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美女秀和游戏实况,手机直播可以播什么

除了美女秀和游戏实况,手机直播可以播什么

9 月 3 日,天安门广场,观看阅兵的观众挤满了观礼席,除了微博直播,电视直播,今年,你又多了一个收看实况的渠道——手机直播,在花椒直播的平台上,《北京军迷解密阅兵神秘武器装备》、《近看坦克》、《直播阅兵飞机编队》等内容被网友自发地传到了网络上,你可以给直播的内容上点赞,评论,甚至转发到朋友圈和他人一同观看。

插图花椒.jpg

  (图为花椒平台上对阅兵的直播)

8 月 12 日的 10 点,宁泽涛结束了在巴塞罗那的世锦赛,乘坐飞机抵达首都机场 2 号航站楼,直播应用 ULOOK 平台上的量子频道成员也来到了现场,跟众多粉丝一起用手机拍摄了近 1 个半小时,后台的数据在这一天达到了一个小高峰,有 2000 多人进入观看。

和我们熟悉的电视直播回放不同的是,如今,当我们从直播软件里找出半个月之前的视频时,屏幕下方密密麻麻的回复与实时互动产生的内容,随着直播的视频一起,都沉淀了下来。

从内容上来看,它不像朋友圈的小视频,也不同于微博图文;从时间的角度,它和异步的秒拍、微视也相去甚远。

事实上,它是一种崭新的媒介。

2013 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发生了抗议运动,Periscope 创始人之一 Kayvon Beykpour 那时候正好住在塔克西姆盖齐公园附近。滞留在宾馆房间中的他萌生了一个念头,他希望能通过别人的眼睛观察外面的世界。而当时,不管是 Twitter 的图文,还是 Vine 上的六秒视频都无法达到他想要的效果。于是,一个手机直播的软件在他的脑海中孕育出了雏形。

插图_meitu_1.jpg

2015 年的 3 月,在美国的西南偏南音乐节上,Periscope 的同类应用 Meerkat 一炮走红,借助 Twitter 上的传播,用户在短时间内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随后,美国明星、社会名流的使用,带动了这类应用的进一步发酵。

也许是 Periscope 和 Meerkat 的火爆让国内的创业者看到了市场,今年 3 月份以来,国内的手机直播应用也相继浮出水面,KK 开播、花椒、在直播、蓝鲸、ULOOK 等一批手机直播软件涌现出来。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即使界面类似,功能相同,每个软件沉淀下来的内容都不太一样。

而我们想知道的是,手机直播会不会改变内容生产的流程,会不会形成一种新的社交方式,甚至,会不会成为一种新的媒介形态?

极客公园分别和不同的产品负责人,创业者,直播用户,甚至一些观看者聊了聊,我们从中梳理出手机直播的特点,和它所面临的问题,希望从中获取答案。

一部手机+一个自拍杆撑起的现场直播

「Hello,你能看到我吗,今天我找到一个比我更粉周杰伦的好朋友一起去周杰伦开的咖啡厅。」带着台湾腔的妮莫尔坐在摩托车的后座上,用 iPhone 的耳机听筒代替传统主播间的麦克风跟大家打起了招呼。从颠簸的画面,你大概可以猜测到路面的状况。「好了,我们现在到了周杰伦的咖啡厅,哇~盘子上还有很多明星的签名」像导游一样,妮莫尔边走边说。

还在台湾文藻大学读书的妮莫尔从 8 月份开始,就把暑假的一部分时间放在了准备直播、拍直播这件事情上。

她花了 300 新 台币买了一个广角镜,准备了一个自拍杆,加上自己常用的 iphone 6,苹果耳机,「组装」好了自己的一套直播设备。刚开始还十分紧张,走路走累了也不敢对着镜头大声喘气,后来发现,直播的观众倒是不在乎。「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了」

传统的视频制作为了保证拍摄的质量,可能要经历前期策划,选景,拍摄,剪辑等一系列流程,流程复杂,历时较长。手机直播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拿起来,对着镜头拍完全 okay。

关键问题在于拍什么?

手机直播应用蓝鲸的市场总监李玮旭坦言:「我们都有这样的经历,对着手机拍了好久,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点赞,这时候心理压力还是挺大的」

对此,ULOOK 的创始人袁帅把直播分为自拍和拍摄他人两类:拍摄他人比较简单,而自拍则需要内容生产力比较高的用户。

作为一名娱乐视频编辑,在直播的另外一名用户 @我和基友的日常就「完全放下了偶像包袱」,每天中午的 12 点到一点,她都会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对着镜头直播。习惯了做娱乐节目,最不缺乏的特长就是娱乐大众。

插图_meitu_3.jpg

 (图为 @我的基友的日常在「在直播」平台上的页面) 

通常,她只会临时想一下今天要说什么,对着镜头就侃侃而谈了。无聊的时候,她还想到给自己化了一个丑角装:一字眉,超大的痣,和夸张的红唇,就在自己的工位上,对着镜头唱起了歌。

前来观看的观众也不会惊讶于她的表现,「我的粉丝和我差不多,他们比我的段子还要多,经常在我的视频留言里给我回复段子。」

她很快总结出了一些与粉丝互动的技巧,:标题要有参与性,《帮我挑衣服好吗》这样的标题别人就愿意进来点;有观众进来的时候要叫对方的名字,和对方打招呼;适当的时候还可以做一些抽奖活动,送粉丝明信片,发卡等礼物;如果豁得出去,和大 V 之间互相「撕逼」也可以提升关注度。

