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王兴:我和红杉走过的十年

美团王兴:我和红杉走过的十年

10 月 17 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十周年活动上,美团网创始人和 CEO(美团和大众点评联席 CEO)王兴讲述了自己和红杉从「错过」到「最终选择」的故事。

他说,「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大家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以下内容根据他的演讲整理: 

大家好!我是王兴,美团的创始人和 CEO。大概一个多星期前美团和大众点评成为一家人,所以现在我是美团和大众点评的联席 CEO。

一个神奇的时代,一切都变化很快

刚才我坐在下面听前面几个环节,看红杉十周年庆典,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时代。刚才华大基因 CEO 尹烨上台讲的时候,我想起一个非常奇妙的事情。可能在他加入华大基因之前,我就参观过。在 02 年的时候我在美国读书,因为导师做的是高性能计算,那个时候正好是人类基因组计划接近完成,有大量数据产生。所以出现了 Bioinformatics(生物信息学),需要大量计算能力来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02 年暑假我回国时参观了当时还在北京机场附近的华大基因,北皋附近的一个蛮简陋的地方。在这个很神奇的时代里变化非常快,应该是在 12 或 13 年,我又去参观了华大基因,那时候已经搬到深圳,已经是非常高大上的地方了,各种产品极其丰富,还有基因技术改造过的酸奶可以品尝。

摩尔定律——科技行业快速发展的根源

我在想红杉这么神奇,居然投资了如此多且跨度非常大的企业。这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规律?其实背后最根本的原因、最大的事都还是科技规律——摩尔定律。从 1965 年到现在摩尔定律一直在持续起作用,半导体芯片密度每 18 个月翻一番。

我们现在看到的 IT 企业,不管是在核心技术方面还是在商业模式上面,其实都归根于此。从 PC 到互联网再到智能手机,再到更后面刚才 360 的 CEO 周鸿祎非常推崇的物联网或者其他东西,如果没有摩尔定律持续起作用,这整个巨大的车轮就会停下来。

由此我想到摩尔定律起作用的十年,过去十年红杉中国是在摩尔定律这个大的潮流下面不断地去推进。这时候我就特别羡慕尹烨,因为在华大基因这件事上面,过去十几年,比摩尔定律更神奇的是基因测序的单位成本变化,可能它的下降速度还比摩尔定律更快一点,就在 02 年左右刚刚集全世界科学家之力终于完成了最初的人类基因组测序,但现在好像一个人的完整基因组测序已经便宜到几千美元就可以了,而且还会持续下降。

一方面是测序成本的继续下降,另一方面 IT 运算能力持续提升,当年觉得人类基因组的数据量很夸张,一个人有 30 亿个碱基对,每个碱基对有四种情况,占用 2 比特,这相当于一张光盘多一点的数据。在现在这个时代,互联网时代,这个数据量是非常小的。再往后,21 世纪可能真是生物的世纪,虽然前十几年没有完全爆发,往后尹烨和华大基因可以做很多事情。02 年我实习时回国去华大看过,当时没有看明白。后面到 04 年初我决定回国创业时就投身了更熟悉的互联网。

与红杉的第一个故事:从来没听过红杉

虽然美团是一个成立才五年多的公司,我们在 2010 年获得红杉的 A 轮投资,其实我跟红杉的因缘也有十年之长。下面是我们的几个故事。

第一个小故事是我跟红杉的第一次,也是我跟 VC 的第一次接触。

那是在 05 年底,那时候我们第一次创业做校内网,我们上线是 05 年 12 月 8 日,红杉非常非常敏锐,我记得极其清楚,应该在 05 年 12 月 18 日,就是十天之后的上午,我当时还在睡梦中。那时我们经常加班加到很晚,也很晚起床,因为就几个人,没有太规律。早晨 10 点还是 11 点,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我听说你们做了校内网,我们是一个风险投资基金,叫红杉资本」。

我说:「红杉?没听过」。

那时候确实没听过,还好联系我的是 Cherry(陆勤超),她补充说「红杉,又叫 Sequoia Capital」。那个时候红杉刚进中国,那个词的中文翻译我确实不知道,但 Sequoia 我听过,是一个美国顶级的投资公司,所以下午我们就很仓促的去聊了。

