尽管他们的产品仍然一如既往的美,甚至可以说更美了,但这样的美是从高额的售价中得来的。而苹果失去的则是好的设计应有的根本原则:易于发现、反馈、恢复、以及其他一些原则。相反,在追求美的道路上,苹果弄出了又小又扁的字体,对比度非常低,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变得难以阅读。而事实上,我们人类创造了很多开发者们记忆能力的模糊手势,我们有很多大家都没有意识到的伟大的特点。

苹果的产品,尤其是在 iOS 上的产品,已经不再遵从苹果几十年来开发出的、行之有效的设计原则。这些原则基于科学的实验以及人类的常识,开创了计算能力的数个时代,奠定了苹果容易使用、容易理解的好名声。可惜的是,苹果已经放弃了很多这样的原则。诚然,对于许多 iOS 和 Mac OS X 的开发者们来说,苹果的设计指导原则仍然是金科玉律;但在苹果内部,许多原则已经不再付诸实践。苹果已经迷失了方向,被那些有关风格和外表的担忧拐跑了,失去了可理解性和使用体验。

苹果正在摧毁设计

苹果正在摧毁设计。更糟的是,他们正在让一种老的观念重新走上台面,那就是:设计只是让东西看起来更好看而已。但不是这样的。设计是一种思维方式,它决定人们真正的、潜在的需求,然后基于这样的需求设计出能帮助到人们的产品和服务。设计结合了对人的理解、技术、社会、以及商业的因素。产品漂亮的外观只是设计这个环节的一小部分:今天的设计师们要为了诸如城市设计、交通系统和医疗保健等问题而努力。但苹果正在让「设计师的职责就是让事物变得更美」这一过时的理念重生,即使代价是放弃提供正确的功能、可理解性、和易于使用性。

苹果,你曾经是领导者,但为什么现在的你如此自大?更糟的是,为什么 Google 总是在学你最糟糕的几个例子?

是的,曾经,苹果以易于使用闻名于世,因为它的电脑和应用都很易于理解,而且功能强大,没有用户手册也可以使用。所有的操作都容易找到,所有的操作都可以被撤销或者重来,而且你总能收到关于你刚刚做了什么的反馈。用户总是被鼓励去做更多的事,因为他们被赋予的权力足够大。苹果的设计方针和他们的原则是强有力的、流行的、并且是有影响力的。

3053406-inline-1f-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gif

但是,当苹果在第一代 iPhone 上转移到了手势操作的界面之后,它有意识地抛弃了许多关键的「苹果原则」。没有了更多的可发现性,也没有了更多的可恢复性,只剩下了反馈的一点残留。为什么呢?原因不在于这是一个手势操作的界面,而在于苹果同时以抛弃可学习性、可用性、和工作效率为代价,转而向视觉上的简洁和优雅迈出了激进的一步。他们开始输出对人们来说难以学习和使用的系统,人们没有意识到这样的问题,等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因为在这些产品上所花的大量的钱已经改变了他们的使用习惯。尽管如此,人们还在替设备本身的缺陷而责怪自己:「如果我不是这么蠢该有多好。。。」

今天的 iPhone 和 iPad 是视觉简洁的经典案例。好看的字体,由外来的文字、符号或主题构成清晰简洁的外观。所以,即使人们都看不清文字又怎么样呢?它很漂亮啊!

一位女士告诉我们,她不得不使用辅助工具去使苹果的小字体变得能够看清。然而,她又不得不抱怨,这又使得字体正常的 App 显得过于庞大。请注意,在这里,她的视力并不糟。我们怀疑在苹果将字体变得如此之小、之薄之前,她绝对能够看清这些字。

3053406-inline-2-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png

究竟是什么样的设计哲学要让数百万用户不得不假装自己身体「有残疾」,以便可以使用苹果的产品呢?苹果的设计,尤其是 iPhone 的设计本可以使得大多数人不必这样为自己贴上「需要帮助」的标签的。而更糟的是,那些辅助助手会破坏如此受欢迎的、苹果的美,也会让自己与屏幕不符。如果字体能更宽一些、对比度更高一些,字体的可读性设计原则就很容易理解了。苹果本可以同时保留美和可读性的。

