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在旧金山夜店参加世界首个VR电影节是怎样一种体验?

视频 | 在旧金山夜店参加世界首个VR电影节是怎样一种体验?

当初发现这个名叫「万花筒」的虚拟现实(VR)电影节我就十分的兴奋与好奇。它是世界上首个以 VR 为媒介的的电影节。一群工程师、先锋设计师、电影人以及 VR 爱好者凑在旧金山市中心的一家夜店,一起观看 VR 电影,讨论 VR 的未来的确是一件难得的事。同时,旧金山是这次「万花筒」VR 电影节北美巡展的第四站。北美巡展包括以下城市:旧金山、纽约、波士顿、波特兰、奥斯丁、洛杉矶、西雅图、蒙特利尔、温哥华,以及多伦多。

一个没有电影院的电影节是怎么办的?VR 电影的体验究竟是怎样的呢?VR 技术是如何用来叙事的?这个新的媒介又将会如何改变未来?带着种种疑问,我终于等到了电影节的这一天:2015 年 9 月 15 日。

这是一个典型的旧金山之夜,一个并不温柔的良夜,冷风飕飕的吹。下班后,我步行前往这家离公司几个街区的夜店——Public Works。我平时基本是上班下班,也不太走到附近的街区,对周围并不熟悉。然而路却越走越黑,真心是感到有些害怕。终于走到了一条小巷的拐角,导航提示我到了。这时候,我面对的是一个被铁丝网围住的空荡荡的停车场,不远处有一栋黑乎乎,侧面墙壁画满了涂鸦的房子。应该就是它了,夜店门口已经聚集了一些参加电影节的人们。

Image

排队入场了之后,便出现了明星签到拍照墙,然而这个电影节并没有明星。观众们都纷纷自己拍照玩了起来。这是一个两层的建筑,木地板。二楼的一颗巨大的迪斯科球格外显眼。

Image

一楼是 VR 设备体验区,还有一个屏幕轮番播放参展影片片花。参展的 20 部影片则在二楼进行展示。二楼分不同的房间,可以观赏不同的电影。每一个房间都有单独的队伍。房间里放满了一排排的椅子,每一张椅子配备一套 VR 设备。我边排队,边看到坐在椅子上的人们带着 VR 眼镜摇头晃脑,也是十分逗趣。有的还张着嘴,一脸沉浸的表情,各种角度调节着脑袋。

Image

20 部参展影片的长度由 1 分半钟到 11 分钟不等。影片类型丰富,包括动画片,纪录片,试验性短片,等等。这些 VR 影片在时长上和严格意义上的影院电影还是有很大差别的。由于体验人数众多,每排一次队,只能观赏一部影片。我挑选了个人比较感兴趣的纪录片:「欢迎来到阿勒颇」和动画片「夜晚的咖啡馆」,以及电影节工作人员推荐的抽象题材影片:「Tana Pura」体验。

带上 VR 眼镜看电影

戴上 VR 眼镜,突然一慌,觉得自己变成了盲人,一下只能靠触觉去摸手机和包。安稳的把手机和包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以后,我开始观影。通过调整头的角度,我可以指引键头选择我要看的影片。用手轻轻敲击 VR 头机右侧就开始了播放。

「欢迎来到阿勒颇」

这是 VR 历史上第一部在战区拍摄的 VR 影片,是今年八月由新闻网站 RYOT 发布的。它用 360 度的视角记录了叙利亚最大,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历史名城之一阿勒颇的近况。影片中可以听到召唤祷告的声音,一下子把我带入了情境。之前看过很多战区的照片,和视频,但是那是是没有空间感的,这部影片给我的最直观的体会是:空。这就是一座空城。360 度的空旷感觉。这座曾经繁盛一时的城市,现在就是空荡荡的废墟。

「夜晚的咖啡馆」

梵高的「夜晚的咖啡馆」这幅原作,我们所能看到的只有一个房间。而这部影片将我从咖啡馆的外面逐渐引领了进来,像是有导游的参观一样。咖啡馆里的灯泛出动态的橘色光晕。影片中有客人在摆弄台球桌,由于只有部分运动的影像,感觉像是置身于 360 度 GIF 图之中。这是一种神奇的体验。当我向四面八方转动我的头,我看到地板,天花板,感觉成了这咖啡馆里的一个客人。最后镜头推向坐在咖啡馆中的梵高。是的,作者出现在了他自己的画中。名画被增加了一个维度,我也好想走进拉斐尔,德加和莫奈的世界啊!VR 影片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Tana Pura」

对于 Tana Pura 的体验其实很难用语言去表达。这是一部抽象主题的影片。影片刚开始的时候,我如同置身于一个黑洞,随着音乐的节奏和旋律,不同颜色的条纹纷纷出现,它们在空中舞动,空间感很强。我感觉这些彩条和我是在同一个空间里的。我向左,右,上方,下方转头。这些彩色条纹就在我的身边飞舞,觉得伸出手去就能触碰到它们。它们朝我飞来,眼看就要触碰到我,却就在眼前消失。影片结尾,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球从我的头顶落下,将我笼罩。音乐也从开始的活泼的律动渐渐放缓了下来。直到最后,音乐停止,整个空间变成了一片白色。这种体验很奇妙,在影片短短的三分钟的时间内,我的精神彻底离开了自己身处的空间。

好了,话不多说,让我带你们先到现场感受一下吧!

