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加和锤子生于2015,会不会根本就熬不到2016?

如果一加和锤子生于2015,会不会根本就熬不到2016?

在今天千元机频出的国产手机圈中,一加和锤子几乎就是设计与文艺的代名词,然而他们都该暗自庆幸:自己早生了一两年。

8 月 25 日,锤子在上海开了一场 8000 人规模的手机发布会,每一张门票售价 120 元起。发布会门票开卖的当天,锤粉们挤爆了腾讯的「微票儿」平台,内场票几乎是秒罄。

一加在今年 7 月的发布会上给到场的每一个人赠送了一个旅行双肩包。可能一加自己也没想到,发布会之后的每一天都有无数粉丝在他们的微博下面留言要求尽快开卖这款文艺好看的双肩包。更有趣的是,设计的魅力让这个背包每次都能在其它品牌手机的发布会上随处「乱入」。

Snip20151106_9.png一加的文艺背包

对设计的执着让一加和锤子在刚开始做手机时就收获了第一批忠实的粉丝,情怀也让他们赢得了不少文艺青年的认可。他们本可以像两股清流一样各自潺潺,可不幸的是,2015 年的中国手机市场,是一个巨大的泥潭。

10 月 27 日乐视在其发布会上宣布:手机行业正式进入「负利时代」。整个 2015 年,小米、魅族、荣耀和乐视先后推出千元「旗舰」产品,在这个价格区间获得了爆发式的增长。可那些想在中国市场盈利却又无法走量的新品牌正在迅速失去生存空间,有些开始了破产清算,有些已经消失。

3.pic_hd.jpg贾跃亭宣布旗舰手机进入 1099 硬件负利时代

红米Note 2 在首发日卖出了 80 万台,乐视1s 开卖一小时就售出了 55 万台,魅蓝 metal 双十一的备货超过了 100 万台。如此恐怖的单日出货量,让一加 X 在国内市场的发售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回想起来,锤子 T1 全年的出货量仅是 25 万台。

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如果一加和锤子今年才开始做手机,在这个负利时代里他们是不是根本就活不到 2016 ?

「拼参数」的比赛里将双双出局

去年的四五月间,一加和锤子相继发布了自己的第一代手机产品。当我们回头复盘会发现, 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选择竟造就了后来两款产品截然不同的市场表现。

这个配置就是 4G。当年一加抢在行业屠夫小米之前强上 4G 的时候,中移动还没有任何积极推进 4G 普及的迹象。那时很多人说刘作虎的选择太激进,押宝 4G 网络的短时间爆发对一个新品牌来说太冲动了。后来风云突变,移动放出全年新增 1 亿 4G 用户的豪言,网络覆盖和补贴力度空前。而一加 1 几乎成了市场上 1999 机型里支持 4G 的独苗,这成了很多路人用户选他的强大原动力。

彼时的老罗坚信 4G 网络的普及一定如同 3G 时一样旷日持久,而且他自己发自内心的觉得 3G 的网速足够快,4G 不会是一个强需求。于是 3G 版的锤子 T1 成了锤粉心中永远的痛,成了老罗浓墨重彩的一记的黑历史。

Snip20151106_15.png产品发布五个月后 4G 版 T1 才姗姗来迟

一加和锤子都曾一再强调,硬件配置是他们产品上最不重要的部分。但是这个「不重要」不是指凑合,而是指跟别人一样选最好的用就是了。

当环境允许他们产品的开发周期一拖再拖直至一年以上,产品的价格段也处在空间比较富余的时候,做到这一点并不很难,就像锤子 T1 也奇迹般的搞定了高通,用上了骁龙 801。可当大厂们扎堆去靠千元机取暖, 纷纷有用「负利」换取千万出货的时候,不论是一加还是锤子,再要跟上节奏,就有点吃力了。

一加定价.jpg一加 X 在海外市场的定价,一加并没有做一款「千元机」

小米用红米Note 2 将联发科的旗舰处理器 Helio X10 拉到了 799,用小米 4c 将骁龙 808 和 Type-C 接口卖到了 1299。魅族用魅蓝 metal 将金属机身加指纹识别下探到了 1099,乐视又用乐 1s 在 1099 的基础上增加了 24W 快速充电。大家的千元机个个都是一副旗舰机的样子,都用上了不少旗舰机下放而来的配置。可是以上提到的任何一点,在一加 X 和坚果手机上都没能出现。

