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下架的歌曲、版权战争与我们热爱的音乐

被下架的歌曲、版权战争与我们热爱的音乐

音乐行业从来不缺坏消息。

7 月 8 日,国家版权局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传播未经授权的音乐作品。三个月的过渡期后,各家音乐平台在 10 月 31 日接到了关于清除盗版歌曲的最后通牒。

11 月 1 日起,当你打开几个常用的音乐 app 的时候会发现,许多你过去常听的音乐变成了灰色——而你再也没法在收藏列表中将它们打开了,这些音乐已经被下架。

对用户来说,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音乐服务商们立刻坐不住了。他们纷纷摆好姿态,发表声明或者采取对用户的补偿行动。

阿里音乐是最识时务的——至少从表面工作看来是这样的:其旗下的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在第一时间下架了未授权音乐,之后董事长高晓松与 CEO 宋柯在微博联合发声,表示虾米音乐与天天动听平台上版权不清晰的歌曲会全部下架,接下来将会集中精力耕耘自己享有独家版权的滚石、寰亚、BMG、华研、相信等音乐公司的华语乐坛。此外,虾米音乐还在自家的声明中表示要以赠送 VIP 会员的形式对用户进行回馈。

其它服务商也纷纷表态。酷狗音乐声明「已成功全面清理未经授权的歌曲」,另一方面强调自身目前拥有国内最大的词曲版权库。QQ 音乐也于 11 月 1 日通过官方微信发布版权声明。QQ 音乐除了对「梳理曲库内版权不明歌曲导致部分歌曲无法试听」作出解释外,还强调目前已与全球 200 多家唱片公司达成版权合作。

态度是好的,关于自家有多少唱片版权资源的陈述也所言非虚。然而,这场声势浩大的「立场声明」在用户的社交网络和生活中没有掀起半点风浪。除了有人悄悄在知乎上提问「为何虾米音乐被大量下架」之外,好像大量音乐被下架这件事情对人们的影响并没有那么大。

「App 上找不到的歌曲可以去百度搜索啊」,「多下载几个 App 就能解决的问题」,「我只关心鹿晗的新动态,哪里有他的歌我去哪里听。」——这也许能够代表大多数用户的习惯。简单来说,那些 mp3 格式的歌曲不再是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了,听不到音乐去看电影、去 KTV、去看视频,因为没听到一首歌而难受,今天看来这实在是个小概率事件。

在奇大音乐联合创始人张昭轶看来,音乐之所以有价值,是因为它能够改变人们的生活,帮助人们表达情感。人们需要,音乐才有价值。以及人们以什么方式需要,音乐到底值多少钱,这都应该是用户、市场而非唱片公司或者音乐服务商决定的。音乐行业从业者需要做的不是定价,而是做出有价值的产品,让消费者体验到,并且愿意为之付费。

换句话说,用户并不关心音乐服务商拿到的多少版权,也不关心他们听到的音乐是哪家唱片公司的。版权多少并不能与用户多少划等号。

至于这场版权风波,知悉详情的行业内人士表示,「这就是巨头之间的一场笑话。因为各方都是只是下架了对方阵营中的音乐。阿里音乐中跟腾讯版权无关的,他们并没有下架。腾讯的做法也亦然。那些没有能力将版权事宜诉诸法律途径的小厂牌,仍然处在被侵权的状态。」

版权之争其实是巨头间的权力游戏

跟其它任何一个行业一样,音乐行业也未能幸免成为 BAT 巨头之间的战场。

因为缺乏有效的盈利模式,看似红火的流媒体音乐网站实际难以生存。小规模的音乐服务商纷纷被巨头收购。百度收购了千千静听,阿里巴巴收购了虾米音乐网和天天动听,老牌音乐播放器酷狗和酷我、海洋音乐合并为一家公司。

巨头来了,市场并没有因此变得健康。唱片公司唱片公司和网络渠道的合作一般是打包曲库授权,曲库价格也由渠道方决定。版权得不到保护,艺人和唱片公司收不到回报,消费者也得不到好的音乐体验。

巨头们很快就掀起了一轮又一轮的版权风波,同时他们又以更高的价格将更多版权揽入怀中。

2014 年 11 月,腾讯先后宣布与华纳音乐、YG 娱乐、索尼音乐等音乐公司合作,成为这 3 家公司在中国内地的独家版权总代理。QQ 音乐目前拥有的独家版权合作方已经囊括华纳、索尼、YG、福茂、英皇、等海内外优秀唱片公司 20 余家,达成版权战略合作方 200 多家,曲库近 1500 万首。

2014 年 12 月初,QQ 音乐、酷狗音乐和网易云音乐三家互相状告对方侵权了几百首歌曲,引起一阵风波。没过多久,微信就「封杀」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和天天动听,后三者 App 上的音乐都无法分享至朋友圈。

