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健翔:体育竞技的商业价值如何释放出游戏力量

黄健翔:体育竞技的商业价值如何释放出游戏力量

今日,腾讯游戏嘉年华首届行业峰会(以下简称「TGC 峰会」)如期举行。这届以「游戏∞力量」为主题的行业峰会,由腾讯互动娱乐联合极客公园共同打造。行业峰会为期两天,每天各有一个主题。今日的主题是:「下一个跨界风口」。围绕该主题,主办方邀请了队友游戏 CEO 李喆,雷亞遊戲 CEO 游名扬,动吧体育联合创始人黄健翔,北京诺亦腾科技 CTO 戴若犁,腾讯影业副总经理、大梦电影工作室总经理陈洪伟,《大圣归来》出品人、总制片人路伟,阅文集团副总裁朱靖等 7 位行业大咖。

动吧体育联合创始人黄健翔做了名为《体育竞技的商业价值如何释放出游戏力量》的演讲,以下是演讲的文字实录:

图一:动吧体育联合创始人黄健翔做演讲.jpg

黄健翔在 TGC 峰会上做演讲

各位上午好。首先在这个场合,各位应该是我的老师,因为作为一个 60 年代出生的人,在我的少年儿童时代,生活里是没有游戏机的,连最早的红白机都是上了大学的时候我才见到的。所以在游戏领域我是一个毫无基础的人。所以张鹏邀请我来的时候我非常的纳闷,他要我来讲什么呢?虽然说我做过一些游戏代言,虽然还为这个足球游戏做了第一次的 Cosplay,但是之后我就发烧了。来参加这次活动非常的忐忑。后来张鹏让我讲讲对足球这个游戏的理解和知道的事情。这样我就知道应该说什么了。

 游戏在英文这个词是「Game」,它和体育比赛是用的一个词。大家知道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就是用的「Game」,而在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是没有这个「Game」的,因为古代的奥林匹克运动会的游戏项目是很少的。因为古代奥运会的项目大多数的项目都是工作训练、军事训练的需要。因为那个时候人类整个的生产水平,人类经常挨饿,吃不饱穿不暖,但是没有太多的时间去休闲。「Game」这个词全人类都没有。那个时候如果有一个人成天沉迷于「Game」,一定会被人们认为是不正经的人,玩物丧志就是古人留下来的成语。如果说现在还说玩物丧志,大家会觉得他很落伍,不符合现代精神。

 因为工业革命以来,人类有越来越多的闲暇时间,甚至我们要发明很多的 Time Killer,因为我们有很多的时间怎么办?因此发明了很多的现代游戏。我们现在最熟悉的娱乐化、商业化的项目,大多数是工业化之后人们创造的,由产业工人在他们的闲暇时间提出的现代足球。由大学生在他们的体育课上发明了篮球、排球等等。所以 Game 随着人类生产力的进步,必然会产生,来填补我们大量的空虚的时间。

 足球一直是分为现代足球和古代足球的。我们中国人一直认为古代足球是中国人发明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现代足球是英国人发明的,是在 1863 年发明的。1863 年那个时候美国正在打南北战争呢,中国正在剿灭太平天国。我们想一下 100 年间,那个时候不会有梅西这样的世界明星的。那个时候英国的工厂里可能也有一个人踢的很好,他最多是在他的工厂或者是小区有的名气,甚至那个工厂的厂长还会说他玩物丧志,一直到这个工厂的足球队总是输给另外一个工厂的足球队,那的工厂的厂长才会重视说,你今天可以少完成一些零部件,你去好好踢球。而现在 Game 还有很多的品牌要和他们发生关系,他们成为平台性的资源。Game 的本身价值就在于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可以让人们在思想上、生活上获得更充实的内容。