Snip20151106_4.png魅蓝 metal 的口号是「高端设计民主化」

去年老罗和他的小伙伴们在 1999 顶配的年代去做 3000 元的机器尚且险象环生,放在今年千元旗舰的「水深火热」中用什么样的配置和工艺似乎都没有活下来并且赚钱的可能。

老罗也一早就坦诚地告诉了大家,在 50 万台之内,坚果是微亏的。随着销量数量级的增长和时间的推移,在制造成本和元器件成本双双下降的时候,坚果才能给锤子带来盈利。这是老罗不想做的事,却是锤子必须做的事。他们需要坚果这样一款产品跑顺供应链,也需要一个拥有更大市场空间的价格段让更多的消费者接触到 Smartisan OS。

在坚果发布会之后我问锤子 CTO 钱晨 T2 上会不会使用 Type-C 接口,他给了我否定的答案。虽然心中明知锤子一贯「缓慢而优秀」,但还是颇为遗憾。

当「天生骄傲」遭遇供应链「革命」

推着这场千元机大战愈演愈烈的除了负利时代旗舰配置的不断下放,还有供应链在背后的「蜂拥而上」。

2013 年到现在的这两年,数以百亿记的资金涌入了金属加工行业。除了富士康、比亚迪之外,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疯狂地采购 CNC 加工设备。手机厂商也颇为积极,光小米为了像米 4 这样的明星产品就在供应链扶持了一批代工厂,鼓励着他们增添了价值数十亿的车床。于是,金属机身这种原本很「奢侈」的工艺迅速地平民化,到如今终于被全面用在了千元机之上。魅族和乐视最新的两款千元机都采用了「全金属机身」,都是金属冲压加局部的 CNC。这种工艺比全 CNC 加工的良率高出很多,成本更是只需要三分之一。

Snip20151106_3.png魅蓝 metal 采用 冲压+局部 CNC 的工艺

与供应链的这场「革命」相配合的,是大厂们越来越短的项目周期。魅族一月一场发布会的背后是开发周期变成六到八个月。乐视1s 距离今年四月发布的乐1 刚好也只间隔了仅仅六个月。只有这样的节奏才能第一时间享受供应链的福利,而大厂们彼此之间的赛跑堪称「步步惊心」。魅族副总裁李楠对极客公园说:「我们发布魅蓝 metal 的时候就知道,小米和荣耀类似的产品都快发布了,我们是故意赶紧抢先发的。」如今全金属机身的荣耀畅玩 5X 已经发布,金属加指纹的红米Note 也是呼之欲出。

乐视1s.jpg紧随魅蓝 metal 发布的全金属千元机乐1s

而一加和锤子自一开始就都没有去亲近供应链上最新的工艺,他们都选择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和自己较劲上了。当大厂们配合供应链费尽心力将「全金属」机身工艺从「全 CNC」变成相对便宜的「铝挤 + CNC」然后又变成更便宜的「冲压+CNC」时,一加和锤子依然在双面玻璃或是塑料机身的设计和细节上折磨自己。这样的选择让锤子险些殒灭,如今又让一加在国内市场遭遇了大量的不解。

Snip20151106_8.png乐1s 同样采用 冲压+局部 CNC 的工艺

当你将一加 X 握在手上,你可能会发现它的整体质感超过了大家普遍理解的「一千多元」。这其中的原因很多,比如用 CNC 加工中框的纹理;再比如选了可能是手机上最厚的 0.9 毫米玻璃,因而双面的 2.5D 弧度更深;又比如选择了 AMOLED 屏幕,因而机身厚度做到了 6.9 毫米。它让我想起了锤子 T1,同样是外观工艺上「自找麻烦」,却又「冥顽不灵」;部分配置的选择落后于时代,让买的人左右为难;定价上引来无数争议,却吸引了一批信仰外观和质感的粉丝。

一加侧面.jpg一加 X 坚持选择了金属中框和双面玻璃的设计

在锤子做手机的第二年,他们选择了面对现实。如果锤子今年依然用去年的方式做手机并且只做 T2,罗永浩恐怕只能解甲归田了,因为只有坚果的定位和定价能在今年活下去。一加的第一代产品销量远自己的超预期,在海外市场获得了极度的认可,如今他们选择了坚持「桀骜不驯」。在遇上供应链的边际效应远胜过设计和工艺时,消费者已经被「千元旗舰」惯坏了,每 200 元的价差他们都觉得产品会发生质的变化。所以,如果一加 X 是一加的第一款手机,而它出现在今年,一加不一定会倒下,但一定比去年的锤子更痛苦。

我曾经问过一加的朋友:「如果让一加 X 硬上金属机身,你们能做吗?」而他们给我们的回答是「肯定能做,但是不想做。」按照一加的节奏,即便选定了金属机身的方案,还要花上几个月去修改完善,更可能因为一些细节的不满意就推迟发布。等他们真正做完,也许金属机身又早变成千元机市场「上一季」的流行了。

熬过寒冬,来年会是个好年吗?

