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IDG、红杉们都踩过的坑,你可以不必重蹈覆辙

这些IDG、红杉们都踩过的坑,你可以不必重蹈覆辙

谈成了这轮融资,他的腿不经意间软了一下,但显然没让他多一丝留意。「拿了这笔钱,总算能给团队把过去几个月工资发了」,想到这,他释然,骄傲,些许的酸涩和巨大的迷茫奇怪地揉合……下一步,该做什么呢?

这种永无止尽的征战感,常在创业者心间挥之不去。在上周举办的 DemoChina 创新中国总决赛上,蜂拥的创业者在西子湖畔,他们或被选为参赛团队,在台上侃侃而谈商业模式市场价值未来愿景;或在台下做一个不安分的观众,给第一排的投资人们见缝插针地自我推销,讲概念递名片。

场面热烈如斯,无关资本寒冬。每个创业者都在搏一个钱程与未来,然而你的浑身解数与高瞻远瞩,真的符合投资人品味、顺应市场发展吗?

投资.jpg

这一次,你还有机会突出重围吗?

「股市肯定会影响投资人的心态,但好的项目永远不会缺钱」。

这种萝卜+大棒的话是否似曾相识?没错,在 DemoChina 开幕式的圆桌会议上,联想乐基金董事长贺志强这样解读了投资人当下心态。DCM 资本合伙人曾振宇也不否认,直言「寒意肯定有,针对企业类型不同,影响也不同。在经济预期比较紧的环境下,投资者会延长某些领域的决策周期,做些低成本的事情,更看重 3-5 年生意的机会」。所以企业端和处于行业龙头(前两名)的拿钱概率会比较高。

IDG 资本创始合伙人熊晓鸽表示,「当股市最热时不是投资的好时期,它的冬天才是投资者的春天」,投资人和创业者都该在寒风中冷静,真正思考如何做有竞争力、有想象力、长续发展的创业公司。这种积极的态度也与曾振宇一致,「总体来看每个行业都还非常有机会」。

过去的一年半被公认为狂热的资本造星年代,互联网技术的普及颠覆了传统商业模式,加之国家政策的支持,一大批世界级的案例频频涌现,在中国一两亿美金都是寻常,滴滴快的 20 亿美金与 Uber 中国 10 亿美金打得难舍难分、趣分期 16 个月第五轮数亿美金俨然跻身独角兽行列……所有人都被巨额融资的盛况蛊惑了。

钱.jpg

现在,什么能被称为巨额融资?

曾振宇介绍了自己的内心定义:单轮超过 5000 万美元可称为大额或巨额融资,五年前可以算得上巨额的 2000 万美金,现在只是 B 轮规模在当下想融到 5000 万美金,漂亮的数字也暗含危机:一是融资额太高极大影响下一轮,二是伴随的高速成长与快速扩张给管理带来不小压力,「如果管理团队没有大公司管理经验,未来团队的凝练和文化会是非常大的挑战」,贺志强如是说。

这种现状下,方向对、团队好依然是巨额融资成功的重要前提。软银中国主管合伙人宋安澜举例说,2011 年软银投资淘宝 6000 万美金,这笔当时的巨额融资现在反观是英明决策,而同期的团购大战砸多少钱仍一地鸡毛,所以选对跑道至关重要。对于早期创业者,现阶段融资追求「纸面富贵高估值已不切实际,应尽快把钱融进来,关键看钱背后的资源,后续留有 12-18 个月的现金流已足够

当你足够幸运,天时地利人和融成了 5000 万美金,下一步呢?

真正确定自己的行业地位、产品和服务模式,证明实验性的小生意可以规模化为大生意」,这些踏实的方法论不会随市场冷热交替而过时。此外,把钱真正花在有持续价值的事情上,大到团队、品牌,小到客户重复购买率、续费率,这都是彰显价值的。正确的烧钱方式是打破行业内的高壁垒,消费习惯、用户量、市场份额……这些都是。

拉锯.jpg

资本家也犯错:不为人知的投资教训

「大家不要歧视资本家,我们永远和你们在一起」,BAI 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这句圆桌对话的诙谐结语,似乎为自己的身份打了同情牌。骄傲如投资人,也未必能在市场的洪流中,时刻把握正确走向。在 QualComm 副总裁兼投资部中国区经理沈劲主持的圆桌对话中,独具慧眼的投资人们也纷纷吐槽了投资失败的走眼时刻。

比如,预期的 billion company 最后变为普通生意

以壁虎科技为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周逵谈到了这点,并认为好公司不仅要有亮点,更不能有明显弱点:壁虎在当时是一家游戏内置广告(In-Game Advertising,简称 IGA)的新媒体公司,以酷炫的科技(无需修改任何游戏程序即可独立实现广告的植入和投放,且不影响游戏的稳定性)于 08 年三月底获得红杉 1000 万美金的首轮融资,被认为是红杉在 IGA 领域的切入点。然而,由于团队领头人问题迟迟未解决,以及纯广告商业模式的脆弱性,最后「Nike变成了Peak」。

比如,盲目进入不熟悉的市场,最后被高成本拖垮

眼红 05 年的新东方上市,不少投资机构当时都在寻找垂直英语教育中的机会,新动态英语就是华创资本在 07 年投的公司。合伙人熊伟铭回忆道,由于北上广深的格局已定,起初他们把业务重心放在二线城市并发展得不错。但 08 年金融危机的爆发拖垮部分一线的大公司,他们借着收购打入了北上广深市场。然而不熟悉的市场打法极不相同,最后被一线城市的高成本拖垮。因此扩张时须非常谨慎,作为唯一的玩家进入光鲜却不熟悉的市场,这种不对劲应让决策者产生警惕

比如,为完美主义与惯有名声所累,慢工出细活后市场大变样

创始人的风格非常重要,这是北极光董事总经理姜皓天在 08 年投资某家游戏公司后得到的教训。过去的巨大成功,让这家游戏公司的创始人极度完美主义,为了让产品臻于完美中间返工打磨,做出来花了 3 年的时间,市场变化翻天覆地,已不是当年模样了。因此他建议,产品先出来再快速迭代,成功的几率才可能大

比如,进入链条特别长的领域,退出时遭遇与国有股份的拉锯,净身出户

07 年北极光创投投资了西部的蒙羊澳利蒙多肉业,被姜皓天比作「干净的失败」。这家高端羊肉加工的传统行业公司,不仅链条特别长,上游的养殖和下游的渠道不受控制,用专精某个环节的互联网思维,去做中间的某个环节就受到挤压,并让姜皓天意识到传统的畜牧养殖业,并不适合互联网思维或 VC 贸然进入。特别在最后挽救时,牵扯国有股份,退出也经历了一番纠结。

比如,被局部的短暂胜利感染固步自封,错失更大的市场机遇

作为老牌社区论坛聚合网站的大旗网,曾是不少人年轻时的活跃阵地,今年 7 月底的关闭让华创资本的熊伟铭慨叹不已。曾得到 IDG 五次投资的大旗网一度是投资界的宠儿,并在社区搜索领域与奇虎网(奇虎 360 的第一个产品,由互联网信息索引门户「奇琥Qihoo」改版而来)斗了一年,获得该领域的胜利并逼得奇虎转行。然而小战场的胜利让他们对一些机会熟视无睹,没能跟上后来火速起来的电商。因此,「在战场上突然把凶悍的对手打赢,自我感觉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可能实际上你错过了更大的东西,这个市场里没有傻子」,熊伟铭这样总结道。

图片来自 站酷海洛创意

投资环境风险投资创业投资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