 足球、篮球这些体育项目他们用人们的肢体参与和观众的参与起到了这样的作用。由于人类的生产力越来越进步,越来越多闲暇时间。100 年前我们认为旁门外道的,甚至是不是 360 行之一的歪门邪道的东西现在成为了高大上的,非常有价值的,人人羡慕的职业,而且是世界上只有极少数高端精英才有机会从事和胜任的职业。

 其实我理解现在的游戏比体育竞技未来的空间或者说未来对人类的帮助和不同的方向是什么呢?就是他更能满足人们的想象力,因为我不可能像 C 罗那样踢球,也不可能像乔丹那样扣篮。但是我拿起一个手柄,借助现代科技的发达,就可以进入一个想象的世界,而这个想象的世界是无限的。人类和世界上其他的万物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有想象力,因此游戏最终的作用就是满足人们的想象。比如说裸眼 3D,比如围绕体育比赛的电视转播也在不断的产生新技术,未来你可能可以随意的转换你的视角,你可能感觉你就站在气喘吁吁的球员旁边,甚至你可以看到它的毛孔,你还可以把视角切换到守门员那里,看着球过来,感受到那种恐惧和震撼。其实游戏最大的功能就是满足人类的想象力。如果说人类没有想象力就不会发展到今天,我们就永远停留在石器时代,刀耕火种的时代,正是因为人类的想象力才推动了工业革命以来这 200 年的加速发展。以前我们不敢想象说现在有一些体感游戏,大家可以对着屏幕打网球、乒乓球。随着科技进步,随着大家的无限想象力,什么时候大家可以发明一款游戏,可以让我们体验踢球的快乐。

 今天张鹏问我,为什么现在很多人去健身房,去跑步,都是去从事一个人的运动。而业余时间组织踢球的反而少了,我说因为我们的城市交通的时间、空气的质量、大家的社交成本,因为踢球是很多人的事,你不仅是自己一个队,还要有对手的队,还要有场地,你去场地的时间可能来回需要花一个小时。这几年我也不踢球了,因为外部条件、时间自己掌握不了。所以我们觉得很悲哀,应该是更多人爱踢足球的,可能是因为种种原因,大家踢球少了,是不是谁可以发明一款足球的体感游戏,每个人在家里,利用科技让我们实现联网的足球体验。甚至我们还可以先吵一架,谁当前锋,谁当后卫,这也不愿意当替补。通过可穿戴设备给我们的感觉是我们和真的踢球一样,我们在跑,在踢,在接触球,甚至和对方的身体有对抗,我们可以感受到球对自己的撞击,甚至可以闻到草的味道和对手的狐臭。我想只要有向心力一定可以做到,当然这会比网球和乒乓球忙一些。但是如果说我们可以做到,我们在家里戴上这些设备,有两平方米的地方就可以踢一场球,会腿淤青,会大汗淋漓,眉骨上有对方胳膊肘碰撞的痕迹。谁会说做不到呢?这样的话,说不定还会帮助到中国的足球,因为很多学校为了规避责任甚至已经不再组织同学的春游、秋游了,体育课也不要踢球了,怕孩子摔倒,怕家长来闹。有很多爱踢球的孩子以后可以在家里踢,但是我不知道未来中国足球会怎么样。

 我想游戏最伟大的地方就是人们的想象力。100 年前的曼彻斯特或者利物浦的产业工人肯定想不到 100 年后他可以赚那么多钱,也不会想到 100 年后足球是每年 5000 亿美金的大产业,足球可以成为一个职业。游戏的创造者和玩家也是一样的。职业体育在过去发展了 100 年,也许未来对游戏产业来说,不用那么长的时间,只用短短的 1/4、1/5 的时间就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像足球那样的产业。但是他也造就了很多的玩家,谁说玩家不是消费者,谁说玩家就是不务正业的人。我们每个人大量的时间不就是为了获得精神快乐吗?古人说「不为无益之事,何以遣有涯之生。」就是不做点没有意义的事情,这一辈子怎么过。还有一句话是「人无癖,不可与其交」。因为他没有什么真心情。所以真正爱玩,玩到成为像极客这样的人,玩点有点偏执的人,其实他们就是有癖好,玩的很投入、很开心,这些人和踢球的一样,也是有创造力的人。