文字的可读性只是苹果诸多失败设计中的一例而已

文字的可读性只是苹果诸多的设计失败中的一例而已。现在的设备缺乏可发现性:我们没有办法只通过查看屏幕就发现所有的操作可能。你是需要向左滑还是向右滑?向上滑还是向下滑?需要一个手指还是两个手指?甚至是整个手掌?你是需要滑动还是点击?点击的话是点一下还是两下?… 如此之多的问题,用户不得不试着去触碰屏幕上的一切只是为了去发现什么是真正可触摸的对象。

另一个问题是无法在做出了不想要的操作之后进行恢复。做到这一点的方法之一是撤销,回到原来的用户界面,这不仅允许从大多数的操作中恢复,还给了用户去进行新尝试的自由,给了他们如果不满意可以恢复回来的信心。可惜的是,苹果在转移到了 iOS 系统之后抛弃了这个系统设计的基本要素,这也许是因为撤销这个功能需要在屏幕上再增加一个对象。这会损害苹果已有的干净和优雅。

触摸屏,尤其是比较小尺寸的设备上的触摸屏会使用户很容易就点错链接或是按键,这些意外发生的点击会使用户到达一个新的界面。标准而又简单的修正方案是去设置一个「返回」键:Android 手机普遍有这个设置,但苹果没有。为什么?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想要增加一个按键吗?结果确实为苹果提供了一个干净、优雅的外观,但这简洁的外观是骗人的,因为它增加了使用的难度。

苹果确实提供了一些「返回」的箭头,但与普遍可用的 Android 系统不同,苹果的撤消和返回键都是开发者自己的选择,并不是所有人,包括苹果自己在内,都实施了这个功能的。

在没有任何指示的屏幕上,人们如何了解我是向下滑还是向上滑?向左滑还是向右滑?需要一个手指还是两个手指?你需要点击一下还是两下?用户在第一次知道了这些之后必须记住它们,要么就只能等自己哪天偶然发现了。

3053406-inline-3-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gif

好的设计应该是有吸引力的、令人愉悦的、并且是使用起来体验很好的但是好的体验需要设备有足够的理解能力和谅解能力,它必须遵循基本的心理学原则,应该包括可发现性、反馈、合理的布局、适当的限制、以及最重要的撤销的权力。这些都是学习交互设计的小学生应该了解的原则,如果苹果上了这门课,那它会不及格。

更糟糕的是,有许多其他的公司跟在苹果身后,学习他们的设计形式而忘记了基本的设计原则。导致的结果是,程序员们不得不在不了解用户的情况下去写代码,设计师们完全将注意力放在让产品看起来更漂亮上,而产品经理则抛弃了可以帮助设计出更实用产品的用户体验团队。这些不知情的公司高管自己设想:所有的这些前期设计、原型、和测试都会拉慢产品的开发流程。然而事实不是这样的,当你前期的问题解决好了之后,后期的编码反而会加快。

苹果的产品通过掩盖或删除重要的控制功能,刻意隐藏了产品的复杂性

没有使用最合适的设计方法论的结果是什么?答案是:为了寻求帮助而付出高昂的费用。而那些最终还在为苹果辩护的、在公开场合为苹果的简洁设计大唱赞歌的、不开心的用户,将会分出一笔钱去购买不同品牌的手机,因为它们才真正足够智能,能够让他们使用。

请不要用你们爷爷奶奶的故事当例子,虽然我们知道他们在之前可能完全不会操作电脑,而现在却可以使用平板电脑这样的智能设备。但他们究竟掌握了多少新技术呢?是的,手势控制设备、平板电脑和智能电话在初次使用时的使用障碍更少,但是它们在任何的高级功能上都有着巨大的使用障碍,比如:选择三张照片发邮件,或者格式化一些文字,或者将几个不同操作的结果结合起来。这些和其他无数的操作都远比传统电脑的操作更简单、有效。

