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少公开演讲的大疆创始人为何在大学生机器人大赛露面?

极少公开演讲的大疆创始人为何在大学生机器人大赛露面?

在上周末刚刚结束的「RoboMasters 2015 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总决赛上,大疆创始人汪滔亲自为冠军团队颁奖,并发表演讲,这事放在一向低调的他身上显得尤为反差。

不忘初心的工程师情怀

过去三年里,来自深圳的大疆创新已经成为全球最炙手可热的无人机公司,占据了民用无人机 70% 以上的市场,也是少数因为产品让国外主流媒体肃然起敬的中国公司。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作为大疆创新创始人的汪滔却一直保持着低调,他不仅拒绝了所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科技峰会,就连今年四月纽约、伦敦、慕尼黑同步举行的 2015 大疆全球发布会上,汪滔依然没有露面。

不过,对在商业场合抛头露面并不感冒的汪滔却对机器人情有独钟,这是因为没有对机器人的热爱,可能也不会有后来的大疆。

在极客公园对大疆创新早年的一篇深入报道《极客与硬球》中曾经披露,大疆创新这家公司的雏形始自汪滔的本科毕业设计,而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本科时的主攻方向,正是师从华人机器人技术权威李泽湘教授研究机器人与运动控制。

根据《极客与硬球》一文的报道,2013 年 6 月,DJI 赞助了收视率并不高的亚太机器人比赛中的中国赛区比赛,支持了 600 多名像当初汪滔一样的极客们参加了比赛。汪滔说这些人其中有很多了不起的明星,只是还没有被发现和点亮——「用三辆车把这群人拉走,放在一个地方,可能几年以后就出来十家非常好的公司了。

此外,在大疆创新内部,整个公司包下了创维半导体大厦的 13 层办公区,其中有超过一整层办公区都是用来支持 RoboMasters 优秀机器人团队日常研发及办公,据极客公园了解,组织 RoboMasters 赛事本身也是作为大疆公关体系诸多任务中最重要的一项,并且汪滔对此会直接关心。

然而,如果只是把这看做大疆创新人汪滔不忘初心的情怀或是「任性」并不足以解释为什么大疆会投入 5000 万巨资支持这项大学生赛事,因为在汪滔的眼中,这笔投资是值得的,并且跟大疆的未来息息相关。

决赛赛场全景 copy.jpg(决赛赛场全景)

从无人机到机器人

如果只将无人机停留在「会飞的相机」阶段,这样的市场过于狭小,今年 5 月初,大疆获得了美国风险投资公司 Accel 的 7500 万美元注资。

随后更多的动作浮出水面,今年 6 月发布了经纬 Matrice 100 硬件开放式飞行平台和刚刚结束的机器人比赛。大疆展示出了新的战略布局,从发售无人机产品的公司开始拥抱更广众的群体。

但这样的转变早已开始酝酿。去年宣布开放无人机 SDK,而这场成型的机器人比赛也经历了 2 年的构思和摸索。

当资本和市场已经准备齐全,这家即待腾飞的公司正需要更多优秀的人才作为支撑,通过支持全国性的大学生机器人比赛提升学生的技能水平,同时重要的使命是为大疆实现从无人机热潮到抓住未来机器人时代机会来储备人才。

这次耗资 5000 万的比赛 5 月 21 日启动六大分区赛,吸引了来自一百余所高校的两百四十余支战队。本届的冠军除了收获多达 20 万元人民币的冠军奖金外,冠军队成员还获得了在大疆公司实习以及到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的机会。

电子科技大学One Point Five夺冠 copy.jpg(电子科技大学 One Point Five 夺冠)


以下为汪滔演讲现场演讲实录,有删减:

兴趣才能走得更远

中国社会经过过去 30 多年的高速发展,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但是我一直在想,我们这个国家至今鲜有能够打动世界的科技产品以及文学、艺术作品问世。很遗憾,总体而言我们至今还在做便宜货。某些企业,本质上在做小家电,但仅仅因为贴上了一个所谓「互联网思维」的概念标签,就能够在社会上造成「明星企业」的假象。透过表象看本质,它依然只能在相对落后的市场、以便宜货的形象兜售产品。我给这类公司起了个更贴切的名字——小家电 2.0。

大家知道,眼下在我们这个国家,资本市场非常火热,热到令很多企业不再愿意埋头苦干、专注自身产品,而是把大量精力投入到讲故事、炒概念、赚快钱的路子上。另一个后果就是,在年轻人中间,功利主义大行其道。你去问他们:你们的理想是什么?如果他们愿意说出心声的话,请原谅我擅自做一个略为夸张的总结,就是很多人会说:「我没有喜不喜欢,在我眼里只有划算不划算。什么行业热门我就去干什么,我的理想就是要混得比你好。」从当年的通讯、金融到现在的互联网创业,层出不穷的社会热点就像一面大旗,旗子往哪里挥,年轻人就都一窝蜂往哪里冲。

在这里我要说,很多人主动选择遗忘这样一个事实,就是——只有做自己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才能把它真正做得好,只有怀揣崇高的理想才能走得更远。