 你们也是有无限想象力的人,希望你们的通过无限想象之创造出更多好的游戏,给大家带来更多的快乐。谢谢大家。

图三:演讲结束,黄健翔与主持人进行了更多探讨.jpg

演讲结束,黄健翔与主持人互动交流

张鹏:我觉得你刚刚对极客的定义我觉得特别好,说明这些人都是可交之人,因为都有一些癖好,有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我想稍微的再和您聊聊。你当年解说足球,肯定不是说一上来就特别的热爱。这个足球最后让你觉得痴迷,或者说这么多人为之痴迷,你觉得这当中最重要的到底是什么?

黄健翔:其实我的经历有点极客的味道。Geek 在英文当中是对某件事情痴迷、偏执,在别人眼里有点发呆、着魔,甚至有点贬义词,当然褒义词是网络高手,包括黑客也有。那么着魔痴迷这个角度来说我曾经非常的极客。因为从我的出身来讲,我大学是外交学院毕业的,我不是学体育也不是学新闻也不是学播音的。我是跟我后来从事的行业三不沾的专业出身。我是受家里人的影响,家里人很喜欢看球,我也是从小喜欢看球,从十岁就开始看球,甚至更早的时候就开始看球。家里也订阅早期的报刊杂志。包括很早的报刊杂志我也有保留,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数据库,就靠记忆力去记很多的事情。在学校一边读书一边踢球,虽然水平很差,因为踢球是需要天分的,我的条件不够。但是心很大,一直很痴迷。包括在中学的时候我读的也是江苏比较好的中学,那个学校的学生目标是上大学,将来读个好专业。老师和同学都会觉得我是一个怪胎。

张鹏:你怎么不想这些东西呢?

黄健翔:最典型的一句话是说,「这能当饭吃吗?」我猜很多极客在自己是一个玩家的时候,也会被人问「玩游戏能当饭吃吗?」,但是好在 80 年代的学生一边游戏,一边读书还可以。我还没成学渣还考上大学了,我上的大学是外交部唯一的直属大学,在大学的时候,同学们就开始忙着谈恋爱、打工、考托福。本来学校小,人也少,踢球的人更少。经常有重大比赛的时候,我们学校阶梯教室里有两台电视是大家可以免费看的。我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大电视前看球,你想找个人看球都没有。在别人眼里,我就挺极客的。你说这能当饭吃吗?而且还定期的买这些报纸来卡,来关注。但是其实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看这个,也不知道自己有机会干成这个工作。就是觉得我喜欢他,我可以从中获得精神上的满足,我愿意研究它,我愿意关注它,持续的关注它。我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回报,也没有想过。

后来大学毕业之后,做了两三年的北漂,什么工作都做过。忽然有一天中央电视台的体育部对社会公开招聘,我也是偶然看到的这个招聘启示,然后去考试,考试之后通过了,然后就走上了体育媒体的道路。就这样阴差阳错的干下来了。等到机会到你面前的时候,你会发现你从八九岁开始的积累,这么多年记住的东西,储存的东西,看的比赛起了很大的作用,当然其他方面的综合素质也有。

其实是热爱、痴迷,有一部电影叫做《霸王别姬》,张国荣在片中说不疯魔不成活。其实我觉得很多搞网络科技和游戏开发的人都是半疯半魔的,只有这样才可以搞出好的产品。

张鹏:其实中国社会对足球的认知也经历过大起大落的。就是我们怎么能理解,为什么这个游戏在整个社会当中会有突然的火热,以及他对人们的核心的驱动,包括对你个人的所谓精神层面的驱动,你说他是怎么建立的。这就有点像他的原代码一样的感觉。因为你是这个行业最了解的人。