配图.jpg

(除了自拍,拍摄他人、拍摄现场也成为直播应用的重要用武之地)

和 @妮莫尔 、@我和基友的日常 类似但不尽相同的直播用户还有很多,他们或是直播街头的偶遇,或是记录自己的旅行见闻,或是在镜头前展露才艺,甚至干脆在吃饭的时候,在旁边放一部手机,别的什么也不干。

你会在直播平台上交朋友么

@妮莫尔开始迷上了这种手机直播的方式,有人会在直播的时候跟她聊天,告诉她最近股市不太好,不要买 A 股,还是学生的她就跟着学习了一些炒股知识。她去逛书店的时候,也不忘记给观看直播的用户买一点明信片。

「为了不让他们的信息泄露,我会让他们在微博上私信我,我再把明信片寄给他们。」

插图_meitu_2.jpg (用了直播应用一个多月,@妮莫尔已经直播了 38 场)

很多直播的内容并不缺少受众,@ 二货 在直播的时候,常常会有一些 00 后的听众留言:姐姐好喜欢你啊,姐姐你的 QQ 号是多少?

「他们如果留下联系方式,我会私下主动加他们,我一般不会主动给出我的联系方式。在直播平台上的社交跟私下一对一的社交还是很不一样的。直播的时候与对方对话会让他感受到尊重。」

目前,各个平台都不会对用户生产的话题进行过多的限制,而是尽量采用开放的方式鼓励用户生产内容,同时,在大多数平台上,每个视频可以收获用户无数的点赞。

直播软件「在直播」的工作人员介绍,他们还会对用户的评论进行筛选,屏蔽一些关键词,让直播的用户看到的观众评价都是正面的。

不过,在 ULOOK 创始人袁帅看来,视频社交的效率太低。有很多社交产品都会比它要高效。

它需要观众点击进入主播的直播中,在观看主播做什么之后,给出评论,而对方也可以选择性地给予回复。

「同时,用户的参与会降低内容生产的门槛。」

袁帅进一步补充道,很多主播可以在回答观众的问题,与观众互动的情况下,进一步直播下去。

被解放的内容和个体

每天下午的 4 点到 6 点是 KK 直播官方节目主持人 Swan 的主播时间,传统 DJ 出身的她现在主持的是一档星座节目—星吧啦。

在 KK 直播的北京工作室内,Swan 带我参观了她的办公设备,墙壁上挂着蓝色的屏风,桌子上摆着麦克风,电脑和调音台。Swan 每天的工作之一,就是对着电脑和屏幕前的观众聊星座。

Swan 最近开始尝试用手机软件直播:你知道的,我们之前在电台做 DJ,都看不到听众的,后来做直播开始有人互动,我特别想走出去,拍点有意思的,而不是在直播间里坐着。

插图直播.png (图为 Swan 为 KK 直播拍摄的宣传照片)

基于手机的移动性和及时性,手机直播跟 PC 直播也有很大不同。

在蓝鲸市场总监李玮旭看来,在 PC 端成熟的的 YY 语音或是斗鱼等直播平台上,已经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生态链条,主播,工会,平台都在玩家的付费中分得一杯羹,我们看到的无非就是美女的秀场才艺和游戏主播。而更多可以产生有趣内容的人很难在其中找到生存空间,手机直播则不同,它更加真实,让这些原本可以产生更多垂直内容的人在其中找到了舞台。

从技术到运营——手机直播的新挑战

不同于录播节目,直播节目网速,流量,现场画面质量的要求都比较高。在不同的网络情况下,用不同的手机拍摄出的效果都会有所不同。

在直播,ULOOK, 花椒,KK 开播都表示自己的平台可以把延迟做到 3 秒以内,在非 WiFi 的情况下,一个小时的视频所耗费的流量则在 200 M 到 300 M 之间。而关于网络中断等问题仍然没有好的解决方案。

除了技术上的问题需要解决,另一块比较重的领域就是运营。不适合在公开场合播放出来的内容需要依靠平台的管理。这方便的审核意味着高昂的运营成本,需要人工在后台持续不断地监督。

KK 开播的产品负责人祝恺宇介绍,除了人工审核,KK 开播还用图像的监控系统进行审核,并结合黑名单和白名单的方式对上传内容的用户进行限制。

在限制不良内容的同时,平台还需要强大的运营团队挖掘到优质的直播内容。

ULOOK 的做法是先通过主动挖掘,用户推荐,以及之前视频团队的工作经验,吸引优秀的 PGC 内容进来。

最后.jpg

「让用户在大量的 UGC 中筛选内容成本太高了,效率太低了。每个人的时间都是有限的,他们希望从视频中获得优质的内容」因此,在 ULOOK 平台上,你可以看到有一定主题的直播节目,比如 kiwi 老师的情趣研究班,家庭妆,生活妆教学等。

「这不是一件门槛低的事儿,除了有技术,还要有钱。」花椒的市场负责人杨峻坦言。

不过,也有的平台希望以合作的方式,扮演工具的角色,为需要直播场景的组织和机构提供解决方案。KK 开播的祝恺宇介绍:「在视频的输入上,用户可以选择的方式有很多,除了手机,GoPro,网页端都可以,而在视频的观看方面,我们不期待用户都到我们的应用中进行观看,可能他们最后看到的就是一个 H5 的页面。我们不会诱导观众也来下载我们的应用。」

在用户还没有被教育成熟到如何像发微博一样发直播的时候,各家的想法都像是在押注,静静地等待它可能火爆的那一天……

社交手机直播视频直播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