千元机市场的这块大蛋糕似乎就快要被分完了。

小米用红米分走了一大块,魅族和华为又用魅蓝和荣耀分走了一大块,后来小米用 799 的红米Note 2 抹掉了最后一点奶油,魅族又用魅蓝 metal 分掉了顶上的时令水果,最后乐视抢走了蛋糕坯。

乐视销量.jpg乐视1s 开卖一小时就售出了 55 万台

盛宴的尾声已经在供应链传出了信号,从 2015 年上半年开始,已经有大批 CNC 加工厂屯着崭新的设备却接不到订单了。金属 CNC 加工的市场进入了惨烈的价格战,单位加工时间的报价已经被腰斩。到明年一季度,这个细分业务会正式进入「淡季」,盲目跟进的工厂会不得已赔钱出局。

Snip20151106_5.png全 CNC 加工工艺价格昂贵

同时,厂商在千元机上「大跃进」式的选择也纷纷给自家原本的主力产品线带来了空前的压力,比如米 4 和 MX5。从前大家的时间和精力大多花在宣传自己的配置和工艺比友商的产品好在哪,今年却都花了大量的时间向市场解释为什么旗舰产品会比自家「看上去」差不多的千元机贵出好几百块钱。小米和魅族都说过,「小米」、「MX」才是他们最重要的产品线,而不是「红米」和「魅蓝」。这场血战给他们自己带来的压力其实不比一个新厂商小。

事实上,大家已经开始有所动作了。当被问及魅族明年的计划,李楠说,「魅族明年会以高端和中端机型为主」。

千元机的盛宴结束后,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大家又要回到两千元甚至三千元的价位继续搏杀。而明年这场中高端机型的战斗,会比上一次高级得多。把手机越做越便宜的高手很多,可是在设计和工艺上能做到脱俗的就不多了。对一加和锤子来说,那时才是真正的机会。为了产品和用户体验跟自己较劲,在今年收效甚微,可到了明年中高端机型唱主角的市场里,就会成为一种必须。

坚果手机.jpg锤子为文艺青年定做的文青版坚果

老罗把口头禅改成了「优秀的企业家不怕打脸」,大家也都感受到了他个人的改变。锤子 CTO 钱晨说,老罗现在还是会时不时向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而钱晨也学会了不再拒绝他,只是淡淡地回一句「你还想不想上市」,然后老罗就闭嘴了。然而今年年初供应链就传出过 T2 的金属中框,大家都以为它会在秋天发布。可秋天只等来了坚果,T2 被推迟到了年底的 12 月。老罗个人变得不再跋扈,可带着「天生骄傲」的团队保持「缓慢而优秀」这一点并没有变。

Snip20151106_16.png坚果手机上纯粹为了对称和美观而开的孔

坚果手机还未正式发布的时候,预览版的 Smartisan OS 2.0 上新增了一些翻转动画,可正式发布时却被去掉了。锤子的工作人员告诉我说是因为老罗觉得还没达到他理想的效果。我把动画演示给身边对手机有恋物癖、极为挑剔的朋友看,他说他可以接受,想不通老罗为什么不可以。

锤子有自己的羁绊,一加亦然。一加 X 上选择了骁龙 801 处理器,这是远在一年以前高通的旗舰产品,也是一加上一代产品使用的处理器。如果顺应市场的主流喜好,选择骁龙 808 是万无一失的。但结合了 X 的产品定位和氢 OS,仔细想了一想,匹配一台 1500 元 6.9 毫米手机的性能需求和功耗控制,801 是保证用户体验最合理的解决方案。

Snip20151106_18_meitu_8.jpg一加 X 坚持选择了骁龙 801 处理器

一位一加的小伙伴跟我说:「最近压力颇大。」我回他说:「你们要熬过这个冬天。」

冬天凌冽的寒风中穿着薄衫原地伫立,风会如刀割一般锥心刺骨。可当这腊月隆冬过去,却最有机会能第一个迎接和煦的春风。

手机行业国产手机一加手机锤子手机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