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一款真正面向用户的智能手表

如何打造一款真正面向用户的智能手表

在可穿戴设备和智能手表相关的产品早已「泛滥成灾」的今天,Ticwatch 凭借着软硬件结合的套路在这片厮杀惨烈红海中迅速获得了百万量级的用户。

昨日,Ticwatch 的 CEO 李志飞这位出身 Google 的智能机器人领域专家在今天极客公园同硅谷著名投资机构和孵化器 GSV 共同举办的 Pioneer Summit 中国创新论坛上从技术角度对人工智能和智能可穿戴设备的演讲震慑了整个会场的听众。

「整合」是人工智能的关键

在过去十年当中,我一直在研究人工智能相关的问题。我希望做一个机器人可以你一起工作,跟你交谈,然后给你建议,来帮助你作出很好的决定,这就是我们一个非常困难的难题。因为机器人要行走,他需要很多机器人的科技;同时,他也必须要讲话,因此,他会在跟你有一个自然的语音交流;此外,他还必须要产生影响,这是一个非常难的难题,并不是不光光是一开始就来造机器人。

Snip20151009_15.png

在过去三年当中,我们就研发了一个自然的语音的技术。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技术,我们自己做了一个云识别的隐形以及垂直的分析。但是我们的目的并不是只是要来做这个科技,我们要做的说为很多初始的企业提供人工智能的服务,来做普通人日常服务。

有很多的做法来达到这样的目标,我们的目标就是跟别的是很多人都不一样的。和那些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有几个方面的不一样。当他们做人工智能的时候,他们要来做某一个部分的科技,比如说是视觉,或者是云识别,我们的做法不一样。我们要把所有的科技都放在一起,我们不仅仅是要做服务,或者算法,我们要来把关于整个硬件和操作系统的算法的技术先吃透,然后再做 API。

很多时候,一些企业会让第三方来做他们的应用,然后他们自己来解决当中的问题,这个第三方也不管他们是怎样去做这个产品的,或者说这个用户来在乎什么。

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是直接跟用户来应对,这就是我们所做的做法不一样,我们首先做的是服务。就像我已经讲过的,我们有一个语音的互动。但是我们并不是来做这个科技,我们也做产品。我们做了产品,叫做出门问问。你可以向 App 来提问,他会给你一些直接的结果、会给你指路、打电话,或是完成购物。我认为这是非常的标准的东西。

但是在中国的话,我们做的是很有趣的东西,我们不仅仅是做语音服务,我们也整合了一些的数据上的供应商。目前,我们和一百个数据供应商进行了整合比如大众点评和携程旅行。那么我们就把这些的数据放到我们的引擎里面,当用户来问问题,比如说,像北京到上海的航班,或者是说明天晚上6点半以后,那么这些的引擎就会来做,给你一些票务的数据,而不只是给你一些网站,或者是关键词。

我们做了很多这些的整合,和这些数据供应商来整合,因此,用户可以用自然的语言来进行搜索。我们做了近三年,这就意味着,我们做了很多API的整合,这是用户可以来使用的,非常可靠。

为什么要做 Ticwatch?

现在,我们的用户已经有了几百万。但是,如果一个用户需用搜索的话,他要打开这个屏幕,然后打开软件,然后再打开搜索,做语音搜索,所以你可以看到,当大家要用这个云搜索的时候,这个语音只不过是他这个搜索的一部分,所以语音搜索,它其实并不是给用户非常高的效率,所以我们就想说,我们可能可以来整合,整合到我们的系统里面。

Snip20151009_16.png

所以我们现在做了自己的操作系统,我们叫它 Ticwear,它是自己一套生态体系,它和 Androidwear 很像,我相信大家很多都知道 Androidwear,但他们大多数的服务在中国是没有办法做的,所以他们也没有真正的进入中国。我们建立的这个操作系统是基于 Androidwear 的,所以我们基本上跟这个 Androidwear 是兼容的,所以如果开发者他开发了给 Androidwear 开发的东西的话,我们也可以用到我们的平台上。

对于 Android 智能手表而言,Moto 360 我认为是最受欢迎的。但是在去年的时候,大家在买了 Moto 360 后发现在中国大陆很难用。为什么呢?因为 Moto 360 是用 Androidwear 的,很多服务和功能暂时还实现不了,只有通过手机来翻墙才能使用,这个很难。

我觉得在中国使用 Moto 360 的人中有超过 50% 的人在使用我们的操作系统。但还是有一个问题,因为moto 360 是由无线充电的,它没有这个USB接口,所以我们做了一个设备,它可以内嵌 USB 的对接接口,就在手表内部的,所以我们可以用自己的特殊的装置来进行这个研发。

在硬件和软件当中,我们要有很多的创新才可以对接,因为硬件一般都是第三方来生产的,所以有些东西我们很难来进行创新,所以我们为什么做了自己一个硬件,智能手表,叫做 Ticwatch。

从 AI 服务到大众平台

目前我们最大的挑战是设计上的挑战,对于这么小的空间,这么小的表盘,你要把很多的元素融入里面,我们就是嵌入了超过 300 个技术组件在里面,它有无线充电的功能,也有一个扩音器,Android 的很多设备是没有扩音器的,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的创新,即使在硬件方面也做了很多的创新。

Snip20151009_17.png

这是非常完善的,而不是说,很多的这个智能手表,他们是方的表面,我们是圆形的表盘。而且显示积这个面积是比较高的,所以用户的体验也会相对比较好。我们的目标是要定义下一代的人际互动的机制,所以我们为什么设计了这个手表,在这个设计研发的时候,我们做了很多研发。比如说你可以触摸,你可以用这个姿势动作,或者是声音可以来控制,这也是比较新的互动式的控制。

就像我们前面提到的,我们的目标是要把 AI 技术进一步往前推,然后我觉得,因为我们有自己的硬件,我们有自己的操作系统,还有云搜索,所以我们可以做很多的这个匹配的对接,像我们有硬件可以把它对接到,我们有一些单词等等,像 「OK Google」那样,我们可以把它唤醒,我们可以有语音识别,我们线上也可以有语音识别的功能。因为我们都是所有的这些,都是平台自己控制的,所以对接是非常的简单。

因为我们是直接面向消费者的,所以我们做了很多用户的调研,问他们为什么用我们的手表?他们典型用户的场景是什么?那么我们的手表有哪些好,有哪些不好,我觉得很有意思。这个反馈对我们的创新很有帮助。我们也采纳了非常有意思的一个方法,就是像小米的迭代方法,我们每周都会推出新版本,然后我们有两百多个用户进行测试,他们的用户都会反馈 Bug 给我们,然后我们及时进行改版,然后这些反馈,我们都可以给钱,所以我们的迭代非常快。

到目前为止,我们有 Ticwatch 手表和云搜索,这些对我们未来得 AI 设计和人工智能的技术的探索是很好的基础。就像我刚开始讲到的:未来我们可能做一个机器人,可以走路,可以跟你讲话,可以给你做很多建议。

本文根据「 Ticwatch」 CEO 李志飞在极客公园美国「超频」之旅的演讲整理。

李志飞Ticwatch「超频」之旅
关注极客公园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