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排挤合伙人

如何排挤合伙人

读者诸贤,若是以为这区区上千字的文章就能给你几许使用经验,明天就能排挤走同伴,那可就大错特错了。

号称能解决「比难更难事」的《创业维艰》,专有一章「给好友降职」。霍格维茨给出建议:说话得体、承认现实、承认他的贡献——不仅毫无新意,还转身当头一棍「随着时间推移,你的朋友会逐渐明白的」——当下世风,不散布些莫须有的闲言碎语、不来几轮申明主权的口水战,朋友都怕「把我当成吃素的软脚虾,在这世道上还怎么混」?

近来听说某家一路向上势头正好的创业公司,一夜之间 CEO 连带市场团队均被扫地出门。「我们还要提升产品,暂不需营销市场」,把占绝对主权的技术团队毋需多费口舌就能完成目的,可谓是排挤合伙人的范本之一了。

历史上还有一位程序员,不仅先当上 CEO、被同伴逐出公司、更是在几年后卷土重来,重任 CEO 不说,出走期间创立的新公司 CEO 仍属于他。

这样的荣光,莫属杰克多西(Jack Dorsey)。

dorsey1.jpg

对于杰克多西是不是一个热爱咖啡和艺术并拥有治疗师证书、每天早上给妈妈发短信的人,我们通通都不关心。我们关心的是这个有纹身和鼻环的程序员如何被公司排挤之后还能回来,顺便排挤掉排挤过自己的人(这时大概很难称为同伴了)。


故事开始于 Odeo——一家由诺阿(Noah Glass)创立、埃文(Evan Williams)接手、多西刚加入不久、着眼于播客却快要破产的公司——他们也是故事的主角。

2006 年 2 月末一个午夜,告别伏特加、红牛以及关于爱、失去和孤独的漫长谈话后,诺阿想到了一个点子,「状态」。我们可以通过「状态」告诉所有人自己在做什么,他人也能了解我们在做什么,这就能消弭孤独。然而当时的状况是埃文与诺阿不合,员工们也认为诺阿缺乏能力,多西被安排负责这个新产品的开发。

不到一个月后的 3 月 22日,多西发布了第一条正式推文,「just setting up my twttr」。Twitter 从 Odeo 内部诞生了,并获得了 50 万美元注资。但是这个现在月活跃用户超过 2.4 亿的网站曾一度运行于诺阿的 IBM 笔记本上——直到所有人都忍受不了他的情绪化、插手干涉、和埃文没完没了的争吵。

p29695911-1.jpg

多西找到拥有决定权的埃文,告诉埃文他不能和诺阿一起工作,「如果诺阿留下,我就离开。」

7 月 26 日的晚上 6 点,在南方公园的长椅上,诺阿被辞退了。尽管「Twitter」的名字正是他想出来的,埃文仍然告诉他「已经没有适合你发展的位置了,我不认为我们能很好的一起运营。」

诺阿要监理 Twitter 的最后挣扎,最终变成了 6 个月离职金和 Odeo 股票 6 个月的权利。他晚上在酒吧告诉多西发生了什么时,多西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表示了自己的吃惊。

9 年前发生的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不想被搞,最好做一个「正常点」的好人;以及,创业初期的人们就已经像国家,行使好外交主权,只有永恒的利益,哪有什么友谊。


多西就这么当上了 Twitter 的第一任 CEO。

尽管在会议前,古德曼就同埃文说过不希望多西担任 CEO,也没能阻止这份决定的发生。

2007 年,Twitter 意外在西南偏南获得最佳创业公司、拥有了 10 万用户,此时的 Twitter 该有一名 CEO 了。会议室里的埃文、比兹、多西等人面面相觑,最终重任落到了多西君身上。

因为他 1 月末已经完成了规划「我们有 4 项,只有 4 项优先事项:性能、适用性、研发效率以及成本」,还规定了 140 字的限制。当埃文问及是否要担任 CTO 之类的职位时,多西回答:

「不,我可以胜任,我想担任 CEO。」

8 年前发生的故事告诉我们,想要不被排挤,就要主动出击。在还没成为某个身份前,先做某个身份的事儿。


获得了 CEO 职位的多西君,并没有将全部的时间放在这个蓝色的小鸟上,「搁浅鲸鱼」页面频出时(对,就是无法访问)他还在上裁缝课和瑜伽课。虽然他以此排遣压力,但在董事会主席埃文看来,他从来没放弃走进时尚圈的愿望。多西认为自己是 Twitter 的老大,背着自己谈投资和招总监的事情也让埃文恼火。

p41466685-1.jpg一头著名鲸鱼

所以我们把心爱的鼻环都摘掉的多西君,在埃文的建议下,被董事会降职又开除,只有一个无实权的董事会席位。

和失落的诺阿不一样,多西君在遇到老朋友后创造了一个新产品——一个允许人们使用手机和信用卡购买东西的产品——Square。

同时他开始和记者、博友们见面,叙述有关 Twitter 创建的故事,又把每个人都排除在历史之外。没有诺阿,没有埃文,也没有比兹、古德曼。他告诉所有人他还在 Twitter 的日常工作中担任重要角色,谈论网站的新功能,就像和这家公司的发展还有联系一样。

