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 锤粉们等了一年的T2,怎么就变成了「坚果」?

深度 | 锤粉们等了一年的T2,怎么就变成了「坚果」?

8 月 25 日,上海,波折不断也吊足了粉丝胃口的锤子手机秋季新品发布会上,罗永浩并没有如业界期待推出锤子的年度旗舰机——T2,而是发布了一款千元价位的独立新品牌「坚果」。

对于从 T1 时就跟随锤子一路走来的不少老用户而言,这个没有重磅高端新机型的发布会难免会有些失望,然而,对于一家手机厂商而言,「坚果」的发布却是锤子从「情怀少年」到「走向成熟」的坚实一步。

5.pic_hd_meitu_9.jpg

和三年前罗永浩高喊着「天生骄傲」创立锤子之时相比,如今摆在老罗和锤子面前的是一个让「国产年度顶配旗舰」们纷纷铩羽而归、日趋饱和的中高端市场,T1 的发布为锤子赚足了眼球却未能带来让其成为手机业一方诸侯的销量,过去一年里组织的不断扩张,产业力量的注资让老罗身上的「任性」越来越少,所担负的责任和压力则越来越多。在再也输不起的前提下,慢慢来,不着急,不失为一种更加稳妥的选择。

61c921e5jw1e7nni47yz6g20og0g7tj4_meitu_2.jpg

今年六月,锤子通过公司注册信息的变更坐实了苏宁的投资。在 C 轮的资本结构中加入了这样的巨头,锤子的未来似乎明亮了一些。而八月苏宁和阿里的天价换股又让锤子莫名的被贴上了「阿里系」的标签,这个节奏是很多初创品牌想都不敢想的。有了如此优质的资本,再做手机这件事,可就不是两年前那种「乱拳打死老师傅」的玩法了。

一两年前的老罗还说他要做的就是给中产阶级用的手机,今年却主动推出了针对年轻人群的子品牌。过去的一年里,增长缓慢却从不沉闷的国产手机市场发生了很多对锤子来说颇为难以自适的变化,它和锤子基本面的巨变一起,最终引来了无数粉丝的惊呼:「怎么只有千元机?说好的 T2 呢?」

为什么选择做一款千元机?

老罗给出的答案是「软件」和「年轻人」,可市场的数据早已给出了标准答案。

小米的米 3 和米 4 都是在产品周期的末段销量才突破了千万,最终的销量也都不超过 2000 万台。而千元价位的红米和红米 Note 系列都是发售后短则半年,长则九月就破了千万。目前红米系列的销量已经超过了 4000 万台,红米 Note2 开售当天销量就飙到了 80 万台。

魅族的数据则更夸张。2015 年上半年魅族的销量为 890 万台,同比增长了 540%,这已经远远超过了魅族以往全年的销量综合。890 万台手机中,魅蓝这个新产品线占据了一大半,六个月的时间就卖出了超过 500 万台。千元机的产品线帮助魅族实现了整体销量的数倍增长,也让魅族的出货量终于进入了国产一线阵营。

3.pic_hd_meitu_3.jpg

「1999 顶配旗舰」的市场疲软是有目共睹的,千元机潜力之巨大也是被一个个事实印证过的。与旗舰机永远拼不过 iPhone 的尴尬不同,千元机的市场全是国产品牌的大乱斗,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款千元机能真正做到「鹤立鸡群」。于是,一加的千元机年底即将发布,而锤子的千元机这就来了。

一款千元机而已,至于打磨那么久吗?

锤子的资深软件工程师官酩杰总是感慨,「老罗的要求真的非常严苛」;结构设计总监曾令军则说,「他的要求把人都逼疯了」;负责供应链管理的关健说,「我没碰到哪个老板像他这么苛刻」。

b0f1c43bjw1epw1e614x8j21kw11xq7a_meitu_7.jpgSmartisan T1 获得了 iF 设计金奖

老罗和他的小伙伴们在对待产品这件事上,总是保持着一种看似病态的乐观主义强迫症精神。一个动画调试上千遍,一个开孔尺寸修改数十次,都是常有的事。

当然,把自己逼疯也就意味着和时间、金钱过不去,而这两样对于一个初创公司来说都是无比金贵的。软件上的一次修改意味着无数行代码的重写和极大的 bug 并发可能,而硬件上的一次调整意味着又多一代 demo 手板甚至是废掉一套价值数十万的模具。

2.pic_hd_meitu_8.jpg

以锤子目前的编制阵容和工业设计能力,完全独立设计「坚果」是不实际的。极客公园也多次从侧面了解到锤子和上海的一家工业设计团队有所合作,坚果的方案可能就来自那里。

但是有方案公司的支持锤子就高枕无忧了吗?

