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最好的国产动漫,看起来这么像日漫?

为什么我们最好的国产动漫,看起来这么像日漫?

对于国产动画《大圣归来》的评论,知乎上有一条收获三万五千赞的答案:

Snip20150906_4.png

首日排片仅 5%,依靠观众支持与同档期《捉妖记》、《煎饼侠》抗衡的《大圣归来》,最终收获了近 9 亿票房。

「没办法我只好去邻居家蹭饭,这一蹭就是快 20 年……食材有些老套,味道上又有些模仿邻居家,而且跟邻居家比起来,还是有不少的差距。」

现在看来,这段话也很适合国产动漫《雏蜂》。

《雏蜂》真的代表了国产动漫新巅峰?

更可能是很多梦的开始。

2009 年 9 月 15 日,白猫 Sunny(孙恒)开始在有妖气上更新《雏蜂》的第一个章节。6 年后的今天,《雏蜂》正式进入日本市场,并在 8 月 15 日正式播出日文版第一集:天使降临。

由有妖气担任出品方的动漫版《雏蜂》,得到了执导过《中国惊奇先生》等国产原创动画的李豪凌的支持。中文版由皇贞季、山新、洛如菲等知名声优担任配音,日本版则请到花泽香菜、立花慎之介、折笠富美子三位日本一线声优。中、日、韩三国动画班底参与制作的这部作品,如果你恰巧先看了日文版,可能很难相信这是一部货真价实的「国漫」。

162427yx58ghaqann5u55n.jpg

《雏蜂》的故事围绕着未来世界展开,第三代「尖兵」(身体中植入纳米机器人、拥有超强作战能力的人类)少女琉璃仅剩一年生命,为保护觉醒会拥有改变世界能力的高中生孙浩轩展开的一系列错综复杂的纷争纠葛。就算你没看过几部动漫,也很容易在其中找到其他作品的痕迹:女主琉璃形似绫波丽、机械少女的设定神似最终兵器彼女;封面和人物站姿模仿经典 JOJO 立,墙上的标记与《攻壳机动队》中的笑脸男标记相近,至于浮游加农类似《高达》中的浮游炮……看过的动漫越多,越会发现不少致敬式的细节。

但一定要说「抄袭」是毫无道理的。日漫的经典元素散乱分布于整部作品中,一定要把「缺乏中国风格」这样的理由等同于「抄袭」无异于强盗。抛开中日「国籍」只看作品,也许带给你的观感是:这是一部画风尚可、分镜转换有待提高、剧情稍弱的「青涩」作品。

作者孙恒和有妖气副总裁董志凌也没打算把「新巅峰」的帽子扣在《雏蜂》头上。7 月 21 日的《雏蜂》动画发布会上董志凌就表示过「雏蜂的制作水准并不算高,只是想给国内的动画填补一下空白。」在《雏蜂》漫画卷首,孙恒也曾写道:「我画的不好……就算很烂很无聊,当人们想起本土的机甲类漫画里有部很屎的作品,他是一个叫孙恒的闲人画的,至少我给大家提供了个噱头,那我就知足了,谢谢大家。」

Snip20150909_12.png

从担任腾讯公司游戏美术,到转为职业漫画作者,生于 1989 年的孙恒一向表现得低调腼腆。对于「国漫」和「日漫」之间的关系,他曾 2013 年的一次采访表达过自己的观点:「比如现在的自己,不再一味地叫嚣要超过日本动漫,而是更好的做好自己的工作,默默的守护国产动漫,让更多国人看到我们自己的作品。」

为什么我们无法制造「新国漫」

就像难以想象 2009 年我国已有画风、分镜如此成熟的漫画作品,有妖气拥有超过 8000 原创漫画 IP 的数量更是难以令人相信的数字。可为什么我们等了这么久「新国漫」,却只等到一部辛酸跋涉了 8 年的《大圣归来》,和一部充满希望、但尚且不算成熟的《雏蜂》?