VR 电影人的声音

除了观影的环节,电影节的主办方还邀请了四位参展电影的作者和制作方进行圆桌讨论。他们的背景不同,对 VR 的意义有不同的角度的解析。

「欢迎来到阿勒颇」和「尼泊尔地震项目」的制作方 Molly Swensen 聊到了 VR 作品对于新闻报道的意义:

当尼泊尔地震发生的时候,我们过去是准备做义工的。就在离开美国前往尼泊尔前夕,我们才拿到了我们的 VR 器材。我们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带着器材拍摄到了这些珍贵的「沉浸式」影像。我们把它剪成了这部短片。我们剪好了片子,并不知道会获得很大的反响。然而的确,这是世界上第一部灾难过后使用 VR 拍摄的记录影片。在各大媒体报道后,更多的人看了报道,从而关注了地震的事情。在我们公司门口,人们会排长队来体验这影片,然后拍照转发脸书,推特,鼓励他们的朋友去看。设想,如果我们只是做了一个普通的尼泊尔地震筹款视频,是不会达到这样的宣传效果的。就算媒体报道了,一般民众也不一定会争相去观看这个影片。正因为这对民众来说是一种新的媒介,一种新的讲故事的方式,他们才会如此关注。

不同的人参与 VR 有着不同的原因。有的人看这个行业很热,与 VR 相关的公司有很高的估值,就这些科技公司里倒钱。也有人怕被落下了。他们担心平台转移时被淘汰。还有人真心相信 VR 会改变世界。我们是这么认为的。

我们希望帮助人们理解很复杂的事件,以及离他们很远的地方,那些他们只能在新闻上看到的地方。我作为一名记者已经连续关注叙利亚难民问题四年了。然而,直到我看到了这部 360 度,沉浸式阿勒颇街头拍到的影像。我才感叹:「哇,这看起来就是个废墟啊。」我终于了解了新闻中看到的,这城市里原有的三百万人现在已经在别处了,城市都空了。虽然我自认为已经是个对国际事件比较关注和了解的人,我在看到这 VR 影片之前还是不能体会。如何可以把 VR 设备给到更多的记者,是我们想要想要解决的问题。让他们从世界各地收集影像。这会改变人们对新闻的理解,改变人们对阅读新闻的习惯。

「夜晚的咖啡馆」的作者 Mac Cauley 提到他使用 VR 作为创作媒介的原因:「我开始这个项目,是因为我参与了一部有关于一个被梵高所启发的画家的电影。当观众进入了这个画家的脑子里,就看到了这位画家边想边画的图景。我受到了启发,这太适合 VR 了,它使你可以走入一个绘画的世界。」

「明亮的影子」的作者 MicheaL Cataland 聊到了 VR 的独特性:「VR 给人情绪上的影响是传统媒介给不了的。并且人们能与之互动。我希望能与观众产生最强烈的情感连接,这就是我作品的目的。」

「屁股」的作者 Tyler Hurd 谈到了 VR 能带给人们什么:「VR 可以给人们幻想世界,把人从他自己的世界移开。或者,就是他们无法去到的世界上的一个地方。」

当 VR 遇到电影,到底会发生什么?

对于我个人而言,这次 VR 电影节的体验是新鲜有趣的。从观影方式,到影片内容都和传统的电影院观影体验非常不同。我们如何定义 VR 电影?它到底是电影,是游戏,还是体验?哪一个词似乎都不能全面概括这种观影方式。也许需要诞生一个新的词汇,产生一个新的定义。科技的发展总是在推动着我们对于新疆界不断实验。

VR 技术给了我们一个多维度的体验这个世界的机会。它给我们的情绪上的影响的确是与传统媒体不同的。这是一种很私密的自己和自己,自己和影片中的环境的交流的过程。它可以带你到达你的幻想世界,或者可以把你带到现实世界中你无法到达的地方。试想如果可以把脑中的记忆以 VR 的形式重现,你便可以回到任何一个你想回到的历史时刻。那个夏日午后,当你在校园里骑着单车邂逅初恋的时刻。你是否就不用花太多的力气去回忆过往?又或者如果能做到给你一个带上 VR 眼镜就可以全方位体验的帕特农神庙,旅游业和航空业是否会受到很大的冲击?我又不禁担心:当技术发达到当 VR 镜和手机的解析度高到和真实世界一样,当我已无法分辨真实与虚拟世界的时候,那会是挺可怕的吧。

VR 给人的私人体验是「去社交化」的,现今我们在电影院里观影的体验是有笑点大家一起笑,有泪点大家一起哭。而在 VR 电影的场景下,这种互动的形式将不复存在。在印度的一些电影院,看电影的人们还会随着影片的高潮集体起舞。而在 VR 影片场景里就无法实现了。每一种视觉媒介都是有其特殊性的:绘画、电视、手机屏、电影、3D 电影,以及 VR。不同的媒介以不同的方式影响着人与人、人与信息、以及人与故事的互动。

从传统「看电影」的角度来说,VR 电影让一个群众性的社会活动变成了个人活动。大家可能都有体验,智能手机的发展让我们能更好的跟远方的朋友们保持联系,却让我们时不时忽略了身边的人们。现今我已经常常感到我们已经足够的沉浸在自我之中了。我不知道 VR 提供的沉浸式私人的交互体验最终会如何改变我们的行为方式,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

最后引用视频中访问的 VR 十年历史纪录片拍摄者 Henry J. Kim 的一句话——

科技的影响有正面和负面的。总的而言,在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人们是一些积极向上的人。他们希望给世界带来正面的影响,所以会往正面的方向发展的。任何负面的影响,也是属于人类体验的一部分。

旧金山硅谷电影节VR虚拟现实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