当然不会。从极客公园早于发布会现场的观众接触到的坚果手机看,这款千元手机上处处都是锤子团队不舍得放过自己的痕迹。比如左右对称的物理按键相较 T1 整体上移了一点,这个上移的幅度一定是经过了漫长的「选择困难」后才敲定的。锤子的工程师解释说这是针对 5.5 吋手机机身尺寸的调整,「现在的按键位置几乎就是黄金分割部位了」。再比如坚果的背部有一定的弧度,塑料中框的下边缘也有一个对应的斜切面。两者在边缘几乎做到了无缝相连,这让坚果在手中的握感很舒服,不会出现硌手的感觉。

4.pic_hd_meitu_4.jpg

去年五月到七月是让罗永浩极其痛苦的一段时间,每天在廊坊富士康殚精竭虑,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更是焦头烂额。在随后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演讲收官场上,老罗发自肺腑地宣告,「下代产品开发布会前我一定要屯上 20 万台现货」。或许到今天为止坚果的备货早已超过了 20 万台,老罗和锤子在这个游戏里的玩法也终于「职业」了起来。

从通过工信部 CTA 认证到今天召开产品发布会的这三个月里,硬件层面上「坚果」应该没有多少修改,锤子的精力几乎全花在软件和备货上了。如果坚果想要担负起锤子「爆款」的重任,从产品到供货都必须提早为「走量」做好准备。

就这样在千元机上一路狂奔?传说中的 T2 还会有吗?

都是芯片惹的祸

去年 T1 发布会上,罗永浩直到公布售价的环节才提到 4G 版本的问题。罗永浩觉得 4G 对他个人来说根本不重要,他对 3G 的使用体验十分满意,他甚至大胆预言,「我们国家 2G 到 3G 的过度用了两三年的时间,3G 到 4G 的过度一定也是这样」。

现实无情地回击了老罗的预言,移动 4G 的推广力度史上空前,每个月能净增一两千万 4G 用户。于是,这成了老罗难得的黑历史,3G 版锤子手机也成了所有用户「强忍」和「不能忍」的一个隐隐作痛的点。

锤子的第一代产品拿到了高通当时的最强芯,骁龙 801 在随后的一年也被证明是十分靠谱强悍的一枚芯片。作为一个小厂商的锤子能拿到这款旗舰芯片实属反常,自然一定也背负了不少独家合作的协议承诺。

37d12f2eb9389b508cad6bfa8635e5dde6116ecc_meitu_10.jpg

但是,今年要再想选用一枚高通的旗舰芯片,就真的有点「难以下咽」了。骁龙 810 在很多专业评测里是一颗不能八核全开的芯片,因为会直接过热「自焚」;骁龙 808 在 LG G4 之后一直没有能出现在国产手机上,直到最近才传出 360 旗舰产品可能使用 808 的消息。连小米都因此将米 5 的发布时间一推再推,目前仍然毫无音信。如果锤子也是在等待高通年底会正式发布的骁龙 820,那么下一代的旗舰机型面世岂不是要到明年年初?

工艺制造要保证,产能爬坡是关键

第一代产品的预售和发货经历的「险象环生」还历历在目,在苏宁巨额资本进入的今天,锤子已经经不起第二次折腾了。早在年初就风传锤子 2 代是金属边框,但是到了秋天这个金属中框还没有出现在大家面前。金属中框加工的工艺目前已经有了很成熟的方案,但是最终效果一般都有一个比较无奈的问题,那就是金属中框得切断注塑以排布天线。以老罗和锤子一惯的偏执,很可能跟这个「塑料条」做着旷日持久的斗争。

d3529b1be0e44bf47d4cf9a998ebb389_meitu_6.jpg

从坚果手机的最新系统上看,两侧的物理按键已经可以完全替代顶部电源键了。那么,T2 的机身上很可能会直接取消掉这个在锤子手机上已经完全「可无」的按键了。但是这就意味着 ID 方案的巨大变更,工业设计和结构设计都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修改。

还有老罗常挂在嘴边的「用户体验」,还没有做到「东半球最好用」呢。

软硬结合这句话手机圈常说,老罗也常说,但他们都还没能把手机做到如 iPhone 那样「一骑绝尘」。在 T1 的发布会上老罗讲了很多他们研究相机成像的故事,也不时提起和富士通一起 tuning 的美好往事。但是锤子手机目前的相机成像效果并没有做到领先主要竞争对手的水平,T1 上的开环马达之觞仍历历在目,最终高 ISO 场景的优化效果也比较一般。所以,在端出 T2 之前,老罗至少还是一定要确保火候到位了吧。

b0f1c43bjw1esahgnszlej21jk11146g_meitu_5.jpg

此外,锤子的很多工艺要求常常需要难倒四五家供应商才能最终实现;很多系统功能和过渡动画也常常因为老罗觉得「还不够」而失去和用户见面的机会。这群人对产品的追求常常让人觉得得不偿失,也常常确实「得不偿失」。

不过,有一颗不断跟自己较劲的做产品之心是珍贵难得的。如果只靠情怀与口才行走江湖,追随话题与营销而操之过急,那只会变成自己曾经鄙视的「另一种人」;相反,给自己多点时间,让天生骄傲的团队保持「缓慢而优秀」,锤子没准就成了。

罗永浩锤子坚果手机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