黄健翔:我曾经在解说当中说过,我说世界上最伟大的宗教应该就是足球。因为你看无论是穆斯林、天主徒还是佛教徒等等,大家都遵守世界杯统一的赛制,国际足联的规则,没有人说我要弄四个球门,要把球弄成方的。无论政治形态、肤色、语言、文化背景、宗教等等都不管,踢球的时候,全世界是通行一个标准,而且大家认同同样标准。

张鹏:好坏都是一个标准。

黄健翔:而且也不打仗,甚至可以消解战争和隔阂。所以我说他是最伟大的宗教。因为这个项目的特殊性,它承载了太多人类的诉求。个人的,团体的,技巧的,战略的,瞬间的,特就的,局部的,全局的,各个方面的对抗,智谋、技能、综合实力等等。他的悬念、偶然性、不可预知性,他的场面之大,壮观等等综合起来,使他成为世界上最好的 Game。

张鹏:他的偶然性和意外带来的刺激,其实这个很有意思。有人说如果说看足球一场比赛打下来没有什么悬念的话,这就让人觉得没有那么有意思了,越是有悬念的比赛,越是到最后关头,可能他必须要这样才能怎么怎么样,那个时候比赛特别有吸引力。是不是这个东西本身也会让大家觉得不一样。

黄健翔:胜负是体育比赛的核心价值,足球和其他比赛不一样的是大而全,综合的对抗。从游戏的角度来说,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想法,也借今天这个机会,在各位游戏高手面前提出来,看看有没有人能实现这样的游戏。我们看到现在网络游戏也好,单机游戏也好,我们看到现在有唱吧。有一些足球游戏也有不同语言的旁白和配音,你做一个动作,他就说一个很简单的「铲球」、「射门」这样的旁白。而球迷在看球的时候,其实有大量的需求是交流或者说吐槽,或者是批评。尤其是包括对解说员的批评。中国人非常的喜欢唱卡拉 OK 是全球消费卡拉 OK 最大的国家,有很多的像「唱吧」那样的软件。我想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一个「说吧」,在世界杯的时候,让球迷通过这个自己说给自己也说给朋友听,让他们可以玩一下、宣泄一下,也体验一下这个好不好玩,具体怎么弄我不知道,应该是和唱吧不一样的,唱吧是每首歌都是固定的,但是足球比赛每一场都不一样。给球迷一个可以吐个槽,发泄的玩具。这样也许也算是帮助社会释放一些东西。

张鹏:这个很好,可以和很多游戏结合起来,在游戏当中不一定是实体的球,也可以是虚拟的球。

黄健翔:包括 FIFA OL 我也说,为什么不可以加入一个解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很好玩。这是我对游戏仅有的一点了解。

张鹏:我觉得很好,你说的概念也是足球这个游戏之所以有魅力的原因。其实他很多人都可以参与。23 个人在场上踢,还有非常多的人在看。每个人参与的方式不一样而已。

黄健翔:其实从古罗马时代人类就喜欢聚众围观,然后集体吐槽。古罗马的角斗场就是如此。虽然血腥一些,但是他是给他的市民提供一个在老百姓吃饱了喝足了之后有一个玩的地方,有一个娱乐的方式。现在人类进步了,不能让人和人互砍,人和野兽拼命,所以现在变成了人和球拼命了,其实人类的需求一直以来都没有变。

张鹏:我们可以把足球虚拟化,未来有巨大的空间。

黄健翔:今天的主题是游戏无限力量,我觉得是非常对的。因为人的想象力是无限的,潜力是无限的。我不能像职业球员那样去踢,但是我的理解力,了解,认知是可以的。如果说我可以通过一种技术去带领一支队伍的话,可能我比国家队的教练强。这是很多球迷的想法。

张鹏:就是技术可以把人的各个方面释放,都可以更加深入到一个情景当中。

黄健翔:我们以前无法想象人以几十上百公里的跑,但是现在有汽车了,就可以这么快的跑了。

张鹏:说了这么多,我还想因为你现在做的也是和足球相关的。您是用社会化的方式,让很多人成为足球的教练员,带动青少年的发展。您做这个事的初衷是什么?有没有什么样的思考?