年轻人当中「利字当头」的现象从长远来看对中华民族的崛起是极为不利的。以大疆创新公司的自身经历来看,要想获得商业上的成功,要想在国际竞争中占得优势,始终专注于产品创新是我们永恒的基石。大疆诞生于大学生追随自己兴趣的执着创业,几乎不靠融资也不追求上市,用了 9 年时间,一步一个脚印占据了 70% 的国际市场份额。现在看来,大疆的「会飞行的相机」系列产品,可以说是近现代史上第一个来自中国的有能力引领全球科技潮流的产品。大疆的成功,不是盲从社会热点的结果,而是一群年轻人坚持理想、追随兴趣、脚踏实地做事情的产物。

思辨能力成为商业突破口

改革开放以来经过 30 余年的发展,中国社会已经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现在是时候让我们一起静下来想一想,这个国家要实现进一步发展,瓶颈在哪里?

从大疆的发展经历来看,公司面临的瓶颈既不是市场也不是资金,甚至也不是技术,而是我们面对太多的发展机会却缺少有能力把问题「看清楚,想明白」的人才,去将这些机会逐一变为现实。企业需要一批具有真知灼见和创新求真精神、做事靠谱的核心人才,但环顾四周我们却发现,这在当今中国却恰恰是稀缺资源。

企业发展需要靠谱的人才,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更多这样的人。我们认为,一个企业,他的员工的平均思维能力的高低,很大程度决定了这家企业的市场地位,同样的,一个国家的平均思维能力的高低,决定了这个国家的综合竞争力。

「靠谱」和「不靠谱」是当下的一组流行词,那么怎样才叫「靠谱」?我个人总结起来就是,看问题能有真知灼见,能看到事物的本质,能在众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选项中,不盲从,通过独立思考找出更好的解决方案。然而,系统性、大规模地培养具有真知灼见的人才,恰恰是当今我国教育和文化领域的一块短板。我们看到,不少在一流大学能取得优异学习成绩的人,走向社会后未必能受到重用,不得不经历痛苦的重新洗牌的过程。

知识的学习固然重要,但是我们的社会大环境一直以来忽视了对人的思辨能力的培养。在现在的教育体系中,学生被放在一个预先设定好的轨道里,他们所要做的只是埋头比谁跑得快,无需自己抬头看路,更谈不上主动去规划未来的人生路径,而后者恰恰是在商业、艺术、科研等创造性社会活动中最为看中的环节。我们当下的教育体系偏爱循规蹈矩、观点平庸的学生,忽视甚至轻视对思维能力的培养和对真知灼见的追求。事实上,在不再有章可循的商业及创造性工作中,不具备这些能力就很难看透本质、寻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已经可以理解,我是希望借助 RoboMasters 这项赛事,来呼吁全社会共同探讨和解决人才培养体系中的不足。我们所处的社会不缺演艺明星和体育明星,但却还没有通过做事靠谱而成为明星的人。打开电视,我们还找不到一个让工程师、发明家也能成为明星的智力竞技运动。正是这样的一个朴素念头,催生了 RoboMasters 大赛。此类赛事不但能塑造姚明、刘翔这样的全民偶像,更能产生乔布斯这样受人尊敬的发明家和企业家。

红方围剿蓝方基地 copy.jpg(改装后的机械战车)

以下是深圳卫视主持人朱克奇与汪滔的访谈,有删减:

拥有强大的欲望才能成为冠军

朱克奇:现在你已经是 RoboMasters 大赛的发起者。我听说,你在学生时代,也曾经参加过类似的比赛。第一次参加亚太机器人比赛不是特别成功。参加这种比赛的经历是怎么样的?

汪滔:在香港科技大学读书的时候,对我影响最深远的经历就是参加了 Robocon 比赛。我从大二开始参加,连续参加 04、05 两届。2004 年参加时,我们几乎拥有全香港最强大的技术团队,在机器人上面拥有很多先进技术,但很可惜,由于团队内部的一些矛盾,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上场的时候,机器人没有充完电就上去了,最后名落孙山。

第二年总结了第一年的经验教训,团队合作有了大大提高,大家都是夜以继日地熬夜把作品做出来。最终,获得香港冠军和亚太区并列第三的成绩。这对我有深远影响,不光在技术上有锻炼,特别是对团队的组织协调能力,以及有多强的欲望把事情做成。想得冠军的努力背后,要有非常强大的欲望。我学会这个道理,把它更好的用在后面的创业上。

大疆成功的三要素:极致、求真和善良

朱克奇:大疆的异军突起可谓是商业传奇,究竟是什么力量推动这个商业传奇?

汪滔:其实我自己给公司定了一个口号——激极尽志,求真品诚。意思是激发我们极尽的志向,求真品诚是不断追求真知灼见。中国以前做低附加值的产品、便宜货,走低性价比路线。我们选择了另一种模式,在擅长的领域,不光做全中国最强,甚至要做全世界最强,全宇宙最强。最后也是最重要一点,变成善良的人,真诚对待事业,真诚对待合作伙伴。

robomaster大疆
下载极客公园客户端
iOS下载
反馈