但是就在近一个月前,网易云音乐和 QQ 音乐宣布达成了音乐版权转授权合作。根据协议,后者过去独家代理在线流媒体播放版权的音乐,包括华纳、索尼、杰威尔、福茂等知名音乐厂牌,以及《我是歌手第三季》等热门内容,共计 150 万首以上,将被授权给网易云音乐播放。

就在去年年底还在为版权问题打得不可开交的 QQ 音乐和网易云音乐就这样达成了和解,这在某种程度上被看做了腾讯对网易云音乐的「收编」。

战争的新参与者阿里音乐旗下则拥有滚石、华研、相信音乐等多家公司的独家版权,并于今年 7 月成立阿里音乐集团,全面整合虾米、天天动听等阿里系音乐业务,由高晓松、宋柯出任董事长和 CEO。

搅动音乐行业的这些互联网公司资金和规模数量级很大,他们进入到这个行业之后,用极高的价格为版权埋单。但这似乎并没有帮助解决困扰这个市场已久的版权问题,反而加剧了市场的不健康。巨头在提高版权价格的时候并没有考虑到小厂牌的利益,某种程度上,巨头只是在阻碍这个行业的进步——版权价格被不断抬高,大唱片公司越来越贪婪,小厂牌却没有停止过被侵权。

「几个音乐平台目前做的这些事情,短时间内会找到音乐行业内新的契机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音乐的消费方式被分化掉了,不能再集中在一个。如果只局限于平台,(音乐服务商们)现在在做的事情肯定没有意义。」这是张昭轶的看法。

我们有理由对互联网音乐怀有美好期待。但这些期待应当建立在良好商业模式上,正版化是第一步但绝不是最后一步。被盗版、免费和版权交易所主导的音乐产业应该怎么走?

所有人都只能等,等待版权市场健康,等待付费音乐时代的到来。「至于这一次轰轰烈烈的版权下架运动,姑且就当做这是行业内的一次洗牌吧。」张昭轶说。

版权争夺战结束后,音乐去往何处?

对于流媒体音乐服务商来说,唱片公司和音乐人的抗议只是前进道路上的一块绊脚石,而真正的挑战是——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家流媒体服务商盈利。

夺得最大的市场份额显然不能意味着战争的结束,版权壁垒、出价高者得天下的法则也不能持久。流媒体平台们更应该考虑的是找一条合适的生存之道。

目前,各家音乐服务商的主要盈利方式还是依靠流量变现。广告、线上线下演出、高品质音乐付费等增值服务,这些在巨额的版权成本面前,实在难以平衡营收。

音乐服务商们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纷纷开始寻找盈收路径。QQ 音乐除了拥有华纳唱片的版权,还将通过其视频和音乐流媒体服务、社交媒体资源以及移动游戏,为华纳旗下巨星和其它艺人提供演出机会。与网易云音乐的版权合作也是其收入渠道之一。

虾米音乐则把重点放在了「人」上面。以「虾米音乐人」计划为代表,虾米通过和许多音乐人的合作,开发了不少独立音乐人的 IP,也发掘了一个小众的音乐市场。但这只是一种带有虾米音乐 CEO 王浩情怀的尝试,实际上,虾米音乐与独立音乐人合作的方式收效甚微。即使像程壁这样已经被市场认可的音乐人,其在虾米上面最热门歌曲的点击量也不过百万。但从另一个角度看,虾米音乐的确积累上万音乐人的资源。阿里音乐 CEO 宋柯表示,一定会将虾米音乐人的计划做的更广更深,成为下一步的重点。

阿里音乐本身则更看重音乐产业的上游。与音乐人相关的,包括录音、编曲、乐手、演出商等多种职位之下,都可能衍生出阿里音乐的新布局。

虽然目前各家都尝试各种各样的盈利模式,但是还是没有一条清晰的道路。另一个问题便在于如何让用户转变为付费用户。收费能够规范行业,真正开始收费之后,平台们不会再为版权争斗,也就能够真正把精力放在对用户的服务上。但是在听盗版音乐已经成为多数人习惯的中国,付费音乐仍是一条漫长的路。

尽管如此,阿里巴巴和腾讯都看好流媒体音乐市场的潜力。人们相信音乐行业有美好未来,也正期待着一场变革。但显然这不是巨头依靠惯性的行业操作就能实现的。音乐当然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陪伴,但未来音乐到底该以怎样的形式面向消费者,还未可知。

不过,视频行业用「自制剧」的方式来降低版权成本的方式或许值得借鉴,乐视音乐看重的现场直播、虾米音乐挖掘的「音乐人」——都有可能会成为我们消费音乐和服务商赚钱的新方式。

题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高晓松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阿里音乐流媒体音乐音乐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