黄健翔:我们做的动吧体育本来是想做一个体育版的滴滴就是用互联网平台来平衡匹配不均衡的体育资源,让更多的人投入到体育,算是一个创导体育文化的愿景。每一个项目都要从一个具体的着手点做起来,所以我们选择从足球做起。正好这两年国家大力发展提倡校园足球。教育部说,三年之内全国要造两万所足球的重点学校。这一块我们通过调查研究发现,我们中小学的体育老师教育资源是严重不足的,我们国家现在是三个学校有两个体育老师,而且还有的是其他文化课老师兼职的。体育课长期不认真、不健全,体育老师的功能已经退化到了,孩子们别磕了碰了,免的家长到学校闹。师资的短缺是非常严重的。所以我们是想为体育老师的师资培训做一些帮助。我们是通过免费的方式,给全国各地散落在各个城市大大小小的兼职做少儿足球课外辅导的机构,给他们的老师和教练做一些培训。因为长期以来我们中国足球,少儿足球启蒙阶段的教育和培训理念上是有偏差的。比如说几岁的孩子应该做什么,大家是没有科学依据的,也没有一个系统的课件作为教学体系的。我们从荷兰引进了少儿足球的培训体系和课件,为中国基层少儿足球的普及者,给成人上课,让他们掌握科学合理的方法,然后去教他们身边的孩子。

 在过去的 4 个月当中我们先后请了 40 多位来自荷兰的少儿足球的启蒙阶段教练,他们有的都 50 多岁了,但是他们专门教小孩,他们只教 4-14 岁的,这样的话他们很有经验,方法也是合理和科学的。这些教练跟我们的同事跑了全国 53 个城市,有很多城市是我这一辈子都没有去过的,二线、三线、五线,不上线的城市都有。培训这些基层的足球教练和成年人,让他们掌握合理、先进的教学方法。

 而这些教学课上又会有当地的少年儿童来参与。有 9000 多名各地的少年儿童参与了这样的体验课和教学辅导课。这个事情还在继续,这个数字每天都在增长。我们是想通过传播一个好的教学体系、正确的理念,一个是让参与足球的孩子获得快乐,让孩子们的家长认可足球这项运动。让孩子们接触的第一位教练更可亲,更可爱,更科学合理。一点点的做,大概就是这样的。

张鹏:这个起点是很重要的,足球这个游戏,未来会有更多人参与进来,其实还是要从他的源头做很多事情。我们在座有多少人喜欢足球的请举手。看来挺多。最近一年踢过球的举手。只剩下 1/10 了。如果说你们踢球的时候,让黄健翔去给你们做一个解说,是不是觉得这是特别了不起的荣耀。足球真的是很有乐趣的一件事,我们确实需要跨界的想象,让足球的乐趣可以让更多人享受到,更多人继续保持对足球的热爱。刚刚黄健翔也讲到了和游戏产业有更有想象力的结合。大家也可以支持黄健翔老师做的事业,热爱足球,贡献自己的时间。

黄健翔:是不是想一些让小朋友在初学的时候可以让他感兴趣,真的可以踢好球的游戏。当然这不是说只动手指头坐在那里,要帮助实体的线下的运动。

张鹏:未来真的会有很大的机会,希望在游戏的平台里,也可以有更多热爱足球的力量和黄健翔老师一起推动这个事。足球的本质是快乐,要推动这个产业也要从快乐开始。非常感谢黄健翔老师,也希望大家有好的建议继续和黄健翔老师交流。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感谢黄健翔老师。

黄健翔:谢谢大家。

动吧体育Tumblr黄健翔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