当时我们也没有经验,碰到很多问题。那个时候在 05 年底到 06 年初我们接触了红杉很多人,包括当时还在帮红杉看项目的周鸿祎。整个过程下来,最后红杉没有选择我们。现在,十年之后,我相信再也不会有创业者接到红杉的电话的时候会说红杉我没有听过,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情况了。

红杉已经成为一个在所有创业者当中,不管是有经验的、没经验的,绝对是家喻户晓的名字,在中国的知名度完全不亚于在美国的知名度,甚至可能在整个行业里的优势位置还更强一些。所以,虽然红杉当时没有投资校内,但是我跟红杉的第一次接触也是我跟 VC 的第一次接触已经是在接近十年之前,在 05 年的 12 月。

我讲这个故事是想说村上春树的一句话:相逢者会再相逢。只要你还在创业,只要你还在这个大的行业里面,我相信大家绕来绕去都会遇到红杉,因为红杉总在那里,而且总是冲在最前面。

第二个故事是讲我和红杉的第一次正式合作,那是 10 年 3 月份。那时候我已经是第三次创业了,我第一次创业是做校内网,第二次做饭否。做饭否的时候曾经和周逵聊过。

到我第三次创业做美团网的时候是 10 年 3 月 4 日,红杉依然极其敏锐,我记得两天还是三天之后,计越就给我发来短信。当时他在上海,后来没有见面。又过了几天,Glen(孙谦)给我打电话,他虽然 base 在香港,但是很快就飞来北京跟我见面了。红杉依然是第一时间就找到我们,而且这次因为有了前面五年的铺垫,所以进展非常迅速。我和 Glen(孙谦)从见面到决定投资,整个过程就非常快。

和沈南鹏的第一次见面:这才是厉害的投资人

但是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跟南鹏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红杉的北京办公室还没有搬到华贸,还是在三元桥那边。在见面之前我就听过关于南鹏的很多故事,但是第一次见面之后跟我想象的不一样。一上来,我们简单互相介绍之后,他居然没有让我详细阐述美团的商业计划、业务数据或者其他方面,而是他先介绍他自己,介绍红杉,滔滔不绝的讲为什么美团应该拿红杉的钱。那次我才知道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投资人。

他们在前面可能已经做了很多功课,他对这种模式有非常清晰的看法,甚至比当时的创业者还有更清晰的判断,所以在见面时他已经非常清楚,已经做了一个什么样的判断,需要一个什么样的步骤。所以跟南鹏的初次见面让我印象极其深刻,我觉得这才是真正厉害的投资人,你跟厉害的投资人见面的时候,你不用去讨好他,而是你在之前就要做好公司,这样才能符合他的判断。所以这是 10 年的时候我跟红杉的第一次正式合作,经过了五年的铺垫后的第一次正式合作,也是跟南鹏的第一次见面。

后面的五年多过程走下来,我有幸和红杉很多人接触过。我们有各方面的合作。红杉从 A 轮、B 轮、C 轮、D 轮一直非常坚定支持我们,所以对美团是一个非常坚定支持的投资人,同时也是美团最大的机构投资人。在一个多星期前,我们和大众点评走在一起,红杉是两边最重要的投资人,起了非常积极的作用。

这个过程中,除了跟南鹏接触,还跟红杉很多人有过接触,例如 Enita(浦晓燕),还有刘星,也包括之前在红杉现在得到红杉支持去创立源码资本的曹毅,还包括之前在另一个基金后来加入红杉的郑庆生。这个过程中,红杉不但给了我们资金上的帮助,在业务上也给了很多建议,包括红杉有些其他小的创业团队不是那么顺利,但是跟美团整合会有一个更加大的合力的时候也很热情的建议,所以在整个过程中也给若干小公司做了合理的解决方案。

整个事情感觉五年走下来,红杉对美团的帮助是全方位的,不光是在资金的注入,在关键点的判断,甚至在人才的整合上都给了我们巨大的帮助。所以我跟红杉十年前初次接触,现在我们跟大众点评战略合作在一起,我相信我们依然是红杉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因为我们会一直走下去,红杉会越来越好,我相信美团和大众点评也会越来越好。而且我们也希望在接下来的五年甚至十年时间里,我们整个公司能够跟红杉有更多的合作,十年之后我们依然能作为一个非常坚定的合作伙伴,不管以什么样的形式能够出现在这里,而且也能够跟如红杉预测说 93 年出生的那位十年后的创业王者一起,和优秀的创业者有更多的交流。

大众点评团购红杉王兴美团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