诚然大环境是不可抗拒的因素之一,广电和文化部等机构总是将动画认为是低龄向消费品,极大限制了国产动画的创作空间。成人向作品被打压封禁,幼儿向又没有详尽的考察标准,造就了国内动画低龄化、无创意以及抄袭成风的氛围。

国产动画的扶持政策更是忽视作品自身素质的僵化规定:「原创影视动画作品在央视播出,每分钟补贴 1500 元;在副省级以上电视台播出,每分钟补贴 750 元。原创电影动画在全国性院线和央视电影频道播出,每分钟补贴 3000 元;在地区性院线播出每分钟补贴 1500 元;被国家广电总局推荐为优先播出的优秀动画片,一次性奖励 20 万元。」

c808c4d40863b34635026fe53043e30c.jpg

至于出现《雷锋的故事》这样粗制滥造的作品,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如果一定要将原因归咎于广电总局的审核封杀也是有失事实的,大多数国产动漫面临的更是人员、资金等基础问题。《钢羽》同样是一部相当不错的国产动漫,寻求的是「较为严肃的、现实的,军事系的作品路线」。早在 2012 年 3 月 22 日其先行版 PV 首映于「东京国际动漫展·2012」,Niconico 站上甚至有日本网友留言「以后说不定一提起动漫首先想起的是中国」。

然而除了 2014 年 2 月有消息表示投资方已更换并可能会先推出剧场版,此后的消息只能从网友的只言片语和官微暧昧不明的话语中猜测动向,《钢羽》正式版第一集依然杳无音讯。

3AB214405C65C3160B9D70A2AABCB005_B800_2400_800_406.JPEG

同样陷于此类困境的还有《大鱼海棠》。创意源于《庄子·逍遥游》的这部充斥中国元素、风格飘逸的动漫电影启动于 2008 年,打磨 3 年剧本后暂停再到 2013 年回归,尽管获得系列奖项,上映时间仍然待定以至于《大鱼海棠》被粉丝称作「神坑」。原作者梁旋曾在在采访中表示,2010 年搁置的原因是当时的动画电影市场无法赚回成本,而「目前最大的瓶颈是原画,国内这方面目前是处于人才断层的时代,我们在国内找不齐这样一个 20 人的原画团队。」

「国漫」怎么办?

空谈「国漫」无异于空中楼阁、纸上谈兵,在《雏蜂》动画发布会上,有妖气就对「国漫」资金问题进行过很好的总结,「在国内,并不是每一笔钱都会真正地花在制作上面」。

「假如你要做一个投资为 100 万的动画,会有约一半(50 万左右)的油水莫名其妙就没了,还有约 30 万左右会因为经验不足,制作中各种失败而无端消耗,最后只有(十分之一)10 万左右会真正花在制作上。」

融资阶段主创及其管理人员扣留钱款;策划阶段准备不充分,时间安排不合理,项目匆忙开始;制作过程缺乏经验,预算和时间安排不到位导致大量重复和修改工作提升人力成本;项目转包过程中对接人对钱款和资金的扣留;在项目分包过程中,将项目分包给没有资质的个人和团队,导致实际制作人员并不注重生产质量的情况。这些潜藏在我国动漫制作流程中的「暗流」都在不同程度的影响这个行业发展。

2014 年,日本动画市场规模为 1 兆 6296 亿日元(按 2014 年汇率约 1025 亿人民币),「漫画出版―动画制作播出―版权授权―衍生品生产及销售―部分动漫作品外销授权―成功动漫产品的深度开发及新动漫产品开发―良性再循环」在日本已是以漫画为基础成熟的产业模式,漫画工作室、动画工作室、版权代理事务所、印刷出版企业、图书发行企业、电视台、杂志社、动漫衍生品生产和销售渠道等都形成了界限分明的合作机制。其成熟程度,仅从动漫制作一项就能窥得一二。

1419412178716.jpg

如果对日本动漫播放制度、制作流程感兴趣,可以试试看名为《白箱》的动漫作品

相较国内动辄几十集的动画作品,日本动画是以「周」为单位制作、往往播出一季 12 集,以上一话赚的钱拍下一话。前期负责策划、剧本创作、造型设计、场景设计和分镜头画面台本设计,中期则包括摄影表填写、原画、动画及背景绘制等,后期工作便是拍摄(或扫描)、上色、合成、编辑镜头和配音字幕等,通常中期和后期工作以周为周期进行循环,形成紧凑而快速的动漫生产。

中国并不缺少好的作画者,许多为国外加工动画的中国动画公司甚至由于报酬原因不接本土作画工作。但我们的确缺少适合改编为动漫或漫画的脚本,比如樱坂洋的轻小说《杀戮轮回》,既被漫画家小畑健改编成漫画,同时真人化为电影《明日边缘》。

13690772_151608504000_2.jpg

单凭补贴试图营造假象,业已成熟的流程、规则和产业环境正是我们此刻所缺少的。

《雏蜂》只是一个开始。吃不吃邻居家的饭不要紧,自己家里正有人学着做饭,未来可能真的会有更好吃点儿的饭。

雏蜂二次元国产动漫动漫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