然后他见了芬顿——Twitter 董事会最新的一员,告诉他是埃文把自己拉下台,Twitter 是多西自己的构想。芬顿发誓要将多西带回来。

7 年前的故事告诉我们,千万营造好自己的职业形象,CEO 也是要被扫地出门的。遇到挫折或者被排挤出门,千万不要消沉。多接触媒体,多给媒体「洗脑讲故事」,利用舆论的力量塑造自己。同时振作起来再创立一番事业,还能报复曾经把自己赶走的人们。


不过伊拉克倒是成了多西君的反攻地。

战争在继续,忙于事务的埃文、比兹、古德曼没有时间参加「科技代表团」前往伊拉克,任务就落到了多西身上,又能有多大影响呢?

然而关于科技奇才代表团冒险穿过巴格达解释 Youtube、Twitter 的各类评论,已经在媒体中流传开来。多西见到了伊拉克总统,还邀请副总统开通 Twitter。他与跟踪代表团记者们交谈的照片,也在一夜时间获得了报纸、博客、杂志的疯狂转载。

「Twitter 创始人被派来拯救伊拉克了」,一家英国报纸的头条写道,还配了这张照片。

不停的接受采访、报纸、大众谈话采访,甚至 CBS 播出了《Twitter 的幕后操纵者》的节目,说「华尔街最近评估 Twitter 的价值为 10 亿美元……杰克多西投资 Twitter 时只有 28 岁,他帮助我们改变了沟通方式」。多西成了超级明星,仍然从未在采访中谈及他人。

他也开始改变形象,从胸口写着电话号码的 T 恤、带着鼻环的人,变成了西装革履、形象完美,和乔布斯相像的设计大师型 CEO。他的外表再也不像杰克多西。

1280px-Jack_Dorsey-20080723.jpg2008 年的杰克多西

技术博客们都相信多西独自创造了 Twitter,相信他从孩子时就想到了这个创意,相信他在设计和管理上有和乔布斯一样的理念。直到 Twitter 工程副总裁阿博特向多西求教「Twitter 未来的方向」,时间已经是 2010 年。

5 年前的故事再次告诉我们,多接触媒体,多给媒体「洗脑讲故事」。坚持渗透,坚持产生联系。还有,注意形象。


阿博特之后,Twitter CFO 阿里也去见了多西、负责账务管理的亚当也去见了多西,后来是时任 Twitter 首席运营官的迪克。无法为公司发展做出重要决策的埃文,已经成为了大家想要解决的问题。

多西告诉他们,你们该去和董事会谈谈,特别是见见芬顿。告诉他们埃文的工作做得不好,你们担心 Twitter 的未来。在几次开在多西家的秘密会议后,同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埃文身上——他被赶出了董事会、辞退、只拥有一个无实权的席位。

2011 年 3 月,多西正式回到了 Twitter。他在 450 名员工面前介绍自己,成为产品管理执行主席。尽管迪克作为 CEO 拼命工作,帮助这个网站盈利,但所有人都认为 Twitter CEO 是多西。

3021163-poster-p-2-the-twitter-ipo-players-club-dick-costolo.jpgTwitter 前任 CEO Dick Costolo

2013 年 10 月 4 日,Twitter 上市,市值高达 245 亿美元。直到2015 年 9 月,多西才再次成为 Twitter CEO。


这个漫长的宫斗故事就发生在这个真实的世界,发生在人们慢慢接受社交网络、发出无数推文的过程中。多西变成了第二个「乔布斯」,精力似乎更多放在了 Square 上;比兹离开 Twitter,建立了非盈利慈善基金还帮农场上的老鼠们找家;诺阿在消沉多年后迎来了女儿的诞生,在拉着妻子手的时候流下眼泪,治愈了自己的「孤独」;而埃文,在创造了 Blogger(博客)、联合创立了 Odeo、担任过 Twitter 董事会主席和 CEO 后,如今是时下正流行 Medium 的创始人。

然而这个伟大的蓝色小鸟改变了世界,仍未能完成它的初衷,消弭人与人之间的「孤独」。

「但是在当他感到真正孤独的这些时刻——当大海、汽笛、岩石不再向他发出召唤时,他走进房间,关上身后的玻璃门,将手伸进裤袋,拿出他的智能手机。他的手指在手机玻璃屏幕上滑了几下,然后将手指放在蓝色小鸟的图标那儿。是的,他只能在 Twitter 上与人交流。」

读者诸贤,想必你也不愿像文中的各位,在混乱无序的悬崖边耗尽心力。没有人生存的目的是为了排挤他人,成为厚黑学大师。除了少数人,我们奋斗的初衷,无非是让世界稍微好一点、让周围的人生存的快乐一点。

所以这份伪造的《如何排挤合伙人》指南,就请当成通俗小说,一笑了之罢。


参考资料:《创业维艰》、《孵化 Twitter》。

头图来自:《战争之王》海报。

创业Twitter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