更吸引人,然而使用起来也更困难

新一代的软件已经在吸引力和计算能力上取得了巨大的飞跃,但同时也让人们越来越难以使用。

这个问题绝不仅仅发生在苹果身上,Google maps 变得更吸引人了,但同时也更令人困惑了,这与 Android 系统如出一辙。微软的 Windows 8 实际上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为手势控制设计的设备,它解决了许多我们刚才提到的问题,但它没有整合台式机为了办公需要所设计出的不同操作模式(微软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并在 Windows 10 中改进了一些)。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那是因为设计有不同的风格,就像每个学科都有不同的流派一样。在软件方面,一个驱动程序员不必去精通交互的环节,而内核开发者也不必擅长通信设计。在设计的领域内,在心理学方面训练有素的交互设计师知道概念模型、清晰简洁、和可理解性的原则,然而学习计算机的人可能不了解这些。

然而这真的很重要。当人们最终意识到他们似乎已经无法使用一个看上去非常清晰的界面时,当那些领导型的产品最终回归到可用性与实用性的层面时,我们会发现上面所提到内容的重要性。

问题出在哪里?

Tognazzini 是早期与乔布斯共事的同事,Norman 在乔布斯中途离开苹果之后加入,又在 1996 年乔布斯回归后不久离开。我们没有经历过苹果设计理念的转型过程。

但我们都知道,在乔布斯回归之前,苹果有一个三管齐下的产品设计方法:用户体验、工程技术、营销,我们在产品设计的整个流程中都始终考虑这三个部分。

今天的苹果已经取消了对产品易于理解和使用的重视,转而强加给它包豪斯式的简约设计理论

3053406-inline-8-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jpg

不幸的是,在学术刊物上大量有关人机交互的文献证明,直观简洁的外观并不会让产品更加易于使用。

苹果产品故意模糊甚至删除重要的控制功能,以此来隐藏产品的复杂性。正如我们之前指出的那样,终极的简洁是一键控制:这确实非常简单,但因为只有一个按键,它的功能是非常有限的。你当然也可以使用不同的模式,但不同的模式需要不同的操作方法,而这通常会导致混淆和大量的错误。

简洁的外观会使操作更加困难,更加难以控制,需要用户投入更多的记忆,并且会导致不同形式的错误。事实上,在苹果早期的 Lisa 和 Macintosh 电脑中,「没有模式」是一个口号。

3053406-inline-4-how-apple-is-giving-design-a-bad-name.jpg

有关各种模式的原理、外观的简洁与实际操作的简单之间的权衡,这些都是交互设计中的初级课程,为什么苹果放弃了这部分呢?

然而是什么让他们很久以来都坚持这么做?

如果苹果采取的是基本的交互设计方法,他现在已经输了。

苹果采取的解决方法是让那些并不富裕的用户提供更大容量的内存负荷。《福布斯》杂志的一篇文章说出了事实:iOS 9 有 25 个秘密特性。秘密特性?如果这些特性是好的,那它为什么要是秘密的?为什么它们如此难以获取?

比如我们有新的滑动方式,从上下左右、乃至中间;使用不同数量的手指,在不同的地方、使用相同数量的手指滑动会得到不同的结果。

苹果说道:请学习这些符号和指示方式,他们可以帮助到贫穷及不太清楚的用户,并且能让他们更明白。

回不去的苹果

良好的用户体验只能从一个营销、图像和工业设计、可用性都协调的系统中出现,最终会带给用户一个更好、更愉悦、也更有效率的生活。

苹果的设计已经变得不平衡了,人机交互的准则中确实涉及到了可以不平衡的部分,但它的对象是开发者。但这显然不适用于苹果。

如今,人们不得不记住那些随机的手势和动作实施的位置。我们从来不知道在上面做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当我们不小心碰到屏幕、系统把我们带到一个新的界面时,我们没有办法进行备份,也不能回到更早的那个界面。这些设计似乎已经放弃了科学道理和苹果公司自己的设计经验。而在这个领域,苹果公司曾经是领导者。

工业设计用户体验产品设计苹果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